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再來一碗手擀面吧

我媽做菜手藝一般, 主要是沒什麼耐心, 不管多好的食材, 她的做法就是洗好放鍋裡, 八角雞精辣椒一起燉, 為此我爸經常與她發生爭執。 可是, 不得不說, 我媽手擀面做的是一絕。

她通常先舀兩碗麵粉到盆裡, 然後打兩個雞蛋, 連水都不倒就開始和麵。 左手團面, 右手揉面, 像擀餃子皮一樣輕鬆, 開心的時候她還會唱起那英的霧裡看花。 因為她手下有勁, 所以麵粉不多會兒就已經被她揉成了麵團, 黃澄澄的,

硬邦邦的像個拳頭, 。

接下來的才是真正見手藝的時刻。

我們家只有兩個擀麵杖, 一個長約一米, 用來擀麵條, 一個短僅一尺, 用來擀餃子皮。 確切的說, 那個最長的擀麵杖還可以用來打不聽話的小孩兒。

拿起擀麵杖, 她抓一把麵粉抹在上面, 再灑一把麵粉到案板上, 用力按幾下, 就成了一個厚實的大面餅。 將一側揭起卷在擀麵杖上, 手上也不知用了什麼巧勁, 來回幾十下只見麵團越來越大, 眼看就要掉下灶台, 她一揚手又把面皮撈了上來再擀。

終於, 她一氣呵成將面餅攤在案板上, 手起刀落切成細細的麵條, 再撒上一層麵粉, 把麵條抖開。 準備工作算是完成了。

她轉過身, 在廚房另一側切肉, 切菜, 倒油, 炒菜。 刺啦一聲響,

鍋裡倒進兩瓢水, 水一開, 就把拍子上的麵條下進鍋裡, 放鹽、味精、雞精、辣椒。 一分鐘都不到, 麵條就熟了。 鍋邊擺好碗, 碗底幾滴香油, 大碗給爸爸, 弟弟碗裡多放肉, 我的碗裡不放蔥, 只有她自己, 稀稀拉拉撇了幾勺子湯, 還說自己不餓。 (幾千年來, 中華民族的婦女說的最多的兩個字就是:不餓!)

麵條筋道有彈性, 咬起來硬實, 又有雞蛋香, 比掛麵簡直好吃一萬倍。 (可我爸偏偏就喜歡吃掛麵, 說喜歡滑溜溜的口感)

每次回家, 剛走到門口, 她從我手中接過行李, 轉身就進廚房, 燒水給我下麵條吃。

我其實跟我媽學了很多次了, 不是活面沒勁, 就是擀不好面, 更多的竟然是最後在切面條的時候切成了一疙瘩, 怎麼也抖不開, 結果還要“返廠重做”。

直到上月回家, 我鑽進廚房又學做了一次, 總算馬虎交差, 可以見人。 只是還沒來及記住手感, 我就又回到了上海, 下次再做可能又生疏了, 還是要讓我媽辛苦!我做飯手藝向來不佳, 前不久還因為自己做飯導致腸胃炎發作, 受了一番辛苦, 回到家裡吃了一碗媽媽親手做的麵條, 她靜靜地盯著我吃完:“以後一定要注意身體......”

願幸福常伴媽媽左右。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