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成為你以為的那個人,真的很抱歉


看完《比海更深》, 想起來兩件事情。

先從社交網路上刷屏的一條廣告說起吧。

它叫:致 25 歲還一事無成的你。 講的是幾份年輕人的求職簡歷被匿名處理, 交給了一些企業界的大佬們過目。

不出意外的是, 大佬們指指點點, 橫豎看不上。

更不出意外的是, 揭曉名字後, 他們都是已經聲名在外的顯赫人物。 像拍電影的李安, 烘焙麵包的吳寶春。 這是一個希望基金會的廣告, 呼籲社會關注年輕人, 大膽接受那些“大器晚成”的年輕人。


另外是最近看的一個片子。 米哈爾科夫導演的《未完成的機械鋼琴曲》, 改編自契訶夫的一系列劇本。 全程吵吵鬧鬧,

人物連跑帶跳。

結尾, 主人公普拉東諾夫突然陷入崩潰, 咆哮著:我已經35歲, 一切都完了!萊蒙托夫在墳墓裡已躺了8年!拿破崙早已經當上了將軍!而我活在你們這該詛咒的生活中一事無成

沒錯, 他想一死了之——朝河邊狂奔而去。


《比海更深》多次調侃了大器晚成這一詞。 主人公良多, 活在了反抗正常生活, 但好像已經沒有了生氣和動力的窘困中, 靠揶揄、閃避和自我告慰度日。

對喜愛是枝裕和作品的影迷而言, 《比海更深》是一部熟悉到不能再親切的片子。 它拍得簡單, 細碎, 看起來又自在, 從容。 從橫山良多, 野野宮良多到筱田良多, 從《步履不停》、《如父如子》到《比海更深》, 是枝裕和好像在創作一組吳念真式的“這些人, 那些事”, 緩尋世間好物, 以真誠款待生命。 電影圍繞良多和他的家庭記事, 涉及到了暗黑的過去, 戲劇的調包, 也有溫暖的治癒, 與觀者推心置腹, 一如夏日的清風, 大洋的暖流, 歸家的夜燈。


這一次的良多, 處境更加落魄, 尷尬。 他是個不太著調的小說家。 十幾年前拿了一個文學獎, 但並沒有帶來真正的名氣和收入。 如今父親辭世, 妻子離婚又帶走了兒子。 他幹一份私家偵探的閒散活, 過著沒心沒肺的邋遢人生。


我特別喜歡電影的開場。 母親和女兒進行著日常對話, 提到了這個家庭的現況, 也點到了那個“大器晚成”的主人公。

然後, 良多, 面帶失落、神色疲憊的良多, 在一聲聲口哨背景配樂中, 乘坐一趟列車出現了。


後來的場合, 良多在人前總是一副強作歡顏的樣子。 對兒子, 要演得像個有實力的好爸爸。 對前妻, 要裝得像個有骨氣的男人。 對母親, 他表現出來一直在努力, 是個爭氣的好兒子。 對姐姐對同事對老闆, 他也是一套不甘心也不服氣的表情語言, 不希望被周圍人和這個社會看不起。

只有當他一個人的時候, 在母親家裡翻牆倒櫃, 對前妻身旁的男子評頭論足, 或者像開場那樣, 一個人在列車上, 他就會流露出掩飾不住的失落。 原來自己不只有缺憾, 還是一個人生輸家。

不僅如此, 良多還是一個敗光了老本的賭徒, 沒有明確規劃的作家, 以及喜歡冒險的大孩子。

是枝裕和自然不會是想批判這樣的人物。 恰相反, 他試圖通過沒有達到夢想的良多, 永遠沒有變成自己滿意的良多, 去喚醒觀眾內心深處的自己——我們總是很難變成別人期望的那樣子, 承擔起好爸爸好丈夫好兒子等至親至愛的完美角色, 而是有著各種壞毛病臭脾氣——不僅做得不好, 而且還會製造出難以斷舍離的情感羈絆。


《步履不停》時,良多是一個沉默寡言者,他意識到了對父母的情感疏忽,卻也沒能真正改變什麼。《如父如子》時,良多是一個家境殷實的富爸爸,他與父親不合,卻一步步把自己變成父親那樣子。

《比海更深》的良多,他活得有點累,酸中帶澀,苦中有樂。因為一無所有,他的姿態就更低了,動不動是“你與全國數以千萬計的賭馬迷和彩票狂為敵啊”,這樣的抵賴句式,都讓他更像一個沒長大的天真孩子,一個父親眼中不成才的兒子,而不是一個積極忙碌有幹勁的社會人。

但這不才是疲憊人生的真相嘛。有多少人真正成為了自己夢想的那個人,而不是一直處於準備、追逐和最終打破了幻象的人生旅程上。


人生美滿幸福,真是中彩票一樣的概率和好運氣。

整部電影,為數不多的,對良多的個人肯定,來自兒子和母親。原來他們賴以存活的真正動力,是彼此間的並肩同行,生生不息。

渾身是戲的老母親,她對兒女的品性知根知底。良多已經這樣了,那他就這樣吧。有來也有別,人生不也就是這樣了嗎。

這種輕鬆坦然,聽起來像是煲了幾十年的老火雞湯。

正如那些接連不斷的吐槽金句:

女兒勸她交朋友,不然會老年癡呆。她說,“交了朋友,也只是增加參加葬禮的人物而已。

她拿了兒子的零花錢,然後說,“這樣啊,那我不客氣了,不如給我買套房吧。


聽了鄧麗君唱的《別離的預感》,她感慨道,“都這把歲數了,我卻從來不會愛一個人比海更深。普通人都不會有的啦。就是因為沒有才活得下去,而且還那麼開心。

只有把這些話串起來,再跟那 400 日元的彩票連在一起。我們或許才會明白,幸福只是引人無限神往的夢想。

像《百元之戀》說的,即便沒人在意你一百元的人生,但也好想贏一次。

還有《家族之苦》裡 3500 日元的鰻魚飯。看起來美味好吃,散發著幸福的味道,結果一家人手忙腳亂,到最後也沒吃上。


最後再回到開頭。

臺灣導演魏德聖為了拍電影,花了好幾年時間找錢,最後明白了一件事情:我不是李安。大器晚成,並不是你成為李安的理由。

還有跳河的普拉東諾夫,他沒死成。

那條河的水,太淺了。

如果喜歡,可轉發給好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時光回水



《步履不停》時,良多是一個沉默寡言者,他意識到了對父母的情感疏忽,卻也沒能真正改變什麼。《如父如子》時,良多是一個家境殷實的富爸爸,他與父親不合,卻一步步把自己變成父親那樣子。

《比海更深》的良多,他活得有點累,酸中帶澀,苦中有樂。因為一無所有,他的姿態就更低了,動不動是“你與全國數以千萬計的賭馬迷和彩票狂為敵啊”,這樣的抵賴句式,都讓他更像一個沒長大的天真孩子,一個父親眼中不成才的兒子,而不是一個積極忙碌有幹勁的社會人。

但這不才是疲憊人生的真相嘛。有多少人真正成為了自己夢想的那個人,而不是一直處於準備、追逐和最終打破了幻象的人生旅程上。


人生美滿幸福,真是中彩票一樣的概率和好運氣。

整部電影,為數不多的,對良多的個人肯定,來自兒子和母親。原來他們賴以存活的真正動力,是彼此間的並肩同行,生生不息。

渾身是戲的老母親,她對兒女的品性知根知底。良多已經這樣了,那他就這樣吧。有來也有別,人生不也就是這樣了嗎。

這種輕鬆坦然,聽起來像是煲了幾十年的老火雞湯。

正如那些接連不斷的吐槽金句:

女兒勸她交朋友,不然會老年癡呆。她說,“交了朋友,也只是增加參加葬禮的人物而已。

她拿了兒子的零花錢,然後說,“這樣啊,那我不客氣了,不如給我買套房吧。


聽了鄧麗君唱的《別離的預感》,她感慨道,“都這把歲數了,我卻從來不會愛一個人比海更深。普通人都不會有的啦。就是因為沒有才活得下去,而且還那麼開心。

只有把這些話串起來,再跟那 400 日元的彩票連在一起。我們或許才會明白,幸福只是引人無限神往的夢想。

像《百元之戀》說的,即便沒人在意你一百元的人生,但也好想贏一次。

還有《家族之苦》裡 3500 日元的鰻魚飯。看起來美味好吃,散發著幸福的味道,結果一家人手忙腳亂,到最後也沒吃上。


最後再回到開頭。

臺灣導演魏德聖為了拍電影,花了好幾年時間找錢,最後明白了一件事情:我不是李安。大器晚成,並不是你成為李安的理由。

還有跳河的普拉東諾夫,他沒死成。

那條河的水,太淺了。

如果喜歡,可轉發給好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時光回水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