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授权法案含涉华消极条款 中国三部门齐批驳

美“國防授權法案”含涉華消極條款, 中國三部門齊聲批駁

【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蕭強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王逸】美國總統特朗普13日簽署“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 標志著該法案正式生效。 法案中包含要求特朗普政府制定“全面對華戰略”、就加強臺軍戰備提交評估和計劃、加強外商投資審查等涉華消極條款, 中國外交部、國防部和商務部14日齊聲批駁。 《華爾街日報》14日稱, “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包括抑制中國攻勢和支持美國軍人的措施, 反映出美國兩黨日益達成共識:世界正進入一個大國競爭的新時代,

美國必須采取更多措施與中國和俄羅斯抗衡。 “一些議員表示, 這份國防授權法案對待中國的態度, 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強硬。 ”

法案中有多項內容涉及中國和美中關系。 “美國之音”14日稱, 法案呼吁特朗普政府制定全面戰略, 抗衡中國在多方面的活動, 如中國的產業政策、政治影響力、區域以及全球軍事能力, 以確保美國的利益不受損害。 法案要求美國國防部長就中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行動和“強制行動”定期向國會做出報告, 并將報告內容告知美國在亞洲的區域盟友和伙伴, 同時以合適的方式公之于眾。 法案還要求, 報告應包括中國在南海的軍事、基建等行動。

有關臺灣的部分, 法案要求美國國防部加強與臺灣的防務關系,

幫助提升臺灣的自衛能力;要求美方對臺灣軍力進行全面評估, 一年內提出評估報告, 并支持臺灣購買防御性武器。 法案還以“國會意見”的方式提出, 美國防部長應推動與臺灣軍方的交流, 強化臺灣安全, 包括推動與臺灣進行實戰訓練及軍演;依照“臺灣旅行法”推動美臺資深防務官員及軍事將領交流。 臺灣“中央社”14日稱, 法案中有關臺灣的部分如何執行, 行政部門的態度最關鍵。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14日發表談話說, 美“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涉華內容充斥冷戰思維, 渲染中美對抗, 干涉中國內政, 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 破壞中美兩國兩軍關系發展氛圍, 損害中美互信與合作,

中國軍隊對此堅決反對, 已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 談話說, 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臺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 是中美關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 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國家與臺灣開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和軍事聯系, 這一立場堅定明確。 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4日表示, 我們對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執意通過并簽署含有涉華消極內容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表示強烈不滿。 我們敦促美方摒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理念, 正確客觀看待中國和中美關系, 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 不得實施有關涉華消極條款, 以免給中美關系和兩國重要領域合作造成損害。

除了臺灣, 美“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最引人注目的當數“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 法案要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更加嚴格審查外資收購美國公司, 并對外國投資美國企業提供國家安全評估報告。 英國廣播公司14日稱, 該法案出爐的推動力是, 美國擔心中國企業通過投資和并購獲取美國的新技術。 這些擔憂也是特朗普政府對華加征關稅的背后原因。 該法案并未直接點名中國, 但是, 即使沒有這個法案, 中國對美投資的興趣也在減少, 2018年上半年已經創新低。

針對美“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14日表示, 中方將對法案內容進行全面評估,

并將密切跟蹤法案實施過程中對中國企業產生的影響。 當前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 跨國投資方興未艾。 中美企業在深化投資合作方面有強烈的意愿、巨大的潛力。 兩國政府應順應企業呼聲, 提供良好的環境和穩定的預期。 美方應客觀、公正對待中國投資者, 避免國家安全審查成為中美企業開展投資合作的障礙。

英國《金融時報》14日評論稱, 對中國崛起的擔憂, 推動了美國“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的出臺, 這可能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國家安全而非經濟利益, 已成為左右在美外國投資的關鍵因素。 ”文章稱, CFIUS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就負責審查海外投資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影響, 但其一直傾向于將經濟利益置于潛在風險之上。 新出臺的“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是CFIUS機構40年來最重大的法案修訂,標志著一種轉變,美國政府開始重新定位美國企業的位置。“美國人普遍擔憂的是,美國將在與中國的經濟及文化戰爭(在某一時刻可能還包括真槍實彈的戰爭)中敗北。”報道稱,新法案強化了美國防部以及情報部門的決定權,用于判斷誰有資格或是誰能得到許可在美國投資。同時,法案還緊縮了美國企業對中國投資的出口,使其變得更為困難。

新出臺的“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是CFIUS機構40年來最重大的法案修訂,標志著一種轉變,美國政府開始重新定位美國企業的位置。“美國人普遍擔憂的是,美國將在與中國的經濟及文化戰爭(在某一時刻可能還包括真槍實彈的戰爭)中敗北。”報道稱,新法案強化了美國防部以及情報部門的決定權,用于判斷誰有資格或是誰能得到許可在美國投資。同時,法案還緊縮了美國企業對中國投資的出口,使其變得更為困難。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