哪怕摔得灰头土脸,也要满怀火光

哪怕摔得灰頭土臉,也要滿懷火光

大三的暑假,我沒有回家,而是留在了青島,在市南租了一處房子,一邊學習速錄,一邊工作。

白天的時候,我需要在培訓機構學習,而晚上便開始忙工作。 當時,我以合夥人的身份加入了一家公司,我們一起做一個社交網站,想擺脫熟人社交,做一個輕社交平臺,以做公益和聚合興趣為主。

我的其他兩位合夥人已經快要40歲了,都有很不錯的工作,但都不喜歡過於平淡和重複的生活,所以一直想要創業。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他們,然後一拍即合,他們說需要我這樣的新生力量,而我也需要他們的資金投入。 就這樣,我們的創業故事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辦公室設在青島萬達CBD的38樓,視野很好,站在窗邊可以看到車水馬龍的街道和遠處的山及太陽,俯視這一切的時候,會深覺個體之渺小,卻有無限的可能。 我們一起在辦公室裡開會討論每一個細節,把想法一個個變為現實那樣的感覺真的很奇妙,當然代價是會有相應的資金投入進去。

我們剛剛起步的時候就開始幻想,有一天或許可以包下整層樓,我們三個人每人都有一間獨立辦公室,想來就來,想走。 為了那樣一個美好的憧憬,我們為這次創業投入了百分之百的努力。

但我們三個人都不是全職,他們兩個平日裡要上班,而我要上學,我們一般都是熬夜來敲定工作。 我的一位合夥人說他經常夜裡十二點鐘都興奮得睡不著覺,滿腦子的想法恨不得立刻找我們討論。 創業的確有這樣的魅力,在那個過程裡像是得到重生,有著無限激情。

我白天的速錄學習需要整整坐八個小時,不停地聽錄音,不停地練習,常常回到家的時候已經腰酸背痛,只想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一覺,但是合夥人的一個微信消息發過來,告訴我有了什麼好點子後,我立馬就來了精神,馬上到網上選圖片,寫策劃,聯繫一些合作夥伴商討細節,不知不覺便忙到深夜。

為了網站的推廣,我們聯繫廠家定制了幾萬件線下的衣服,每件衣服上都有對應的星座和號碼。

穿著這樣的衣服被別人看到,大家可以在網站上搜到他(她),這是一個線上和線下相結合的平臺。

我們選擇了四個城市,然後找代理人幫我們推廣,把衣服作為獎品,拉第一批用戶到網站上來體驗一下。 我們覺得有了一定基數的用戶,推廣應該不是問題,畢竟當年的 Facebook僅僅500個用戶。

轉眼間就到夏末了,我們迎來了很關鍵的時期,但網站遲遲沒有做好,催了幾次技術人員,最後只好草草上線。 因為定制的衣服都是短袖,天一冷就沒人穿了,所以必須儘快把這些衣服利用起來。

但推廣工作的過程並不順利,大多數人對網站都持有懷疑的態度,領衣服的多,註冊網站的少,要麼就是註冊了,第二天就走了。

說實話,網站沒能做出想像中的那個樣子,用戶沒有活躍度也在情理之中。

也想過繼續完善網站或者是做一個APP,但實在沒有資金可以投入了,找了幾個投資人,最後也沒有談成。

“先繼續做著吧,用戶多一點了再想想辦法。 ”

“對,世紀佳緣網站最初還都是親戚朋友呢。 ”

我們用無數創業成功的事例激勵著自己,儘管知道95%的創業公司可能會失敗,但我們希望自己就是那成功的5%。

青島地區的推廣我們自己在做,為企業或者學校提供活動時用的衣服,然後順便宣傳我們的網站。

其中的某次,我們到大學裡做宣講,分發衣服的時候,有人當場將衣服拆開,上下打量一下,然後露出鄙夷的眼光,有個同學在私下裡跟我們說了這麼一句話:“創業公司啊,你們真有勇氣。

”直到現在我也沒想明白,這句話到底是褒還是貶。

活動結束後,我們到學校的圖書館前稍做休息,兩個合夥人拿煙來抽,臉上開始有了愁容,然後我們告訴自己,不要有太大壓力,失敗就失敗了吧。

我們一路失落,路上還因為給學校老師發消息而變得小心翼翼,詢問我們贊助了這麼多衣服,可不可以讓同學們關注下我們的網站。 那樣的感覺真的是難受極了,明明一句簡短的話,刪刪減減了將近半個小時,生怕說錯了什麼話,對方就不想再跟我們合作了。

其他城市的推廣情況跟青島差不多,不容樂觀,天氣開始變冷,我們也不能穿著短袖繼續組織活動了,只好把燒錢的推廣暫時停掉,更改策略,準備做內容推廣。

但結果,仍沒見到什麼效果,網站半死不活地存在著。

時隔幾個月,我們三個人又一次聚在辦公室裡。 其中的位合夥人喜歡摩托車,他說,有這個錢還不如當初把他心儀的那輛摩托車買下來,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錢都打了水漂。

但我想,如果時間能夠倒回,我們還是會選擇像這樣創業,失敗固然難受,但有些經歷這輩子都不會再有。

剩下的一些衣服被我們堆在好幾個地方,開玩笑說,夠我們穿一輩子了,但我們想明年夏天繼續做,網站還在,衣服還在,人還有激情。

我們都是在大街上守著一口鍋的孩子,鍋底的火熊熊燃燒,雖然我們每個人都灰頭土臉,但我們滿懷火光,我們為了自己的人生,曾經傾盡全力。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