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爾的哲學——《第一哲學沉思集》

摘要:笛卡爾哲學在整個西方哲學史上佔據著極為重要的地位, 他開啟了現代哲學的路程, 突出了人的主體性。 他同時開啟了後世長達二百多年的大陸唯理論和英國經驗論的論辯, 這也極大地推進了哲學的進一步發展。 《第一哲學沉思錄》作為笛卡爾重要的哲學著作, 表達了他的的三個最重要的哲學觀點:上帝存在、主體“我”的確定、身心二元論, 正是在這些哲學命題的基礎上, 笛卡爾展開論證, 最終形成他自己的哲學路徑。 現代精神科學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笛卡爾在身心二元論上所犯的錯誤。

同時, 對於“我思故我在”這一命題的探討也將使我們更進一步的瞭解笛卡爾哲學的面貌。

關鍵字:笛卡爾 《第一哲學沉思錄》 “我思故我在” 上帝存在 笛卡爾的錯誤 精神科學

一、前言

17世紀的歐洲, 不論在政治、經濟還是思想上, 都幾乎處於煥然一新的狀態。 荷蘭率先開始了資產階級革命, 建立了自由、開放的國度。 英國也爆發了光榮革命, 初步建立起資本主義代議制的政治體制。 可以說, 這種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正逐步向歐洲大陸席捲。 當時的法國雖然仍然處於國王和貴族的統治下, 但仍然保持著開放的政治態度, 議會制度仍然在政治運作中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新航路的開闢, 極大地促進了航海貿易的發展。

海外殖民的擴張, 也極大地擴展了市場。 海上貿易的繁盛, 促使了商業經濟的發展, 各種新興的經濟模式出現, 諸如銀行、證券, 這些都為後來資本主義工廠提供了豐富的資本。 商業經濟與商業資本的繁榮後面, 是新興資產階級與新貴族的舞臺。 這一階層的出現, 與古板、保守的舊貴族截然不同, 他們所展現的熱情與眼光都極大地對社會思潮產生了影響和引領作用。 文藝復興的興起與蔓延, 宗教改革運動的擴展, 也使得天啟神學遭到各方面的打擊, 經院哲學的僵化也早已被思想家們所厭惡, 古希臘古羅馬時期輝煌的文化藝術和思想滋潤著當時的知識份子。 近代科學也正在興起, 自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之後極大地衝擊了基督教神學體系下的科學體系。
之後伽俐略開創了實驗的科學方法, 標誌著近代科學的產生。 特別是1687年, 牛頓出版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可謂是近代科學的第一個輝煌成就, 將上帝從物理世界拉下神壇。 對自然科學的研究, 正在逐漸擺脫宗教神學的束縛, 並建立起了一套科學的研究方法。 可以說, 當時整個歐洲社會都正處於轉型時期。 這些變化, 無時不刻的在影響、塑造著笛卡爾, 最終使之成為歐洲現代哲學的創始人。

1596年3月31日, 笛卡爾出生在法國西部的圖蘭省布瓦杜省交界處的拉埃鎮(今名拉埃——笛卡爾鎮)。 他的祖父是一名紳士, 父親是布列塔尼省的參議員。 在他十歲時, 便被送進了當時歐洲最有名的學校拉夫賴公學,

接受了拉丁文、希臘文、詩學、數學、物理學、邏輯學、從而上學等等的課程, 這種全面的、高級的、精緻的教育為日後笛卡爾涉獵諸多領域並開始學術生涯打下了堅實的知識基礎。 1616年, 笛卡爾在普瓦傑大學獲得法學學位。 之後, 他加入了反對西班牙殖民統治的同盟軍, 開啟了他的軍旅生涯。 脫離軍隊後, 他又到處旅行, 結識了許多著名的科學家, 這些人都給了笛卡爾十分有益的指導幫助。 一個比較有趣的故事使得他最終放棄軍隊的職業而走向探索知識的道路, 這緣於三個夢。

1619年11月10日, 笛卡爾在巴伐利亞的嚴冬中, 瑟瑟發抖地住進了一間鍋爐房, 他產生了許多幻覺, 並接連做了三個夢。

“我被一股旋風挾裹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