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唱罷我登場,疾病也有歷史學?

在不同的發展時代, 又是哪些疾病你方唱罷我登場呢?

疾病在人類社會的發展中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遠古採集時代——人類壽命不長卻遠離疾病困擾


想到遠古時代, 你可能會覺得那個時代條件簡陋不堪, 一定是疾病叢生, 人類生活品質堪憂。

但事實情況並非如此。 遠古人很少受到疾病的侵擾。 他們人口數量少, 人口密度低, 沒有固定居所。 幾十個人就是一個群落, 以採集狩獵為生, 不斷的遷徙。 這樣的生活狀態有很多的優勢。

第一, 正是因為人口少, 密度低, 不會受到傳染病的侵擾。

第二, 很快的遷徙不會污染水源, 也不會引來昆蟲和疾病。

第三, 沒有蓄養牲畜, 更遠離了古時候重要的人畜共患病的重要傳染源。

第四, 食物來源豐富, 營養相對均衡。

第五, 因為意外死亡率比較高, 比如和動物搏鬥、從懸崖掉落等, 導致種群年齡比較輕, 遠離了衰老相關的疾病。

早期人類的生活就好像現在原始森林裡的許多動物一樣, 健康活躍, 少有疾病困擾。

農業定居時代——群居和畜牧帶來繁榮也帶來了疾病


此後, 隨著人口的增多, 獵物的枯竭, 人們學會了, 也不得不從事耕種和畜牧。 人類有了聚集之後,

傳染病就來了。 不僅有人類自身的傳染病, 畜牧業使得牛羊馬這些動物長期和人類一起生活, 許多微生物經過長期的演化, 轉變成了可以影響人類的重要病原。

結核和天花, 是從牛身上來的;豬帶來流感;馬帶來了鼻病毒;家禽帶來了禽流感;老鼠帶來了鼠疫等等, 不勝枚舉, 動物們不斷的豐富人類的疾病庫。 動物的影響還遠不止如此, 他們的衛生狀況堪憂, 隨意排便排尿, 甚至有些動物還喜歡在泥坑裡打滾, 甚至食用糞便, 微生物開始廣泛傳播, 其中許多微生物導致了人類各種各樣的疾病。

於是乎, 寄生蟲來了。 人類飲食不加煮沸, 腸道蛔蟲開始在人體長期寄生, 引起營養不良, 蟲卵伴隨著糞便不斷傳播;人們光腳下田幹活,

血吸蟲鑽進人體, 進入了肝臟和脾臟, 引起肝硬化和脾腫大;人類為自己塑造了溫暖潮濕的環境, 殊不知這更是蚊子和昆蟲滋生的溫床, 蚊蟲叮咬, 讓瘧原蟲得以傳播, 造成了貧血和高熱。

人類群居, 公用水源, 但卻缺乏健康常識。 簡單的來說, 喝水、清洗和排泄都在一條河裡。 於是乎, 胃腸道傳染病成了健康的終極殺手, 傷寒和霍亂, 一旦發病, 在當時的醫學水準, 幾乎無人可以倖存。

定居還有一個副作用, 就是營養攝入的失衡。 遠古時代, 狩獵採集, 食物種類豐富, 人類營養攝入均衡。 但是定居了之後, 種植小麥就只能吃小麥, 種植水稻就只能吃水稻, 種植土豆就只能吃土豆, 難以獲取豐富的水果蔬菜, 也難以獲得多種家禽和肉類。

於是乎有了缺少維生素C引起的壞血病, 缺少維生素B3引起的糙皮病。 比如日本這樣的國家, 在近代還因為食物品種的不足, 粗糧攝入少, 引起各種營養性的疾病。

在人類文明剛剛發源的時代, 人群越密集, 傳染病越橫行, 也造就了當時人口增長的天花板。

文明擴張時代——帝國打贏了戰爭卻唯獨輸給了疾病


遠古時期,由於高山、河流和大海的阻隔,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相對特定的疾病。經過數十代居民的自然選擇,

對疾病抵抗力弱的人逐漸死亡,抵抗力強的人活下來,並且不斷繁殖,因此人們對特異性的疾病逐漸產生了抗體,並且達到了一個相對平衡的狀態。

但是就像《疾病、細菌與鋼鐵》一書中闡述的內容一樣。隨著文明擴張的開始,歐亞大陸各個帝國輪流稱霸,大航海時代哥倫布發現美洲,東西方絲綢之路頻繁的貿易交流,曾今相對穩定的疾病又找到了肆虐的曠野。

古羅馬全盛時期掃平四野,帶來了無尚的榮耀,也帶來了無邊的瘟疫,瞬間喪失了500萬人口,這是古羅馬帝國當時人口的1/4,現在人推測那場瘟疫可能是從遠方帶來的“天花”。

鼠疫就更加恐怖了,患者在短時間內死亡,被冠以“黑死病”這樣恐怖的稱號。其實這就是老鼠身上的鼠疫桿菌病原,被跳蚤帶入人體,並且發病流行。據記載,中世紀的歐洲,有1/3的人死於黑死病。關於“黑死病”的傳播,有人說瘟疫是蒙古人圍攻貿易城市法卡時,用投石機把鼠疫患者屍體投入城市造成的大規模流行,有人說攜帶鼠疫的老鼠乘帆船跨過英吉利海峽,無論是戰爭還是貿易,只要有人口的流動,就會造成傳染病的大規模流行。

哥倫布把生豬帶到了美國,前所未有的豬流感讓美洲土著潰不成軍;西班牙人進攻阿茲台克和印加帝國也都是“天花”開路。雖然歐洲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殖民了美洲,但是故事卻沒有結束,歐洲人更不能全身而退。他們從美洲凱旋而歸的時候,除了滿載的戰利品之外,又帶回了一樣東西,就是梅毒。

拿破崙時期,不可一世的將軍入侵俄國,除了沒有料到西伯利亞的寒冬之外,更沒有想到“斑疹傷寒”這種疾病。斑疹傷寒,是由立克次體所致的急性傳染病,老鼠是傳染源,體虱是傳播媒介。簡單來說就是人-虱-人傳播的疾病。軍隊裡,所有戰士吃住在一起,衛生條件又如此簡陋,60萬法軍幾乎全軍覆沒,無人倖免。

工業科技時代——人類的疾病更多的轉向了自身,而我們與自身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首先是進入工業時代,人類自身的發展已經開始塑造和改變世界了。同樣,人類醫學發展,開始反過來影響疾病的進化了。

比如我們知道了細菌的存在,發明了消毒法、發明了抗生素,我們瞭解了人體解剖結構,又建立了一系列的臨床醫療體系。比如把淨水和髒水分開處理,比如用藥物治療細菌感染,甚至局部感染嚴重的部分,我們可以通過外科手術切除。人們甚至發明了疫苗,讓鼠疫、天花這些曾今讓人聞風喪膽的疾病,幾乎絕跡。人們學會了早期診斷、隔離和規範化治療,讓麻疹水痘這些曾今可以奪取人類生命的疾病逐漸開始以毒力較弱的形態才能繼續存在。雖然流感依然是引起患者死亡的重要疾病,但是,人們面對傳染病似乎沒有那麼害怕了。

某種程度上看,這個時代烈性的疾病變少了,慢性的疾病卻變多了。

然而,工業的早期發展也催生了一些職業性疾病。當時的人們缺乏防護意識,職業活動中長期吸入生產性粉塵患上了難以治癒的塵肺;工業廢物排放的污染導致更多的疾病,比如重金屬中毒引起的腎衰竭,比如說鎘中毒引起的痛病等等,甚至室內裝修甲醛污染讓許多兒童患上了白血病。

不止如此,生活方式的改變產生了許多新生的疾病,抽煙引起了肺氣腫、肺癌,喝酒引起了酒精中毒和和肝硬化。

壽命的延長也讓許多退行性疾病得以出現,比如骨關節炎、椎間盤突出、老年癡呆等等。

人類生活方式變得複雜,繁雜的壓力催生出許多心理疾病,頻發的加班熬夜讓猝死成為了危及年輕人生命的重要問題;戰亂、輸血管理的疏漏甚至是性開放,都成為了愛滋病傳播的原因;而惡性腫瘤的頻發更是把矛頭指向了空氣污染、電磁輻射;諸如垃圾食品、久坐的生活方式,帶給我們的就是爆發式的三高、肥胖、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患者數量上升。

總結一下這篇內容,遠古採集時代——人類壽命不長卻遠離疾病困擾,農業定居時代——群居和畜牧帶來了繁榮,也帶來了疾病,文明擴張時代——打贏了戰爭卻唯獨輸給了疾病,工業科技時代——人們和自身生活環境、生活方式、生活習慣的鬥爭卻成為主題。

伴隨著幾千年來人類的發展進化史,疾病也在不斷的發展和變化。種植作物、飼養牲畜、文明擴張、工業爆炸、甚至是科技革命,每一個我們津津樂道的巨大發展,都帶來了新的疾病。雖然人類的壽命延長了許多,但疾病並沒有減少,反而增多了,我們在疾病面前也變得戰戰兢兢,生怕自己擁有的一切被他奪走。

疾病,就像躲在陰影裡的聲音,不斷的提醒著你,每個事物都有兩面,你所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你有什麼想法,歡迎在討論區留言。


遠古時期,由於高山、河流和大海的阻隔,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相對特定的疾病。經過數十代居民的自然選擇,

對疾病抵抗力弱的人逐漸死亡,抵抗力強的人活下來,並且不斷繁殖,因此人們對特異性的疾病逐漸產生了抗體,並且達到了一個相對平衡的狀態。

但是就像《疾病、細菌與鋼鐵》一書中闡述的內容一樣。隨著文明擴張的開始,歐亞大陸各個帝國輪流稱霸,大航海時代哥倫布發現美洲,東西方絲綢之路頻繁的貿易交流,曾今相對穩定的疾病又找到了肆虐的曠野。

古羅馬全盛時期掃平四野,帶來了無尚的榮耀,也帶來了無邊的瘟疫,瞬間喪失了500萬人口,這是古羅馬帝國當時人口的1/4,現在人推測那場瘟疫可能是從遠方帶來的“天花”。

鼠疫就更加恐怖了,患者在短時間內死亡,被冠以“黑死病”這樣恐怖的稱號。其實這就是老鼠身上的鼠疫桿菌病原,被跳蚤帶入人體,並且發病流行。據記載,中世紀的歐洲,有1/3的人死於黑死病。關於“黑死病”的傳播,有人說瘟疫是蒙古人圍攻貿易城市法卡時,用投石機把鼠疫患者屍體投入城市造成的大規模流行,有人說攜帶鼠疫的老鼠乘帆船跨過英吉利海峽,無論是戰爭還是貿易,只要有人口的流動,就會造成傳染病的大規模流行。

哥倫布把生豬帶到了美國,前所未有的豬流感讓美洲土著潰不成軍;西班牙人進攻阿茲台克和印加帝國也都是“天花”開路。雖然歐洲人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殖民了美洲,但是故事卻沒有結束,歐洲人更不能全身而退。他們從美洲凱旋而歸的時候,除了滿載的戰利品之外,又帶回了一樣東西,就是梅毒。

拿破崙時期,不可一世的將軍入侵俄國,除了沒有料到西伯利亞的寒冬之外,更沒有想到“斑疹傷寒”這種疾病。斑疹傷寒,是由立克次體所致的急性傳染病,老鼠是傳染源,體虱是傳播媒介。簡單來說就是人-虱-人傳播的疾病。軍隊裡,所有戰士吃住在一起,衛生條件又如此簡陋,60萬法軍幾乎全軍覆沒,無人倖免。

工業科技時代——人類的疾病更多的轉向了自身,而我們與自身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首先是進入工業時代,人類自身的發展已經開始塑造和改變世界了。同樣,人類醫學發展,開始反過來影響疾病的進化了。

比如我們知道了細菌的存在,發明了消毒法、發明了抗生素,我們瞭解了人體解剖結構,又建立了一系列的臨床醫療體系。比如把淨水和髒水分開處理,比如用藥物治療細菌感染,甚至局部感染嚴重的部分,我們可以通過外科手術切除。人們甚至發明了疫苗,讓鼠疫、天花這些曾今讓人聞風喪膽的疾病,幾乎絕跡。人們學會了早期診斷、隔離和規範化治療,讓麻疹水痘這些曾今可以奪取人類生命的疾病逐漸開始以毒力較弱的形態才能繼續存在。雖然流感依然是引起患者死亡的重要疾病,但是,人們面對傳染病似乎沒有那麼害怕了。

某種程度上看,這個時代烈性的疾病變少了,慢性的疾病卻變多了。

然而,工業的早期發展也催生了一些職業性疾病。當時的人們缺乏防護意識,職業活動中長期吸入生產性粉塵患上了難以治癒的塵肺;工業廢物排放的污染導致更多的疾病,比如重金屬中毒引起的腎衰竭,比如說鎘中毒引起的痛病等等,甚至室內裝修甲醛污染讓許多兒童患上了白血病。

不止如此,生活方式的改變產生了許多新生的疾病,抽煙引起了肺氣腫、肺癌,喝酒引起了酒精中毒和和肝硬化。

壽命的延長也讓許多退行性疾病得以出現,比如骨關節炎、椎間盤突出、老年癡呆等等。

人類生活方式變得複雜,繁雜的壓力催生出許多心理疾病,頻發的加班熬夜讓猝死成為了危及年輕人生命的重要問題;戰亂、輸血管理的疏漏甚至是性開放,都成為了愛滋病傳播的原因;而惡性腫瘤的頻發更是把矛頭指向了空氣污染、電磁輻射;諸如垃圾食品、久坐的生活方式,帶給我們的就是爆發式的三高、肥胖、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患者數量上升。

總結一下這篇內容,遠古採集時代——人類壽命不長卻遠離疾病困擾,農業定居時代——群居和畜牧帶來了繁榮,也帶來了疾病,文明擴張時代——打贏了戰爭卻唯獨輸給了疾病,工業科技時代——人們和自身生活環境、生活方式、生活習慣的鬥爭卻成為主題。

伴隨著幾千年來人類的發展進化史,疾病也在不斷的發展和變化。種植作物、飼養牲畜、文明擴張、工業爆炸、甚至是科技革命,每一個我們津津樂道的巨大發展,都帶來了新的疾病。雖然人類的壽命延長了許多,但疾病並沒有減少,反而增多了,我們在疾病面前也變得戰戰兢兢,生怕自己擁有的一切被他奪走。

疾病,就像躲在陰影裡的聲音,不斷的提醒著你,每個事物都有兩面,你所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你有什麼想法,歡迎在討論區留言。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