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廖鹹浩》誰是慰安婦的皮條客?

我見我思:廖鹹浩》誰是慰安婦的皮條客?

南韓民眾在釜山日本總領事館外, 向設置在那兒的慰安婦少女像獻花。 南韓未按承諾拆除日本駐首爾大使館外的少女像,

還允許民間團體在日本駐釜山總領事館外設置類似銅像, 日本決定祭出召回駐南韓大使長嶺安政等措施, 表達抗議。 (路透)

南韓民眾在首爾的日本大使館前, 參加集會紀念當年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三一運動」, 多名慰安婦受害者(左)也出席活動。 (新華社)

今年上半年在韓國票房獲得全韓之最的電影《鬼鄉》竟然是一部關於「慰安婦」(日軍性奴)的電影。 然而, 本片在籌拍過程中卻相當不順利:不是被嫌題材不夠商業化,

就是太敏感, 甚至也有對慰安婦制度是否存在的質疑。 在資金缺乏的狀況下, 最後是由7萬5千名國民捐款才得以開拍。 由以上過程可知, 即使在韓國這種看似對殖民歷史頗為在意的地方, 其實也有相當程度遺忘歷史的企圖。 原因何在?

日前在德國開會時認識一名韓籍女教授。 這位女士學養俱佳, 精通德英日語, 且論述說理都極為中肯犀利。 在會議空檔聊天時她提起與李登輝見過面。 因特定關係, 她曾在日本有機會聽李登輝較私祕的演講, 並在演講之後與李聊天。 她對李捧殖民的言論甚為訝異, 並表示這要是在韓國必然變成人民公敵。

不過, 我倒是提醒她, 其實韓國捧殖民的人口不但存在,

甚至可能還有一定比例, 因為韓國右派政黨基本上可以說是由殖民時期親日韓人及其後代所領導, 如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根本是日本軍官。 而且自從左派的金大中選上總統之後, 開始推動清算殖民時期「親日反民族者」之罪狀, 致使右派大為恐慌, 而開始重擬戰略, 積極試圖對日本殖民歷史建立不同的史觀(如宣稱日本為韓國現代化奠下基礎等等), 以合理化其祖輩與殖民者的合作。

她說她知道這個狀況, 但一般情況下, 赤裸裸地捧殖民言論在韓國還是大忌。 不過她倒是提到, 事實上反日言論真正目的有時反而更是在為這些殖民時期的媚殖行為遮羞。 她舉例說, 首爾某大學一知名女教授最近曾撰文指出,

談慰安婦問題, 更應檢討那些用各種方式協助威迫及誘騙慰安婦的韓國人。 然而文章一出, 她立時變成了人民公敵。 此人的文章論點固然有點過度放大韓國皮條客的角色, 而致反而淡化了日本殖民者更根本的罪行。 但攻擊她的人卻有不少右派論者, 何以如此?因為這些韓國皮條客在慰安婦制度中所扮演的角色, 根本就是韓國右派祖輩整體行徑的寫照。 故再談下去就會掀出更大的黑洞來, 甚至可能動搖整個右派的根基。

這就說明瞭為什麼朴槿惠政府匆匆忙忙以日本政府的條件完成慰安婦事件的補償, 事後又急急忙忙把教科書中慰安婦相關的文字刪除。 但是對正義無法貫徹感到痛心的韓國人並沒有氣餒,

為了讓慰安婦的議題受到重視, 他們仍設法窮盡各種可能, 包括持續在全世界各地的城市(目前已達50多)樹立慰安婦的銅像, 讓想要逃避這段歷史的人無法心存僥倖。

然而, 韓國右派政府好歹還裝模作樣跟日本談判過。 但台灣只是任慰安婦凋零。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