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二子”袁克文的书法有多好?比他强的还真找不到几个!

作者:金滿樓

書法作為一門藝術, 勤學苦練固然重要, 天賦亦不可或缺。 如袁世凱次子袁克文, 其在民國書法家中即可謂別樹一幟。

袁克文的書法天賦, 很早就有所展露。 如庚子年時, 正出任山東巡撫的袁世凱給袁克文寫信, 其中稱:

“爾前此寄來之史論, 立意尚新, 議論亦暢, 惟字體太奇特, 非少年所宜。 當多臨歐柳法帖, 以資矯正。 近聞爾行事, 喜效名士, 此非具有真才實學者”。

真可謂知子莫如父!當年, 袁克文僅十歲之齡。

十五歲那年, 袁克文入讀北洋客籍學堂, 期間師從孫師鄭、方地山、嚴修等師, 學業大有長進。 在諸多名師的指教熏陶下, 袁克文詩詞歌賦, 無一不精;琴棋書畫, 俱是行家。


在書法上, 袁克文廣益多師, 加之本身刻苦勤練, 所以學而善變, 年方二十, 已形成自家書法風格。

1909年, 袁世凱被攝政王載灃踢回老家后筑養壽園以自遣, 園中匾額即大都出于袁克文之手。

袁克文工書法, 他寫對聯有一特殊本領, 即不用桌子而把聯紙懸空, 由侍者拉著, 他揮毫淋漓, 筆筆有力, 而紙不壞損。

寫小字也是如此, 寫時仰睡榻上, 一手持紙, 一手執筆, 憑空書之。 書成, 字跡娟秀而無欹斜疏懈之病, 令人驚嘆。

事實上, 這一絕活主要受到業師方地山的影響。

方地山, 名爾謙, 號大方, 以字行。 其人十一歲中秀才, 而后屢試不第, 遂成落拓不羈的名士風度。

方地山擅長制作聯語, 時人譽之為“聯圣”、“江都才子”, 其文章詩詞名滿夭下, 錢幣書畫等鑒古諸事亦無所不通。

在書法上, 方地山亦自成一派, 其喜懸空作大字而不拘繩墨, 書寫時揮灑自如、態意放達, 袁克文受其影響最深。


袁克文的書法究竟有多好?據方家評論:

“袁克文書法, 由晚明人脫出,

楷書為王鐸變局, 結字展促有姿, 氣格閎恢。

其楷書初習顏真卿書法, 繼則博覽唐宋名跡, 上溯三代秦漢, 遍覽魏晉六朝, 而得益于金石牌版為多。 小楷甚為精健, 疏密相間, 點畫自然, 秀逸而不失筆墨的淋漓之氣。 ”

尤為難得的是, 袁克文對真草篆隸無不精通, 而最為擅長的為楷書和行書, 篆書絕少, 隸書亦不多見, 但功力亦不淺, 偶治印, 亦有逸趣。

袁世凱稱帝敗亡后, 袁克文雖然分得豐厚遺產, 但很快揮霍一空。 其后, 他亦登報鬻書, 方地山、余大雄等也為之鼓吹曰:

“寒云主人好古知書, 深得三代漢魏之神髓, 主人愈窮而書愈工, 泛游江海, 求書者不暇應, 爰為擬定書例。 ”

1927年夏, 袁克文亦登報自訂鬻書潤格:

“三月南游, 羈遲海上,

一樓寂處。 囊橐蕭然, 已笑典裘, 更愁易米。 拙書可鬻, 阿堵儻來, 用自遣懷。 ……彼來求者, 立待可焉。 ”


存世的袁克文“寒云賣字”手稿中亦有記載:“寒云賣字聯、屏、直幅、橫幅、整紙每尺六園, 半紙每尺一園, 摺扇每件六園, 過大過小別議。 以上皆以行書為率, 篆倍直, 楷隸加半, 點品別議, 先潤后書, 親友減半, 磨墨費加一成。 收件處……”

袁克文交游廣泛, 書藝精湛, 加之其“皇二子”的特殊地位, 無論其走到何處,

總有人為他鋪紙研墨, 請求留下墨寶, 甚至在妓院也不例外, 而袁克文興之所至, 一律來者不拒。

如民國十三年(1924)十二月, 袁克文由滬返津前, 其在遠東飯店為諸友揮灑筆墨。 興酣之余, 袁克文落筆狂書, 頃刻數十紙盡。

飯店侍役見后, 也求他題寫數字, 袁克文一視同仁, 書聯以贈。

然而, 袁克文畢竟名士氣派, 骨子里仍是文人的清高。

當時, 張作霖與張宗昌均擬借其名氣而聘其為高級參議或顧問之類, 此等虛職而得實利, 卻被袁克文拒以“二爺恕不伺候”!


袁克文是性情中人, 某次他書興甚豪, 遂登報減潤鬻書, 一日書聯四十副, 一夕盡售。 而后, 袁克文又購胡開文古墨, 寫一百聯以酬知好。

袁克文也作畫, 有時用來饋贈同道好友, 如畫山水面贈劉山農, 又畫松梅面贈陳巨來, 畫梅花便面贈梅蘭芳。 鄭逸梅亦有袁克文所贈的紅梅扇, “一枝虬屈, 著花數蕊, 甚為嫵媚。 ”

相比于畫, 袁克文在畫上的題詞題款亦十分引人注目。 如1924年他畫了一幅松樹, 只畫主干和一根枝, 而任何針葉, 其題詞為:

“怒氣勃勃, 怨氣森森, 天地之間, 棄我寸心, 畫此朽木, 不著一針。 ”又題款曰:“甲子春六月, 嗚呼!”

寧丑不媚, 寧拙不巧, 此為袁克文書法之真諦, 大概也是其處世風格的體現吧!

大概也是其處世風格的體現吧!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