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兄弟灭了太平天国,也顺便吞掉了它国库里1800万两金银吗?

作者:呂井旺

一般來說, 滅國之戰必能繳獲大量財富。

太平天國縱橫十幾個省, 在富庶的長江中下游有較穩固的地盤, 并在南京定都十余年, 太平天國應該囤積了不少財寶。

可是湘軍攻下南京后, 曾國藩上奏清廷:克復老巢而全無貨財, 實出微臣意料之外, 亦為從來罕聞之事。 然后湘軍上交洪秀全父子兩方玉璽和一枚金印給清廷, 其他什么都沒有。


曾國藩

太平天國的圣庫制度

曾國藩說:并無所謂賊庫者。 這個說法是錯誤的, 太平天國有圣庫制度。

圣庫制度創立于1851年金田起義之時。 當時規定凡參加起義之人均應折賣家產交公, 即繳圣庫;全體人員衣食均由圣庫開支, 任何人不得私藏財物。 后來規定戰爭繳獲亦歸圣庫, 銀滿五兩而不獻者即斬首。 攻下南京之后, 圣庫設在水西門燈籠巷, 設六個專職人員管理。


太平天國銅幣

清朝安插在太平天國天京城里的間諜張繼庚報告說, 占領南京后圣庫有1800萬兩, 不久只剩800萬兩。 不僅是他, 當時中外去過南京的人都表示圣庫「金銀如海, 百貨充盈」。

太平天國一路攻克城市里有武昌、南京這樣的大城, 楊秀清又執法嚴格, 有1800萬很正常。 迅速降到800萬, 錢也沒有出南京城。

因為太平天國正大興土木建設天王府、東王府等宮殿, 而且洪秀全還設立了自己的小金庫。


天王府

時人記載天王府規模極大, 周圍十余里, 圍墻都高達二丈。 建筑分外城、內城兩部分, 兩城分別名為「太陽城」和「金龍城」。 宮殿宏偉高大, 瓦頂重檐、雕梁畫棟,

殿內四壁有彩繪的龍虎獅像, 飾以金銀, 富麗堂皇。

除了圣庫之外, 各王也都有自己的私庫, 李秀成有次為了出城掏了十萬兩白銀。 洪秀全的兩個哥哥更是以買賣王爵, 四處搜刮聞名。

太平天國有分量的王都在南京有府第, 被湘軍圍城前李秀成曾勸他們拿金銀買糧。 洪仁玕和李秀成商議進軍上海時說, 攻下上海花幾百萬兩白銀買輪船。 可見天京城里是有銀子的。


太平天國金幣

曾國荃吞沒太平天國寶藏?

所以, 清廷對這筆錢有很高期望, 指望用以彌補一部分軍餉。 攻滅敵國本來是獲取金銀多寡的問題, 而在湘軍這成了有無問題。

曾國藩在奏折里說, 曾國荃打算勒令各營按名繳出賊贓。 但是他認為弱者刑求而不可得, 強者抗令而遁逃, 最終還是得不到。 所以「憫其貧而獎其功」, 這事就這么算了。


曾國荃

面對湘軍這支當時最大武裝力量的奏報,清廷肯定很復雜。但是還指望湘軍繼續替它鎮壓叛亂,于是表示:「逆擄金銀,朝廷本不必利其所有」,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官面的事情了了,民間仍然議論紛紛,主要指向曾國荃。當時有個文人王闿運寫了個《湘軍志》,就說曾國荃得了財寶裝運回家。有個叫李伯元的說曾國荃得了數千萬兩白銀。

到現在民間還流傳著廣東韶關有曾國荃的埋銀處。這些傳說或許像張獻忠江口沉銀那樣被證實,更有可能成為《鹿鼎記》、《雪山飛狐》之類小說的素材。

曾國荃確實有錢,但遠不如傳言。他死后留下六千畝土地,三處房產大約一百多萬兩。而且他當湘軍統帥月餉1700兩,六年就是12萬兩。他之后當兩江總督七年,淮南鹽務、通商口岸關稅、養廉銀三項每年就有三十萬兩收入。

這三十萬兩是歷來公開的陋規收入,還不包含收禮納賄的隱形收入。所以曾國荃的財產并不出人意料,比李鴻章的千萬兩遺產更差得遠。

沒錢的太平天國圣庫

那圣庫的錢哪去了呢?首先定都南京后,太平天國圣庫的錢就被高層挪用建王府、留私庫。天京事變的物質損失也是驚人的,當時一個英國人說東王府只剩瓦礫。


天京事變

天京事變后,各地將領紛紛留私財,只繳米糧牛羊入庫。李秀成自述說,圣庫成了洪氏兄弟的私庫,「外各私其財,公家貧困」。說白了,公財成了私財,湘軍想發現一個類似國庫的窖藏金銀是不可能的。

南京城破時,太平軍突圍只有一千余人。李秀成、洪仁玕甚至連洪秀全另外兩個兒子都沒帶,指望他們帶多少財寶不現實。

說來李秀成被俘也是因為財寶,他突圍時用紗布把財寶裹在身上。馬不能行跑到一個破廟,為了乘涼解下財寶掛樹上。見有人來他就跑,結果一伙人抓了他,另一伙人得了財寶。兩撥人分臟不均爭執,就把李秀成送湘軍了。


李秀成

湘軍劫掠下的南京

城里的私財就落在湘軍士兵手里了。古代軍隊破城一般都搶掠三日,湘軍尤其酷烈。攻九江、安慶都是殺光搶盡,而且事后都以募兵為名返鄉運財物。

湘軍圍南京兩年,士卒破城后發泄的更狠。湘軍入城便放火,搶掠殺人后更是一把火燒干凈。南京的建筑十之八九被毀,建筑多是后來重建。

湘軍幕僚趙烈文說滿城都是死尸卻都是老弱,精壯都被拉去抬財物挖窖藏。城外大營負責留守的老弱士兵都跑進城里搶掠,不能搶的文官則拉著大筐低價收購贓物。

城中四十以下婦女都被搶走,戰功第一封子爵的李臣典據說是連御十女而亡。導致來當兩江總督的李鴻章表示:無人、無屋、無錢,善后無著手。


李鴻章

曾國藩自然明白沒法向這些剛剛屠城的士兵要錢,而且湘軍的將領自己都搶了一筆。他只能上奏:克復老巢而全無貨財,實出微臣意計之外。

就連湘軍上繳的洪秀全的金印也鬧了丑聞。金印上繳后被放在紫禁城軍機處,一年后居然被盜了。


洪秀全

原來是滿人章京薩隆阿路過漢人章京值班室,順手偷了金印。薩隆阿把110兩的金印熔成10根金條,剛剛花了兩根就被抓了。薩隆阿被判了死刑,洪天王的金印也算是殺敵立功以身殉職了。


曾國荃

面對湘軍這支當時最大武裝力量的奏報,清廷肯定很復雜。但是還指望湘軍繼續替它鎮壓叛亂,于是表示:「逆擄金銀,朝廷本不必利其所有」,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官面的事情了了,民間仍然議論紛紛,主要指向曾國荃。當時有個文人王闿運寫了個《湘軍志》,就說曾國荃得了財寶裝運回家。有個叫李伯元的說曾國荃得了數千萬兩白銀。

到現在民間還流傳著廣東韶關有曾國荃的埋銀處。這些傳說或許像張獻忠江口沉銀那樣被證實,更有可能成為《鹿鼎記》、《雪山飛狐》之類小說的素材。

曾國荃確實有錢,但遠不如傳言。他死后留下六千畝土地,三處房產大約一百多萬兩。而且他當湘軍統帥月餉1700兩,六年就是12萬兩。他之后當兩江總督七年,淮南鹽務、通商口岸關稅、養廉銀三項每年就有三十萬兩收入。

這三十萬兩是歷來公開的陋規收入,還不包含收禮納賄的隱形收入。所以曾國荃的財產并不出人意料,比李鴻章的千萬兩遺產更差得遠。

沒錢的太平天國圣庫

那圣庫的錢哪去了呢?首先定都南京后,太平天國圣庫的錢就被高層挪用建王府、留私庫。天京事變的物質損失也是驚人的,當時一個英國人說東王府只剩瓦礫。


天京事變

天京事變后,各地將領紛紛留私財,只繳米糧牛羊入庫。李秀成自述說,圣庫成了洪氏兄弟的私庫,「外各私其財,公家貧困」。說白了,公財成了私財,湘軍想發現一個類似國庫的窖藏金銀是不可能的。

南京城破時,太平軍突圍只有一千余人。李秀成、洪仁玕甚至連洪秀全另外兩個兒子都沒帶,指望他們帶多少財寶不現實。

說來李秀成被俘也是因為財寶,他突圍時用紗布把財寶裹在身上。馬不能行跑到一個破廟,為了乘涼解下財寶掛樹上。見有人來他就跑,結果一伙人抓了他,另一伙人得了財寶。兩撥人分臟不均爭執,就把李秀成送湘軍了。


李秀成

湘軍劫掠下的南京

城里的私財就落在湘軍士兵手里了。古代軍隊破城一般都搶掠三日,湘軍尤其酷烈。攻九江、安慶都是殺光搶盡,而且事后都以募兵為名返鄉運財物。

湘軍圍南京兩年,士卒破城后發泄的更狠。湘軍入城便放火,搶掠殺人后更是一把火燒干凈。南京的建筑十之八九被毀,建筑多是后來重建。

湘軍幕僚趙烈文說滿城都是死尸卻都是老弱,精壯都被拉去抬財物挖窖藏。城外大營負責留守的老弱士兵都跑進城里搶掠,不能搶的文官則拉著大筐低價收購贓物。

城中四十以下婦女都被搶走,戰功第一封子爵的李臣典據說是連御十女而亡。導致來當兩江總督的李鴻章表示:無人、無屋、無錢,善后無著手。


李鴻章

曾國藩自然明白沒法向這些剛剛屠城的士兵要錢,而且湘軍的將領自己都搶了一筆。他只能上奏:克復老巢而全無貨財,實出微臣意計之外。

就連湘軍上繳的洪秀全的金印也鬧了丑聞。金印上繳后被放在紫禁城軍機處,一年后居然被盜了。


洪秀全

原來是滿人章京薩隆阿路過漢人章京值班室,順手偷了金印。薩隆阿把110兩的金印熔成10根金條,剛剛花了兩根就被抓了。薩隆阿被判了死刑,洪天王的金印也算是殺敵立功以身殉職了。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