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裡的東方美學 驚豔了整個世界

世界建築, 曾以東方為傲

從西元8世紀的盛唐開始, 東方就一直是世界的中心。 而在1000年後的17-18世紀, 絲綢、瓷器、茶葉等引發中國熱, 更開啟歐洲人效仿的風潮。 尤其是在東方建築藝術方面, 風靡世界, 歐洲諸國帝王紛紛仿造。 法國路易十四國王在凡爾賽修建了富有中國情調的特裡亞農宮;腓特烈大帝在無憂宮中修建中國樓;威廉姆·錢伯斯修建了歐洲第一座中國式花園別墅——逑園。 東方建築聲名遠揚, 那時的中國, 偉大而自信。

西學東漸, 失落的東方精神

當時間的車輪來到近代的中國, 這種自信已漸漸消失殆盡。

在西學東漸的影響下, 人們似乎漸漸忘記了, 我們究竟在追尋怎樣的生活。 於是, 縱觀國內的高樓建築、大廈商鋪, 儘管沒有外國開發商參與建設, 但名稱卻氾濫著一種“西方化”情結, 那便成了“我們住在地中海風情的洋房裡, 幻想自己在托斯卡納;我們住在法式的別墅裡, 幻想自己過的是歐洲貴族生活;我們在中國的土地上, 假裝自己在紐約, 在巴黎, 在倫敦。 ”建築, 是一種美的呈現, 更是一種民族文化自信的表現。 社區, 是家的延伸, 更是無數美好的碰撞與交集, 屬於東方的家文化, 卻在這西風東漸的過程中, 逐漸失落。

大國崛起, 世界向東方

15年前, 愛爾蘭RTE國家電視臺的導演來到重慶, 看到金科·中華坊的第一眼, 便興奮地大叫:“就是這裡了!”這位導演所在的攝製組是專程從法國來華拍攝紀錄片《中國》的,

而中華坊, 是他看到最中國的建築。

如今, 越來越多的中國元素、中式色彩出現在國際品牌與豪宅設計中。 如塑造了重慶全新人居標杆的金科•九曲河、風靡全國的泰禾院子系列、超過4億/棟的拙政別墅、以及懋源•釣雲台、星河灣國宅等, 新東方風格豪宅已成為中國當代層峰人士的共同選擇。


效果圖

新東方建築, 為時代風骨而來

當代, 東風西漸, 約伯斯在東方的“禪”中淬煉出蘋果的“簡”, 梁思成大師也曾提出“中而新”為上品、“西而新”為次、“中而古”再次、西而古”為下品的設計思想。 所謂“中而新”, 就是對東方建築的創新運用。 在新東方建築中, 圍繞天人合一、包容、內斂、合和等東方哲學, 通過建築形制、山水園林、門廳禮儀等方面營造出靜謐和安詳之美, 而這些, 剛好是當代中國人迫切需要的文化歸屬感與傳統居住的現代演繹, 可以說在適宜東方人居住上, 新東方建築要比那些“羅馬巴黎”風,

絕對更適合中國人。

建築形制, 化繁為簡

建築的堅固與東方美學的柔美相結合, 締造一種剛柔並濟的人居美境。 通過精工細節, 強調材質、顏色的均勻對比, 在形體上通過建築簷口、石材、格柵等端頭收口部位的處理, 力求化繁為簡, 並遵循對稱傳統, 整體上呈現大氣敦厚之美。

山水園林, 順應自然

新東方風格園林, 取“山水自然畫作”為造園藍圖, 用現代審美將雍容雅致的東方文化氣質, 融于恢弘大氣的園林之中, 並糅合新中式元素裝飾, 如特色水景、景牆、特色燈柱等此地鋪排, 以情趣為主, 堆山理水、借景造物, 自然彰顯大家禮制風範。

門庭禮儀, 萬千威儀

門第之尊, 將東方世家大族門風的典雅與威儀集於一身, 以大門為焦點,

形成前場景觀和後場景觀, 嚴格的中軸對稱, 莊重的儀式感, 適度的序列感, 以顯赫端儀的門第禮序, 敬重世家生活, 彰顯家族威儀。


蘇州園林效果圖

傳承數千年的底蘊, 新東方建築也已悄然站在世界美學之巔, 無時無刻的在激發人們對東方韻味的嚮往。 東方美學建築在全國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崛起,演繹著一個東方大國的居住文明,讓世界重新嚮往東方。


東方美學建築在全國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崛起,演繹著一個東方大國的居住文明,讓世界重新嚮往東方。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