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替「人渣」辯護? 集滿台灣3大隨機殺人案 透視律師黃致豪

鄭捷、王景玉、龔重安, 這3個名字對台灣民眾來說, 代表著集體創傷與恐懼, 掀起受害者與死刑/加害人與廢死兩大陣營的論戰, 尖銳對戰似乎永無止境。 在非黑即白的民意洪流中, 有個名字重複出現在這些案件中, 挺在最前方, 承擔了許多原本與他毫無關係的責難與壓力, 甚至遭到人身威脅與網路霸淩。 很多人想問這位「收集」了台灣近年3大無差別殺人重案的黃致豪律師:你為什麼要替這些「人渣」辯護?你的良心何在?

我的成長過程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我一直是個loser(失敗者), 來自一個失能破碎的家庭, 我一直都是憤怒的, 但這些憤怒支持著我成為現在的我, 讓我變成律師。 我身為兩個小孩的父親, 我承辦鄭捷的案件, 這些事情給我最深的啟示是:僅僅只是願意傾聽, 可能就會免除一場災難--鄭捷辯護律師黃致豪感言。

與其說黃致豪是位爭議律師, 不如說他就像是「怪物惡魔」與「人類百姓」間的通譯。 黃致豪說, 「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是可愛的, 沒有人一出生就帶著刀槍, 為什麼有的人就做出驚天動地駭人的事?在哪個時間點, 哪個環節出了錯?如果我們可以對這些人多一些瞭解, 如果20個人想去殺人, 經由多一些瞭解去設法預防,

讓其中10個人打消殺人的念頭, 就多了一半的機會防止悲劇再發生。 」

在與黃律師對話的過程中, 「傾聽」與「不下評判 (no judgement)」的中心思想貫穿其中, 他清楚明白, 收集了台灣近年3大驚天動地無差別殺人案, 外界對他有多少的輕蔑與謾罵, 不過他仍舊想說, 「鄭捷, 其實就是個無比寂寞的孩子」。

聽到這句話, 不少人會立刻反擊:寂寞就可以殺人嗎?受害者何其無辜?已經是成年人了, 寂寞難道還要怪別人?…這些問號, 黃致豪都清楚, 也完全認同, 只是他更想瞭解的問題是, 到底是怎麼樣的觸因, 啟動了犯罪付諸行動的開關?「也就是, 一個人是怎麼變成這樣的?」追尋這個答案的迫切與渴望, 就是黃致豪即使背負與這些「殺人魔」畫上連結號的壓力也無悔的真正原因,

「我身為人父, 想確保自己不會在教養上走入相類的死胡同, 以至於無意間影響了下一代卻不自知。 」

黃致豪在為鄭捷辯護期間, 曾不帶評斷地將受害人的身家背景, 說給鄭捷聽, 將鄭捷殺紅眼時看不見的「人」一一賦與真實生命。 鄭捷對他說, 「如果我早一點認識你們, 也許我就不會這樣做」。 黃致豪略顯激動的說, 「就只是真心傾聽, 它的力量可能大到無法想像, 只是這些都已經是事後追悔, 有多少還來不及拉回、快要變形的靈魂, 他們藏在哪裡?誰也不知道。 」

●台灣恐有至少50萬失能家庭 卻完全看不出來

在接下臺灣3大隨機殺人重案後, 黃致豪對台灣的現況感到憂心。 「很多人不能想像, 有些中產階級、雙親都忙、其實對孩子要求不高,

只要乖乖不惹事、供吃供住、也絕少言語淩辱毆打或[性.虐]待的情況的家庭, 卻可能是『失能家庭』」。

黃致豪想說的是, 家長們不要以為自家的孩子, 都很聽話、沒有大問題、「都不用我操心」, 就可以對孩子「放心」。 黃致豪呼籲, 「家長真的把孩子當成是獨立的個體嗎?還是只是自以為愛他, 實際上只是附屬品?」他語帶悲觀的說, 「像這樣的『失能家庭』, 在台灣沒有1百萬也有50萬個, 更糟糕的是, 大多數的家庭成員對此毫無感覺, 完全不瞭解家庭原有的支持、避風港與互動的功能已經喪失, 這才是最可怕的事。 」

●透明的孩子 求援無人知!疏離讓他們走向絕路

「當孩子因為與家長、學校或是外在環境的人們溝通無效,

漸漸「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後, 不斷地因為主體性不受尊重而受到挫折, 便會自認對一切都無能為力, 喪失信心, 陷入無助的心理狀態, 但孩子顯示在外的表現, 反而是『很聽話, 沒有意見』。 」黃致豪神色凝重的說:「爸媽真的聽見, 這個沒意見的孩子, 其實正在大聲呼喊:『我在這裡, 救救我!』的聲音嗎?」當學校和社會環境也無能扮演平衡角色時, 悲劇往往又要開始醞釀。

這位被外界視為毫無良心的律師, 其實是這麼迫切、想要拉回所有正走向透明化到自我放棄而犯案的隱形殺手們, 正拚命想撲滅他們在剎那間突然爆發的引燃火線。 是的, 與其說他是位律師, 不如說他是和你我一樣期待孩子能夠平安快樂長大的平凡家長, 而已。

參考來源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