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歷史老街,“秦淮河名妓”賽金花曾住在這條街上


平江路是蘇州的一條歷史老街, 是一條沿河的小路, 其河名為平江河。 平江路歷史街區是蘇州古城迄今為止保存最為完整的一個區域,

堪稱古城縮影。 對照南宋及明末, 平江路基本延續了唐宋以來的城坊格局, 並至今保持著活力。


宋時蘇州稱“平江”, 取名緣於此。 平江路古名十泉裡, 因該路有古井十口的緣故。 但清乾隆《長洲縣誌》學宮圖中, 已標作“平江大路”, 自清同治《蘇州府志》起,

本路一直稱作平江路, 《姑蘇圖》等也均標平江路。


長1606.8米, 寬3.2米, 1985年改彈石路面為長方石人字形路面。 2004年5月, 平江路完成保護與整治工程, 路面改建傳統長條石橫鋪徹成。 兩側支巷多為歷史悠久的小巷, 路以“水陸並行, 河街相鄰”特色著稱, 西側平江河即為古城內“三橫四直”幹流中第四直河,

寬5~6米, 從南端苑橋到北端華陽橋, 中間共有11座橋東西向跨越其上。


講到平江路, 很容易聯繫到兩個名人, 住在平江路懸橋巷27號。 洪鈞, 同治七年高中狀元, 從翰林院修撰慢慢升官至兵部左侍郎, 官大自然出名, 不過後來的浪漫婚姻更是讓他出了大名,

那就是他在1886年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 把年方二八的“秦淮河名妓”賽金花娶到了洪家, 做他的第三房姨太太。


一個大才子和高官, 居然看上一個紅粉佳人, 本身就充滿了浪漫的味道, 據說洪鈞是在返鄉奔喪的路上, 看到了在秦淮河上賣唱的賽金花,

這一看就此看出一段“梨花海棠”的歷史來。 那時, 他三天兩頭讓賽金花為他彈唱。 再後來, 在朋友的慫恿之下, 這段姻緣又得到了大夫人和二夫人的同意。


於是在第二年桂花飄香的季節, 美女賽金花走進了懸橋巷27號。 洪大人還專門給賽金花造了房子, 就是洪家大院的“第七進”房。在江南的水氣氤氳中,賽金花悠閒而滋潤地在27號的院落裡舒展著,她時常會在飯後或閒暇在大院裡聽評彈唱昆曲,還有京戲。在下人的眼裡,她是個溫和善良的人。大奶有點看不起她是一個妾,但是總的來說,這段婚姻還是非常精彩的。


1890年盛夏,洪鈞作為清朝政府的公使從西方四國“載譽”歸來,帶著賽金花,這時候的賽金花已經能夠講一口好外語了,在社交圈裡翻雲覆雨,自然成了中國第一代的“交際花”。他們還是回到蘇州,回到平江路,住進了懸橋巷29號,還帶回來一架鋼琴。不過,僅僅兩個月後,洪鈞謝世而去,方才55歲,實在太早了。留下年輕貌美的賽金花,無限感慨地離開懸橋巷29號,去了上海,開始了真正屬於她的“名妓”生活。


算算時間,賽金花住在平江路旁邊的懸橋巷洪家大院的時間只有半年,屬於洪鈞的時間也不過七載,懸橋巷27號和29號卻成了一段永遠的佳話,在這裡走走,好像有時候還會覺得那街角會走出那個風韻優雅的賽金花來呢!


平江路是一條傍河的小路,北接拙政園,南眺雙塔,全長1606米,是蘇州一條歷史攸久的經典水巷。早在南宋的蘇州地圖《平江圖》上,平江路即清晰可辨,是當時蘇州東半城的主幹道。


800多年來,不但平江路的河流形態、街道建制與原先基本相仿,而且還分明地保留著“水路並行,河街相鄰”的水鄉格局。平江路算是蘇州保存得最完好的古街了,與觀前街一巷之隔,但其清靜古樸的生活氣息與咫尺外的鼎沸喧嘩迥然兩個世界。


平江路雖是作為歷史文化街巷進行了保護改造,但主打的卻是修舊如舊的牌。沿街不少老宅實已充作酒吧、會所,只是外表並不張揚,悄悄掩隱在木制門板之下,乍看起來與普通民居並無二致,只有從格外精緻的雕花門廊上可以窺出些端倪。與同是蘇州老街的山塘街相比,平江路少了份商業氣,保住了市巷舊貌,更大限度地留住了民情風貌。


平江路除了因歷史而出名外,它的美食便是平江路突出特色之一,這裡的老街不僅保存古代的建築,而且老街的美食與餐館都是與蘇州古老的飲食文化密切相關,在這條街上美食最大的特色有三種:   一是沿著老街從頭到尾的街邊美食,由當地的原著居民烹飪,穿著極具江南特色的服裝沿街叫賣吆喝,有桂花糕、酒釀丸子、鮮肉月餅、海棠糕、竹筒糍粑、大碗茶、等特色的平江路街邊小吃,讓你可以邊走邊食感受平江路文化。


平江路周遭保留了大批老式民宅,遠望也難得不見高樓鋼筋。河道西面的民居多依河而建,上了年紀的老房子,白牆青瓦,木柵花窗,木料多用棕紅或棕黑色,清淡分明。外牆多已斑駁,卻如丹青淡剝。牆面剝落處又攀生出許多的藤蘿蔓草,隨風搖曳,神采靈動。江南的匠人的心思玲瓏,把園林美學發揮到了極致。


日常住宅,幽靜的河道便與粉牆黛瓦的房屋、樓閣、小橋、花木之間彼此借景,宛如一幅長卷畫。偶然一枝柳樹斜斜地倚到河面上,頗有拂波之意。河道窄處兩岸似乎援手可握,寬處可容一船周轉裕如,也不過隔水可呼。


平江路是沿河的路,這條路我去走的時候,看看地圖,全長是1606米,也就是三裡路長,兩側的橫街窄巷就多了,比如獅子寺巷、傳芳巷、東花橋巷、曹胡徐巷、大新橋巷、衛道觀前、中張家巷、大儒巷、丁香巷、胡廂使巷、蕭家巷、鈕家巷、懸橋巷等等。請關注公眾號:張藝攝影

就是洪家大院的“第七進”房。在江南的水氣氤氳中,賽金花悠閒而滋潤地在27號的院落裡舒展著,她時常會在飯後或閒暇在大院裡聽評彈唱昆曲,還有京戲。在下人的眼裡,她是個溫和善良的人。大奶有點看不起她是一個妾,但是總的來說,這段婚姻還是非常精彩的。


1890年盛夏,洪鈞作為清朝政府的公使從西方四國“載譽”歸來,帶著賽金花,這時候的賽金花已經能夠講一口好外語了,在社交圈裡翻雲覆雨,自然成了中國第一代的“交際花”。他們還是回到蘇州,回到平江路,住進了懸橋巷29號,還帶回來一架鋼琴。不過,僅僅兩個月後,洪鈞謝世而去,方才55歲,實在太早了。留下年輕貌美的賽金花,無限感慨地離開懸橋巷29號,去了上海,開始了真正屬於她的“名妓”生活。


算算時間,賽金花住在平江路旁邊的懸橋巷洪家大院的時間只有半年,屬於洪鈞的時間也不過七載,懸橋巷27號和29號卻成了一段永遠的佳話,在這裡走走,好像有時候還會覺得那街角會走出那個風韻優雅的賽金花來呢!


平江路是一條傍河的小路,北接拙政園,南眺雙塔,全長1606米,是蘇州一條歷史攸久的經典水巷。早在南宋的蘇州地圖《平江圖》上,平江路即清晰可辨,是當時蘇州東半城的主幹道。


800多年來,不但平江路的河流形態、街道建制與原先基本相仿,而且還分明地保留著“水路並行,河街相鄰”的水鄉格局。平江路算是蘇州保存得最完好的古街了,與觀前街一巷之隔,但其清靜古樸的生活氣息與咫尺外的鼎沸喧嘩迥然兩個世界。


平江路雖是作為歷史文化街巷進行了保護改造,但主打的卻是修舊如舊的牌。沿街不少老宅實已充作酒吧、會所,只是外表並不張揚,悄悄掩隱在木制門板之下,乍看起來與普通民居並無二致,只有從格外精緻的雕花門廊上可以窺出些端倪。與同是蘇州老街的山塘街相比,平江路少了份商業氣,保住了市巷舊貌,更大限度地留住了民情風貌。


平江路除了因歷史而出名外,它的美食便是平江路突出特色之一,這裡的老街不僅保存古代的建築,而且老街的美食與餐館都是與蘇州古老的飲食文化密切相關,在這條街上美食最大的特色有三種:   一是沿著老街從頭到尾的街邊美食,由當地的原著居民烹飪,穿著極具江南特色的服裝沿街叫賣吆喝,有桂花糕、酒釀丸子、鮮肉月餅、海棠糕、竹筒糍粑、大碗茶、等特色的平江路街邊小吃,讓你可以邊走邊食感受平江路文化。


平江路周遭保留了大批老式民宅,遠望也難得不見高樓鋼筋。河道西面的民居多依河而建,上了年紀的老房子,白牆青瓦,木柵花窗,木料多用棕紅或棕黑色,清淡分明。外牆多已斑駁,卻如丹青淡剝。牆面剝落處又攀生出許多的藤蘿蔓草,隨風搖曳,神采靈動。江南的匠人的心思玲瓏,把園林美學發揮到了極致。


日常住宅,幽靜的河道便與粉牆黛瓦的房屋、樓閣、小橋、花木之間彼此借景,宛如一幅長卷畫。偶然一枝柳樹斜斜地倚到河面上,頗有拂波之意。河道窄處兩岸似乎援手可握,寬處可容一船周轉裕如,也不過隔水可呼。


平江路是沿河的路,這條路我去走的時候,看看地圖,全長是1606米,也就是三裡路長,兩側的橫街窄巷就多了,比如獅子寺巷、傳芳巷、東花橋巷、曹胡徐巷、大新橋巷、衛道觀前、中張家巷、大儒巷、丁香巷、胡廂使巷、蕭家巷、鈕家巷、懸橋巷等等。請關注公眾號:張藝攝影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