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眼青山绿水,心中水墨设色,艺术向来分“郭靖的”和“黄蓉的”


金庸《射雕英雄傳》有一段, 郭靖、黃蓉放舟湖中:

兩人談談說說, 不再劃槳, 任由小舟隨風飄行, 不覺已離岸十余里, 只見數十丈外一葉扁舟停在湖中,

一個漁人坐在船頭垂釣, 船尾有個小童。 黃蓉指著那漁舟道:“煙波浩淼, 一竿獨釣, 真像是一幅水墨山水一般。 ”郭靖問道:“甚么叫水墨山水?”黃蓉道:“那便是只用黑墨, 不著顏色的圖畫。

郭靖放眼但見山青水綠, 天藍云蒼, 夕陽橙黃, 晚霞桃紅, 就只沒有黑墨般的顏色, 搖了搖頭, 茫然不解其所指

靖哥哥一腦子漿糊也不能怪他, 以他的智力, 能看懂自然界的青山綠水就不錯了, 實在沒必要拿這“水墨山水”難為他, 聰明伶俐的蓉兒總是不自覺的干些對牛彈琴的事。

“畫, 繪事也, 古來無不設色, 且多青綠。 ”語出清人張庚。 有顏色的才叫畫, 這符合人的心理, 從靖哥哥這塊兒就看得出, 中國的山水畫, 先有設色, 后有水墨。


傳為隋展子虔所作的《游春圖》是我國繪畫史上現存第一幅完整的山水畫卷,

也是最傳統的青綠山水。 “青綠山水”以礦物質石青、石綠為主色, 青綠相映, 宋代以前是主流的山水畫形式, 宋以后逐漸式微。

李思訓是中國繪畫史上第一個主攻山水畫的畫家, 他擅畫水木樹石, 代表作是《江帆閣樓圖》。 李思訓作品用色“青綠為質, 金碧為文”, 故稱“金碧青綠山水”, 畫面細密精致, 看上去富麗輝煌。

李思訓樹木的畫法基本沿用了展子虔的技法, 畫山石則有了最原始的皴法, “皴式極簡, 略類小斧劈”, 這種技法因此被稱為“斧劈皴”。

“皴”是中國山水畫的重要技巧之一, 簡單點說是皺紋, 人的皮膚皴皺, 不好看, 而山不同, 有了或圓潤俊秀、或凌厲崢嶸的皴痕,

溝壑萬千中更顯歲月歷練。

李思訓是唐宗室后人, 因戰功卓著被封為右武衛大將軍, 他的兒子李昭道自幼學畫, “變父之勢, 妙又過之”, 代表作是《明皇幸蜀圖》。 李思訓父子分別被稱為“大李將軍”、“小李將軍”, 張彥遠評曰:“山水之變, 始于吳(道子), 成于二李。 ”


吳道子和顧愷之、陸探微、張僧繇并稱為“古代畫家四祖”, 吳道子更有“畫圣”之美名, 被民間畫工尊為祖師爺, 也被認為是山水畫的祖師爺。

吳道子善用狀如蘭葉或莼菜的線條表現衣褶, 人稱“莼菜條描”, 又喜以焦墨色線, 略加淡彩設色, 其所畫人物衣褶飄舉, 線條遒勁, 具有天衣飛揚、滿壁風動的效果, 被譽為“吳帶當風”, 冠絕于世。 蘇東坡《書吳道子畫后》曰:“詩至于杜子美, 文至于韓退之, 書至于顏魯公, 畫至于吳道子, 而古今之變, 天下能事畢矣。 ”

雖然主攻的是人物畫, 吳道子對山水畫的發展也有非常大的貢獻, 他是傳統山水畫的第一位變革創新者, 也是最早畫水墨山水的畫家。 吳道子創造了筆間意遠的山水“疏體”, 結束了山水只為人物畫作背景的附庸地位,

他還改變了以往那種以細線勾勒然后填色的畫法, 其筆法多變, 后世山水畫中“勾”、“皴”、“擦”、“點”等技巧皆從他而來。

吳道子一改顧愷之等前輩名家的工整刻意, 而以豪氣寫畫, “意氣而成”, 已經有了些寫意的味道在里面, 蘇東坡有詩說“道子實雄放, 浩如海波翻, 當其下手風雨快, 筆所未到氣已吞”。

有一年唐玄宗讓李思訓在大同殿壁上畫嘉陵江山水, “數月方畢”, 后來他又讓吳道子也畫一幅, 結果一日即成。 玄宗看后頗為感慨:“李思訓數月之功, 吳道玄一日之跡, 皆極其妙也。 ”



“青綠山水”有大青綠、小青綠之分,“大青綠”前者多鉤廓少皴筆,著色濃重,裝飾性強;“小青綠”是在水墨淡彩的基礎上薄罩青綠。

南宋趙伯駒、趙伯骕兄弟,在繼承李思訓、李昭道大青綠畫法基礎上,匯入北宋文人水墨畫的技法和情趣,使畫面更雅致清潤,創造了一種介于院體畫和文人畫之間的青綠山水。現藏故宮博物院的《江山秋色圖》是趙伯駒的代表作,很多人認為這也是青綠山水最杰出的一幅,比《千里江山圖》更精妙。





大家最熟悉的一幅青綠山水畫,當屬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雖然關于此圖歷來爭議極大,但現在儼然已入“中國十大名畫”。故宮博物院展出此畫時,觀眾排幾小時的隊也要看一眼。

《千里江山圖》畫長逾丈,大青綠設色,畫面整體勻凈清麗,又不乏蒼翠厚重之景,極富視覺效果和裝飾性。







宋朝以后,文人畫在畫壇一枝獨秀,占據了主要位置。山水畫家主要以水墨山水為主,青綠山水雖然漸漸式微,也不乏大家。

明代的仇英、張宏等以實景青綠山水,開創了青綠山水畫的新格局,形成了一個發展小高峰。

明清的創作者多以小青綠為主,清代“四王”之一的王石谷說過:“凡設青綠,體要嚴重,氣要輕清,得力全在渲暈,余于青綠法靜悟三十年始盡其妙。”

近現代的張大千是畫青綠山水的高手,使青綠山水達到了新時代的頂端,黃賓虹、吳湖帆等也有不錯的作品。




“珠山八友”之一的汪野亭,在瓷板畫創作中獨樹一幟,是汪派青綠山水畫派的創始人。其作品清新雅麗,雅俗共賞,很符合中國人傳統的審美趣味。


其實,無論“青綠山水”還是“水墨山水”,最重要的要好。而藝術欣賞向來分“郭靖的”和“黃蓉的”,對一般人來說扯不上誰高誰低,喜歡就得。

(圖片來自網絡)



“青綠山水”有大青綠、小青綠之分,“大青綠”前者多鉤廓少皴筆,著色濃重,裝飾性強;“小青綠”是在水墨淡彩的基礎上薄罩青綠。

南宋趙伯駒、趙伯骕兄弟,在繼承李思訓、李昭道大青綠畫法基礎上,匯入北宋文人水墨畫的技法和情趣,使畫面更雅致清潤,創造了一種介于院體畫和文人畫之間的青綠山水。現藏故宮博物院的《江山秋色圖》是趙伯駒的代表作,很多人認為這也是青綠山水最杰出的一幅,比《千里江山圖》更精妙。





大家最熟悉的一幅青綠山水畫,當屬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雖然關于此圖歷來爭議極大,但現在儼然已入“中國十大名畫”。故宮博物院展出此畫時,觀眾排幾小時的隊也要看一眼。

《千里江山圖》畫長逾丈,大青綠設色,畫面整體勻凈清麗,又不乏蒼翠厚重之景,極富視覺效果和裝飾性。







宋朝以后,文人畫在畫壇一枝獨秀,占據了主要位置。山水畫家主要以水墨山水為主,青綠山水雖然漸漸式微,也不乏大家。

明代的仇英、張宏等以實景青綠山水,開創了青綠山水畫的新格局,形成了一個發展小高峰。

明清的創作者多以小青綠為主,清代“四王”之一的王石谷說過:“凡設青綠,體要嚴重,氣要輕清,得力全在渲暈,余于青綠法靜悟三十年始盡其妙。”

近現代的張大千是畫青綠山水的高手,使青綠山水達到了新時代的頂端,黃賓虹、吳湖帆等也有不錯的作品。




“珠山八友”之一的汪野亭,在瓷板畫創作中獨樹一幟,是汪派青綠山水畫派的創始人。其作品清新雅麗,雅俗共賞,很符合中國人傳統的審美趣味。


其實,無論“青綠山水”還是“水墨山水”,最重要的要好。而藝術欣賞向來分“郭靖的”和“黃蓉的”,對一般人來說扯不上誰高誰低,喜歡就得。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