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落鳥:總有鴿友替我愛你

離開家近三個月了, 我也完成了從一個老農民, 到一枚保安大叔的華麗轉身。

晚上八點交接完, 夜空中不時有幾滴雨滴飄落。 趁著過往車輛的燈光, 還有若明若暗的路燈, 我出了廠門, 拐進狹窄的巷子, 向蘇州河邊走去。

夜色下的蘇州河, 沒了白天的晦澀, 多了幾分幽咽。 船上的, 河岸樓上的, 遠近錯落的燈光,

在河面上折射出一片或者一段光影。 走上橋, 有風從河道吹來, 這風明顯不是家鄉的味道!

真的不想離開家啊!把鴿子在離開的最後一個小時, 決絕地分散出去, 我都覺得自己的心怎麼會這麼硬!上了公車, 家人的身影漸漸模糊不清, 我問自己, 這是真的離開嗎?

我習慣了田野的空曠, 討厭到處都是車都是人。 喜歡在蒼穹下, 閉上眼睛, 聆聽花開花落的聲音。 對滿耳的大小汽車轟鳴, 還有飛機的馬達聲, 貌似覺得很煩, 可是又好像什麼動靜也沒有聽到。

和革命前輩背井離鄉尋找革命的道路一樣,

我只是廣大農民工中的一份子。 當屬於農民的那一份安身立命的土地, 不能養活日益膨脹的欲望和幻想, 無一不是要尋找新的出路和途徑。 螻蟻般的我只是想離我的理想更近一點, 雖然我的理想是什麼, 都不知道了。 故鄉有我遮風擋雨的房舍, 這裡滿目的繁華和喧囂, 半點都不屬於我。 我像一隻鴿子, 在水泥構建的叢林裡, 飛來飛去。

前天, 接了一個電話, 顯示是秦皇島的。 原來是一個鴿友, 在網上看到我是山東的, 向我打聽高唐黃永鋒的聯繫方式。 起因是2013年拍了他一隻鴿子, 非常好用, 想和鴿子的主人溝通交流一下。

他說的這個高唐, 就是水滸傳裡哪個高唐州, 和我們臨清緊挨著。 臨清水滸傳裡沒寫, 但是金瓶梅裡寫了。 還有幾個歷史人物, 諸君都應該知曉, 連升三級的張好古, 戲曲裡的陳三兩, 當然還有西門慶。

這樣的電話, 我不知接了多少了。 有打聽某個公棚成色的, 有詢問某人鴿子血統的。 有質疑俱俱樂部賽事的, 更多的是打聽我動向的。

夜深的時候, 無聊的時候, 當思念把我無限拉伸, 如蛛絲飄搖的時刻, 都是鴿子銜來橄欖枝, 拯救我與不能。 看鴿子的賽事、圖片、文章, 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

雖然不養了, 但是每天都沒有離開你, 你如精靈在我心裡, 你用溫柔的羽毛, 溫暖我指尖劃過的憂傷。

你不曾真的離去 你始終在我心裡

我對你仍有愛意 我對自己無能為力

因為我仍有夢 依然將你放在我心中

總是容易被往事打動 總是為了你心痛

因為你歲月中 我無意的柔情萬種

不要問我是否再相逢 不要問我是否言不由衷

為何你不懂

只要有愛就有痛

有一天你會知道

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你不曾真的離去 總有鴿友替我愛你

一種天氣造就一路鴿子, 全天候的鴿子不是沒有,

只是少得可憐, 你若不信, 對不起, 你鑽牛角尖了。 ——佚名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