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不死之謎II_211:他天生逆鱗,經歷多次生死,他揭開千年往事,也掀開體質之謎!

有一道白煙從人群裡向上噴, 等那群人走過去了, 白逸與符羽仍好生生地站在那裡, 蘇柏也看得分明:「奇怪, 哪裡來的煙。 」

「是保護蠱。 」嬰寧說道:「墨軒哥哥說過, 他與他父親身上都有保護蠱, 剛才是它發生作用了。 」

剛才走過去的那群人當中, 有人對白逸下蠱!

兩人匆忙跑過去, 符羽與白逸仍然未察覺, 見到面色緊張的嬰寧與蘇柏, 白逸笑道:「怎麼, 看到我們老夫老妻出來約會很驚訝嗎?」

蘇柏直接朝著剛才的那群人跑過去,

可惜, 晚上的帝都根本就是人員集散地, 街上的人來來往往太過頻密, 哪裡還能找到他?

嬰寧已經將情況說明, 符羽略感驚訝:「方才人太多, 光線又暗, 我並沒有留意到, 若是你們看到的情形, 的確是保護蠱發生了作用, 那人沒有得手。 」

白逸說道:「看來是懷恨在心, 開始報復了。 」

蘇柏有些疑惑:「為什麼是白老闆呢?」

「因為我是符羽最親近的人。 」白逸說道:「那人顯然不知道你的血才是破蠱毒的關鍵, 卻知道符羽是蠱女。 」

豈不是符羽替自己頂了雷, 蘇柏正想道歉, 符羽卻笑道:「來得正好, 我也想看看苗蠱與壯蠱, 究竟誰更勝一籌。 」

「你沒事?」白逸說道:「難道是想敲山震虎, 所以才從我開始嗎?」

「這人很自信。 」符羽說道:「所以才會從我身邊的人開始下手,

因為保護蠱未能讓他成功, 他一定不會甘心, 所以, 白逸……」

「他還會找上我。 」白逸明白:「從哪裡跌倒, 就從哪裡爬起來。 」

聽這兩人老神在在的對話, 蘇柏馬上放下一顆心, 白逸說道:「好了, 不早了, 回去休息吧, 對了, 組織已經在找失蹤的天生魔童, 你們就無需擔心了。 」

蘇柏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了?白老闆, 現在有什麼線索嗎?」

「沒有, 消失得很乾凈。 」白逸說道:「帶著一個孩子和巨大的棺木離開, 必須要用到貨車, 所以, 我們查看了附近路口的監控, 那條路段是禁止貨車通行的, 來往的均是小車, 以小車的容量, 是不可能帶走棺木的。 」

蘇柏倒抽了一口氣, 突然想到一個念頭:「假如, 不是從地面離開的呢?」

白逸恍然大悟:「沒錯, 多虧你提醒, 我差點走入誤區, 如果地下有通道的話, 極有可能從地下離開!蘇柏, 這件事情先交給其他人處理, 當務之急是找到下蠱毒的人和易容者, 找到背後的指使者才可以。 」

蘇柏心內卻隱隱地有種感覺, 消失的天生魔童與這次打龍脈主意的人, 似乎有些千絲萬縷的關係, 除去時間上的巧合, 動機也有些隱隱的聯繫似的, 可惜, 他每次想到一個念頭的時候, 卻都不能得到論證, 他搖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可能是我想多了, 也是, 至少下蠱毒的人已經沉不住氣了。 」

回到古董店, 躺在床上的蘇柏卻怎麼也睡不著, 他雙手枕在腦後, 隱隱的聯繫究竟是怎麼呢, 兩件事情看上去似乎完全不相干, 一個是深宅大院裡的精神分裂老太太,

離奇發現了藏在院子下麵的百年女屍, 驚奇的是女屍肚子裡的孩子還有生命跡象, 在守候了幾個月以後, 孩子出生, 被老太太視為親生, 可惜, 這孩子與女屍消失不見, 老太太也暴亡, 雖然已經結案, 解釋為謝紅霞精神病發作, 加上她非法拘禁四人產生的恐懼感, 畏罪自殺, 但是高明遠也說過了, 那一刀斃命, 不像是一個老太太可以做到的, 存在他殺的可能性。

一個是發生在千里之外的事情, 就有這麼一個人知道了十二條龍脈的存在, 而且下手迅速, 首先是利用蠱毒開始毒害宮氏族人, 其次是國際盜墓組織開始動作, 邁克易容混進宮氏, 造成了宮氏的混亂之後, 最終結果是自己和嬰寧被綁架,

這是否可以說明, 他們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自己?剷除宮氏只是順帶的結果罷了, 畢竟要進入龍脈, 一定會受到宮氏的阻攔, 遲早是敵人, 但最重要的是從自己嘴中獲取龍脈地圖。

蘇柏在床上翻來覆去, 終於驚醒了岳青, 嶽青埋怨道:「都幾點了, 還不睡?」

「睡不著啊。 」蘇柏說道:「有太多事情困擾我了, 嶽青, 起來分析一下?」

「躺著分析吧。 」嶽青說道:「我也是皮肉和血和出來的人啊, 現在累得很。 」

蘇柏便將自己所想一一道出, 嶽青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蘇柏還以為他睡著了:「喂, 少年, 睡了?」

「沒有, 我也在想。 」嶽青說道:「在我們準備追查孩子下落的時候, 宮氏的事情就發生了, 將我們的重心引往龍脈, 而且這麼巧, 外公也在這時候出現, 太多事情放在一起,

焦點呢, 我們關注的焦點應該是什麼?究竟是魔童的失蹤, 還是雇傭國際盜墓組織的背後黑手, 還是你外公的神秘出現?」

提到外公, 蘇柏便不說話了, 外公也是很大的一個疑團, 就像外婆和老媽講的, 排名前三的國際殺手, 他招之即來, 價值連城的哈硯, 拍下來便送給自己當見面禮, 這等財力, 他究竟是什麼人?他現在是生, 還是死……

岳青與蘇柏想到了同一點:「這兩件事情會不會有什麼聯繫?」

「對, 我就是在想這一點。 」蘇柏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你說這兩件事情發生得這麼緊湊, 會不會有什麼疑點?你是茅山術士, 從這個角度去想, 你能想到什麼?」

「魔童當然是有價值的。 」嶽青說道:「天生魔童, 身上還流有皇帝的血, 等等, 蘇柏,皇帝,龍脈?!」

蘇柏的手舉了起來,可是馬上頹然地放下去:「沒錯,這一點有關聯,可是,到底是什麼?」

嶽青也變得迷惑起來:「魔童可以說是皇子,龍脈,自然是野心家們的夢想之境,假如這兩件事情是同一幫人所為,這人的目的會是什麼呢?」

蘇柏狠狠地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我感覺有一張大網在向我們撒過來,這一回,他們沒有得逞,可是,這件事情不會停止,我們必須告訴唐老闆和白老闆。」

嶽青無奈地說道:「等天亮吧。」

天終於明瞭,兩人電話裡將兩件事情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講明,電話那頭的唐三成與白逸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反應——沉默。

因為他們都無法馬上做出結論,就唐白兩人也是如此反應,嶽青與蘇柏更加困惑。

白逸掛下電話,符羽見他臉上出現少見的煩愁,不禁說道:「多久沒在你臉上看到這種表情了,發生了什麼事?」

「兩名小輩的敏銳力超過我們了。」白逸說道:「這本是件開心的事情,可是我的心裡現在壓了一塊大石,符羽,我想我們這回遇上對手了。」

「怎麼說?」符羽知道,越是白逸煩憂時,自己就越要清醒。

「之前墨軒他們遇上的對手,」白逸說道:「我說是墨軒他們遇上的對手,沒錯,我覺得他們是可以應付的,不需要藉助組織的力量也可以應付,比如說搖光,後來的葉長青,巫咸,翁得利,搖光與葉長青為情,巫咸與翁得利為野心,這中間也牽累了不少人的恩怨進來,比如清連,真正的百里桑,戴傑麗和老三,還有死去的不知名的人,他們的計劃都很周全,步步小心,這樣的對手其實並不可怕。」

「因為他們有計劃,所以才更容易抓住要點。」符羽說道:「所以,你想說的是,很難應對的對手,恰好是他的計劃沒有事先的編排,會讓人摸不清楚規律。」

「沒錯,我們是從哪裡開始摸不清楚規律的?」白逸問道:「這件事情很重要,我有必要去主持一場會議,進行一場頭腦風暴了,符羽,每次與你說話,總是讓我茅塞頓開。」

符羽微微一笑:「世上能配你我的也只有你我。」

關於是從哪件事情開始摸不清楚規律,蘇柏早就整理好了:「從契丹寶藏開始。」

唐三成點頭:「沒錯,從契丹寶藏的事情開始,許多事情便沒有著落,首先,契丹寶藏的下落不明,那個自稱是蕭玉兒的鬼魂說是已散去,但無法得到驗證。」

提到這事,白墨軒的臉便抽了一下,當時自己了結蕭玉兒,是否太著急了?

小白抬頭看了一眼白墨軒,伸手摸著他的臉,白墨軒這才重新聽著蘇柏的分析,蘇柏說道:「其實大家還有一個疑問,僅靠著蕭玉兒一人的力量,可以支撐起那麼強大的陣法嗎?只是,蕭玉兒打定主意要灰飛煙滅,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可是她是鬼,她顯然沒有說善言,一死塵封了所有的秘室,從這件事情開始,我們便沒有善終。」

唐三成連連點頭:「沒錯,是從這件事情開始的。」

「再然後就是偶然涉入了魔童的事情,再加上最近的事情。」蘇柏伸出雙手在空氣中畫了一個圈,又畫了一個圈,一共是三個:「這三件事情看上去是完全獨立的圓,可是,在其中,會不會都有一個小缺口,可以讓三件事情聯繫上來呢?」

蘇柏瞪著眼睛看著所有人,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蘇柏便頹然地聳聳肩:「至少目前沒有一件事情可以證明這三件事情有關聯,一切只是想像,是分析。」

「這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嶽青說道:「我們現在被動地跟著別人在走,而且找不到規律,找不到線索。」

「可是有人沉不住氣了。」符羽說道:「這算是一個好的開端,習蠱之人與習降頭術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固執好勝。」

「你是例外。」唐三成說道。

符羽便笑道:「其實我也不能免俗,之前要不是發現蘇柏的血有用,恐怕我會鑽進實驗室裡,不得到結果便不會出來,之前的蛇僵同時帶有僵化的作用,這個人除了懂蠱,還懂陰陽,與之前的翁得利倒有些相似。」

「要不然,我繼續出去走走,好讓他有機會?」白逸說道:「保護蠱是上古蠱術,你託了青鸞先祖的福才能用,那人一定聞未所聞,現在正迫切想攻破這道防線。」

「就像玩遊戲。」蘇柏說道:「越難的關卡,有勝負心的人越有動力,這次終於輪到白老闆做誘餌了!」

這種苦B的差事一般是蘇柏的份,現在突然鬥轉星移,苦差事與他無緣,別提有多美了,之前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白逸說道:「我今天正好有一樁合同要簽,看來我需要保鏢。「

符羽說道:「易容回來得正是時候,我去找她。」

看來符羽是打算易容保護白逸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少了蘇柏他們,他們不易容,卻來到簽合同的會場內,蘇柏與嶽青鮮少西裝革履,換上一身正裝英氣勃發,崔穎往後退了一步,托著腮幫子說道:「兩位今天很不錯。」

「你們也不錯。」蘇柏嘻嘻哈哈地說道:「典型的辦公室佳人。」

換上一身職業裙裝的崔穎與嬰寧已經贏得不少回頭率,白逸是商場精英,這些年來,生意越做越大,同時也是相當地低調,他所謂的高調的簽訂合同的會場,其實也僅容納了二十多人而已,崔穎看到角落裡站著一個中年婦女,穿著清潔工的衣裳,不時地在會場遊走,打掃衛生,閑下來的時候,便站在最後面的角落裡,靜靜地看著會場,看著她的眼神,崔穎心中一動,她就是符羽!

這是一場兩家實力公司的聯手合作,白逸不管在哪個場合,都是一幅淡淡的樣子,簽字的時候,好像簽的不是象徵多少錢數的合同,只是在練習簽名一般,就在臺上兩人交換籤訂好的合同再次簽名的時候,崔穎便發現符羽不見了,

崔穎馬上起身去找,嬰寧與她一同出去,留下兩名男士在會場,兩人出了會場,便聽到消防通道裡有些動靜,小心翼翼地靠近,從虛掩的門縫裡看過去,兩人不敢抬步闖進去,裡面,易容成清潔女工的符羽手裡,正托著一隻黑色的甲蟲,這甲蟲是白墨軒從九龍山裡帶回來的,看來符羽已經將其利用上了。

站在她對面的是一個老頭,他很高,很瘦,瘦得如竹竿一般,臉上已經有老人斑,看上去足足有八十歲了!

在他的手上,放著一條金色的小蛇,崔穎幾乎脫口而出:「蛇蠱!」

那條小蛇極細,肚皮呈現淺淺的黃色,身子則是金黃色,它纏在老人的手指裡,徐徐地移動著身子,朝著符羽手上的甲蟲吐著舌信子!

嬰寧眼尖,看到老人的手正滴著血,符羽的表情也不怎麼好看,老人眉頭皺著,突然手掌向下一翻,手裡的金蛇飛了出去,符羽非但不後退,反倒是往前一步,手裡的甲蟲也躍了出去,一個是小小的甲蟲,一條卻是細長的金蛇,這兩者的交鋒,勝負如何,無人可以想像,嬰寧緊張地拽住了崔穎的手腕!

金蛇躍到中間,就被甲蟲咬住了腹部,兩者一起掉到了地上,小小的甲蟲讓金蛇無處攻擊,它時而鑽到金蛇的頭部,時而藏在金蛇的腹部,蛇頭幾次欲咬住甲蟲,卻咬在了自己身上,甲蟲毫不客氣地噬咬著金蛇的身子,金蛇的身子便抽搐起來,原本黃色的肚皮上呈現一條黑線!

眼見得金蛇處於下風,老頭掏出骨笛吹奏起來,音調刺耳尖利,三短兩長,本已經頹然的金蛇將身子高調揚起,不斷地抖動著,甲蟲便死死地趴在它的身子上,奈何這蛇身子動得太劇烈,終於落到了地上,金蛇抓准機會,張開嘴便將甲蟲咬在嘴裡,未及崔穎看得清楚,就看到金蛇的喉嚨裡多了一個硬物,想必就是甲蟲了……

甲蟲已被金蛇吞到腹中,剛才還無精打採的老者哈哈大笑:「我以為是多了不起的對手呢,原來不過如此!」

符羽只是笑:「你的確能耐了得。」

但若是以為這是符羽投降的言語的話,老者就高興得太早了,符羽只是面帶笑意看著仍在金蛇肚子裡蠕動的甲蟲,見到符羽的表情,老者收了笑意,隨即輕輕地張開嘴:「怎麼可能?」

原本已經困在金蛇肚子裡的甲蟲,突然從金蛇的肚子裡探出了腦袋,而金蛇的上半身「噠」地一下落到了地上,整個肚皮遍佈黑線,老者退後一步,自己精心培育出來的金蛇居然當場斃命,他彎腰下去,一口鮮血吐出來,符羽仔細一瞧,血中帶黑,未等她反應過來,這老者一個踉蹌跌在地上,崔穎推開門,不敢觸碰老者的身子,只是伸手放在他的鼻下,氣息很弱,仍有一口氣在,崔穎苦笑道:「怎麼回事?」

甲蟲爬了回來,落到符羽的手上,符羽說道:「叫救護車吧,等等,先搜搜他的身。」

救護車終於來了,三人跟著救護車到了醫院,施救的醫生狐疑地說道:「這老頭身上怎麼到處都有傷?」

掀開老者的衣袖,胳膊上面都是坑坑窪窪的,傷是舊傷,醫生說道:「像是用利刃挖出來的,唉喲,造孽啊,這是哪一家的老人家,年紀這麼大了,還受這麼大的罪。」

「我們也不知道。」符羽輕聲說道,她看著用上了呼吸機的老人,他仍在苟延殘喘,但雙目緊閉,剩了半條命都沒有:「我們並不認識他,他身上也沒有證件,手機也沒有。」

急救醫生的臉色變了,符羽說道:「不用擔心醫療費,我會負責的,請儘力醫治,一定要讓他活下來。」

「這年頭,像你們這樣的人越來越少了。」

「這有什麼辦法。」符羽說道:「是什麼癥狀?」

「這個要到醫院詳細檢查才知道。」醫生說道:「現在呼吸慢慢平穩了,希望沒事吧。」

符羽的手觸到自己的口袋,裡面裝著的是這個老者的金蛇,還有一個盒子,卻沒有時間打開看,現在她只希望老者可以安然度過。

來到醫院,老者被送去進一步檢查,符羽現在仍是清潔工的打扮,弄得崔穎和嬰寧很不習慣,符羽笑道:「我還是不要換裝了,省得醫生不認得我,一會兒多出了亂子。」

「你什麼時候發現他的?」

「最後面的角度是最好的,可以看清整個會場,不過,一般人肯定只盯著前面,不盯後面。」符羽說道:「所以我只有不時前後張望,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這樣的會場,一般是商務人士往來,鮮少有孩子和老人,這樣一位老人出現,自然會引起我的注意。」

崔穎點頭:「沒錯,如果是年輕人,打扮得體,出現在這樣的會場倒是不引人注意。」

「他見到白逸,心急如焚,想要馬上再次下蠱。」符羽說道:「我當然不能讓他得逞,何況是在這種場合下,後面就是你們看到的一幕了,現在只希望他可以活下來。」

三人坐在醫院的走廊裡,看著那醫生進進出出,心裡越發不安穩了,看上去情況很嚴重,崔穎終於忍不住,拉住一個護士:「護士,裡面的老人家情況怎麼樣了?」

「很危險。」護士說道:「他有腎衰竭的跡象,還有心臟……」

護士說不下去了,一把推開崔穎,匆忙跑進急救室,符羽也沉不住氣了,騰地一下站起來:「這下了麻煩了。」

好不容易抓到一個活口,他現在居然命懸一線,符羽已經通知白逸他們過來,現在這情況,白逸他們一定會相當失望,符羽正擔心時,醫生滿頭大汗地出來:「不行了,這人只剩最後一口氣,你們進去看看吧,再想辦法聯繫他的家人。」

符羽率先衝進去,老者靠著呼吸機支撐著最後一口氣,面色卻紅潤,這正是所謂的迴光返照了,他睜開眼睛,看到符羽進來,右手費勁地抬起來,拿掉了呼吸罩,符羽彎腰下去:「我贏你很平常,我先祖乃是大秦蠱女青鸞,我所有技藝均來自於她。」

聽到青鸞的名字,老人的呼吸急促起來,符羽彎腰下去,老人奮力說道:「我,我死得不甘心,是他,他害我!」

符羽的心提了起來,她連忙問道:「他是誰?」

老者的嘴巴張開了,他極力發出最後的聲音,他頭部微抬,身子弓了起來,眼看那個字就要說出口,他卻再沒有了力氣,身子「撲」地落到床上,雙眼圓睜,頭歪向一邊,了無聲息!

符羽覺得自己渾身的氣力都被抽走了,怎麼可以,就只差這麼一步了,她突然想到人雖然死了,可是魂魄會離體,只要嶽青趕來,還有機會,她迅速地衝出急救室:「嶽青來了嗎?」

「已經快到了。」崔穎問道:「怎麼樣了」

「人死了,現在只有拘魂才能問個清楚明白了。」符羽說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崔穎馬上打電話過去催促,嶽青三人已經在一樓大廳裡,正朝這裡而來,符羽鬆了一口氣:「看來來得及。」

三人進去急救室,看著躺在床上的老人,崔穎說道:「看來身體以前就有毛病,否則怎麼會這麼快發作死去。」

「他身上多處的傷,應該是用自己的肉與血餵食蠱蟲造成。」符羽說道:「金蛇也是如此,兩者之間的命運是關聯著的,金蛇已亡,主人也亡。」

嶽青是跑著過來的,衝進急救室,看到床上的老人,他卻面色微變,他是出門不離自己的包,他從包裡取出一個竹筒,裡面裝的是米,他抓了一把出來,將米粒撒在屍身上,嘴裡念念有詞:「二景飛纏,朱黃散煙,氣攝虛邪,屍穢沉泯,和魂煉魄,合形大神,令我不死,萬壽永全,聰明徹視,長亨利貞!」

屍身一動不動,蘇柏便說道:「少年,念錯咒了吧?」

岳青白了蘇柏一眼:「拘魂三法,這只是第一法而已,讓我繼續!」

「元始上真,雙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與形常存!」

這一回,屍身仍未出現任何變化,就是崔穎也有些著急了,嶽青心下大駭,心頭突生一個念頭,但他始終不死心,念出最後一句咒語:「太微玄宮,中黃始青,內煉三魂,胎光安寧,神寶玉室,與我俱生,不得妄動,鑒者太靈!」

嶽青頹然地放下雙手:「不對勁,他的魂魄已然消失了!」

符羽心下大駭:「他死後,我僅出去了一分鐘而已,難道就是這一分鐘的時間,他的魂魄已經離開?」

「不,不會這麼快。」嶽青說道:「倒像是一死,魂魄便已經在身體裡消失,他身上有沒有奇怪的東西?」

「除了金蛇外,就只有這個盒子了。」符羽將盒子拿出來:「我還沒來得及看。」

盒子打開了,裡面放著的是一個似馬蜂的東西,它全身黑色,嘴尖,觸上去還有些軟綿綿的,這東西符羽認得:「這就是培育蛇蠱中必不可少的毒蜂,由山上樹林間的毒菌經雨淋後腐爛而化為巨蜂,全身黑色,嘴尖,其本質為菌,卻化為蜂的形狀,這東西少見,珍貴得很。」

嶽青說道:「與這個東西無關。」

他盯著床上老人的屍身,示意蘇柏和他一起抬起老人的身子,岳青掀起老人的衣服,此舉讓三位女性都立刻轉頭以避嫌,一掀開老人的身子,嶽青的臉色便變了,老人的背上貼著一道符,黃紙紅符,他一把扯下來:「是這道符搞的鬼。」

「總不能是他自己貼上去的吧?」蘇柏說道:「人死了不夠,還要讓自己永世不得超生,這不是一般人乾的事情。」

「除非他知道自己今天要死,所以事先準備好讓自己魂飛魄散。」嶽青皺著眉頭說道。

「我,我死得不甘心,是他,他害我!」

這句話在符羽耳邊響起,她馬上說道:「不,他的死亡也超過了他的預料,他說他死得不甘心,是有人害了他,,可惜,他沒有告訴我名字,就咽了氣。」

「那人非但要他的命,還要讓他鬼也做不成。」蘇柏說道:「真是夠狠的。」

「了不得的對手。」白逸說道:「這條線是徹底斷了,幸好,符羽,這東西你肯定用得上吧?」

「這毒蜂罕見,沒想到讓我佔了便宜。」符羽說道:「他氣盛,不服輸,我告訴他我勝在哪裡,他好像釋懷了一些,這東西我會好好用的。」

醫生走了進來:「幾位是他的家人?」

「不是,他們是我的朋友。」符羽說道:「恐怕很難找到他的家人了。」

「這樣啊,屍體我們會先送到太平間,再想辦法找一下,實在找不到,就只有交給院方處理了。」醫生對這樣的情況見怪不怪。

一般這樣的情況,大多是送到醫學院作解剖用,符羽心下一酸,他雖是壯蠱,好歹也是蠱族一員,馬上說道:「不,如果找不到他的家人,就聯繫我吧,我來辦他的身後事。」

醫生忍不住說道:「現在城市裡辦身後事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啊。」

醫生看一眼白逸:「哦,有個經濟條件不錯的兒子。」

趕情現在符羽還是清潔工的打扮,看著就是中年婦女,醫生誤會大了,符羽也不辯解:「是啊,這是我的電話,到時候請一定通知我。」

醫生走了,有太平間的工人過來移動屍體,白逸附在符羽的耳邊說道:「我什麼時候成你兒子了?」

「你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我就放心了。」

符羽一句話讓白逸愣在那裡,白逸說道:「唐三成說過的,順其自然,老天爺讓我們到了現在的境地,自有其道理,走吧,回去吧。」

白逸直接和符羽回家,符羽說道:「聽墨軒說,最近和你們不太走動,今天晚上就去我們家吃飯吧,也好讓你們聚一下。」

「好啊。」蘇柏馬上答應下來。

白墨軒見他們過來白家,第一時間就是嘲諷:「今天刮的是什麼風,居然把你們刮到了我家。」

「東西南北風。」蘇柏上去摸小白:「聽說你當上小童星了。」

「不是童星,帥族長說是生活演習。」小白天真地說道:「就像玩遊戲一樣,等我不想玩了,就結束了。」

生活演習?這傢夥真講得出口,搖錢樹講成生活演習也太過分了,蘇柏悶咳了一聲,摸著小白的頭說道:「小孩子就是好哄騙,可憐的小白。」

白墨軒雙手抱在胸前:「你們事事撇開我,現在是不想讓我加入你們的行動了?」

「這就是你讓小白成為你們公司搖錢樹的代價。」蘇柏惡狠狠地說道:「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你想休息,也要讓小白一起休息,他不能休息,你敢休嗎?」

白墨軒無言以對,沒錯,父子檔的組合讓他失去了不少自由,以前還可以為所欲為,現在卻不能,身後還有一條小尾巴呢,小白似乎成了自己的軟肋,公司也深知道這一點,時時拿著小白的名頭要挾自己,都怪自己當時一時腦熱,現在被徹底鎖死不說,還讓曲炎那小子看了不少的笑話。

小白弱弱地扯了一下白墨軒的手:「小白做錯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是我的錯。」

白墨軒居然認錯,符羽不禁笑了起來,小白觸到了白墨軒心底最柔軟的地方,白墨軒雖然從小就和他們一起生活,感情比他的親生父母還要親,但他心底其實是有遺憾的,就算他不講,他們也能想到,不能與親生父母度過自己最重要的童年時刻,這份遺憾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就算白墨軒的童年時期很短……

現在,白墨軒在沒有父母的小白身上找到了做父親的感覺,他寵著 小白,溺愛小白,只是不想讓小白有一個蒼白無力的童年,至於培養小白做自己的接班人,倒是其次了,這一點,白墨軒是肯定不願意承認的。

白墨軒沉聲說道:「我一定會想辦法的。」

「想辦法,你老人家現在尋找狐舍利的進度也擱淺了。」蘇柏說道:「不過,我外公又一次出現,找到狐舍利可能有希望。」

白墨軒的眉頭皺了起來,這些天他沒有回去青丘,但略想一下就知道二娘不會輕易放棄,狐舍利如梗在喉,必須要解決。

符羽見氣氛有些凝結的意思,馬上說道:「我先去換衣服,然後和兩位姑娘準備晚餐,你們慢慢聊。」

留下四個男人在客廳裡,白墨軒說道:「我雖然不在你們身邊,不過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會儘快解決現在的麻煩,與你們會合。」

小白低頭玩著手裡的魔方,不過十來秒的時間,就完成了,蘇柏看得目瞪口呆:「這小子根本就是個天才。」

「青丘一直希望有人可以修成仙狐,他們把所有的目標放在我的身上,可惜,這並不是我的目標。」白墨軒說道:「青丘族長也好,仙狐也好,我都無所謂,自由自在地活最重要,我把小白當作備選,其實是自私的行為。」

小白抬起頭來:「可是我一直想成為仙狐,因為那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所有的叔叔伯伯哥哥都做不到,如果小白做到了,是不是很厲害?」

「小子,你是認真的嗎?」白墨軒沒想到小白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還要當族長呢。」小白說道:「比帥族長更帥的族長。」

白墨軒頓時釋然:「放心,族長一定會幫你達成心願,仙狐也好,族長也好,將來都是你的。」

小白便手舞足蹈起來,既然提到了狐舍利,蘇柏說道:「我外公若是沒死,找到狐舍利大有希望,你也不用太擔心。」

白墨軒聳聳肩:「我可沒有擔心,青丘大赦已經成功,我已經達到目的了。」

切,死鴨子嘴硬!

✿ 待續,每日兩章,謝謝大家的支持,感恩 ✿

蘇柏,皇帝,龍脈?!」

蘇柏的手舉了起來,可是馬上頹然地放下去:「沒錯,這一點有關聯,可是,到底是什麼?」

嶽青也變得迷惑起來:「魔童可以說是皇子,龍脈,自然是野心家們的夢想之境,假如這兩件事情是同一幫人所為,這人的目的會是什麼呢?」

蘇柏狠狠地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我感覺有一張大網在向我們撒過來,這一回,他們沒有得逞,可是,這件事情不會停止,我們必須告訴唐老闆和白老闆。」

嶽青無奈地說道:「等天亮吧。」

天終於明瞭,兩人電話裡將兩件事情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講明,電話那頭的唐三成與白逸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反應——沉默。

因為他們都無法馬上做出結論,就唐白兩人也是如此反應,嶽青與蘇柏更加困惑。

白逸掛下電話,符羽見他臉上出現少見的煩愁,不禁說道:「多久沒在你臉上看到這種表情了,發生了什麼事?」

「兩名小輩的敏銳力超過我們了。」白逸說道:「這本是件開心的事情,可是我的心裡現在壓了一塊大石,符羽,我想我們這回遇上對手了。」

「怎麼說?」符羽知道,越是白逸煩憂時,自己就越要清醒。

「之前墨軒他們遇上的對手,」白逸說道:「我說是墨軒他們遇上的對手,沒錯,我覺得他們是可以應付的,不需要藉助組織的力量也可以應付,比如說搖光,後來的葉長青,巫咸,翁得利,搖光與葉長青為情,巫咸與翁得利為野心,這中間也牽累了不少人的恩怨進來,比如清連,真正的百里桑,戴傑麗和老三,還有死去的不知名的人,他們的計劃都很周全,步步小心,這樣的對手其實並不可怕。」

「因為他們有計劃,所以才更容易抓住要點。」符羽說道:「所以,你想說的是,很難應對的對手,恰好是他的計劃沒有事先的編排,會讓人摸不清楚規律。」

「沒錯,我們是從哪裡開始摸不清楚規律的?」白逸問道:「這件事情很重要,我有必要去主持一場會議,進行一場頭腦風暴了,符羽,每次與你說話,總是讓我茅塞頓開。」

符羽微微一笑:「世上能配你我的也只有你我。」

關於是從哪件事情開始摸不清楚規律,蘇柏早就整理好了:「從契丹寶藏開始。」

唐三成點頭:「沒錯,從契丹寶藏的事情開始,許多事情便沒有著落,首先,契丹寶藏的下落不明,那個自稱是蕭玉兒的鬼魂說是已散去,但無法得到驗證。」

提到這事,白墨軒的臉便抽了一下,當時自己了結蕭玉兒,是否太著急了?

小白抬頭看了一眼白墨軒,伸手摸著他的臉,白墨軒這才重新聽著蘇柏的分析,蘇柏說道:「其實大家還有一個疑問,僅靠著蕭玉兒一人的力量,可以支撐起那麼強大的陣法嗎?只是,蕭玉兒打定主意要灰飛煙滅,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可是她是鬼,她顯然沒有說善言,一死塵封了所有的秘室,從這件事情開始,我們便沒有善終。」

唐三成連連點頭:「沒錯,是從這件事情開始的。」

「再然後就是偶然涉入了魔童的事情,再加上最近的事情。」蘇柏伸出雙手在空氣中畫了一個圈,又畫了一個圈,一共是三個:「這三件事情看上去是完全獨立的圓,可是,在其中,會不會都有一個小缺口,可以讓三件事情聯繫上來呢?」

蘇柏瞪著眼睛看著所有人,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蘇柏便頹然地聳聳肩:「至少目前沒有一件事情可以證明這三件事情有關聯,一切只是想像,是分析。」

「這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嶽青說道:「我們現在被動地跟著別人在走,而且找不到規律,找不到線索。」

「可是有人沉不住氣了。」符羽說道:「這算是一個好的開端,習蠱之人與習降頭術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固執好勝。」

「你是例外。」唐三成說道。

符羽便笑道:「其實我也不能免俗,之前要不是發現蘇柏的血有用,恐怕我會鑽進實驗室裡,不得到結果便不會出來,之前的蛇僵同時帶有僵化的作用,這個人除了懂蠱,還懂陰陽,與之前的翁得利倒有些相似。」

「要不然,我繼續出去走走,好讓他有機會?」白逸說道:「保護蠱是上古蠱術,你託了青鸞先祖的福才能用,那人一定聞未所聞,現在正迫切想攻破這道防線。」

「就像玩遊戲。」蘇柏說道:「越難的關卡,有勝負心的人越有動力,這次終於輪到白老闆做誘餌了!」

這種苦B的差事一般是蘇柏的份,現在突然鬥轉星移,苦差事與他無緣,別提有多美了,之前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白逸說道:「我今天正好有一樁合同要簽,看來我需要保鏢。「

符羽說道:「易容回來得正是時候,我去找她。」

看來符羽是打算易容保護白逸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少了蘇柏他們,他們不易容,卻來到簽合同的會場內,蘇柏與嶽青鮮少西裝革履,換上一身正裝英氣勃發,崔穎往後退了一步,托著腮幫子說道:「兩位今天很不錯。」

「你們也不錯。」蘇柏嘻嘻哈哈地說道:「典型的辦公室佳人。」

換上一身職業裙裝的崔穎與嬰寧已經贏得不少回頭率,白逸是商場精英,這些年來,生意越做越大,同時也是相當地低調,他所謂的高調的簽訂合同的會場,其實也僅容納了二十多人而已,崔穎看到角落裡站著一個中年婦女,穿著清潔工的衣裳,不時地在會場遊走,打掃衛生,閑下來的時候,便站在最後面的角落裡,靜靜地看著會場,看著她的眼神,崔穎心中一動,她就是符羽!

這是一場兩家實力公司的聯手合作,白逸不管在哪個場合,都是一幅淡淡的樣子,簽字的時候,好像簽的不是象徵多少錢數的合同,只是在練習簽名一般,就在臺上兩人交換籤訂好的合同再次簽名的時候,崔穎便發現符羽不見了,

崔穎馬上起身去找,嬰寧與她一同出去,留下兩名男士在會場,兩人出了會場,便聽到消防通道裡有些動靜,小心翼翼地靠近,從虛掩的門縫裡看過去,兩人不敢抬步闖進去,裡面,易容成清潔女工的符羽手裡,正托著一隻黑色的甲蟲,這甲蟲是白墨軒從九龍山裡帶回來的,看來符羽已經將其利用上了。

站在她對面的是一個老頭,他很高,很瘦,瘦得如竹竿一般,臉上已經有老人斑,看上去足足有八十歲了!

在他的手上,放著一條金色的小蛇,崔穎幾乎脫口而出:「蛇蠱!」

那條小蛇極細,肚皮呈現淺淺的黃色,身子則是金黃色,它纏在老人的手指裡,徐徐地移動著身子,朝著符羽手上的甲蟲吐著舌信子!

嬰寧眼尖,看到老人的手正滴著血,符羽的表情也不怎麼好看,老人眉頭皺著,突然手掌向下一翻,手裡的金蛇飛了出去,符羽非但不後退,反倒是往前一步,手裡的甲蟲也躍了出去,一個是小小的甲蟲,一條卻是細長的金蛇,這兩者的交鋒,勝負如何,無人可以想像,嬰寧緊張地拽住了崔穎的手腕!

金蛇躍到中間,就被甲蟲咬住了腹部,兩者一起掉到了地上,小小的甲蟲讓金蛇無處攻擊,它時而鑽到金蛇的頭部,時而藏在金蛇的腹部,蛇頭幾次欲咬住甲蟲,卻咬在了自己身上,甲蟲毫不客氣地噬咬著金蛇的身子,金蛇的身子便抽搐起來,原本黃色的肚皮上呈現一條黑線!

眼見得金蛇處於下風,老頭掏出骨笛吹奏起來,音調刺耳尖利,三短兩長,本已經頹然的金蛇將身子高調揚起,不斷地抖動著,甲蟲便死死地趴在它的身子上,奈何這蛇身子動得太劇烈,終於落到了地上,金蛇抓准機會,張開嘴便將甲蟲咬在嘴裡,未及崔穎看得清楚,就看到金蛇的喉嚨裡多了一個硬物,想必就是甲蟲了……

甲蟲已被金蛇吞到腹中,剛才還無精打採的老者哈哈大笑:「我以為是多了不起的對手呢,原來不過如此!」

符羽只是笑:「你的確能耐了得。」

但若是以為這是符羽投降的言語的話,老者就高興得太早了,符羽只是面帶笑意看著仍在金蛇肚子裡蠕動的甲蟲,見到符羽的表情,老者收了笑意,隨即輕輕地張開嘴:「怎麼可能?」

原本已經困在金蛇肚子裡的甲蟲,突然從金蛇的肚子裡探出了腦袋,而金蛇的上半身「噠」地一下落到了地上,整個肚皮遍佈黑線,老者退後一步,自己精心培育出來的金蛇居然當場斃命,他彎腰下去,一口鮮血吐出來,符羽仔細一瞧,血中帶黑,未等她反應過來,這老者一個踉蹌跌在地上,崔穎推開門,不敢觸碰老者的身子,只是伸手放在他的鼻下,氣息很弱,仍有一口氣在,崔穎苦笑道:「怎麼回事?」

甲蟲爬了回來,落到符羽的手上,符羽說道:「叫救護車吧,等等,先搜搜他的身。」

救護車終於來了,三人跟著救護車到了醫院,施救的醫生狐疑地說道:「這老頭身上怎麼到處都有傷?」

掀開老者的衣袖,胳膊上面都是坑坑窪窪的,傷是舊傷,醫生說道:「像是用利刃挖出來的,唉喲,造孽啊,這是哪一家的老人家,年紀這麼大了,還受這麼大的罪。」

「我們也不知道。」符羽輕聲說道,她看著用上了呼吸機的老人,他仍在苟延殘喘,但雙目緊閉,剩了半條命都沒有:「我們並不認識他,他身上也沒有證件,手機也沒有。」

急救醫生的臉色變了,符羽說道:「不用擔心醫療費,我會負責的,請儘力醫治,一定要讓他活下來。」

「這年頭,像你們這樣的人越來越少了。」

「這有什麼辦法。」符羽說道:「是什麼癥狀?」

「這個要到醫院詳細檢查才知道。」醫生說道:「現在呼吸慢慢平穩了,希望沒事吧。」

符羽的手觸到自己的口袋,裡面裝著的是這個老者的金蛇,還有一個盒子,卻沒有時間打開看,現在她只希望老者可以安然度過。

來到醫院,老者被送去進一步檢查,符羽現在仍是清潔工的打扮,弄得崔穎和嬰寧很不習慣,符羽笑道:「我還是不要換裝了,省得醫生不認得我,一會兒多出了亂子。」

「你什麼時候發現他的?」

「最後面的角度是最好的,可以看清整個會場,不過,一般人肯定只盯著前面,不盯後面。」符羽說道:「所以我只有不時前後張望,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這樣的會場,一般是商務人士往來,鮮少有孩子和老人,這樣一位老人出現,自然會引起我的注意。」

崔穎點頭:「沒錯,如果是年輕人,打扮得體,出現在這樣的會場倒是不引人注意。」

「他見到白逸,心急如焚,想要馬上再次下蠱。」符羽說道:「我當然不能讓他得逞,何況是在這種場合下,後面就是你們看到的一幕了,現在只希望他可以活下來。」

三人坐在醫院的走廊裡,看著那醫生進進出出,心裡越發不安穩了,看上去情況很嚴重,崔穎終於忍不住,拉住一個護士:「護士,裡面的老人家情況怎麼樣了?」

「很危險。」護士說道:「他有腎衰竭的跡象,還有心臟……」

護士說不下去了,一把推開崔穎,匆忙跑進急救室,符羽也沉不住氣了,騰地一下站起來:「這下了麻煩了。」

好不容易抓到一個活口,他現在居然命懸一線,符羽已經通知白逸他們過來,現在這情況,白逸他們一定會相當失望,符羽正擔心時,醫生滿頭大汗地出來:「不行了,這人只剩最後一口氣,你們進去看看吧,再想辦法聯繫他的家人。」

符羽率先衝進去,老者靠著呼吸機支撐著最後一口氣,面色卻紅潤,這正是所謂的迴光返照了,他睜開眼睛,看到符羽進來,右手費勁地抬起來,拿掉了呼吸罩,符羽彎腰下去:「我贏你很平常,我先祖乃是大秦蠱女青鸞,我所有技藝均來自於她。」

聽到青鸞的名字,老人的呼吸急促起來,符羽彎腰下去,老人奮力說道:「我,我死得不甘心,是他,他害我!」

符羽的心提了起來,她連忙問道:「他是誰?」

老者的嘴巴張開了,他極力發出最後的聲音,他頭部微抬,身子弓了起來,眼看那個字就要說出口,他卻再沒有了力氣,身子「撲」地落到床上,雙眼圓睜,頭歪向一邊,了無聲息!

符羽覺得自己渾身的氣力都被抽走了,怎麼可以,就只差這麼一步了,她突然想到人雖然死了,可是魂魄會離體,只要嶽青趕來,還有機會,她迅速地衝出急救室:「嶽青來了嗎?」

「已經快到了。」崔穎問道:「怎麼樣了」

「人死了,現在只有拘魂才能問個清楚明白了。」符羽說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崔穎馬上打電話過去催促,嶽青三人已經在一樓大廳裡,正朝這裡而來,符羽鬆了一口氣:「看來來得及。」

三人進去急救室,看著躺在床上的老人,崔穎說道:「看來身體以前就有毛病,否則怎麼會這麼快發作死去。」

「他身上多處的傷,應該是用自己的肉與血餵食蠱蟲造成。」符羽說道:「金蛇也是如此,兩者之間的命運是關聯著的,金蛇已亡,主人也亡。」

嶽青是跑著過來的,衝進急救室,看到床上的老人,他卻面色微變,他是出門不離自己的包,他從包裡取出一個竹筒,裡面裝的是米,他抓了一把出來,將米粒撒在屍身上,嘴裡念念有詞:「二景飛纏,朱黃散煙,氣攝虛邪,屍穢沉泯,和魂煉魄,合形大神,令我不死,萬壽永全,聰明徹視,長亨利貞!」

屍身一動不動,蘇柏便說道:「少年,念錯咒了吧?」

岳青白了蘇柏一眼:「拘魂三法,這只是第一法而已,讓我繼續!」

「元始上真,雙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與形常存!」

這一回,屍身仍未出現任何變化,就是崔穎也有些著急了,嶽青心下大駭,心頭突生一個念頭,但他始終不死心,念出最後一句咒語:「太微玄宮,中黃始青,內煉三魂,胎光安寧,神寶玉室,與我俱生,不得妄動,鑒者太靈!」

嶽青頹然地放下雙手:「不對勁,他的魂魄已然消失了!」

符羽心下大駭:「他死後,我僅出去了一分鐘而已,難道就是這一分鐘的時間,他的魂魄已經離開?」

「不,不會這麼快。」嶽青說道:「倒像是一死,魂魄便已經在身體裡消失,他身上有沒有奇怪的東西?」

「除了金蛇外,就只有這個盒子了。」符羽將盒子拿出來:「我還沒來得及看。」

盒子打開了,裡面放著的是一個似馬蜂的東西,它全身黑色,嘴尖,觸上去還有些軟綿綿的,這東西符羽認得:「這就是培育蛇蠱中必不可少的毒蜂,由山上樹林間的毒菌經雨淋後腐爛而化為巨蜂,全身黑色,嘴尖,其本質為菌,卻化為蜂的形狀,這東西少見,珍貴得很。」

嶽青說道:「與這個東西無關。」

他盯著床上老人的屍身,示意蘇柏和他一起抬起老人的身子,岳青掀起老人的衣服,此舉讓三位女性都立刻轉頭以避嫌,一掀開老人的身子,嶽青的臉色便變了,老人的背上貼著一道符,黃紙紅符,他一把扯下來:「是這道符搞的鬼。」

「總不能是他自己貼上去的吧?」蘇柏說道:「人死了不夠,還要讓自己永世不得超生,這不是一般人乾的事情。」

「除非他知道自己今天要死,所以事先準備好讓自己魂飛魄散。」嶽青皺著眉頭說道。

「我,我死得不甘心,是他,他害我!」

這句話在符羽耳邊響起,她馬上說道:「不,他的死亡也超過了他的預料,他說他死得不甘心,是有人害了他,,可惜,他沒有告訴我名字,就咽了氣。」

「那人非但要他的命,還要讓他鬼也做不成。」蘇柏說道:「真是夠狠的。」

「了不得的對手。」白逸說道:「這條線是徹底斷了,幸好,符羽,這東西你肯定用得上吧?」

「這毒蜂罕見,沒想到讓我佔了便宜。」符羽說道:「他氣盛,不服輸,我告訴他我勝在哪裡,他好像釋懷了一些,這東西我會好好用的。」

醫生走了進來:「幾位是他的家人?」

「不是,他們是我的朋友。」符羽說道:「恐怕很難找到他的家人了。」

「這樣啊,屍體我們會先送到太平間,再想辦法找一下,實在找不到,就只有交給院方處理了。」醫生對這樣的情況見怪不怪。

一般這樣的情況,大多是送到醫學院作解剖用,符羽心下一酸,他雖是壯蠱,好歹也是蠱族一員,馬上說道:「不,如果找不到他的家人,就聯繫我吧,我來辦他的身後事。」

醫生忍不住說道:「現在城市裡辦身後事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啊。」

醫生看一眼白逸:「哦,有個經濟條件不錯的兒子。」

趕情現在符羽還是清潔工的打扮,看著就是中年婦女,醫生誤會大了,符羽也不辯解:「是啊,這是我的電話,到時候請一定通知我。」

醫生走了,有太平間的工人過來移動屍體,白逸附在符羽的耳邊說道:「我什麼時候成你兒子了?」

「你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我就放心了。」

符羽一句話讓白逸愣在那裡,白逸說道:「唐三成說過的,順其自然,老天爺讓我們到了現在的境地,自有其道理,走吧,回去吧。」

白逸直接和符羽回家,符羽說道:「聽墨軒說,最近和你們不太走動,今天晚上就去我們家吃飯吧,也好讓你們聚一下。」

「好啊。」蘇柏馬上答應下來。

白墨軒見他們過來白家,第一時間就是嘲諷:「今天刮的是什麼風,居然把你們刮到了我家。」

「東西南北風。」蘇柏上去摸小白:「聽說你當上小童星了。」

「不是童星,帥族長說是生活演習。」小白天真地說道:「就像玩遊戲一樣,等我不想玩了,就結束了。」

生活演習?這傢夥真講得出口,搖錢樹講成生活演習也太過分了,蘇柏悶咳了一聲,摸著小白的頭說道:「小孩子就是好哄騙,可憐的小白。」

白墨軒雙手抱在胸前:「你們事事撇開我,現在是不想讓我加入你們的行動了?」

「這就是你讓小白成為你們公司搖錢樹的代價。」蘇柏惡狠狠地說道:「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你想休息,也要讓小白一起休息,他不能休息,你敢休嗎?」

白墨軒無言以對,沒錯,父子檔的組合讓他失去了不少自由,以前還可以為所欲為,現在卻不能,身後還有一條小尾巴呢,小白似乎成了自己的軟肋,公司也深知道這一點,時時拿著小白的名頭要挾自己,都怪自己當時一時腦熱,現在被徹底鎖死不說,還讓曲炎那小子看了不少的笑話。

小白弱弱地扯了一下白墨軒的手:「小白做錯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是我的錯。」

白墨軒居然認錯,符羽不禁笑了起來,小白觸到了白墨軒心底最柔軟的地方,白墨軒雖然從小就和他們一起生活,感情比他的親生父母還要親,但他心底其實是有遺憾的,就算他不講,他們也能想到,不能與親生父母度過自己最重要的童年時刻,這份遺憾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就算白墨軒的童年時期很短……

現在,白墨軒在沒有父母的小白身上找到了做父親的感覺,他寵著 小白,溺愛小白,只是不想讓小白有一個蒼白無力的童年,至於培養小白做自己的接班人,倒是其次了,這一點,白墨軒是肯定不願意承認的。

白墨軒沉聲說道:「我一定會想辦法的。」

「想辦法,你老人家現在尋找狐舍利的進度也擱淺了。」蘇柏說道:「不過,我外公又一次出現,找到狐舍利可能有希望。」

白墨軒的眉頭皺了起來,這些天他沒有回去青丘,但略想一下就知道二娘不會輕易放棄,狐舍利如梗在喉,必須要解決。

符羽見氣氛有些凝結的意思,馬上說道:「我先去換衣服,然後和兩位姑娘準備晚餐,你們慢慢聊。」

留下四個男人在客廳裡,白墨軒說道:「我雖然不在你們身邊,不過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會儘快解決現在的麻煩,與你們會合。」

小白低頭玩著手裡的魔方,不過十來秒的時間,就完成了,蘇柏看得目瞪口呆:「這小子根本就是個天才。」

「青丘一直希望有人可以修成仙狐,他們把所有的目標放在我的身上,可惜,這並不是我的目標。」白墨軒說道:「青丘族長也好,仙狐也好,我都無所謂,自由自在地活最重要,我把小白當作備選,其實是自私的行為。」

小白抬起頭來:「可是我一直想成為仙狐,因為那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所有的叔叔伯伯哥哥都做不到,如果小白做到了,是不是很厲害?」

「小子,你是認真的嗎?」白墨軒沒想到小白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還要當族長呢。」小白說道:「比帥族長更帥的族長。」

白墨軒頓時釋然:「放心,族長一定會幫你達成心願,仙狐也好,族長也好,將來都是你的。」

小白便手舞足蹈起來,既然提到了狐舍利,蘇柏說道:「我外公若是沒死,找到狐舍利大有希望,你也不用太擔心。」

白墨軒聳聳肩:「我可沒有擔心,青丘大赦已經成功,我已經達到目的了。」

切,死鴨子嘴硬!

✿ 待續,每日兩章,謝謝大家的支持,感恩 ✿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