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胖总,顶住!


2013年廣州天河體育場舉行的中超開幕式上的劉體元

昨天, 看到Osports被判不正當競爭向東方IC賠付300萬的消息, 馬上就給劉體元微信上“慰問”了一下。

在微信上, 我常叫他“劉胖總”。 雖然都在體育圈蹦跶, 但是我和劉體元熟悉起來還是從2011年1月的卡塔爾亞洲杯開始的。 盡管Osports已經和騰訊體育有了供圖合作, 但是我和他沒有什么接觸。 只記得每年某個時候Osprts會給弟兄們送點很甜的橙子, 以及北京交通一卡通卡套之類的小物品。

當時, 他部下的攝影記者小車提前到了多哈, 沒有安排住宿。 劉體元找搜狐徐江, 希望能幫忙過渡最初一兩天。 而當時我基本上跟國家隊出差都是和徐江住一起, 于是這個人情也算了我一份。 當時, 我對這個胖子的摳門相當鄙視。

因為收留了小車的緣故, 劉體元來到多哈后專門請我們吃飯答謝。 以后的相當長時間里, 每次碰到劉體元我都會提到多哈他“虐待”員工的事情。

卡塔爾亞洲杯后不久, 我退出了采訪一線, 帶記者組的時候和劉體元接觸多了起來。 那時候, 他常常找來想通過我們的記者幫他拍些賽事的現場照片。 不過, 這事情上我沒有給他提供幫助。

劉體元對足球比較喜歡, 國家隊比賽也經常到場, 我們見面機會也多了起來。 這個胖子和中國足協、體育攝影圈很熟, 大家見面都嘻嘻哈哈吹牛聊天, 但我們單獨接觸卻依然不多。

某年, 因為早前丟失的身份證被人惡意注冊公司并拖欠稅款, 劉體元夫人被外地警方調查。 事情很突然, 劉體元一急之下當天夜里幾乎把他所有認識的人都找了一遍, 想幫助夫人。 事情很快查清楚, 他的夫人幾天后也回到了北京。

劉體元又給之前“打擾”過的朋友們致電通報并感謝。 也就那時候開始, 我對這個胖子的印象大為改變, 覺得他是性情中人。

2013年9月我離開騰訊體育轉崗到大成網, 從北京回到了成都, 和劉體元的聯系幾乎就斷了。 2016年9月, 我心血來潮開始做這個公眾號, 發現需要圖片, 于是又在微信上找劉體元, “單方面照會”他要扒Osprts的圖片。 這個胖子在微信那邊打哈哈:“記賬記賬, 以后發達了就買圖哈。 現在用圖, 記得把Osports的標記打上就行。 ”這兩年多時間, Q隊長用得最多的圖片, 都是Osports的。

當然, 我也知道因為圖片的使用問題, Osports也給不少單位發過律師函之類。 比如我的一位老領導, 就曾經不勝其煩, 直言現在體育圖片市場上的三家圖片社就是三大流氓。

Osports做的是圖片生意, 既然是做生意肯定也會遵循生意的明規則潛規則之類, 有發律師函的時候, 也有接到律師函的機會。

現在Osports和東方IC之間的過節, 自然有法律去厘清, 但是作為朋友我卻對劉體元有同情, 也希望他早日渡過這道難關。

對Osports來說, 這次是一道劫。 用中國人最喜歡在劫難時候喊的口號送給劉體元——

劉胖總, 頂住!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