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单亲妈妈种石榴年入500万 儿子不愿回来:做这太苦,宁愿打工


36歲的顧發翠來自四川涼山州會理縣拉紅村, 目前她獨自帶著一兒一女, 家中還有一位老母親。 如今兒子已經成年, 女兒6歲, 被送到了涼山州首府西昌讀寄宿外國語學校。

顧發翠家里有100畝石榴林, 還和幾個外地老板一起合伙了2000畝石榴地, 一年依靠石榴凈賺就能達到500萬元, 是拉紅村的首富, 也是當地著名的女強人。 (圖為忙完農活后, 顧發翠坐在家中)


如今涼山的赤焰石榴紅了,

顧發翠進入了全年最忙的時節。 “雖然請了人, 但我永遠都閑不住。 ”顧發翠說, “現在每天我只能睡上三四個小時, 一般晚上要忙到12點多, 天還沒亮就又起了。 ”


會理縣有中國石榴之鄉的美譽, 這幾年當地改良了石榴品種, 如今會理大面積在種植從北非引進的突尼斯軟籽石榴,

吃這種石榴不吐籽, 大把大把嚼, 改變了人們對于吃石榴的傳統印象。 早兩年這種石榴收購價達到12-13元一斤, 種植這類石榴的農戶賺得盆滿缽滿。 2018年這種石榴的收購價格在8-10元一斤, 據顧發翠說, 利潤達到7成。


和顧發翠聊天, 你會發現她是個有點“自卑”的人,

盡管絕對算得上富裕, 可顧發翠還是經常說“還是城里的女孩子幸福, 你看那一個個都白白嫩嫩的。 ”


但她絕不是一個總愛“抱怨”但不做事的人, 熟悉顧發翠的人都知道, 她的勤勞一般人比不了。 除了種植石榴, 她還種植煙葉。

回到自己在拉紅村的家, 顧發翠又是燒柴、又是切肉、又是殺雞、又是喂豬, 忙得一刻都閑不下來。


今年石榴的收成很好, 很多外地的水果商人最近齊聚會理, 來看各個果園的品種。 顧發翠種植的赤焰石榴品相極好, 深受青睞。


和顧發翠合伙的浙江商人吳智近日帶著自己的渠道商前來參觀果園,他說果園交給顧總打理,他最放心不過。


除了在地里負責農活,顧發翠還要照看料理家里、公司的很多事情,一天下來,她從睜眼到睡覺,幾乎不能休息。在村里,顧發翠的人緣很好,她的父親八年前去世了,老母親很支持女兒的一切決定,村里人也愿意借錢給顧發翠去做事業,因為他們知道,顧發翠這性格很好,肯定能有一番成績,大家都很放心。


每當顧發翠“抱怨”種石榴好苦,大家就會拿她開玩笑:那你把地給我們,我們來種。顧發翠連忙回說:開玩笑的,除了種石榴,我啥也不會。在會理縣拉紅村,很多人都叫顧發翠“石榴皇后”。


這兩年生意越做越大,承包合伙的園子也越來越多,顧發翠其實一直希望自己的兒子回來幫忙,但是他始終不愿意。“孩子說這個太苦了,寧愿出去打工。”顧發翠沒有辦法,她自己開車也不好,所以一直讓自己的侄兒子幫忙,“還好我的侄兒子很能干,開車、做事都很靠譜。”


今年又是個豐收年,這位農村走出的百萬富翁依然還是像個普通農民一樣,穿著拖鞋,耐臟的衣褲,背著竹筐下地干活。“我是真閑不住,如果把一切都交給別人,我睡不著的。”


前些年剛賺了些錢,顧發翠就先后在縣城、云南等地購買地基建房子,貸了不少錢。這幾年生意做得好,顧發翠說貸款也快還完了。如果今年石榴賣得好,她想要買輛屬于自己的車。“我想買輛一百萬的車吧,我也不懂這個,到時候征求一下家人的建議。”


和顧發翠合伙的浙江商人吳智近日帶著自己的渠道商前來參觀果園,他說果園交給顧總打理,他最放心不過。


除了在地里負責農活,顧發翠還要照看料理家里、公司的很多事情,一天下來,她從睜眼到睡覺,幾乎不能休息。在村里,顧發翠的人緣很好,她的父親八年前去世了,老母親很支持女兒的一切決定,村里人也愿意借錢給顧發翠去做事業,因為他們知道,顧發翠這性格很好,肯定能有一番成績,大家都很放心。


每當顧發翠“抱怨”種石榴好苦,大家就會拿她開玩笑:那你把地給我們,我們來種。顧發翠連忙回說:開玩笑的,除了種石榴,我啥也不會。在會理縣拉紅村,很多人都叫顧發翠“石榴皇后”。


這兩年生意越做越大,承包合伙的園子也越來越多,顧發翠其實一直希望自己的兒子回來幫忙,但是他始終不愿意。“孩子說這個太苦了,寧愿出去打工。”顧發翠沒有辦法,她自己開車也不好,所以一直讓自己的侄兒子幫忙,“還好我的侄兒子很能干,開車、做事都很靠譜。”


今年又是個豐收年,這位農村走出的百萬富翁依然還是像個普通農民一樣,穿著拖鞋,耐臟的衣褲,背著竹筐下地干活。“我是真閑不住,如果把一切都交給別人,我睡不著的。”


前些年剛賺了些錢,顧發翠就先后在縣城、云南等地購買地基建房子,貸了不少錢。這幾年生意做得好,顧發翠說貸款也快還完了。如果今年石榴賣得好,她想要買輛屬于自己的車。“我想買輛一百萬的車吧,我也不懂這個,到時候征求一下家人的建議。”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