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擁有一張明星臉,不靠父親特權,低調攻讀博士,穿著連像樣的品牌都沒有,這就是馬唯中...

原標題:她擁有一張讓張藝謀都讚嘆不已的明星臉, 遊學歐美十多年, 卻偏偏甘於與20多種火藥打交道

亦舒曾說過, 「真正的美女往往不自知。 」那大概就是她的樣子:素麵朝天, 不穿名牌, 不搞特權, 謙卑低調, 特立獨行。 可如此不顯山不露水的她竟是名副其實的「官二代」, 台灣的「第一千金」。 她就是馬英九的大女兒——馬唯中。

有人說她像日本的廣末涼子, 也有人說她像劉若英, 但她卻用一步步踏實靚麗的腳印向世界宣告:她從不屑於活在某個人的影子之下, 她是獨一無二的馬唯中, 而不是哪位政治家的女兒。

1980年的冬天, 馬唯中出生在美國。 大概是繼承了母親周美青冷酷的性格, 小小年紀的她就格外的「一本正經」。 1989年的一天, 當時馬英九因車禍手肘受傷住院, 母親周美青帶著她和妹妹馬元中去醫院探望。 她跑到病床前親了一下父親, 這「暖心」的一幕被記者拍了下來。 結果, 第二天臺灣的各大媒體都刊登了這則新聞,

而且都稱讚她是「大孝女」。 馬唯中看到那些報導後不僅沒有感到驕傲, 反而特彆氣憤, 原來是記者大哥讓她那麼做的。 她實在是難以控制心中的怒火, 急忙地跑到老師跟前說明事情的真相, 更是表達了自己強烈的不滿, 「怎麼能寫成是我主動親爸爸呢?這是作假, 演出來的, 太噁心了!」從那以後, 馬唯中便對媒體敬而遠之。

可是身為明星政治家的馬英九,

難免要跟媒體打交道。 每當家門口圍滿了記者, 馬唯中卻總是走在最前面, 為爸爸探路, 再轉回去告訴父母外面的情況, 一家人一起幫助馬英九逃離記者的「魔爪」。

她可以很耿直, 可以很貼心, 也可以很霸道。 上小學五年級時, 馬唯中還曾發起過一次「暴動」。 有一天, 在升旗典禮前, 一位校車司機氣沖沖地跑進校長辦公室, 把一大堆校車上破碎的座椅海綿給校長看。 後來校長瞭解到, 這事竟然是三好學生馬唯中帶頭乾的。 原來, 那位校車司機平時特別粗魯, 還經常在路上隨意停車買檳榔, 甚至當眾和檳榔西施打情罵俏, 因為他的不負責任沒直接導致了同學們上學遲到。 馬唯中曾多次反映過這一問題, 但是無果,

一氣之下, 她帶著自己的姐妹們, 一起把司機車上的座椅全部割破。 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後, 校長先是處罰了校車司機, 後又對馬唯中進行了一番思想教育, 勸她日後不要在如此衝動, 更不要再使用「暴力手段」。

隨著年齡的增長, 馬唯中的火爆脾氣也有所收斂, 也變得文靜許多。 讀高中時, 就有了不少粉絲。 英文說得好、成績優異、會拉小提琴、而且很有氣質, 但是有時也會因為一個小笑話就笑得很大聲,

真是典型的美女+才女。

1998年, 馬唯中以班級第一名的成績從臺北市第一女子高級中學畢業。 馬英九的四個姐妹和兩個女兒都畢業於此, 所以他常常笑稱自己住在「北一女」。 畢業那年, 馬唯中還獲得了「市長獎」, 而為她頒獎的卻是爸爸的「對手」, 時任臺北市長的陳水扁。 當馬唯中從陳水扁手中接過獎盃時, 爸爸馬英九就坐在台下。 有意思的是, 自從親自為馬唯中頒獎後, 陳水扁的人氣越來越差, 在年底的市長選舉中徹底輸給了馬英九, 而且再此後的一系列較量中, 陳水扁是「逢馬必輸」。 所以不少媒體都笑稱, 馬唯中就是陳水扁的「剋星」, 是馬英九的「幸運星」。

即使沒有父親的光環和特權, 馬唯中卻做得更好。 因為從小就讀那些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故事, 所以她也立志以後要在科學領域有所建樹。 她告訴父親, 她想讀生物學系。 其實馬英九心裡很不情願的, 因為他知道, 馬唯中想讀生物學系, 一是對生命科學感興趣, 而第二個原因就是這門專業只筆試, 不口試。

因為, 馬唯中害怕口試時會因為她是馬英九女兒, 就得高分, 所以, 她刻意避開了這些不必要的閒言啐語。 可沒想到的是, 沒過多久,「因為是馬英九的女兒才獲得口試特權」的謠言還是出現了。馬唯中在得知消息後,堅定地選擇拒絕入學。她很有禮貌地給台大寫了一封信,「我放棄入學,對不起,謝謝你,感謝你錄取我。

台大接受了她拒絕入學的申請後,她才告訴馬英九自己放棄了台大,她只是用最平淡的語言告訴了父親這個結果,而絕非要徵求父親的意見。包括後來出國、工作都是馬唯中一個人完成的。她申請了哈佛大學的生命科學系,去了美國開始讀書,從此她便很少再回台灣。

馬唯中做任何事情都不會依靠父親,大概在她心裡也不存在什麼政治家女兒的優越感。剛去美國不久後,時任臺北市長的馬英九受邀去哈佛大學演講,重回母校的馬英九很開心,能見到女兒,他更開心。可是爸爸的演講馬唯中並沒有去看,而是兩人約好了活動結束後見面。結果,馬英九因為演講後問問題的人太多,又有很多人向他要簽名,合影,他遲到了一個小時。當他興沖沖地跑到馬唯中的宿舍時,見到的卻不是女兒,而是女兒留下的一封信,「老爸,你遲到一個多小時,我跟朋友去看電影了。」馬英九內心特別自責,他以同樣的方式,在紙條的背面寫下,「爸遲到,抱歉。」這樣的父女相處方式,可能讓很多人都感到不理解,但這就是馬唯中,特立獨行的馬唯中。

2005年,馬唯中的爺爺馬鶴淩去世,馬唯中回台奔喪。這是她高中畢業後第一次出現在媒體的鏡頭前,彼時的她,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清純的女高中生了,落落大方,氣質脫俗。一時間,轟動了整個媒體,並對「馬家有女初長成」大肆報導,甚至有很多求愛信和求婚信寄到馬英九的家裡和辦公室,直到最後馬英九出面這才慢慢平息下來。

馬唯中去美國留學後,就極少回台灣。但是有三種情況是例外:母親生病、為父親投票、工作需要。有一次,媽媽周美青腰椎受傷,馬唯中急忙返回臺北。在與幾位朋友喝咖啡時,被媒體圍住,她只用三句話回答所有記者的提問,「謝謝,對不起,抱歉。」即使受到再多的困擾,她依然很有禮貌。2008年「大選」,她也回到台灣,為父親投票,只不過,沒有停留幾日就回美國忙工作了。

從哈佛大學畢業後,馬唯中又攻讀了博物館系,獲得碩士學位。並在畢業後去了國際爆破藝術專家蔡國強的工作室工作。進入工作室後,馬唯中從雜物做起,拖著大包小包跟在蔡國強後面出席各種活動,絲毫沒有大小姐的架子,而是完全一副打工者的模樣。蔡國強曾說過,想做他的助理,得「文武兼備、吃苦耐勞、隨機應變」。然而,當記者問他他是否滿意自己的助理時,他稱馬唯中是一位「非常合格的助理」。

其他工作時的同事也是對馬唯中大加稱讚,別人做什麼她就做什麼,經常在爆破現場忙進忙出。有時候為了達到爆破的最佳效果,她事先準備好20多種火藥,爆破後又迅速衝上去撲火,如此反覆。在工作現場,很少有人知道她是馬英九的女兒,大家都習慣叫她的英文名Lesley。

漸漸地,馬唯中升為項目經理,跟著蔡國強去到了世界很多國家,在大陸也能偶爾見到她的身影:蘇州博物館開幕展覽、2008年奧運會煙花晚會、2009年國慶節煙花典禮,都有她的加入。其實,除了爆破工作,她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蔡國強的翻譯。

2009年4月4日,在紐約曼哈頓第五街古根海姆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行了一場由數百名學者和藝術家參加的《食色藝術也》的研討會,馬唯中也參加了。她身穿紫紅色長袖,高腰黑皮靴,頭帶耳麥,坐在老闆蔡國強的身邊。這一次,她的工作不是爆破,而是同聲傳譯。研討會結束後,參加會議的觀眾紛紛上臺與蔡國強合影留念,幾乎沒人注意到一旁的馬唯中。有記者上前拍她時,她卻懇請記者不要拍她。

說她低調到塵埃裡,一點都不誇張。就連觀印象藝術發展有限公司總裁、著名導演王潮歌都對她稱讚有加,「我在紐約拍戲時,與馬唯中有過交往,她像個助理,幫我們倒水找紙筆。記得有一次去吃海鮮,她替大家點好菜就躲到一邊,甚至不好意思坐到主桌……而那時馬英九已經是總統了。出了餐廳門,我和張藝謀議論她很久,覺得她真美。

讀完碩士就工作的她還有些不滿足,2010年馬唯中開始攻讀博士學位。而且是半工半讀,在這期間,她還和「中華奧委會主席」蔡辰威的女兒蔡佳葳一起合辦了藝術雜誌「Lovely Daze」,該雜誌匯集了很多藝術家的作品和文章,在紐約的藝術圈也是小有名氣。

「合夥人」蔡佳葳也曾是蔡國強工作室的助理,本身也是藝術家,還在台灣辦過創作展。雜誌的發行人是蔡佳葳,而編輯之一的Lesley Ma就是馬唯中。這本雜誌每半年才出版一期,並在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販售。她一直如此,用自己的方式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不為名利,不靠權勢。

正因如此,她曾多次在「台灣男人最想娶回家的政壇千金」調查中高居榜首,儘管那時候她已經30歲了。2012年,一條微博在網絡上被瘋狂轉載,「她沒有全額獎學金,更沒有法拉利,哈佛高材生,出門做公交車,出境坐經濟艙,不靠馬英九關係謀職,攻讀博士,穿著連像樣的品牌都沒有,工作太寒酸。」這就是馬唯中,大家眼中最不像名媛的名媛。

2013年,馬唯中結婚了,新郎叫蔡沛然,也是哈佛的高材生,做過模特,後來從事金融業。兩人是哈佛的校友,當時很多人都知道蔡沛然有個哈佛學妹女朋友,但幾乎沒人知道那就是馬唯中。兩人回到臺北舉行婚禮,卻只開了八桌酒席,父親馬英九因為工作關係,都沒有到場。

現在的馬唯中和丈夫一起定居香港,過著最普通的生活,出門乘坐地鐵,依舊不施粉黛,穿著隨意。也許這就是她的生活信條:低調到塵埃裡,再開出花朵。大家認識的她不是馬英九的女兒,而是特立獨行、淡泊名利的馬唯中。她不是普世眼中的「官二代」,但她能在這浮華的年代堅持自己的信仰,不隨波逐流,她活成了所有人都嚮往的樣子:做最真實地自己

沒過多久,「因為是馬英九的女兒才獲得口試特權」的謠言還是出現了。馬唯中在得知消息後,堅定地選擇拒絕入學。她很有禮貌地給台大寫了一封信,「我放棄入學,對不起,謝謝你,感謝你錄取我。

台大接受了她拒絕入學的申請後,她才告訴馬英九自己放棄了台大,她只是用最平淡的語言告訴了父親這個結果,而絕非要徵求父親的意見。包括後來出國、工作都是馬唯中一個人完成的。她申請了哈佛大學的生命科學系,去了美國開始讀書,從此她便很少再回台灣。

馬唯中做任何事情都不會依靠父親,大概在她心裡也不存在什麼政治家女兒的優越感。剛去美國不久後,時任臺北市長的馬英九受邀去哈佛大學演講,重回母校的馬英九很開心,能見到女兒,他更開心。可是爸爸的演講馬唯中並沒有去看,而是兩人約好了活動結束後見面。結果,馬英九因為演講後問問題的人太多,又有很多人向他要簽名,合影,他遲到了一個小時。當他興沖沖地跑到馬唯中的宿舍時,見到的卻不是女兒,而是女兒留下的一封信,「老爸,你遲到一個多小時,我跟朋友去看電影了。」馬英九內心特別自責,他以同樣的方式,在紙條的背面寫下,「爸遲到,抱歉。」這樣的父女相處方式,可能讓很多人都感到不理解,但這就是馬唯中,特立獨行的馬唯中。

2005年,馬唯中的爺爺馬鶴淩去世,馬唯中回台奔喪。這是她高中畢業後第一次出現在媒體的鏡頭前,彼時的她,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清純的女高中生了,落落大方,氣質脫俗。一時間,轟動了整個媒體,並對「馬家有女初長成」大肆報導,甚至有很多求愛信和求婚信寄到馬英九的家裡和辦公室,直到最後馬英九出面這才慢慢平息下來。

馬唯中去美國留學後,就極少回台灣。但是有三種情況是例外:母親生病、為父親投票、工作需要。有一次,媽媽周美青腰椎受傷,馬唯中急忙返回臺北。在與幾位朋友喝咖啡時,被媒體圍住,她只用三句話回答所有記者的提問,「謝謝,對不起,抱歉。」即使受到再多的困擾,她依然很有禮貌。2008年「大選」,她也回到台灣,為父親投票,只不過,沒有停留幾日就回美國忙工作了。

從哈佛大學畢業後,馬唯中又攻讀了博物館系,獲得碩士學位。並在畢業後去了國際爆破藝術專家蔡國強的工作室工作。進入工作室後,馬唯中從雜物做起,拖著大包小包跟在蔡國強後面出席各種活動,絲毫沒有大小姐的架子,而是完全一副打工者的模樣。蔡國強曾說過,想做他的助理,得「文武兼備、吃苦耐勞、隨機應變」。然而,當記者問他他是否滿意自己的助理時,他稱馬唯中是一位「非常合格的助理」。

其他工作時的同事也是對馬唯中大加稱讚,別人做什麼她就做什麼,經常在爆破現場忙進忙出。有時候為了達到爆破的最佳效果,她事先準備好20多種火藥,爆破後又迅速衝上去撲火,如此反覆。在工作現場,很少有人知道她是馬英九的女兒,大家都習慣叫她的英文名Lesley。

漸漸地,馬唯中升為項目經理,跟著蔡國強去到了世界很多國家,在大陸也能偶爾見到她的身影:蘇州博物館開幕展覽、2008年奧運會煙花晚會、2009年國慶節煙花典禮,都有她的加入。其實,除了爆破工作,她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蔡國強的翻譯。

2009年4月4日,在紐約曼哈頓第五街古根海姆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行了一場由數百名學者和藝術家參加的《食色藝術也》的研討會,馬唯中也參加了。她身穿紫紅色長袖,高腰黑皮靴,頭帶耳麥,坐在老闆蔡國強的身邊。這一次,她的工作不是爆破,而是同聲傳譯。研討會結束後,參加會議的觀眾紛紛上臺與蔡國強合影留念,幾乎沒人注意到一旁的馬唯中。有記者上前拍她時,她卻懇請記者不要拍她。

說她低調到塵埃裡,一點都不誇張。就連觀印象藝術發展有限公司總裁、著名導演王潮歌都對她稱讚有加,「我在紐約拍戲時,與馬唯中有過交往,她像個助理,幫我們倒水找紙筆。記得有一次去吃海鮮,她替大家點好菜就躲到一邊,甚至不好意思坐到主桌……而那時馬英九已經是總統了。出了餐廳門,我和張藝謀議論她很久,覺得她真美。

讀完碩士就工作的她還有些不滿足,2010年馬唯中開始攻讀博士學位。而且是半工半讀,在這期間,她還和「中華奧委會主席」蔡辰威的女兒蔡佳葳一起合辦了藝術雜誌「Lovely Daze」,該雜誌匯集了很多藝術家的作品和文章,在紐約的藝術圈也是小有名氣。

「合夥人」蔡佳葳也曾是蔡國強工作室的助理,本身也是藝術家,還在台灣辦過創作展。雜誌的發行人是蔡佳葳,而編輯之一的Lesley Ma就是馬唯中。這本雜誌每半年才出版一期,並在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販售。她一直如此,用自己的方式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不為名利,不靠權勢。

正因如此,她曾多次在「台灣男人最想娶回家的政壇千金」調查中高居榜首,儘管那時候她已經30歲了。2012年,一條微博在網絡上被瘋狂轉載,「她沒有全額獎學金,更沒有法拉利,哈佛高材生,出門做公交車,出境坐經濟艙,不靠馬英九關係謀職,攻讀博士,穿著連像樣的品牌都沒有,工作太寒酸。」這就是馬唯中,大家眼中最不像名媛的名媛。

2013年,馬唯中結婚了,新郎叫蔡沛然,也是哈佛的高材生,做過模特,後來從事金融業。兩人是哈佛的校友,當時很多人都知道蔡沛然有個哈佛學妹女朋友,但幾乎沒人知道那就是馬唯中。兩人回到臺北舉行婚禮,卻只開了八桌酒席,父親馬英九因為工作關係,都沒有到場。

現在的馬唯中和丈夫一起定居香港,過著最普通的生活,出門乘坐地鐵,依舊不施粉黛,穿著隨意。也許這就是她的生活信條:低調到塵埃裡,再開出花朵。大家認識的她不是馬英九的女兒,而是特立獨行、淡泊名利的馬唯中。她不是普世眼中的「官二代」,但她能在這浮華的年代堅持自己的信仰,不隨波逐流,她活成了所有人都嚮往的樣子:做最真實地自己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