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别人很闲,其实他们的努力从不炫耀

你以為別人很閑,其實他們的努力從不炫耀

1

一天我收到了一條微博評論,在我發的檸檬照片下面,有人說,他曾經也專門買檸檬拍過照片。 我回復完評論後,忍不住點開了對方的首頁,發現他正在進行微博認證。 那條認證十分有意思,他是這麼寫的:某某有限責任公司,燒飯的。

這不是胡鬧嗎?我一邊笑著一邊點開和他的聊天窗口,告訴他:你這樣認證肯定不會通過啊。

他回復我:我就是想試試。 外加一個攤手的表情。

就這樣,我認識了聶一柯,我們互加微信後聊到了淩晨一兩點,互相講著各自的創業經歷和夢想。

他和我一樣大,也在念大四。 他平時喜歡徒步和騎行,個人去過許多地方,現在和朋友一起開了一家攝影公司,公司只有一個理念,想做的就做,不想做的就不做。

談及自己的夢想,他想要的生活很簡單,就是想租一個房子,一樓做工作室,二樓睡覺,然後有一個小院,閒時做做咖啡調調酒。

這不正是我嚮往的生活嗎?於是我們越聊越投緣,聊天的次數也大大增加,喜歡跟對方分享自己生活中的點滴和感悟。

2

與我馬不停蹄的生活狀態相比,他的生活看起來很閑,他也常常調侃自己:過的是老年人的生活。

一覺睡到中午,然後起來做飯,做完飯逛超市買菜,再繼續準備晚飯,而晚上就用來看韓劇,時不時地給我截個圖,說:這句太浪漫了。

我停一停手頭的工作,看著他發給我的圖片,不由得翻白眼,心裡想:這個人也太閑了吧。

“你都不用做事嗎?”我問。

“今天週末呀。 ”

“可是攝影這行,週末也很忙啊。 ”

“對,但我沒接啊,不想做。 ”

我真是一口老血吐在鍵盤上,懶得理他,同時在心裡偷偷定義著他:懶惰、不求上進。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給我的人設就是這樣的。 整個人慢慢悠悠的,我無論什麼時候找他聊天,他都有空回復;時不時給我秀一秀他做的飯、泡的茶;要不然就是給我發來連結,讓我看看他選的衣服怎麼樣;再不然告訴我,他困了,準備睡個回籠覺。

典型的一副吃喝玩樂的樣子。

反觀我發給他的都是:我在工作,我在上課,我在寫文章……我好像永遠都在忙。

直到我們在南京見了面。

3

當時已經入秋,但南京的天氣還帶一點暖意,我光著腿穿了一件很長的外套,踩著棕色的小靴子站在地鐵口迎接他。

聶一柯個子很高,穿一件長大衣。 他風塵僕僕地趕來,我眼就看見了他。

他說我是唯一說他生活悠閒的人,他身邊的人都會用“拼”這個詞形容他。

“你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哪裡拼了?”

“我只是不想給你表現出我很忙的樣子,我更想跟朋友分享我生活中的悠閒和喜悅。 ”

“那為什麼我每次給你發消息,你都回得那麼快?”

“我不喜歡讓對方等得太久,再說手機就在旁邊,回完立馬投入到工作中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伸懶腰。

“那你能立刻就投入到工作中嗎?”

他挑一挑眉毛,跟我說:“好像是這樣,我集中注意力的能力還挺強的。 ”

4

我們繼續沿著玄武湖散步,他零零散散地跟我講了一些他的事情。

聶一柯因為剪片子落下了腰病,長時間久坐,用同一個姿勢面對電腦,所以年紀輕輕便腰不太好了。 他說很多人在沒有生病之前,都體會不到健康有多麼重要,那時接了工作就拼了命去完成,後來是腰疼得坐不住時才稍稍有了節制。

他現在正在積極配合治療,聽說差不多要花一年的時間才能徹底痊癒。

我一臉震驚,沒想到這個在我印象裡悠閒度日的“老年人”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我站在他的側面,迎著灰暗的燈光看向他的臉,我們之前聊過的點點滴滴突然湧現。

他其實很努力的,是我一直沒有發現而已。

如果他不努力,就不會每週都被大家邀請到講臺上講攝影課,他做的PPT簡潔而有邏輯,極富品位;他如果不努力,就不會調那麼多種酒和咖啡,做那麼多的菜;他如果不努力,就不會做出包含三百多部電影的剪輯了……

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把自己的努力展現給別人看,相反這個過程很有可能是偷偷進行。 他們心中有著堅定的目標,不斷地完善自己,只是故意表現出一種玩的姿態,正當很多人不以為然的時候,他們卻以驚人的速度把你遠遠地甩在後面了。

5

我想起我高中時的一些同學,我們總是告訴對方,我昨天回家又玩了,一點都沒有學習;或者是我最近好浮躁,一點都學不下去。

我們一直都向彼此表現出我們並沒有認真學習的樣子,但實際上呢,誰都會回家點燈熬夜,誰都會提前做好老師還沒來得及佈置的作業。

成績會說話,所以我們每個人的成績都很漂亮。

那些真正努力的人早已把努力當成習慣,習慣之後就不會覺得多苦,也不會故意展現給別人看。 重要的是自己做什麼如何去努力,而不是讓別人知道你在做什麼,如何努力。 而那些不怎麼努力的人,出一點汗都恨不得讓全世界看到,渴望得到贊許。

所以那些偷偷努力的人不會特意地去曬朋友圈,今天看了多少書,跑了多少步,或者做了多少工作。 相反,翻翻他們的朋友圈會發現,他們更喜歡曬一些吃喝玩樂,好像只有吃喝玩樂才是生活中最值得珍視的事情,而努力早已成了習慣。

於是,幾個月後相見的時候,才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哇,你變化好大啊!”或者驚訝地問一句:“你這個證什麼時候考的?

這個世上,哪有什麼變化是瞬息的?還不是積攢到一定程度才有了一瞬間的錯覺。

而這個過程並不需要讓別人全知道,有時候努力就應該是靜默的,不必吵吵嚷嚷告訴全世界,更不需要找別人來監督,因為你就是自己唯一的岸。

我從來都不想用努力或者不努力來定義某個人,畢竟每個人的生活都不怎麼容易,只是我更欣賞那些生活有目標、人生有規劃的人,欣賞他們通過生活中的點滴積累,成為更加豐富而有趣的人。

於是,幾個月後相見的時候,才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哇,你變化好大啊!”或者驚訝地問一句:“你這個證什麼時候考的?

這個世上,哪有什麼變化是瞬息的?還不是積攢到一定程度才有了一瞬間的錯覺。

而這個過程並不需要讓別人全知道,有時候努力就應該是靜默的,不必吵吵嚷嚷告訴全世界,更不需要找別人來監督,因為你就是自己唯一的岸。

我從來都不想用努力或者不努力來定義某個人,畢竟每個人的生活都不怎麼容易,只是我更欣賞那些生活有目標、人生有規劃的人,欣賞他們通過生活中的點滴積累,成為更加豐富而有趣的人。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