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國史上最慘的三次大敗

在人們眼中秦軍是精銳的象徵, 是虎狼之師。 他們滅掉了六國, 笑到了最後。 但是歷史上秦國有三次慘敗, 但是每次都挺了過來, 並且變得更加強大, 知恥而後勇。

一、 第一次慘敗, 秦晉崤之戰

春秋中期, 秦在穆公即位後, 國勢日盛, 已有圖霸中原之意。 但東出道路被晉所阻。 周襄王二十四年(西元前628年)秦穆公得知鄭、晉兩國國君新喪, 不聽大臣蹇叔等勸阻, 執意要越過晉境偷襲鄭國。 晉襄公為維護霸業, 決心打擊秦國。

為不驚動秦軍, 準備待其回師時, 設伏於崤山(xiao二聲”)(今河南省洛甯縣東宋鄉王嶺村交戰溝)險地而圍殲之。 十二月, 秦派孟明視等率軍出襲鄭國, 次年春順利通過崤山隘道, 越過晉軍南境, 抵達滑(今河南偃師東南), 恰與赴周販牛的鄭國商人弦高相遇。 機警的弦高斷定秦軍必是襲鄭, 即一面冒充鄭國使者犒勞秦軍, 一面派人回國報警。 孟明視以為鄭國有備, 不敢再進, 遂還師。

晉國偵知, 命先軫率軍秘密趕至崤山, 並聯絡當地姜戎埋伏於隘道兩側。 秦軍重返崤山, 因去時未通敵情, 疏於戒備。 晉軍見秦軍已全部進入伏擊地域, 立即封鎖峽谷兩頭, 突然發起猛攻。 晉襄公身著喪服督戰, 將士個個奮勇殺敵。 秦軍身陷隘道,

進退不能, 驚恐大亂, 全部被殲

次年, 秦穆公親自率軍伐晉, 渡過黃河, 焚燒船隻, 以示決心死戰。

攻取晉國的王官及郊。 晉人不出, 秦軍掉頭向南, 由茅津再渡黃河, 到達肴山, 封肴中秦軍屍骨而後還。

二、第二次慘敗, 秦魏河西之戰

秦國自秦厲共公之後, 國內頻繁更換君主, 不能形成強有力的集權統治, 亦未完成社會變革。 秦國雖有東進之意, 但軍事實力明顯弱于魏國。

針對秦國的特點, 魏大將軍吳起採用了先在河西站穩腳跟, 再大舉進攻擴大戰果, 最後鞏固佔領地區的戰略。 西元前419年, 魏軍首先在河西的少梁修築城池, 以便屯兵積糧進攻秦國。 秦國即發兵進攻少梁, 阻止魏軍築城。 兩軍在少梁交戰, 魏軍擊敗秦軍, 繼續築城備戰。

秦軍則沿黃河修築防禦工事, 阻止魏軍向西擴張。

西元前413年, 魏軍開始向河西地區的秦軍發動進攻, 深入至秦縱深的鄭地附近, 大敗秦軍。 西元前412年, 魏文侯命太子擊率軍攻克繁龐, 驅其民而占其地。 西元前409年, 魏軍經過三年休整, 再度發起進攻, 連續攻克臨晉、元裡兩城邑, 並在臨晉築城。 西元前408年, 魏軍攻克洛陰、邰陽兩城邑, 並在洛陰築城屯兵駐守。 至此, 魏軍完全佔領河西之地。 秦軍則節節敗退, 至洛水沿岸修築防禦工事, 並築重泉城邑以防禦魏軍, 阻其繼續西進。

魏國佔領河西地區後, 成為秦國東進的心腹大患。 雖然此後秦國多次進攻該地區, 但大都以失敗而告終, 直到西元前329年才完全收復該地區。

三、第三次慘敗,

秦滅楚之戰

前225年, 秦王趙政又派李信和蒙武率20萬大軍, 乘楚國內訌之機, 分兵兩路進攻楚國。 李信率一軍進攻平輿, 蒙武率一軍攻打寢, 均擊敗楚軍。 李信又攻鄢郢, 再破之。 於是引兵東, 會師城父。 楚王派將軍項燕率軍抵抗。 項燕揮軍尾隨秦軍, 追擊三天三夜, 乘秦軍輕敵無備, 發起突然襲擊, 大敗秦軍, 占其兩座營壘, 殺死7名都尉。 李信帶殘兵逃回。

秦王嬴政認識到楚雖已衰弱, 但畢竟地廣人眾, 仍具有一定實力, 非輕易可滅。 他親赴頻陽王翦家, 敦請其統兵出征, 並按其要求調軍60萬歸其指揮。 前224年, 王翦和蒙武率領60萬大軍再攻楚國。 楚國徵調全國兵力, 命項燕率領在平輿與秦軍決戰。 秦王在郢陳督戰。 王翦採取了堅壁自守、避免決戰、養精蓄銳、伺機出擊的作戰方針。

楚軍多次挑戰, 終不肯出。 王翦與士兵共同生活, 並關心其飲食、起居, 注意其勞逸結合, 同時開展投石和跳遠運動, 以提高士兵的體力及戰鬥技能。 楚軍求戰不得, 日久鬥志鬆懈, 項燕只好率軍東撤。

王翦抓住戰機, 挑選精兵在前, 實施追擊, 在蘄南大敗楚軍, 殺死項燕。 秦軍乘勢攻取了楚國的許多城邑。 前223年, 王翦、蒙武率領秦軍繼續向楚國縱深進攻, 一舉攻破楚都壽春, 俘楚王負芻, 楚亡。 王翦繼續進軍江南, 佔領越國土地。 秦在楚地設立楚郡, 不久, 又分為九江郡、長河郡和會稽郡。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