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手術成功嗎?

“醫生, 手術成功嗎?”

每一個外科醫生應該都被問過這個問題。

“手術成功!”

只要手術還算是順利, 沒有大的併發症, 病人安全的下了手術臺, 絕大部分醫生可能都會這樣脫口而出地回答。

可是, 有一次, 當有個病人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 我卻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一、

病人女性, 腹膜後脂肪肉瘤外院術後短期復發, 近20釐米的巨大腫瘤佔據整個右上後腹腔。 腫塊向下推移橫結腸及系膜, 向上與胃竇、肝門、膽囊、肝臟等廣泛緻密粘連, 向後推移腎臟並侵及腎周脂肪囊, 向下擠壓胰頭十二指腸。 更為兇險的還不是主體腫瘤,

而是位於大血管周圍的子病灶。 例如, 肝門後方下腔靜脈前方夾縫裡的腫塊位置深在, 胰頭十二指腸後方的腫塊包裹下腔靜脈, 局部侵及下腔靜脈壁;右側腎門周圍的腫塊緊緊包裹右腎動、靜脈。


這是一次艱難的手術, 整個手術團隊可謂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在肝膽外科的同台協助下, 在泌尿外科的保駕護航下, 歷時6個小時, 在出血僅數百毫升的情況下, 盡全力切除了所有能切除的腫瘤, 及腫瘤受侵組織, 並保全了所有可能保留的臟器。

這樣的手術算是成功嗎?

如果說從手術安全角度看, 最大限度的切除了腫瘤, 手術出血不多, 也沒有併發症發生, 病人平平安安地下了手術臺, 術後恢復也是一帆風順, 在很多人的眼裡, 應該算是非常成功的手術。

但是, 如果說從腫瘤根治性角度看, 似乎又不是那麼的完美。 手術只是切除了肉眼所見所有能切除的腫瘤, 在右側腎門的位置, 由於腫瘤緊緊包裹右腎動、靜脈, 雖然我們盡全力做了腎門血管的裸化和腫瘤組織的清除,

但是, 理論上講, 右側腎臟不切除, 並不能做到最徹底的根治。 只是, 如果切除了右側腎臟, 病人的器官功能和生活品質又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二、

我想起了臨床上很多類似的困境。

比如, 升結腸癌局部侵及十二指腸, 如果只做右半結腸切除加十二指腸壁的局部切除和修補, 雖然手術創傷小, 安全性高, 術後恢復也快, 卻是留下了復發的隱患;如果是做右半結腸切除聯合胰十二指腸切除, 雖然根治效果好, 局部復發風險降低, 但手術創傷大, 術後併發症多, 生活品質受影響也很大。

再比如, 直腸癌局部侵及膀胱、前列腺, 如果是只做直腸聯合腫瘤受侵組織的局部切除, 手術範圍自然要小的多;但是如果同時做直腸、膀胱、前列腺的切除,

手術的根治性卻要好得多, 只是手術創傷太大, 還要施行大便、尿路的雙改道。

手術策略該如何抉擇?手術成功的定義又該如何界定?

是只著眼於手術操作本身的安全, 病人下了手術臺都叫手術成功?還是放眼長遠, 病人長期存活, 沒有復發, 也沒有併發症, 才叫手術成功?

三、

門診經常會遇到宮頸癌放、化療後出現放射性腸炎的病人、直腸陰道瘺的病人。 每每我都會安撫她們, 治療是成功的, 如果當初不進行放、化療, 說不定現在連遭受痛苦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 看著她們承受的巨大痛苦, 望著她們求助的眼神, 我也不禁在內心追問, 這樣的治療算得上成功嗎?

其實, 我也明白。

風險總是和收益並存, 任何治療都是雙刃劍, 可能伴隨著併發症, 伴隨著不確定性, 按下了一頭可能會翹起另一頭。 有時甚至, 為了控制疾病, 必須做出一些必要的犧牲。

可是, 當我們為短期效果沾沾自喜情不自禁的時候, 當我們對治療併發症熟視無睹習以為常的時候, 是不是內心應該少一分浮躁和驕傲, 多一分份反思和清醒?

四、

在外科領域, 手術很快收工結束往往也被看做是一種“成功”, 而“快刀”也被外科醫生視為一種美譽。 手術做得快, 手術時間短, 被視為水準高超的一種表現。 不僅病人、家屬這樣認為, 甚至醫務人員、外科醫生也這樣認為, 連專業雜誌也把手術時間作為衡量手術難度、手術水準的一項指標。

手術時間稍長, 家屬就會很著急,擔心手術出了什麼問題;手術做得慢,麻醉醫生和手術護士就會很嫌棄,抱怨外科醫生技術不行,影響自己下班。

而很多外科醫生也把自己手術做得快當成一種驕傲,經常都在朋友圈得意地曬貼,兩個小時就做完一台手術,一天又做了幾台手術諸如此類。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術做得快就被認定等同於手術做得好啦?快,頂多就是手術做得熟練而以,是否能等同於好,中間定然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反觀很多外科大咖,從來不會刻意標榜自己手術做的快,手術演示時,不急不躁,工於細節,精於雕琢。因為他們知道,不能以快慢論英雄,手術做的細緻,病人獲益才是真正的成功。

手術做的快,很多程式被簡化了,很多細節被忽略了,就難免粗糙,看似俐落,實則潦草,短時間可能看不出來,但長時間一定會顯現出差別。就像一雙鞋,兩個小時趕工出來的和兩天精心打磨出來的,雖然都能穿,但舒適性、耐用性一定會有區別。

五、

曾經有手術室護士問我,為什麼你的直腸癌手術要比其他人手術時間長,我看她臉上壞壞的笑,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就跟她說,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因為我沒看其他醫生的手術,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的,但是,你可以去病房問病人,問家屬,瞭解手術的效果,瞭解他們對手術的感受。

有一次查房,一個男病人的愛人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邊,問我,醫生,你不是說直腸癌手術要影響功能嗎,你看,我老公現在手術後才一個多月,那方面的功能還是很強,好像沒有受影響哦?

我看著這位可愛的家屬,雖然她的直接讓我感到些許意外,但是內心卻是充滿自豪,也深深地為病人感到高興,畢竟自己手術中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嘗試終於沒有白費,不僅做到了腫瘤的根治,還完好地保全了病人的功能,他可以像以前一樣過正常人的生活。

在以前的文章中,我曾經提到一位外科醫生,當年也是我的帶教老師。他的胰十二指腸手術做的非常嫺熟,如同行雲流水酣暢淋漓,在業內享有盛名,也令我佩服地五體投地。後來,他去日本學習了一段時間,回來後風格大變,手術做成了“鬼見愁”。以前三、四個小時就能做完的手術現在要做六、七個小時,令手術室的麻醉醫生和洗手護士聞風喪膽,上了他的手術就不知什麼時候能下班。

我不知道他現在是怎麼在做手術,因為後來一直沒有機會去觀摩學習,但是我知道,能把原來做快的手術做慢下來,他一定是精雕細琢、精心打磨,考慮到了方方面面,把手術做到了極致。

六、

我有時想,如果說十月懷胎,讓母親備受身心的煎熬,讓胎兒忍受長時間的等待,是為了孕育一個完美的生命,創造一個人生的奇跡的話,那麼給予病人第二次生命的外科手術,是否也值得外科醫生精心準備、用心雕琢、傾心打造?

不糾結手術快慢,不計較時間長短,竭盡全力去打拼創造。要注重效率,但不能潦草;要講究細緻,但不要磨蹭。不追求快,不懼怕慢;該快就快,該慢就慢;快慢得當,相得益彰。

有人說,如果把人生看成一場長跑,暫時的落後和領先又算得了什麼,關鍵是看誰跑得久,跑得遠,能笑到最後。

如果說,把手術比成人生的又一個起點,為了打拼一個好的狀態,為了爭取一個好的結果,再耐心細緻地準備有何不好,何必著急慌慌地急於出發?因為,成功的手術不只是為了挽救病人的生命,讓他們能再次起跑,而是要還他們一個健康的體魄,給他們一個完美的人生!

你有什麼想法?歡迎在留言區討論。

家屬就會很著急,擔心手術出了什麼問題;手術做得慢,麻醉醫生和手術護士就會很嫌棄,抱怨外科醫生技術不行,影響自己下班。

而很多外科醫生也把自己手術做得快當成一種驕傲,經常都在朋友圈得意地曬貼,兩個小時就做完一台手術,一天又做了幾台手術諸如此類。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術做得快就被認定等同於手術做得好啦?快,頂多就是手術做得熟練而以,是否能等同於好,中間定然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反觀很多外科大咖,從來不會刻意標榜自己手術做的快,手術演示時,不急不躁,工於細節,精於雕琢。因為他們知道,不能以快慢論英雄,手術做的細緻,病人獲益才是真正的成功。

手術做的快,很多程式被簡化了,很多細節被忽略了,就難免粗糙,看似俐落,實則潦草,短時間可能看不出來,但長時間一定會顯現出差別。就像一雙鞋,兩個小時趕工出來的和兩天精心打磨出來的,雖然都能穿,但舒適性、耐用性一定會有區別。

五、

曾經有手術室護士問我,為什麼你的直腸癌手術要比其他人手術時間長,我看她臉上壞壞的笑,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就跟她說,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因為我沒看其他醫生的手術,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的,但是,你可以去病房問病人,問家屬,瞭解手術的效果,瞭解他們對手術的感受。

有一次查房,一個男病人的愛人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邊,問我,醫生,你不是說直腸癌手術要影響功能嗎,你看,我老公現在手術後才一個多月,那方面的功能還是很強,好像沒有受影響哦?

我看著這位可愛的家屬,雖然她的直接讓我感到些許意外,但是內心卻是充滿自豪,也深深地為病人感到高興,畢竟自己手術中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嘗試終於沒有白費,不僅做到了腫瘤的根治,還完好地保全了病人的功能,他可以像以前一樣過正常人的生活。

在以前的文章中,我曾經提到一位外科醫生,當年也是我的帶教老師。他的胰十二指腸手術做的非常嫺熟,如同行雲流水酣暢淋漓,在業內享有盛名,也令我佩服地五體投地。後來,他去日本學習了一段時間,回來後風格大變,手術做成了“鬼見愁”。以前三、四個小時就能做完的手術現在要做六、七個小時,令手術室的麻醉醫生和洗手護士聞風喪膽,上了他的手術就不知什麼時候能下班。

我不知道他現在是怎麼在做手術,因為後來一直沒有機會去觀摩學習,但是我知道,能把原來做快的手術做慢下來,他一定是精雕細琢、精心打磨,考慮到了方方面面,把手術做到了極致。

六、

我有時想,如果說十月懷胎,讓母親備受身心的煎熬,讓胎兒忍受長時間的等待,是為了孕育一個完美的生命,創造一個人生的奇跡的話,那麼給予病人第二次生命的外科手術,是否也值得外科醫生精心準備、用心雕琢、傾心打造?

不糾結手術快慢,不計較時間長短,竭盡全力去打拼創造。要注重效率,但不能潦草;要講究細緻,但不要磨蹭。不追求快,不懼怕慢;該快就快,該慢就慢;快慢得當,相得益彰。

有人說,如果把人生看成一場長跑,暫時的落後和領先又算得了什麼,關鍵是看誰跑得久,跑得遠,能笑到最後。

如果說,把手術比成人生的又一個起點,為了打拼一個好的狀態,為了爭取一個好的結果,再耐心細緻地準備有何不好,何必著急慌慌地急於出發?因為,成功的手術不只是為了挽救病人的生命,讓他們能再次起跑,而是要還他們一個健康的體魄,給他們一個完美的人生!

你有什麼想法?歡迎在留言區討論。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