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军咋对待美国战俘?饿饭挨揍游街示众 9个月不让洗澡


據美方統計, 越戰期間美軍有771人被俘, 其中死亡113人, 活著回到美國的有658人


相比美軍和南越政權, 越軍對待美國戰俘的態度還算中規中矩。 通常情況下, 一旦美軍飛行員被捕, 越軍會立即搜出并沒收其隨身武器以防他們自殺, 然后派醫療人員給俘虜檢查身體、治療傷病。 之所以如此, 是因為當時越南的基本政策是需要這些戰俘活下來作為對美談判、交換利益的籌碼


總體來看越方對美軍戰俘的態度經歷了3個階段——首先是1964至1965年, 因為這個階段戰爭規模尚未擴大, 俘虜也較少, 所以越南只啟用了幾個小戰俘營, 牢房一般為10余平米, 配有金屬折疊床、少量桌椅和盥洗室、洗澡間, 而且會給戰俘統一分發蚊帳、棉被、內衣、牙刷、水壺、杯子、肥皂和可用10天的衛生紙(在當時算高檔生活用品)。


這一時期的日常伙食, 越方會給戰俘提供切片面包、相對新鮮的肉類和蔬菜, 還允許戰俘接收國際紅十字會寄來的包裹, 內含香煙、干果、餅干、速溶咖啡、毛巾、內衣、牙刷和牙膏。 應該講, 美國人過得還是蠻舒服。


但進入第2階段(1965年10月至1969年秋)后, 由于美軍發動“滾雷行動”(Operation Rolling Thunder)對越北狂轟濫炸, 出動各型軍機30.4萬架次投擲炸彈超過250萬噸, 給越方造成很大損失。 隨著戰況日益殘酷、激烈, 美軍戰俘數量明顯增加, 其生存條件也因越方報復而逐漸惡劣, 特別是審問、拷打現象變得比較頻繁

故此這一階段被美軍戰俘稱為“最黑暗的時期”。


比如越軍故意不給一些受傷的美軍被俘飛行員進行有效醫治, 僅對傷處做日常簡單消毒處理, 有的美軍飛行員被俘8年一直飽受傷痛折磨。 越軍還削減或剝奪戰俘洗澡權力, 讓其個人衛生條件惡化(容易患上瘧疾等傳染病),有的戰俘最長9個月才獲得一次洗澡機會,而且沒有肥皂,5個人共用1個剃須刀片,3個月才允許理一次發。


伙食水準相比第一階段嚴重下滑,腐爛變質食品增多,但也有例外情況——1965年12月美國約翰遜政府暫停轟炸越北,越方就給美軍戰俘發放了毛毯、運動衫和拖鞋,還破例讓前者享用包括火雞、蔬菜、水果、蛋糕、啤酒、米酒和咖啡的圣誕大餐。


關于審訊和動刑的情況,越方采取的是“胡蘿卜加大棒”的政策,軟硬兼施,對反抗態度堅決和故意撒謊的戰俘比較兇狠,鞭笞、毆打都有,但對比較配合的戰俘則給予水果、香煙、衣物和毛毯作為獎勵。有的美軍戰俘還利用日本記者來訪拍攝的機會,用眨眼睛動作模擬摩爾斯電碼向美國軍情部門傳遞他受酷刑的情況。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多達95%的美軍戰俘都回憶稱自己遭到過刑罰拷問,但真正受過酷刑(美軍認為不讓按時吃飯就是“酷刑”)的較少,大多數人只是被剝奪一段時間飲食,或者被戴上腳鐐關進小黑屋蹲禁閉,比較嚴重的也就是挨上哨兵一槍托或被皮帶、木棍抽幾下。


除硬的一手外,越軍還組織戰俘看電影、參觀博物館、接受“再教育”,特別是讓戰俘們去親眼目睹被美軍大轟炸傷害的無辜平民和遭毀壞的學校、醫院廢墟,但從資料記載來看多數美國人對此無動于衷。越軍還允許戰俘營設立閱覽室,但里面的報刊圖書大多是反戰、反美題材,有的飛行員囚禁期間竟然讀完了列寧所有著作


作為宣傳工具,一些美軍戰俘曾被勒令前往河內游街示眾——1966年7月的一天,52名美軍戰俘兩人一組并排,在河內主干道被端著上刺刀步槍的哨兵監視、護衛著前行。沿途人山人海,道路兩側觀眾聚集竟達10層之多。


出于對美國發動越戰的仇恨,大量民眾不顧哨兵攔擋,對美軍戰俘拳打腳踢,投擲石塊和鞋子、吐口水,短短90米路美軍戰俘花了15分鐘才走完。由于現場局面幾近失控,眼看怒不可遏的民眾就要掀起一場鬧出人命的大亂子,越方只好趕緊將戰俘撤離


進入第3階段(1969至1973年),隨著美越啟動和談,越方開始陸續遣返美軍戰俘,后者待遇也相應變好。另據美國統計,越戰期間至少有20名美軍戰俘曾嘗試逃跑,但無一人成功,而越方將越獄者抓回后也很少對其進行折磨。

讓其個人衛生條件惡化(容易患上瘧疾等傳染病),有的戰俘最長9個月才獲得一次洗澡機會,而且沒有肥皂,5個人共用1個剃須刀片,3個月才允許理一次發。


伙食水準相比第一階段嚴重下滑,腐爛變質食品增多,但也有例外情況——1965年12月美國約翰遜政府暫停轟炸越北,越方就給美軍戰俘發放了毛毯、運動衫和拖鞋,還破例讓前者享用包括火雞、蔬菜、水果、蛋糕、啤酒、米酒和咖啡的圣誕大餐。


關于審訊和動刑的情況,越方采取的是“胡蘿卜加大棒”的政策,軟硬兼施,對反抗態度堅決和故意撒謊的戰俘比較兇狠,鞭笞、毆打都有,但對比較配合的戰俘則給予水果、香煙、衣物和毛毯作為獎勵。有的美軍戰俘還利用日本記者來訪拍攝的機會,用眨眼睛動作模擬摩爾斯電碼向美國軍情部門傳遞他受酷刑的情況。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多達95%的美軍戰俘都回憶稱自己遭到過刑罰拷問,但真正受過酷刑(美軍認為不讓按時吃飯就是“酷刑”)的較少,大多數人只是被剝奪一段時間飲食,或者被戴上腳鐐關進小黑屋蹲禁閉,比較嚴重的也就是挨上哨兵一槍托或被皮帶、木棍抽幾下。


除硬的一手外,越軍還組織戰俘看電影、參觀博物館、接受“再教育”,特別是讓戰俘們去親眼目睹被美軍大轟炸傷害的無辜平民和遭毀壞的學校、醫院廢墟,但從資料記載來看多數美國人對此無動于衷。越軍還允許戰俘營設立閱覽室,但里面的報刊圖書大多是反戰、反美題材,有的飛行員囚禁期間竟然讀完了列寧所有著作


作為宣傳工具,一些美軍戰俘曾被勒令前往河內游街示眾——1966年7月的一天,52名美軍戰俘兩人一組并排,在河內主干道被端著上刺刀步槍的哨兵監視、護衛著前行。沿途人山人海,道路兩側觀眾聚集竟達10層之多。


出于對美國發動越戰的仇恨,大量民眾不顧哨兵攔擋,對美軍戰俘拳打腳踢,投擲石塊和鞋子、吐口水,短短90米路美軍戰俘花了15分鐘才走完。由于現場局面幾近失控,眼看怒不可遏的民眾就要掀起一場鬧出人命的大亂子,越方只好趕緊將戰俘撤離


進入第3階段(1969至1973年),隨著美越啟動和談,越方開始陸續遣返美軍戰俘,后者待遇也相應變好。另據美國統計,越戰期間至少有20名美軍戰俘曾嘗試逃跑,但無一人成功,而越方將越獄者抓回后也很少對其進行折磨。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