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民眾對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怎麼看?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德黑蘭時間5月8日晚22:40發表演講, 宣佈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 引起各國政界一片聒噪。 我在兩天內觀察了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各國及伊朗國內各路政治精英的言論, 並同周邊朋友和街上市民交談, 籍此文做一番呈現和分析。

秀紅黑臉的美歐伊精英

圍繞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一事, 表明上看存在兩出政治秀。 第一出是美國扮黑臉, 歐盟扮紅臉, 迫使伊朗履行核協議的同時, 在開發遠端導彈和干涉中東地區事務上收手。 一方面, 美國以核協議夕陽條款漏洞(限制伊朗核開發的條款有效期僅到2025年)為名退出核協議,

同時又宣佈準備好與伊朗簽署一個廣泛和持久的協議;另一方面歐盟則極力做出姿態誘使伊朗留在核協議內:美國從5月8日早上, 魯哈尼在推特發文稱已經獲得了歐盟國家不修改核協議的保證, 這或許可以解釋特朗普提前四天宣佈退出核協議的原因——跟歐洲沒得可談了。


5月8日,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 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議 來源:視覺中國

特朗普發言後, 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負責人穆蓋裡尼一臉憤怒地表示歐盟“將在最大程度上維護自身在伊朗的投資和商業利益”, 呼籲伊朗留在核協定內。 8日晚魯哈尼發表演講, 稱暫時留在核協議內, 但要求歐盟數周內做出利益承諾。

第二出秀則是伊朗當局吃准歐盟想繼續留在伊朗市場、通過伊朗溫和派拓展在伊政治利益的想法, 魯哈尼政府扮紅臉, 軍方保守派勢力扮黑臉, 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 以留在伊核協議為要脅, 威逼利誘歐盟做出更多利益回報。 在反對與西方過多接觸的伊朗軍方和保守派看來,

如獲至寶。


魯哈尼參加2017年伊朗總統選舉候選人登記 來源:Nastaran Dadjou

9日上午, 保守派議員在議會把美國國旗和伊核協定樣本燒毀, 中間派的伊朗議長阿裡-拉裡賈尼只能坐在主席臺上苦笑, 勸解眾人莫把議會大廈也燒了。

下午革命衛隊總司令賈法裡發推, 認為歐洲將步美國後塵, 伊核協議將徹底失效;武裝力量總司令巴蓋裡批評“伊朗一開始就不該簽這個協議”。 一些伊朗記者也在國際媒體上發文, 配合政府恫嚇歐洲做出更多讓步, 比如Rohollah Faghihi在知名中東新聞和政治分析網站Al-Monitor撰文, 宣稱如果核協議垮塌, 伊朗將出現軍人政府, 屆時與西方所有聯繫都將中斷, 而歐洲的安全也將受到威脅。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參加圖書展時閱讀《火與怒》 來源:Instagram

見此情形, 歐洲三駕馬車也很知趣的先後表態——法國總統宣稱不會讓盟友(美國)決定自己的外交和安全, 德國總理默克爾說美國不再是可依賴的盟友, 英國——努力營造歐美裂痕氣氛, 積極迎合魯哈尼“美國退出核協議只會孤立自己”的判斷。

事實上, 無論是伊朗還是歐洲的統治者, 都在玩一場政治秀。 從伊朗來講, 雖然老百姓從核協議受益無多, 伊朗革命衛隊及宗教階層通過核協議從歐美獲得了大量解凍資金用來鞏固自身在國內的利益特權, 維護什葉派政權在敘利亞、黎巴嫩和葉門的軍事和政治滲透,內心是不希望核協議垮臺的陷入全球制裁的,不然,不僅會失去維護地區野心的資金流,連國內政權也會因經濟惡化而動盪。

至於魯哈尼政府等所謂“溫和派”“改革派”人士,大多有歐洲留學經歷,他們熱盼與西方改善關係,擺出一副開明姿態,實質是希望利用自己的地位當西方公司在伊朗市場的掮客,撈取經濟利益。他們與保守派一樣,都是既得利益者,都力圖最大程度維護宗教體制。

歐洲各國的親魯哈尼政府表態,則更是口惠而實不至。如今歐盟陷入經濟困境,依靠開拓伊朗能源市場、賣賣空客飛機固然是開源之道,但如果因此開罪美國,失去了後者的安全保護傘,從伊朗獲得的利益與為自身安全支出的費用相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此外,各歐洲公司更不願意為了獲得伊朗市場而失去美國市場。所以,我們看到,法國外長還在說盡最大努力維護法國在伊投資時,道達爾公司(去年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簽約開發南帕斯油田)在伊朗代表已經不打算續租公寓,悄悄準備捲舖蓋走人了。


撤出伊朗的道達爾公司 來源:sarpoosh

美國在退出伊核協議上,則顯得從容的多。比如在投資和商業上,歐盟的空客公司極有可能因為制裁失去270億美元的大單,美國的波音公司雖然也與伊朗簽了200億美元的合同,但早已為今天的局面未雨綢繆,找到了阿聯酋航空、阿布達比航空公司做接盤俠。在政治上,修復與沙特的關係,通過伊朗威脅向沙特軍售的收益,已經遠遠超過留在核協議內開拓伊朗市場帶來的好處。

所以,退出伊核協議後的各種政治走向,並不是美、歐、伊的三方博弈,而是歐盟與伊朗的雙方較量。老道商人特朗普或許早已看穿了伊朗外強中乾的恐嚇及歐盟各國依賴美國、身不由己的處境,外加地區盟友傾財支援,才敢如此“大膽”地退出核協議。


伊朗外長紮裡夫與美國國務卿克裡在伊核談判期間握手 來源:Flickr

部分國際及國內媒體認為特朗普讓美國失去了國際信譽,但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方面:由於當年奧巴馬執意留下政治遺產,派有伊朗裔女婿的國務卿克裡與伊朗達成了一個有重大缺陷的核協定,而後繞過國會以行政手段簽署,該檔只是一個“協議(Agreement)”,而不是一個“條約(Treaty)”,並不具有嚴格的法律約束力,如今,有猶太女婿的特朗普也就可以無需國會批准,以行政手段大筆一揮,中止履行核協議了。伊朗和以色列這對冤家,在美國政府內部,也是風水輪流轉。

民眾冷對政治未來

那些沒有從伊核協議中受惠的大多數伊朗民眾,特朗普退出核協議只是讓他們的生活更艱難,或以斯多葛式的黑色幽默冷對國內外政客的豪情壯語,或以末世的姿態縱情享樂。

從4月上旬開始,伊朗外匯大幅升值,美元兌裡亞爾三天內從1:48000升至1:60000,伊朗央行介入,關閉所有錢莊,要求以1:42000的價格交易美元,並勒令民眾向央行上繳外匯,每人外匯現金超過10000歐元的部分將被沒收,持有人也將以走私罪入獄。結果外匯市場進一步失控,即無人上繳外匯,而民眾間美元交易價一度飆至1:70000。在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定次日,民間美元交易價已經達到1:80000。


伊朗民眾點燃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畫像 來源:視覺中國

面對個人資產腰斬的危險,伊朗企業家與政府鬥智鬥勇。由於伊朗政府以1:42000的官方低價向本地廠家提供美元外匯用於從國外購買生產用的原材料,一些伊朗企業家5月8日開始積極聯繫外國原材料供應商,將進口物品由實物換做垃圾和廢料,再配以實物產品的外包裝,以超低價格購入,而發票上則開出實物的價格,這樣漸漸的以官方低匯率將自己的資產由本幣換做美元。我問其中一位企業家,怎麼看自己的“欺詐”行為。他哈哈大笑:“欺詐?這不是欺詐。我只是將政府拉的屎還給政府自己去吃而已”。

而一直以來身處社會和經濟壓力下的一般民眾,卻沒有企業家階層跟政府周旋的資本,美國的威脅對他們來說太過遙遠,伊朗副總統莫拉瓦爾迪期盼的“美國壓力將使伊朗人空前團結”的場景並未出現。民眾繼續發動零星的示威和抗議,從最直接的壓迫者——伊朗政府——爭取自身權益。


流亡海外的伊朗女權主義者阿琳內嘉德所著書籍 來源:twitter

特朗普宣佈退出核協議的次日是週三,早前每週三都有部分伊朗女性回應流亡海外的女權主義者阿琳內嘉德(Alinejhad)的號召,在公共場合摘掉頭巾拍視頻和圖片,發到社交媒體,以喚醒更多女性爭取性別平等、反抗宗教壓迫。這個週三的前夜雖然發生了威脅到伊核協議的大事,還是有很多女性繼續上傳無頭巾視頻。在她們看來,國家的尊嚴是從個人的尊嚴開始的。當日,伊朗各地還發生了中學教師抗議低工資的集會,遭到政府便衣鎮壓。

儘管伊朗政治精英們依然在做著與中美俄平起平坐的大國夢,謀劃構建從德黑蘭到貝魯特的什葉派新月區,聲稱“25年內滅掉以色列”,數年的經濟制裁早已讓普通伊朗民眾變得務實,他們無意與任何人為敵為友。在當前形勢下,只要外國勢力不直接軍事威脅伊朗本土,伊朗人還會繼續對本國政府與大國的周旋抱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4月30日內塔尼亞胡就伊核問題發表電視講話:“伊朗說謊” 來源:視頻截圖

即便昨日以色列與伊朗在敘利亞發生了衝突,德黑蘭大學政治系的當紅學者Zibakalam依就不以為然地在推特寫道:“一旦跟以色列開戰,我們怎麼跟後代交代呢?一個2000公里外的國家,即沒威脅過伊朗,也沒跟我們有衝突。為了跟以色列過不去,我們死了這麼多人,花了數十億美元經費,這是為了啥?

世界說

權文武

責任編輯 | 張夢圓

運營編輯 | 賈珍珍

版面編輯 | 彭甯楠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謝絕商用

如需轉載請私信

微博 @世界說globusnews

維護什葉派政權在敘利亞、黎巴嫩和葉門的軍事和政治滲透,內心是不希望核協議垮臺的陷入全球制裁的,不然,不僅會失去維護地區野心的資金流,連國內政權也會因經濟惡化而動盪。

至於魯哈尼政府等所謂“溫和派”“改革派”人士,大多有歐洲留學經歷,他們熱盼與西方改善關係,擺出一副開明姿態,實質是希望利用自己的地位當西方公司在伊朗市場的掮客,撈取經濟利益。他們與保守派一樣,都是既得利益者,都力圖最大程度維護宗教體制。

歐洲各國的親魯哈尼政府表態,則更是口惠而實不至。如今歐盟陷入經濟困境,依靠開拓伊朗能源市場、賣賣空客飛機固然是開源之道,但如果因此開罪美國,失去了後者的安全保護傘,從伊朗獲得的利益與為自身安全支出的費用相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此外,各歐洲公司更不願意為了獲得伊朗市場而失去美國市場。所以,我們看到,法國外長還在說盡最大努力維護法國在伊投資時,道達爾公司(去年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簽約開發南帕斯油田)在伊朗代表已經不打算續租公寓,悄悄準備捲舖蓋走人了。


撤出伊朗的道達爾公司 來源:sarpoosh

美國在退出伊核協議上,則顯得從容的多。比如在投資和商業上,歐盟的空客公司極有可能因為制裁失去270億美元的大單,美國的波音公司雖然也與伊朗簽了200億美元的合同,但早已為今天的局面未雨綢繆,找到了阿聯酋航空、阿布達比航空公司做接盤俠。在政治上,修復與沙特的關係,通過伊朗威脅向沙特軍售的收益,已經遠遠超過留在核協議內開拓伊朗市場帶來的好處。

所以,退出伊核協議後的各種政治走向,並不是美、歐、伊的三方博弈,而是歐盟與伊朗的雙方較量。老道商人特朗普或許早已看穿了伊朗外強中乾的恐嚇及歐盟各國依賴美國、身不由己的處境,外加地區盟友傾財支援,才敢如此“大膽”地退出核協議。


伊朗外長紮裡夫與美國國務卿克裡在伊核談判期間握手 來源:Flickr

部分國際及國內媒體認為特朗普讓美國失去了國際信譽,但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方面:由於當年奧巴馬執意留下政治遺產,派有伊朗裔女婿的國務卿克裡與伊朗達成了一個有重大缺陷的核協定,而後繞過國會以行政手段簽署,該檔只是一個“協議(Agreement)”,而不是一個“條約(Treaty)”,並不具有嚴格的法律約束力,如今,有猶太女婿的特朗普也就可以無需國會批准,以行政手段大筆一揮,中止履行核協議了。伊朗和以色列這對冤家,在美國政府內部,也是風水輪流轉。

民眾冷對政治未來

那些沒有從伊核協議中受惠的大多數伊朗民眾,特朗普退出核協議只是讓他們的生活更艱難,或以斯多葛式的黑色幽默冷對國內外政客的豪情壯語,或以末世的姿態縱情享樂。

從4月上旬開始,伊朗外匯大幅升值,美元兌裡亞爾三天內從1:48000升至1:60000,伊朗央行介入,關閉所有錢莊,要求以1:42000的價格交易美元,並勒令民眾向央行上繳外匯,每人外匯現金超過10000歐元的部分將被沒收,持有人也將以走私罪入獄。結果外匯市場進一步失控,即無人上繳外匯,而民眾間美元交易價一度飆至1:70000。在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定次日,民間美元交易價已經達到1:80000。


伊朗民眾點燃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畫像 來源:視覺中國

面對個人資產腰斬的危險,伊朗企業家與政府鬥智鬥勇。由於伊朗政府以1:42000的官方低價向本地廠家提供美元外匯用於從國外購買生產用的原材料,一些伊朗企業家5月8日開始積極聯繫外國原材料供應商,將進口物品由實物換做垃圾和廢料,再配以實物產品的外包裝,以超低價格購入,而發票上則開出實物的價格,這樣漸漸的以官方低匯率將自己的資產由本幣換做美元。我問其中一位企業家,怎麼看自己的“欺詐”行為。他哈哈大笑:“欺詐?這不是欺詐。我只是將政府拉的屎還給政府自己去吃而已”。

而一直以來身處社會和經濟壓力下的一般民眾,卻沒有企業家階層跟政府周旋的資本,美國的威脅對他們來說太過遙遠,伊朗副總統莫拉瓦爾迪期盼的“美國壓力將使伊朗人空前團結”的場景並未出現。民眾繼續發動零星的示威和抗議,從最直接的壓迫者——伊朗政府——爭取自身權益。


流亡海外的伊朗女權主義者阿琳內嘉德所著書籍 來源:twitter

特朗普宣佈退出核協議的次日是週三,早前每週三都有部分伊朗女性回應流亡海外的女權主義者阿琳內嘉德(Alinejhad)的號召,在公共場合摘掉頭巾拍視頻和圖片,發到社交媒體,以喚醒更多女性爭取性別平等、反抗宗教壓迫。這個週三的前夜雖然發生了威脅到伊核協議的大事,還是有很多女性繼續上傳無頭巾視頻。在她們看來,國家的尊嚴是從個人的尊嚴開始的。當日,伊朗各地還發生了中學教師抗議低工資的集會,遭到政府便衣鎮壓。

儘管伊朗政治精英們依然在做著與中美俄平起平坐的大國夢,謀劃構建從德黑蘭到貝魯特的什葉派新月區,聲稱“25年內滅掉以色列”,數年的經濟制裁早已讓普通伊朗民眾變得務實,他們無意與任何人為敵為友。在當前形勢下,只要外國勢力不直接軍事威脅伊朗本土,伊朗人還會繼續對本國政府與大國的周旋抱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4月30日內塔尼亞胡就伊核問題發表電視講話:“伊朗說謊” 來源:視頻截圖

即便昨日以色列與伊朗在敘利亞發生了衝突,德黑蘭大學政治系的當紅學者Zibakalam依就不以為然地在推特寫道:“一旦跟以色列開戰,我們怎麼跟後代交代呢?一個2000公里外的國家,即沒威脅過伊朗,也沒跟我們有衝突。為了跟以色列過不去,我們死了這麼多人,花了數十億美元經費,這是為了啥?

世界說

權文武

責任編輯 | 張夢圓

運營編輯 | 賈珍珍

版面編輯 | 彭甯楠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謝絕商用

如需轉載請私信

微博 @世界說globusnews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