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唐人街大烟馆百态,华人和白人洋妞一起躺着抽鸦☆禁☆片


中國因鴉片而被西方列強入侵, 鴉片也荼毒了中國人是身體健康, 因此還沒成為亞洲病夫。 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前往美國的華人也將抽鴉片陋習帶到美國,

當時舊金山和紐約市唐人街是這一時期最大的鴉片集散地。 在這些大煙館不僅美國華人, 甚至白人也在大煙館抽鴉片。 圖為19末期美國華人街大煙館抽鴉片煙的中國人。


1890年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在美國唐人街的鴉片館抽鴉片。 據悉當時美國的華人吸鴉片很普遍, 估計至少20%的紐約華人吸鴉片。 當時由于擔心被查處, 華人以洗衣店為掩護, 幾乎華人洗衣店就是大煙館的代名詞。


據資料顯示, 1868年美國當時有9萬人吸食鴉片, 到了19世紀末增加到50萬。 抽鴉片的人從華人蔓延為華人和白人。 在唐人街的大煙館不僅美國華人, 甚至白人也在大煙館抽鴉片。 圖為1910年紐約華人和白人洋妞一起抽鴉片。


不過由于抽鴉片人數增加, 引起美國政府警覺, 因此許多華人街的鴉片館不接待白人, 隱蔽起來, 以免被查處。


1898年, 兩位華人在舊金山大煙館抽鴉片, 抽鴉片的陋習在加州淘金熱時期由于華人帶到了美國。


大約在1899年紐約兩名白人婦女躺在床上抽鴉片。


1900年, 一名中國人在抱著一只貓抽鴉片。 這張照片曾出現在舊金山最暢銷的明信片上。 使得許多美國人對于華人影響很差。


1909年, 兩名中國男子在紐約吸食鴉片。 除舊金山外, 紐約也是美國華人的中心, 這里在當時有許多鴉片煙館。


19世紀80年代, 一位在舊金山唐人街吸食鴉片的少年,

當時是美國成千上萬的吸毒成癮者之一。


1912年左右, 在科羅拉多州丹佛的一家鴉片店, 室內的裝飾具有中國文化特色。


一名婦女在1920年左右在舊金山的家中抽鴉片,鴉片熱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曾席卷美國。


中產階級白人男女在紐約經常光顧這些鴉片煙館。圖為1923年一群美國人集體抽鴉片。


1920年代,紐約一家鴉片館。


1926年,四位美麗的白人女性圍繞著一個中國男人抽鴉片,這個美國唐人街一家鴉片館被警察查抄時拍攝的照片。


一名婦女在1920年左右在舊金山的家中抽鴉片,鴉片熱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曾席卷美國。


中產階級白人男女在紐約經常光顧這些鴉片煙館。圖為1923年一群美國人集體抽鴉片。


1920年代,紐約一家鴉片館。


1926年,四位美麗的白人女性圍繞著一個中國男人抽鴉片,這個美國唐人街一家鴉片館被警察查抄時拍攝的照片。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