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优秀成为一种习惯

讓優秀成為一種習慣

大四上學期因為要學車,我將房子租到了學車點附近,同時又換了一位室友,他叫L,曾經因為一張閃電的照片火爆我們學校的朋友圈,大家都嬉笑著叫他“大神”。

而我和L的相識,是因為我們都曾在學校新媒體中心做事他在攝影組,我在文字組。 L做事認真負責,又很熱心,所以我們都很喜歡同他共事。 而且每次分配任務的時候,老師和組長也喜歡把任務分給他。

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外拍,路上遇到他的許多小迷妹,她們的語氣很熱烈:“你就是拍閃電的那個?好開心,見到真人了!”

相比小迷妹驚喜的樣子,L只是靦腆地笑著。

其實L不僅拍照好,他在很多方面都很優秀,懂畫畫、懂廚藝,甚至精通電腦維修。 自從認識了他,我省了許多修電腦的錢,拆個電腦、裝個系統,對於L來說都不在話下,那些專業級的證書,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考出來的。

他並不是電腦系的,而是學傳媒的,平時搞搞視頻、設計什麼的。 我經常找他幫忙剪輯視頻或者設計海報,感覺沒有他不會的事兒。 我說:“你們專業真好,教這麼多東西。 ”他只是笑笑,也沒有反駁。 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他們同專業的人,這才知道,很多東西都是L自學的,課上並不教授這些。

我和L算是老朋友,以前約飯的時候他都是擠時間,他風風火火地跑來,給我看他腦門兒上的汗,惹得我哈哈大笑。 印象裡的他一直都是忙碌的狀態,無聊這個詞跟他不沾邊,所以他才會漸漸精通那麼多領域,漸漸得到了那麼多專業的認證。 他總是在我不知不覺中各方面的成績就突飛猛進,感覺他再也不是大一那個坐在後排怯怯地起身說“我是L,我來自青島”的青澀男生了,也再也不是遭受別人質疑的L了。

我實在是好奇,就算是每天拼命旋轉的陀螺,也不可能在每天幾乎滿課的情況下有時間去自學這些啊!直到我和他一起合租了房子……

新房子不大,兩室一廳,屋內很簡陋,除了床,什麼都沒有,他把帶陽臺、採光好的那間臥室讓給我住。

剛開始的幾天,我們買的桌子還沒到,他暫時用著房間裡矮壁櫥上一個光滑的平面,面積很小,僅僅能放下一個筆記型電腦:而我從學校宿舍拿了一個小桌子,支在床上用。

有時候我工作時間一長,再加上在床上的姿勢又是蜷縮的,整個人就很容易覺得累,然後不得不起來休息一下。 當時裡盼著新桌子趕緊來,一分鐘也吃不下這樣的苦了。 可當我去L房間借剪刀的時候,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因為買的板凳還沒來,L竟然跪在地上!他起來幫我拿剪刀的時候踉蹌了下,笑著解釋:“時間有點長,腿麻了。 ”

我怔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假裝雲淡風輕地湊過頭去看他在忙什麼。 當我看見滿屏我看不懂的代碼後,更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只是硬邦邦地說:“謝謝。

他不經意地撓撓後腦勺,笑了一下。 而我轉身的瞬間,他又跪了下去,那專注看電腦的樣子仿佛整個世界只有他一個人,我不曾進來過,他也不曾起身。

他剛才明明都說腿麻了,為什麼不休息一下?

我眼眶有點發熱,覺得我們像傻子一樣,我們為什麼要這麼拼命?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崇拜的大神,安網線、修印表機、裝系統,甚至是做飯、做海報、做視頻,他無所不能,可這無所不能背後的付出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光鮮亮麗。

在學習上,L很捨得花錢。 各種各樣的技術方面的書籍,一本就動輒將近100元,他幾本幾本地買,眼睛都不眨一下。 各大素材、教學網站,費用一年一年地付。

為了這些昂貴的學習資料,他可以連續吃鹹菜飯,但一定要為知識付費。 在工作上,他為了及時編輯出熱點文章,早起甚至是熬通宵也是常有的事。

我見過他因為疲倦在床上倒頭就睡的樣子,見過他因為做設計滿眼血絲的樣子,也見過他在烈日炎炎下錄視頻滿頭大汗、屏氣凝神的樣子……

沒有人是生來什麼都會的,天才的小概率事件也很難發生到我們身上,每一項技能的背後都是漫長難挨的學習時光,度過那些枯燥的日日夜夜,才換來今天自己一點點的進步。 我問過室友為什麼這麼拼,他沒有給我一個確切的答案,或者他也答不上來。

L的自製力我不得不服,他可以將外界的一切誘惑都遮罩掉,只專心做他應該做的事。

他的時間,每一分鐘都用在刀刃上。 這些在我看來很難做到的事情,早已成了他的習慣,而這些習慣讓他成為我們口中無所不能的大神,無所不能的背後也註定了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大神。

雖然和L合租,但我們打照面的機會並不多,要不就是他出門,要不就是我出門了,要不就是各自在自己的房間裡忙著自己的事兒。 但有時連不上網了,喊他一聲,他就會過來三下五除二地幫我弄好網路;有時想要個什麼軟體了,把電腦交給他就能搞定;有時他做了美食,會喊我一起吃。

有時候,我看著L的背影不禁發問,他現在這樣算不算已經熬出了頭,畢竟他隨便一項技能就可以讓他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 但實際上,他卻一直沒有停歇,像他這樣的人,永遠都不給自己任何鬆懈的藉口。

我想,他的優秀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我想,他的優秀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