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谦益之路:东林党怎从信仰集团变利益集团

從錢謙益的變化可以看出, 曾經正義凜然的清流代表——東林黨人, 在崇禎時期, 一些重要人物已經變成了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這是為什么?請欣賞本人新作《東林沉浮》選26—

錢謙益之路:東林黨怎從信仰集團變利益集團

崇禎二年即公元1629年, 朱由檢開始全面啟用東林黨人。

大明政壇, 東林殘余人馬再次得到重用。


復出的東林人, 眾望所歸。

但此時的東林人, 已非彼時的東林黨。 為什么這么說呢?

再次回到朝廷權力中心的東林黨人, 再也沒有六君子那般人物。

那么, 崇禎時期, 東林黨剩下的都是什么人?

看看當時頭面人物——錢謙益, 這個著名的東林文學派領袖、“后東林”黨首, 在崇禎時代的表現。

錢謙益, 江蘇常熟人, 在沒進入官場前, 就以“文章家”名揚四海, 號稱“當代文章伯”, 可謂晚明文壇最賦盛名之人。 各地學子對錢謙益在文學方面的成就仰慕不已, 但錢謙益本人對自己的期待卻是政治作為。

萬歷三十八年, 33歲的錢謙益考中進士, 得償所愿進入官場, 有點大器晚成的味道, 他被萬歷皇帝任命為皇家秘書——翰林院編修。 錢謙益入仕時, 明朝中央已經分化為東林黨和宣昆齊楚浙諸黨兩大派系, 斗爭激烈, 朝堂群臣為了前途, 都不得不選邊站隊。 錢謙益幾乎沒有猶豫, 就站到東林這一邊。

這是什么呢?因為錢謙益和東林書院有些淵源。 他老家常熟離顧憲成老家無錫不遠, 東林先鋒楊漣曾在錢謙益的老家常熟這里做過知縣, 沒當官時錢謙益便受到東林書院和東林君子的耳濡目染, 早就樹立了加入東林黨的志向。 如今已然官場中人, 入“黨”自然是水到渠成。

成為東林同道中人的錢謙益,

正值東林黨人的朝堂地位上升之際, 他開始在官場中如魚得水。 東林黨人氣高、人品高, 遇事擺事實、講道理, 這種“文斗”的競爭方式, 很適合錢謙益這樣的純文人, 于是他很快在黨爭中脫穎而出, 成為骨干。 天啟初年, 東林黨通過“三宮案”大獲全勝, 骨干錢謙益得到一道詔令, 擔任詹事府少詹事兼侍讀學士, 受命參與編寫《神宗實錄》。 詹事府是負責教太子讀書的, 任職者等于在和未來的皇帝打交道。

陡然之間, 成了準帝師, 錢謙益從此進入了仕途得意期。

但好日子沒持續多久, 東林黨被閹黨反制, 楊漣等同志慘死獄中。 魏忠賢當然也沒忘記老錢, 把錢謙益列入《東林點將錄》, 排名靠前, 屬于“黨魁”之列, 起綽號“天巧星浪子”,

相當于《水滸傳》里的浪子燕青角色。 錢謙益就此被彈劾回家。

由此, 錢謙益起了變化, 開啟了自我演變之路。

回到常州老家的錢謙益, 深刻反省了自己十幾年的官場經歷。 一開始他想不明白, 自己廉潔奉公, 忠心侍君, 為什么卻被命運一次次地嘲弄, 難道自己心存赤忱錯了嗎?在滿屋子的孔孟圣經中, 他找不到答案。 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眼前, 投向了正作威作福的魏忠賢和變節的群臣——答案應該在這里。 那些昔日的同志們, 也曾經和自己一樣立志做謙謙君子、想憑一身正氣位極人臣, 現在他們位極人臣了, 卻不是靠一身正氣, 而是自甘墮落, 投效魏忠賢這樣的閹黨, 還恬不知恥地以其兒子、孫子自居。 反觀自己的同志, 楊漣、左光斗,

他們丟了性命不算, 還被扣上一身罪名, 不值啊。 什么是公理?權力就是公理!什么是人生?及時行樂就是人生!

想通了的錢謙益很快起變化了。

崇禎元年即公元1628年, 魏忠賢一黨被滅, 東林黨再次得到發展的機會。 錢謙益回到了京城, 升任禮部侍郎。 古代禮部, 相當于現在教育部外交部文化部三合一了, 絕對的大部委。 禮部侍郎僅次于尚書, 相當于副部長, 是絕對有為國效力、大展身手空間的。

但是重新回到權力中心的錢謙益, 只做了兩件事。 一是內斗, 二是婚變。

崇禎在打擊閹黨的同時, 朝中留下了很多空缺。 國家需要振興, 崇禎要選賢臣輔佐自己, 當時的東林黨活下來的人中, 資歷和名望最高的就數錢謙益, 何況魏忠賢當年還親自指責他為“東林黨魁”。 所以皇帝和朝臣都對這個“錢浪子”寄望很高。

然而,國家正是用人之際,錢謙益卻不思重振朝綱,而是執迷加官進爵,做起了“首輔夢”。

但是,和他一樣做首輔夢的同僚有得是。他再次遇到一個勁敵。

這個人就是和他同屬禮部的尚書溫體仁。

溫體仁,浙江湖州人。是個性情奸詐,為人圓滑的宵小之徒。萬歷二十六年進士,歷任庶吉士,編修官,禮部侍郎、禮部尚書。他一直在京城做官,從低級的位置一步步地上升,坐到了明朝一品大員之位。但是他的升遷并不是靠自己的真才實學,而是通過圓滑的手段坐上來的。

溫體仁的圓滑,從他歷經數朝還能安穩度日就可看得出來。魏忠賢如日中天的時候,他過的有模有樣,魏忠賢垮臺的時候,他也能獨善其身。

當崇禎帝開始遴選首輔大臣的時候,溫體仁有想法了,不能讓老錢上,這是自己的機會。于是他聯手其他同僚,揭了錢謙益老底,翻出老錢“徇私舞弊”的一樁陳案,說錢謙益在天啟元年擔任浙江鄉試主考官時,通過“關節”即黑箱操作將本家考生錢千秋“一朝平步上青云”,有作弊之嫌。本來該案已經在天啟二年做了處理,錢千秋被判充軍,錢謙益作為主考官因失察被罰沒三個月的俸祿,但此時溫體仁不依不饒,將錢謙益的“歷史污點”上報新皇帝,并給錢謙益安上了“蓋世神奸”的綽號。

崇禎對“奸臣”極為敏感,生怕重蹈哥哥天啟的老路,他不再想用“神奸”。于是下詔將錢謙益革職,攆回老家。溫體仁則高高興興進入內閣,當了首輔。

從崇禎三年到崇禎十一年,溫體仁做了八年首輔,政治上碌碌無為,整人上卻日新月異。本身沒有多少才干的他,在任職期間主要精力就放在了玩弄權術排除異己上,被他折騰過的朝官多達數十人。譬如對付競爭對手錢謙益,即便趕回家還不善罷甘休,之后公報私仇,找了個岔子,指使人告老錢“貪贓枉法”,差點將錢謙益送進監獄。

爭權未遂、還差點蹲大獄的錢謙益,回到老家之后,似乎又醒悟了一輪。開始做第二件事:遠離政治,尋花問柳。

這個文化名人,逐漸與娛樂圈走得越來越近,他時常到青樓與藝妓打成一片,寫詩贊美她們,并在風花雪月下,還干了一件驚世駭俗的事——

在原配健在的情況下,以“匹嫡”之禮也就是娶大老婆之禮迎娶一名藝妓。當然,這個藝妓的名氣一點也不比他小,她就是江南名妓柳如是。

柳如是,本名楊愛,因讀宋朝民族英雄辛棄疾《賀新郎》詞“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故自號“如是”。柳如是是晚明著名歌妓才女,與馬湘蘭、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顧橫波、寇白門、陳圓圓同稱“秦淮八艷”。柳如是有著深厚的家國情懷和政治抱負的奇女子,雖然身處青樓,但留下了不少愛國詩篇。

盡管如此,一個文化大家、讀書人領袖,六十歲老翁迎娶二十歲歌廳小姐, 終歸不是很檢點的事。這一事件給社會造成相當惡劣的影響,在大操大辦的婚禮上,不少人朝船上吐口水扔磚頭,致使花船滿載而歸,錢謙益毫不為意,欣然做詩,大舒得意之情:“買回世上千金笑,送盡平生百歲憂”。千金買一笑,我這個花甲老翁能娶二十歲演藝明星,后半輩子值了。

從錢謙益的變化可以看出,曾經正義凜然的清流代表——東林黨人,在崇禎時期,一些重要人物已經變成了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這是為什么?

我總結主要是兩個原因——

一是打怕了,被誰打怕了?

被魏忠賢打怕了。遭閹黨重創后,東林黨茍活下來的大多是軟骨頭,這些軟骨頭本身意志就不堅定,貪生怕死,受創之后,更加膽怯。

比如眼看同志進死牢的錢謙益,又加上官場再次權斗失敗,屢遭劫難之后他想開了,做個忠臣有什么好?不如那幫權奸吃香喝辣,榮華富貴享受不盡,于是急劇隨波逐流,玩世不恭。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在崇禎時期,東林黨本身的毛病擴大化。

什么毛病?

清議,“空談之氣勝”。此間清流大臣多是假大空。眼高手低,寬以待己,嚴以律人。責他人以不死者多,而自己以死抗爭者少。你為什么不高尚,你為什么不懺悔?沒有多少自責的。可以說,前期清流,是以身作則、殺身成仁的信仰集團,而后期清流,是“殺他人之身成自己之仁”的利己集團。

所以皇帝和朝臣都對這個“錢浪子”寄望很高。

然而,國家正是用人之際,錢謙益卻不思重振朝綱,而是執迷加官進爵,做起了“首輔夢”。

但是,和他一樣做首輔夢的同僚有得是。他再次遇到一個勁敵。

這個人就是和他同屬禮部的尚書溫體仁。

溫體仁,浙江湖州人。是個性情奸詐,為人圓滑的宵小之徒。萬歷二十六年進士,歷任庶吉士,編修官,禮部侍郎、禮部尚書。他一直在京城做官,從低級的位置一步步地上升,坐到了明朝一品大員之位。但是他的升遷并不是靠自己的真才實學,而是通過圓滑的手段坐上來的。

溫體仁的圓滑,從他歷經數朝還能安穩度日就可看得出來。魏忠賢如日中天的時候,他過的有模有樣,魏忠賢垮臺的時候,他也能獨善其身。

當崇禎帝開始遴選首輔大臣的時候,溫體仁有想法了,不能讓老錢上,這是自己的機會。于是他聯手其他同僚,揭了錢謙益老底,翻出老錢“徇私舞弊”的一樁陳案,說錢謙益在天啟元年擔任浙江鄉試主考官時,通過“關節”即黑箱操作將本家考生錢千秋“一朝平步上青云”,有作弊之嫌。本來該案已經在天啟二年做了處理,錢千秋被判充軍,錢謙益作為主考官因失察被罰沒三個月的俸祿,但此時溫體仁不依不饒,將錢謙益的“歷史污點”上報新皇帝,并給錢謙益安上了“蓋世神奸”的綽號。

崇禎對“奸臣”極為敏感,生怕重蹈哥哥天啟的老路,他不再想用“神奸”。于是下詔將錢謙益革職,攆回老家。溫體仁則高高興興進入內閣,當了首輔。

從崇禎三年到崇禎十一年,溫體仁做了八年首輔,政治上碌碌無為,整人上卻日新月異。本身沒有多少才干的他,在任職期間主要精力就放在了玩弄權術排除異己上,被他折騰過的朝官多達數十人。譬如對付競爭對手錢謙益,即便趕回家還不善罷甘休,之后公報私仇,找了個岔子,指使人告老錢“貪贓枉法”,差點將錢謙益送進監獄。

爭權未遂、還差點蹲大獄的錢謙益,回到老家之后,似乎又醒悟了一輪。開始做第二件事:遠離政治,尋花問柳。

這個文化名人,逐漸與娛樂圈走得越來越近,他時常到青樓與藝妓打成一片,寫詩贊美她們,并在風花雪月下,還干了一件驚世駭俗的事——

在原配健在的情況下,以“匹嫡”之禮也就是娶大老婆之禮迎娶一名藝妓。當然,這個藝妓的名氣一點也不比他小,她就是江南名妓柳如是。

柳如是,本名楊愛,因讀宋朝民族英雄辛棄疾《賀新郎》詞“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故自號“如是”。柳如是是晚明著名歌妓才女,與馬湘蘭、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顧橫波、寇白門、陳圓圓同稱“秦淮八艷”。柳如是有著深厚的家國情懷和政治抱負的奇女子,雖然身處青樓,但留下了不少愛國詩篇。

盡管如此,一個文化大家、讀書人領袖,六十歲老翁迎娶二十歲歌廳小姐, 終歸不是很檢點的事。這一事件給社會造成相當惡劣的影響,在大操大辦的婚禮上,不少人朝船上吐口水扔磚頭,致使花船滿載而歸,錢謙益毫不為意,欣然做詩,大舒得意之情:“買回世上千金笑,送盡平生百歲憂”。千金買一笑,我這個花甲老翁能娶二十歲演藝明星,后半輩子值了。

從錢謙益的變化可以看出,曾經正義凜然的清流代表——東林黨人,在崇禎時期,一些重要人物已經變成了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這是為什么?

我總結主要是兩個原因——

一是打怕了,被誰打怕了?

被魏忠賢打怕了。遭閹黨重創后,東林黨茍活下來的大多是軟骨頭,這些軟骨頭本身意志就不堅定,貪生怕死,受創之后,更加膽怯。

比如眼看同志進死牢的錢謙益,又加上官場再次權斗失敗,屢遭劫難之后他想開了,做個忠臣有什么好?不如那幫權奸吃香喝辣,榮華富貴享受不盡,于是急劇隨波逐流,玩世不恭。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在崇禎時期,東林黨本身的毛病擴大化。

什么毛病?

清議,“空談之氣勝”。此間清流大臣多是假大空。眼高手低,寬以待己,嚴以律人。責他人以不死者多,而自己以死抗爭者少。你為什么不高尚,你為什么不懺悔?沒有多少自責的。可以說,前期清流,是以身作則、殺身成仁的信仰集團,而后期清流,是“殺他人之身成自己之仁”的利己集團。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