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的性☆禁☆器官,現在能全套換!

戰傷、創傷、腫瘤切除或先天性原因所致陰莖完全或部分缺損, 往往使患者喪失了男性的排尿和性交能力。

不但給患者精神和心理上造成巨大的創傷, 而且給患者及家庭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因此後期的陰莖康復治療極為重要。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外科醫生週一宣佈, 他們給一名受傷的士兵提供了世界上第一個完整的陰莖和陰囊移植手術。

這位匿名的士兵在阿富汗的一個簡易爆炸裝置中失去了他的生殖器。 上個月, 一個由11名外科醫生組成的團隊在14小時的手術中, 將一個已故器官捐贈者的陰莖、陰囊和部分腹壁移植到士兵身上。

“這是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傷害, 當我術後第一次醒來的時候, 終於感覺更加平常......並且信心十足, 開始相信我終於沒事了。 ”這名士兵在一份聲明中說。


其實, 在過去的幾年裡, 世界各地進行了幾次陰莖移植手術。

比如2005 年 9 月 20 日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泌尿外科成功為一位外傷後陰莖缺失患者實施了世界首例同種異體陰莖移植。

該患者為 41 歲男性, 因外傷致陰莖自根部離斷, 離斷陰莖無法找回, 雖經搶救保住了性命, 但患者無法站立排尿, 尿路反復感染, 經常尿濕衣褲, 更談不上性生活, 這些痛苦使患者強烈要求行同種異體陰莖移植。

可是, 在下一個月出版的《歐洲泌尿學》雜誌上, 醫生們報導說因其妻子拒絕其新“命根”導致嚴重心理問題, 患者被迫忍痛割掉新接上的陰莖。

相比我國以失敗告終的案例, 2014年接受陰莖移植的南非患者甚至在2016年生下了一個孩子。

而這次的手術, 是迄今為止最廣泛的移植手術, 因為爆炸損傷了士兵腹股溝和骨盆部位的組織,

醫生需要把尿道、動脈、血管、肌肉、神經等附加到患者身上。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整形重建外科主任w·p·安德魯·李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希望這個移植能幫助這個年輕人恢復接近正常的泌尿和性功能。 ”

使用人體組織而不是移植來重建陰莖也行,

但這種情況下的患者植入假體才能來勃起, 這就帶來了更高的感染風險。

這回醫生使用了血管化複合異體移植, 即從一個人身體的一部分或組織轉移到另一個個體。

與任何移植手術一樣, 組織排斥是一個問題。 該團隊開發了一種免疫調節方案, 旨在儘量減少防止排斥所需的這些藥物的數量。

器官供體的睾丸不是移植物的一部分(以避免患者擁有他的嬰兒), 這意味著患者在恢復期間將繼續需要睾酮注射。 據瞭解, 手術後四周, 病人據報導效果不錯。

為了做這項工作, 科學家們已經做了大約5年的準備, 他們將來可能會對其他受傷的老兵使用同樣的技術。

根據一項研究, 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8月期間,

1367名男性服役人員的生殖器受到傷害, 其中31%受傷影響陰莖。

其實, 相對戰爭且被炸的低幾率, 陰莖癌對男性的危險大多了。


陰莖癌是男性生殖系統最常見的惡性腫瘤。 在我國曾居國內男性泌尿生殖系腫瘤發病率的首位。 近年隨著我國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及醫療衛生條件的不斷改善。 其發病率逐年下降。但仍是危害男性健康的重要疾病。

對一般小的表淺腫瘤可採取局部切除、包皮環切,尤其是年輕患者選用此療法不僅能有效地控制病變還能保留陰莖的生理功能;癌腫範圍較大或侵犯海綿體的病例須採取陰莖部分或全部切除術。

對於腹股溝腫大淋巴結活檢或腹股溝前哨淋巴結提示有淋巴結轉移的患者,需行腹股溝淋巴結清掃術。

現在看來,只要外科醫生能夠找到一個捐贈者,即使是嚴重的病例,也可能會有新的更好的治療方法。

目前國內尚未接受腦死亡標準,捐獻器官者甚少,器官來源十分匱乏;而在發達國家 ,3 個非器官移植醫生確定腦死亡之後,即可利用其器官。


本次手術的團隊

本文綜合整理自:

1.https://www.sciencealert.com/doctors-perform-world-s-first-full-penis-and-scrotum-transplant-veteran-afghanistan-john-hopkins-2018

2.張利朝,胡衛列,王元利,鄧志雄,白 瑩,張 娟,關於陰莖移植的倫理問題,醫學與哲學(臨床決策論壇版) 2006 年 3 月第 27 卷第 3 期總第 305 期

3.張永華 ,殷正坤 ,張曙光. 我國器官移植的現狀與倫理學思考[J ] . 中國醫學倫理學 ,2002 ,15 (5) :59 - 60 .

4.騰訊科技,我國首例陰莖移植手術最終以失敗告終,http://tech.qq.com/a/20060919/000233.htm

5.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5648505/US-veteran-receives-worlds-penis-scrotum-transplant.html

其發病率逐年下降。但仍是危害男性健康的重要疾病。

對一般小的表淺腫瘤可採取局部切除、包皮環切,尤其是年輕患者選用此療法不僅能有效地控制病變還能保留陰莖的生理功能;癌腫範圍較大或侵犯海綿體的病例須採取陰莖部分或全部切除術。

對於腹股溝腫大淋巴結活檢或腹股溝前哨淋巴結提示有淋巴結轉移的患者,需行腹股溝淋巴結清掃術。

現在看來,只要外科醫生能夠找到一個捐贈者,即使是嚴重的病例,也可能會有新的更好的治療方法。

目前國內尚未接受腦死亡標準,捐獻器官者甚少,器官來源十分匱乏;而在發達國家 ,3 個非器官移植醫生確定腦死亡之後,即可利用其器官。


本次手術的團隊

本文綜合整理自:

1.https://www.sciencealert.com/doctors-perform-world-s-first-full-penis-and-scrotum-transplant-veteran-afghanistan-john-hopkins-2018

2.張利朝,胡衛列,王元利,鄧志雄,白 瑩,張 娟,關於陰莖移植的倫理問題,醫學與哲學(臨床決策論壇版) 2006 年 3 月第 27 卷第 3 期總第 305 期

3.張永華 ,殷正坤 ,張曙光. 我國器官移植的現狀與倫理學思考[J ] . 中國醫學倫理學 ,2002 ,15 (5) :59 - 60 .

4.騰訊科技,我國首例陰莖移植手術最終以失敗告終,http://tech.qq.com/a/20060919/000233.htm

5.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5648505/US-veteran-receives-worlds-penis-scrotum-transplant.html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