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书写的李白诗!可惜啊,这么好的东西现在归了日本


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 58歲的蘇東坡在京任職“兵部尚書兼侍讀學士”, 掌管兵部, 同時給哲宗皇帝當老師。

7月10日, 蘇東坡和道士丹元子相聚,

丹元子口誦兩首李白的詩, 蘇東坡提筆錄之。

其一, “朝披夢澤云, 笠釣青茫茫。 尋絲得雙鯉, 中有三元章。 篆字若丹蛇, 逸勢如飛翔。 歸來問天老, 奧義不可量。 金刀割青素, 靈文爛煌煌。 咽服十二環, 奄見仙人房。 暮跨紫鱗去, 海氣侵肌涼。 龍子善變化, 化作梅花妝。 贈我累累珠, 靡靡明月光。 勸我穿絳縷, 系作裙間襠。 挹子以攜去, 談笑聞遺香。 ”

其二, “人生燭上花, 光滅巧妍盡。 春風繞樹頭, 日與化工進。 只知雨露貪, 不聞零落盡。 我昔飛骨時, 慘見當涂墳。 青松靄朝霞, 縹緲山下村。 既死明月魄, 無復玻璃魂。 念此一脫灑, 長嘯祭昆侖。 醉著鸞皇衣, 星斗俯可捫。 ”




這兩首詩李白文集中都沒有, 不知道這老道打哪兒聽來的。 作為李白的“佚詩”, 詩的真偽向來有爭議。 由宋入金的翰林學士施宜生認為不但是李白寫的, 還是李白詩中拔尖之作, 而蘇東坡寫得也好, 冠絕人間!“頌太白此語, 則人間無詩;觀東坡此筆, 則人間無字。 ”

然而很遺憾, 跟被認為是蘇東坡存世兩幅繪畫真跡之一的《枯木竹石圖》一樣, 他的這個《李白仙詩帖》現在也在日本, 被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收藏。

至今, 日本仍有很多人, 瘋狂地迷戀蘇東坡。



因為是聽人口誦筆錄,

蘇東坡這幅書法作品開始時還寫書得工整秀氣, 然后越寫越草, 字也越來越肥越來越厚, 他的特色越來越鮮明。

蘇東坡很擅長寫快字, 就在近一年前, 他剛跟米芾比過一次。

元祐七年, 蘇東坡由揚州調回京城, 船過雍丘時, 米芾前來迎接, 他在此地當縣令。 米芾第一次見蘇東坡是在黃州的“東坡雪堂”, 當年他年方22歲, 說起來這已是近十年前的事。

米芾的歡迎宴會搞得絕對有特色, 兩張長案上分別擺好了筆墨紙硯, 旁邊才是美酒和佳肴。 蘇東坡樂了:“元章這是擺的擂臺賽嗎?”

米芾說:“答對了。 規則如下, 一杯酒一幅字, 先喝完先寫完的勝。 ”

米芾好像生下來就是為了寫字的, 據說他從小時開始練字直到老死, 中間沒有一天停過

筆。蘇東坡也是書法高手,一看此景,興致也上來了,兩個人馬上開戰。

酒越喝越快,字也越寫越龍飛鳳舞,旁邊磨墨的都快跟不上了。直到薄暮時分,酒干紙盡,人也醉得差不多了,這才互相交換所寫的字,都認為“今日之字,平時莫及”。

(圖片來自網絡)

筆。蘇東坡也是書法高手,一看此景,興致也上來了,兩個人馬上開戰。

酒越喝越快,字也越寫越龍飛鳳舞,旁邊磨墨的都快跟不上了。直到薄暮時分,酒干紙盡,人也醉得差不多了,這才互相交換所寫的字,都認為“今日之字,平時莫及”。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