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在歷史上前無古人,如果從來會怎樣,歷史會重寫嗎?

此人在歷史上前無古人, 如果從來會怎樣, 歷史會重寫嗎?

古人雲:食君之祿, 擔君之憂, 低調做自己, 加強內修, 高調事情, 兼濟天下, 放浪形骸之外, 劉邦正好是這樣的人。

怎麼個低調法?在做人方面, 劉邦低調之極, 既沒有項羽那種安圖享樂的思想, 又沒有他那種自我滿足的特想。 他奉行是的坐不改姓, 行不更名, 我還是是我, 不需要任何掩飾, 不需要一點安慰, 更不需要顯擺吊闊。 在人生的低谷, 面臨落迫時, 也不會覺得低人一等, 自甘墜落, 在人生高峰時, 也不會覺得不可一世, 自命清高。 更不會在人生拼搏奮鬥階段而自我滿足, 裹步不前。

這一點通過和項羽來比較, 應該可以看的很明顯。 項羽在進入關中, 以「威逼」的手段力壓劉邦成為關中王后, 當勢力和權力達到一個至高的境界後, 開始飄飄然了, 開始醉薰薰了, 結果在選擇定都大事時, 不聽眾人的意見, 未定都地利環境良好, 軍事行條優越, 經濟條件也不錯的關中, 而是選擇了離家鄉較近的彭城。 一個書生本著憂國憂民, 本著為民為國的思想, 好心勸說項羽不要因為個人愛好而放棄集體優勢, 不要把個人利益罷於集體利益之上。 要客觀公正地分析問題, 要堅定不移地選擇關中為都, 切實為一統天下, 號令天下打下良好基礎, 做好防範于未然的準備。 然而, 項羽呢?面對這樣的忠心耿耿之言,

面對這樣的赤膽純純的納諫, 卻把這逆耳之言當成了耳邊風, 依然堅持自己的思想, 並且說出了富貴之人錦衣夜行又有誰知道, 和貧賤之人又有什麼區別。 面對項羽提出的錦衣夜行的論句, 書生也急了, 直接說項羽這是沐猴而冠。 結果這樣話冒犯了項羽, 他當及暴跳如雷, 怒髮衝冠, 二話不說直接把書生扔進油鍋裡炸油去了。 結果這樣一來, 還有誰敢再勸諫他, 畢竟誰也沒有長著兩顆頭顱。 結果, 項羽為此葬送了大好江山。

而劉邦呢?顯然不一樣。 別的不說, 同樣來說定都的事, 劉邦在楚漢爭霸中脫穎而出, 平定天下建立漢朝後, 在選擇定都洛陽還是長安, 他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 劉邦潛意裡是對洛陽情有獨鍾的。 而且, 劉邦手下重臣都願在洛陽, 畢竟洛陽好, 江花紅勝火, 綠水清如藍。 另外, 劉邦的老父也對洛陽很滿意, 在劉邦為他打造的家鄉風格的別墅裡過的不易樂乎, 自然也不是願意搬的。 但這個時候還有有一些有識之士為了大家的前途深謀遠慮, 建議劉邦定都長安。 這其中非常家喻戶曉的非齊人婁敬莫屬。 他如數家珍般地陳述了自己的理由後, 劉邦大為高興, 馬上痛快答應了。

是啊, 富貴如浮雲, 只有大家的利益才是應該考慮的長遠利益。 終於劉邦欣然決定定都長安。

從這件事比較, 我們應該可以看出劉邦和項羽做人的差別。 項羽以自我為中心, 基本聽不得別人的意見和建議, 獨斷專行, 自以為是, 自己決定的, 即使八頭大牛、十匹馬也拉不回。 而劉邦則收斂和低調多了。 他善於聽從別人意見, 而且能從別人意見中迅速地做出判斷, 能夠有針對性地實施。

他不管是什麼人, 只要是好的意見, 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的意見, 他都會採取和聽從。 單從這點可以看出劉邦這種低姿態的可貴性, 這種看似低到塵埃裡的做法, 雖然沒能讓他在某些方面體現風光和體現, 但正是這種低調, 讓他記得了別人的尊重, 笑到了逐鹿中原。

再來看劉邦做事的低調。 相對於項羽喜歡把事做的高調風光, 劉邦奉行低調, 項羽直裡來橫裡去, 什麼事都露于野, 連攻下一座城池也要把城裡的百姓趕盡殺絕,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已經是這座城的主人,生怕這裡百姓都是吃裡爬外的傢伙,生怕自己的威風沒有展示出來。而劉邦呢?他懂得韜光養晦之道,對攻城拔寨採取靈活的戰術,能智取的決不強攻,攻不下來的決不勉強,哪怕是繞道走也關係,而且奉行的是這種不戰而屈人之術。因此,他攻城往往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因此,他往往是出奇不易地攻下城池,城上換大旗,有時連城裡百姓都不知道,更別說他的對手了。因此,什麼血腥屠城之類的自然也不會存在了。比如說,劉邦為了避免慘遭項羽的毒手,主動從成皋撤下來,結果饑不擇食之下,只帶了夏侯嬰一個保鏢兼司機。而到了齊地後,他來了上演了微服私訪,眼看韓信還在睡覺,他迅速做出了偷樑換柱的舉動,把韓信的權杖拿在了自己手上,然後理所當然地把韓信的兵權奪過來了,從而使得原本是孤家寡人的劉邦,一夜之間又變成了擁軍數萬的主子了。從而很好地起到了穩定軍心的作用和效果。整個過程,劉邦雖然有不光彩的行為,但很重要的是結果。劉邦的成功顯然要歸功於低調,試想,如果劉邦不是低調行事,而是高調出擊,那韓信能睡大覺嗎?他還會這麼順利地奪取韓信的兵權嗎?

總而言之,正是這種低調的作風,為劉邦贏得了良好的聲譽,他謙謙君子的形象也正是他能問鼎中原的取勝之道。

連攻下一座城池也要把城裡的百姓趕盡殺絕,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已經是這座城的主人,生怕這裡百姓都是吃裡爬外的傢伙,生怕自己的威風沒有展示出來。而劉邦呢?他懂得韜光養晦之道,對攻城拔寨採取靈活的戰術,能智取的決不強攻,攻不下來的決不勉強,哪怕是繞道走也關係,而且奉行的是這種不戰而屈人之術。因此,他攻城往往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因此,他往往是出奇不易地攻下城池,城上換大旗,有時連城裡百姓都不知道,更別說他的對手了。因此,什麼血腥屠城之類的自然也不會存在了。比如說,劉邦為了避免慘遭項羽的毒手,主動從成皋撤下來,結果饑不擇食之下,只帶了夏侯嬰一個保鏢兼司機。而到了齊地後,他來了上演了微服私訪,眼看韓信還在睡覺,他迅速做出了偷樑換柱的舉動,把韓信的權杖拿在了自己手上,然後理所當然地把韓信的兵權奪過來了,從而使得原本是孤家寡人的劉邦,一夜之間又變成了擁軍數萬的主子了。從而很好地起到了穩定軍心的作用和效果。整個過程,劉邦雖然有不光彩的行為,但很重要的是結果。劉邦的成功顯然要歸功於低調,試想,如果劉邦不是低調行事,而是高調出擊,那韓信能睡大覺嗎?他還會這麼順利地奪取韓信的兵權嗎?

總而言之,正是這種低調的作風,為劉邦贏得了良好的聲譽,他謙謙君子的形象也正是他能問鼎中原的取勝之道。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