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是伊朗軍火攔路虎?海上堵空中炸 還派刺客搞暗殺

相比其他國家, 以色列的強力反制給伊朗軍火流通體系造成的損失最為嚴重。 早些年針對伊朗從蘇丹、埃及向加沙地區偷運武器的海陸聯運方式(詳見《》一文), 以色列雙管齊下, 採取軟硬兩手打掉了這條運輸線


軟措施就是海上攔截。 2002年(正值“第2次巴勒斯坦大起義”期間), 以色列曾緝獲一艘載有50噸武器的伊朗貨輪, 當時後者正準備把這些軍火運給巴解組織。 2009年, 以色列在紅海攔截了一艘載有500噸運給真主党武器的伊朗貨船。 2014年3月, 以色列又在紅海查獲一艘滿載100多個集裝箱迫擊炮、火箭彈的伊朗軍火船。


以色列戰機空襲蘇丹境內彈藥廠示意圖

與此同時, 以色列空軍還千里奔襲, 跨洲(亞非)轟炸蘇丹境內的伊朗軍火倉庫和轉運車隊——2009年1月, 以軍戰機對正在蘇丹港(蘇丹最重要海港)與首都喀土穆之間公路上行駛的一支車隊發動空襲, 將10多輛卡車和車上的大批伊朗造Fajr-3火箭(射程65千米)全部摧毀

2012年10月24日, 以色列戰機又轟炸了位於蘇丹首都喀土穆南郊的一處工業區, 將當地一座伊朗彈藥廠和約40個集裝箱軍火盡數摧毀。


“蘇丹路線”走不通, 伊朗對“敘利亞路線”的倚重程度越來越大, 以色列也隨之將打擊重點轉為幫助伊朗向真主党輸送武器的巴沙爾政權

2011年敘內戰爆發後, 以色列對伊朗、敘利亞向真主党轉移武器更是高度關注、嚴密監控。 2017年9月, 以色列防長利伯曼宣稱將盡一切努力消除從德黑蘭到大馬士革的“戰略走廊”, 甚至不惜為此發動戰爭


前者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幹的,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1年至今以軍戰機已對敘境內目標發起100多次空襲行動

僅2018年2月下旬至今, 以色列就對4處敵方目標——敘軍王牌“老虎部隊”存放重裝備的杜邁爾空軍基地、敘軍謝拉特機場(2017年曾遭美國59枚“戰斧”巡航導彈襲擊)、伊朗起降無人機的T4空軍基地、伊朗存放彈道導彈的“47旅山”軍火庫實施猛烈空中打擊, 給伊朗和敘利亞造成了巨大人員、裝備損失


敘利亞M600導彈

在這場較量中, 看似無形的隱蔽戰線鬥爭同樣硝煙彌漫、血雨腥風。 據外媒報導, 巴沙爾曾委派心腹親信蘇萊曼將軍專門負責伊朗軍火轉運事務, 而且為了報復2007年9月以軍空襲代爾祖爾在建核設施, 巴沙爾還下令將本國仿製的M600導彈(範本為伊朗法塔赫-110)交付真主党武裝

據悉, M600導彈打擊精度較高, 可將重達1噸的常規高爆彈頭發射到最遠200公里處, 射程能覆蓋大半以色列國土, 對後者的機場、軍用倉庫、發電廠乃至核設施等重要目標都構成不小威脅。


哈馬斯武裝人員悼念馬巴胡赫

睚眥必報的以色列人當然不甘示弱, 2008年他們派出狙擊手乘船潛入位於地中海東岸的敘港口城市塔爾圖斯近海刺殺了正在海景別墅陽臺與朋友歡宴的蘇萊曼將軍

2010年1月20日在位於迪拜的布斯坦羅塔娜五星級酒店, 摩薩德特工小組又將一名哈馬斯高官馬哈茂德·馬巴胡赫暗殺, 據悉後者也是因負責將伊朗軍火偷運進加沙而招來殺身大禍


另據《耶路撒冷郵報》刊文披露,由於伊朗向黎巴嫩真主党武裝運送軍用物資的車隊頻遭以軍戰機轟炸,伊朗和敘利亞情報機關及真主党反間諜部門下大力氣深挖隱藏在敘境內的以色列特工、線人,並琢磨出一套有效的反制辦法

舉個例子——前者發現準備運送武器前,如果對相關區域採取斷電措施,並暫停手機和上網服務,就能干擾摩薩德對己方通信內容的電子監聽,並使之與潛伏人員的溝通變得比較困難(若改用衛星電話則會很快暴露目標),從而確保軍火車隊行蹤不易被洩露。


但他們也明白,這麼幹不能太有規律,否則摩薩德很快會發現其中暗藏“貓膩”,因此伊敘情報機關和真主党武裝聯手玩起了“渾水摸魚”——即便沒有運送武器也時不時地停次電、斷個網,目的就是要迷惑對手,掩護軍火車隊安全


另據《耶路撒冷郵報》刊文披露,由於伊朗向黎巴嫩真主党武裝運送軍用物資的車隊頻遭以軍戰機轟炸,伊朗和敘利亞情報機關及真主党反間諜部門下大力氣深挖隱藏在敘境內的以色列特工、線人,並琢磨出一套有效的反制辦法

舉個例子——前者發現準備運送武器前,如果對相關區域採取斷電措施,並暫停手機和上網服務,就能干擾摩薩德對己方通信內容的電子監聽,並使之與潛伏人員的溝通變得比較困難(若改用衛星電話則會很快暴露目標),從而確保軍火車隊行蹤不易被洩露。


但他們也明白,這麼幹不能太有規律,否則摩薩德很快會發現其中暗藏“貓膩”,因此伊敘情報機關和真主党武裝聯手玩起了“渾水摸魚”——即便沒有運送武器也時不時地停次電、斷個網,目的就是要迷惑對手,掩護軍火車隊安全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