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特朗普談美國移民政策

在美國最新的移民提案中有建議把H-1B工作簽證從每年6萬5000個增加到8萬5000個, 並取消國別配額。 這對中國留學生來說是個好消息。 下面出國留學網來說說2018特朗普談美國移民政策。

讓180萬非法移民獲得公民身份

週四下午, 白宮官員與國會民主黨人舉行了電話會議, 白宮高級顧問斯蒂芬·米勒就移民法改革框架做了簡報。 該提案包含讓目前在美國的180萬年輕非法移民獲得公民身份途徑, 作為一系列計畫的一部分,

其中還包括耗資250億美元的邊境牆和其它安全措施。


據《今日美國報》報導, 特朗普的這項計畫還將包括大規模削減親屬移民, 並結束一個多元化的綠卡抽籤專案, 根據白宮的特朗普總統高級政策顧問米勒為國會工作人員舉行的簡報。 米勒在電話中說, 這項提案的目的是贏得60張參議院的選票, 防止政府再次停工。

在過去10年的移民辯論中, 通往公民身份的途徑一直是最有爭議的問題之一,

而特朗普本人對此也持不一致的立場。 但在週三的一次採訪中, 特朗普說他願意考慮那些來到美國的時候還是孩子的“夢想者”的公民身份。

“如果他們做得很好, 我認為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 能夠成為一個公民, 這是一件好事, ”特朗普說。 他還說, 這要經過10到12年。

然而, 削減親屬移民的提案肯定會引起民主黨的反對, 因為這意味著對合法移民的近25% 的削減。 根據新的計畫, 米勒說, 美國公民和綠卡持有人將只允許他們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進入美國。

會議前一天, 白宮對移民改革內容提出要求, 宣佈將于下周正式提交國會討論。 白宮在一份聲明中說, 移民改革應包含以下4個要點:加強邊境安保並填補法律漏洞;終止以家庭為單位的“鏈式移民”;終止“簽證彩票”制度;為“夢想者”政策找到一個永久性的替代方案。

聲明說:“白宮將於下週一公佈一份立法框架, 這份檔體現了兩黨妥協的結果, 因此也應能夠得到兩黨支援。 ”

新移改提案框架聚焦四大重點

白宮週四披露的移民法改革提案框架主要有以下4個要點:

1, “夢想者”

相關法案將為那些童年時期隨父母來到美國的非法移民提供一條入籍的途徑, 而且覆蓋人數比奧巴馬時代“暫緩遣返童年來美者計畫”(DACA)所保護的群體還大。 DACA涵蓋了近80萬人, 但米勒透露, 新計畫可能影響多達180萬人。 根據特朗普披露的資料, 有資格申請入籍的非法移民可能得等待10年到12 年。

“我們將蛻變,

”特朗普告訴記者。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 有激勵, 在一段時間後, 能夠成為一個公民。 ”

2, 邊境牆

白宮提出了一項耗資250億美元的“契約基金”, 以便至少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建造一部分隔離牆。

儘管國會民主黨人一直反對建美墨邊境牆, 但特朗普週三說:“如果你沒有牆, 你就沒有夢想法案。 ”

在民主黨人中, 邊境牆可能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 上周, 參議院少數党領袖、紐約州參議員舒默在談判給聯邦政府臨時撥款的法案時, 曾告訴特朗普, 他同意做一筆交易:民主黨批准給邊境牆撥款, 以換取白宮繼續保護“夢想者”不被遣返。 但是, 特朗普拒絕了他的提議。 舒默隨後也收回了它。

3, 親屬鏈移民

該計畫將限制只允許“核心家庭成員”的移民,

即配偶和未成年子女。 這項針對家庭移民的建議每年將減少大約100萬移民。

2016財年, 聯邦政府向120萬外國人頒發了合法永久居留的證件, 即綠卡。 其中, 超過26萬、即23%的綠卡給了美國公民及綠卡持有者的父母、成年子女、兄弟姐妹、孫子孫女、侄女侄子。

4, 綠卡抽籤

這將結束批評者們所說的“綠卡彩票”, 並把空出來的名額用於基於家庭和高技術的簽證。

特朗普:非移十年可變美國公民 | 美國

1月25日, 共和黨參議員弗雷克到國會討論移民問題(圖片來源:美聯社)

共和黨參議員提議增兩萬H-1B簽證

週四, 國會共和黨參議員哈奇(Orrin Hatch)和弗雷克(Jeff Flake) 提出一個議案, 建議把H-1B高技術工作簽證從每年6萬5000個增加到8萬5000個, 並取消國別配額, 這對中國和印度公民尤其有利。

據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 H-1B是給外國高技術工人到美國公司的常見工作簽證, 有效期3年, 到期後可延期3年。 哈奇和弗雷克這個名為《移民創新法》的提案建議採取以市場為基礎的“升降機”方式, 以便滿足需求。 這意味著額外增加11萬個工作簽證, 總數達到19萬5000個, 擁有碩士學位、外國博士學位和美國理工科本科學位的申請者可優先獲得。 此外, 它還建議給H-1B持有者的配偶和子女發放工作許可。

奧巴馬執政時曾讓部分H-1B持有者的配偶獲得工作許可, 但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宣佈要廢除該政策。

改革H-1B簽證制度是哈奇和部分國會議員多年來的目標, 卻很難在國會通過相關法案。 這個早在2015年1月就提交給參議院的議案估計會緩解特朗普政府的擔憂。 例如,它對不得使用該簽證取代美國勞工的雇主有具體規定。

該議案對雇主贊助的綠卡取消國別限制,而那種限制導致印度和中國公民的申請積壓。

微軟和臉書公司主管及技術行業協會都發表聲明,支持該議案。資訊技術行業理事會總裁加菲爾德(Dean Garfield)說,該議案將滿足經濟需要,促進新投資,支持技術行業履行擴大國內勞動力的承諾。

華森移民法律事務所的華森(Tahmina Watson)說,該議案將解決美國商界和經濟方面的需求,會得到兩黨支援,也可以消除白宮對濫用H-1B簽證的擔心。

從白宮到國會山 11人或左右數百萬移民命運

再過兩周,讓聯邦政府恢復運轉的臨時撥款法案將到期,而如何處理“暫緩遣返童年來美者計畫”(DACA),再次成為聯邦政府是否會關門的關鍵。

據國會山新聞網(thehill.com)報導,白宮日前說,它將在下周公佈一個框架檔,列出特朗普移民法改革的4大要點,把DACA問題與加強邊境安全、減少家庭移民、廢除多元化綠卡抽籤專案結合起來。以下11人在這場決定數百萬移民命運的改革中都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特朗普:非移十年可變美國公民 | 美國

1月25日,琳賽·格雷厄姆(中)在國會大廈回答記者提問(圖片來源:美聯社)

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琳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本來要充當參議院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的橋樑,但他支持政府關門,卻可能影響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對他的信任。

格雷厄姆與特朗普關係密切,卻對米勒不滿。他上周日說:“只要米勒負責移民談判,我們就無處可去。”

民主黨參議員德賓

聯邦政府停擺結束後,維權人士和進步勢力代表都對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充滿怨氣。作為參議院民主黨移民問題的重要發聲者,來自伊利諾州的狄克·德賓(Dick Durbin)現在還要修補該党左派與舒默的關係。

眾議院議長里安

就在參議院為政府關門舔舐傷口時,眾議院領導人開始力推古德拉特提出的保守移民議案。一再避開移民辯論聚光燈的眾議院議長保羅·里安(Paul Ryan)在不同的方向被拉進辯論中心。他對2018年在最具分裂性議題上得到218票支持最感興趣,但通過強硬路線法案可能使溫和派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陷入困境。

由於保守派施壓,里安只能把古德拉特的提案交給眾議院表決,而該提案不可能在參議院得到60票的支持。

民主黨眾議員格裡沙姆

國會拉美裔黨團女主席米雪兒·格裡沙姆(Michelle Lujan Grisham)是國會移民談判中三大黨團的代表。三大黨團還包括國會非裔黨團和國會亞太裔黨團。

代表少數族裔的三大黨團在移民辯論中涉及切身利益。來自新罕布什爾州的格裡沙姆率先參與反對古德拉特提案之戰,她週二稱它為“大規模遣返法案”。

民主黨眾議員古鐵雷茲

來自伊利諾州的路易斯·古鐵雷茲(Luis Gutiérrez)多年來都以民主黨保護移民的代表出現,而在DACA之戰中表現更突出。他強烈批評舒默最近在移民問題上對共和黨投降,也抨擊共和黨以保護“夢想者”為籌碼換取加強遣返非法移民和減少合法移民的所有提案。

共和黨眾議員赫德

在共和黨中間派威爾·赫德(Will Hurd)所代表的德克薩斯州選區,美墨邊境線長度超過任何其他眾議員選區的邊境線。他曾與加州民主黨眾議員阿奎拉(Peter Aguilar)提出為“夢想者”提供入籍之路的法案,但未涉及減少家庭移民和取消綠卡抽籤,因此共和黨領導人對它沒有興趣。但是,隨著移民辯論熱度上升和中期選舉臨近,赫德可能受到更多關注。

例如,它對不得使用該簽證取代美國勞工的雇主有具體規定。

該議案對雇主贊助的綠卡取消國別限制,而那種限制導致印度和中國公民的申請積壓。

微軟和臉書公司主管及技術行業協會都發表聲明,支持該議案。資訊技術行業理事會總裁加菲爾德(Dean Garfield)說,該議案將滿足經濟需要,促進新投資,支持技術行業履行擴大國內勞動力的承諾。

華森移民法律事務所的華森(Tahmina Watson)說,該議案將解決美國商界和經濟方面的需求,會得到兩黨支援,也可以消除白宮對濫用H-1B簽證的擔心。

從白宮到國會山 11人或左右數百萬移民命運

再過兩周,讓聯邦政府恢復運轉的臨時撥款法案將到期,而如何處理“暫緩遣返童年來美者計畫”(DACA),再次成為聯邦政府是否會關門的關鍵。

據國會山新聞網(thehill.com)報導,白宮日前說,它將在下周公佈一個框架檔,列出特朗普移民法改革的4大要點,把DACA問題與加強邊境安全、減少家庭移民、廢除多元化綠卡抽籤專案結合起來。以下11人在這場決定數百萬移民命運的改革中都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特朗普:非移十年可變美國公民 | 美國

1月25日,琳賽·格雷厄姆(中)在國會大廈回答記者提問(圖片來源:美聯社)

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琳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本來要充當參議院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的橋樑,但他支持政府關門,卻可能影響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對他的信任。

格雷厄姆與特朗普關係密切,卻對米勒不滿。他上周日說:“只要米勒負責移民談判,我們就無處可去。”

民主黨參議員德賓

聯邦政府停擺結束後,維權人士和進步勢力代表都對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充滿怨氣。作為參議院民主黨移民問題的重要發聲者,來自伊利諾州的狄克·德賓(Dick Durbin)現在還要修補該党左派與舒默的關係。

眾議院議長里安

就在參議院為政府關門舔舐傷口時,眾議院領導人開始力推古德拉特提出的保守移民議案。一再避開移民辯論聚光燈的眾議院議長保羅·里安(Paul Ryan)在不同的方向被拉進辯論中心。他對2018年在最具分裂性議題上得到218票支持最感興趣,但通過強硬路線法案可能使溫和派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陷入困境。

由於保守派施壓,里安只能把古德拉特的提案交給眾議院表決,而該提案不可能在參議院得到60票的支持。

民主黨眾議員格裡沙姆

國會拉美裔黨團女主席米雪兒·格裡沙姆(Michelle Lujan Grisham)是國會移民談判中三大黨團的代表。三大黨團還包括國會非裔黨團和國會亞太裔黨團。

代表少數族裔的三大黨團在移民辯論中涉及切身利益。來自新罕布什爾州的格裡沙姆率先參與反對古德拉特提案之戰,她週二稱它為“大規模遣返法案”。

民主黨眾議員古鐵雷茲

來自伊利諾州的路易斯·古鐵雷茲(Luis Gutiérrez)多年來都以民主黨保護移民的代表出現,而在DACA之戰中表現更突出。他強烈批評舒默最近在移民問題上對共和黨投降,也抨擊共和黨以保護“夢想者”為籌碼換取加強遣返非法移民和減少合法移民的所有提案。

共和黨眾議員赫德

在共和黨中間派威爾·赫德(Will Hurd)所代表的德克薩斯州選區,美墨邊境線長度超過任何其他眾議員選區的邊境線。他曾與加州民主黨眾議員阿奎拉(Peter Aguilar)提出為“夢想者”提供入籍之路的法案,但未涉及減少家庭移民和取消綠卡抽籤,因此共和黨領導人對它沒有興趣。但是,隨著移民辯論熱度上升和中期選舉臨近,赫德可能受到更多關注。

同類文章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