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查尔斯·吉特奥,我这个总统杀手可是不太冷


我叫查爾斯·吉特奧, 在成為一名殺手之前, 我是一名來自美國芝加哥的律師。 除此之外, 我還有一個身份, 那就是一位美國的共和黨員, 不過就是不太受共和黨重視罷了。


那我就做點事讓他們重視一下我。 1880年的2月, 詹姆斯·加菲爾德作為我們的共和黨人的總統競選人成為了新的美國總統。 但是這個共和黨的攪局者上任之后居然分裂了我們共和黨, 真的是罪無可赦。 只要殺了他, 我們共和黨就會重新團結起來, 他們也會重視我。


我看了許多刺客的先例作為參考, 介于林肯先生在幾年之前剛剛遇刺, 所以我覺得我要是再去搞一個劇院刺殺很容易失敗, 再說了要總統要是去劇院肯定會帶上保鏢。 而且, 要是我也在劇院搞刺殺, 他們肯定告我搞侵權。


我曾經想過綁架總統夫人, 但是作為一位正義的共和黨人, 這種行為屬實弟弟行為。 所以我決定僅僅刺殺總統一個人, 多殺了一個無辜的人就算我失敗。


于是我借了30美元前往了華盛頓(那個時候, 30美元是一筆大財), 我到了華盛頓之后, 正好趕上詹姆斯·加菲爾德去佛蒙特大道的基督教堂里面做禮拜, 當時我就坐在他的后面兩排, 但是我沒有選擇出手, 因為教堂里面人太多了,

這樣很可能傷及無辜。 所以我選擇忍一手, 先回家再準備準備。


1881年的6月18日, 我終于逮到機會跟蹤加菲爾德和他的夫人到火車站, 當時身邊沒有警衛。 但是我還是沒有動手, 要是我在這個時候刺殺加菲爾德, 已經生病的加菲爾德夫人一定會難以承受親眼目睹丈夫被殺害的場面而死去, 算了還是再等等吧。


最后, 終于在7月2日的時候, 就在我30美元快花光的時候, 終于讓我逮到他沒帶警衛, 也單獨一個人在場的時候了, 我看準時機, 沖到加菲爾德背后就是兩槍, 他瞬間就倒在了血泊當中。 哼哼!知道分裂我們共和黨人的下場了吧!我高興地喊道:“這下好了!他們必須給我那個職務!”。 在那之后, 我的確得到了共和黨人的重視, 他們盡全力說服法院, 終于成功地把我絞死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