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熱點»正文

常德95後女文身師 幫客人文過最隱私的部位是剖腹產的疤痕

旭子今年22歲, 常德人, 職業是文身師。 她在長沙有一間不大的工作室, 十個平方左右的屋內掛滿了五彩斑斕的文身設計圖。 這些圖大多比較誇張, 日式風格會居多一些, 其中一面牆上掛著副半裸的女人, 胸口插著一支利箭, 鮮血殷紅。

旭子的打扮與她工作室的風格很合拍, 散發著專屬“旭子”的味道。 她講話時的狀態有些慵懶, 點著一根煙, 卻要了一壺茶, 她說:“我喝酒、文身, 但也看書、旅行。 ”在旭子看來, 自己一直是個正經女孩。

大學時, 旭子學的是新聞專業, 不過她一直對新聞不感興趣。 在上學期間, 她常常會接一些網拍,

也會在酒吧裡做DJ和調酒師。 同學們眼裡的她, 很酷。 但在她看來, 自己只是在做“旭子”。 不過, 她發現DJ和潮模的工作只能給她帶來一時的新鮮, 能夠長久讓她享受到成就感的事情只有文身。

“文身對我來說是一門手藝, 每一幅成功的作品都能給我帶來成就感。 ”旭子把自己比作是一個匠人, 她強調, 做文身師要有匠心。

幫客人文過最隱私的部位是剖腹產的疤痕

文身比較費時間, 小針紮破皮膚, 如螞蟻蝕骨。 旭子的不少客人為了轉移注意力便愛和旭子聊天, 所以在不經意間, 文身師能夠獲知不少故事。

讓旭子印象頗深的一個男孩在半年內光顧了五六次。 初次來時, 他要求在肩上文下自己女朋友的名字, 一個月後,

他分手了, 換了個新女友, 便央求旭子將新女友的名字覆蓋到前女友的名字上。 又過了一個月, 他再次分手, 又來修改文身, 之後多次反復, 讓旭子無奈至極。

令她印象深刻的客人還有幾名退伍軍人, 他們告訴旭子, 其實自己想文身已經很久了, 不過礙於紀律, 只有等退伍後才能實現。 他們將自己母親的生日文在了胸口。

旭子幫客人文過最私密的位置是在小腹上, 客人是位媽媽。 剖腹產時她的肚子上留下了疤痕, 因為嫌難看, 便找到旭子在疤痕上文了一片羽毛。

“其實每個文身都有意義。 ”旭子說, 文身是信仰, 是陪伴, 是記憶, 不是洪水猛獸。

最多月入五萬, 卻只剛好滿足開銷

文身的價位不算低, 每個文身師的要價方式也不太一樣。

旭子收入最高的一個月, 能賺到五萬左右, 最低也有七八千。 不過, 旭子並不想全年無休的工作, 她將一年的時間做了劃分。 “我拿100天分給工作, 100天分給家人, 100天分給男朋友, 65天旅遊。 ”所以, 一年內有幾個月她是無錢進賬的, 所賺的錢也只剛好足夠滿足她的開銷。

收入不穩定, 工作爭議性大, 在家中不少長輩看來, 旭子每天不務正業, 是個典型的壞女孩。 但讓旭子感動的是她的父母從來不這樣看。

旭子的爸爸是家裡最支持旭子的文身事業的, 他從網上下載了一副圖案, 一直希望女兒能抽空幫他文在手臂上。 圖案挺潮, 旭子打趣說:“他這個年紀, 沒有想文左青龍右白虎, 我已經很欣慰了。 ”

不止從行動上, 旭子的爸爸媽媽還常常在網上瞭解文身的相關知識,

每到和親戚聊天時, 就會替旭子分辨, 解釋文身文化。

不願再解釋“文身不等於壞人”, 還打算去學穿孔

旭子的客人年齡跨度很大, 有上了年紀的國外老太太, 還有18歲的少年。 其中那個18歲少年的文身錢還是他爸爸出的。 “還是挺開明的, 對吧?”旭子有些得意, 嘴角揚起微笑, 那是找到了同類的開心。

旭子從來不給18歲以下的孩子文身, 怕他們後悔, 她也不給醉鬼文身, 因為大多數酒後的決定都是衝動的結果, 而文身是不能後悔的事情。

被太多有色眼鏡看過, 旭子格外珍視理解文身文化的人。 一路走來, 太多的人先入為主將文身者與道德敗壞之徒畫上等號。 “我解釋得再通透也會被認為是壞人,

所以不想再解釋了。 ”

在皮膚上畫畫怎麼就十惡不赦了?旭子一直納悶, 就像是街頭塗鴉和玩滑板一樣, 文身在她看來只是寄託信仰和宣洩情緒的一種方式。

下半年, 旭子還打算去學穿孔和編髒辮。 雖然嘻哈文化備受打壓, 但這卻是她喜歡的事情。 透過文身, 旭子將心中的世界昭告天下。

“我想, 我會一直做到老吧。 ”

(《湘女郎》第17期 統籌/曾力力 策劃/楊抒懷 文/周眾 供圖/旭子 騰訊·大湘網新聞中心出品 )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