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我们设计的不是房子,而是家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大学毕业的,当时住的是北京大杂院,上班是不用锁门的,下雨了,会有邻居帮着收衣服。70年代,生活住筒子楼里,有时候走在楼道里,闻到炖肉味,到了晚上,往往家里就给送来一晚。新世纪里,我在清华的教授小区住了15年了,却对邻居情况一无所知。这难道就是中国的房地产,这难道就是中国人未来的居住,这难道就是未来中国的生活吗?

“十年前,我们请了英国设计委员会主席David Kaster来做报告。他在设计界的地位很高。撒切尔夫人讲过,英国可以没有政府,但不能没有工业设计。当时,在座的大都是中国设计界的精英。做完报告后,席间有人问,‘Mr Kaster, 您认为中国的设计应该怎么做?’这个老外很厉害,点着他的鼻子回答,‘那是你的事!你们中国的设计把中国的问题解决了,你们就是世界第一。

……

5月10日,2018中国设计品牌大会暨全国建筑装饰行业战略发展论坛在京举行。在嘉宾发言环节,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中国设计界的灵魂”的清华大学教授柳冠中先生在发言中不是用枯燥的理念和说教,而是用大量的亲身感受和业界故事来描述、解释中国的设计以及中国设计的未来。


大会现场

未来四十年,中国设计路在何方?他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成果巨大,但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下一步,认识到下个四十年要做什么,怎么做。现在大家谈转型升级,我们是仅仅做室内设计,还是应该跟建筑、环境、家具和其他家用产品要有互相的关联呢,这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跨界。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业务发展方向。大家知道方便面是被外卖打倒了,在当今整合、跨界的时代,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今后四十年中国的室内设计和建筑装饰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要事先做好准备。

品牌这个概念,近年在国内很流行,但什么是品牌,怎么做品牌?柳冠中说,品牌的确对当前中国非常重要,但要想想中国的品牌的品是什么意思。品字为什么有三个口?汉字是象形会意文字,有非常深邃的含义。三个口意味着什么?第一口是肚子饿了,吃不上饭,吃相狼吞虎咽,这有品位吗?第二口是发家了,成为爆发户,土豪金,于是一挥千金,结婚的宴席摆了100桌……这些有品位吗?第三口才是中国文化讲的品,也就是品德、品味,是节制、是适可而止。


柳冠中

近些年,柳冠中接触过很多品牌专家,他觉得他们介绍品牌概念时大部分都是讲的是“牌”,而没有更多地讲到“品”,而品到底是什么,柳教授并不给出明确答案。他继续举例解说,“我们知道,中国一年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够2000万人吃一年。我国有13亿人,发展不平衡,地大物不博,资源并不丰厚。我们GDP现在是世界第二。但有个数字你们也许不知道,五年前有这样一个统计,我国每一美元的国民生产总值耗费能源是日本的11倍、欧洲的7倍。所以什么东西一乘上13亿人,这个数字就让人非常振奋,但一被13亿人所除,感觉立即捉襟见肘了。”

他认为从工业设计的角度看,设计就是找问题,解决问题。他希望大家好好思考问题,比如时尚这个风潮,设计界该怎么理解?用个脑筋急转弯的说法,时尚就是短命鬼啊。难道设计应该是短命鬼吗?如果我们设计界都沉浸在时尚的喜悦里,中国的设计会有什么希望。大家无论做规划设计、工业设计,还是做装饰设计,都要认真思考,中国的方案是什么,我们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拿出的方案是什么呢。中国的设计该怎么走,我们要思考中国的方案,不能跟着外国人后面走。


柳冠中

柳冠中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现在思考下一个四十年该做什么,中国的设计应该往哪个方向引导,是不是要更加强调行业品牌,而不是强调每一个企业的品牌呢。否则,我们浪费的资源仍会很大。我们看到太多通篇的广告、新品发布会等等。但有一个企业让我非常感动,他们从创业到现在,十八年了,没做一分钱广告,他们的概念是什么?他们认为每一分钱广告都最终要转嫁消费者身上的。我并不是反对做广告,而是赞成做品牌更重要的是做品质、品位,而不是做牌子。品对中国人是什么概念,它不是宣传啊。

这些年来,在工业设计这个学科里面,他们一直强调,中国到底走那条路,中国的工业设计、产品设计往哪里走,怎么解决中国的问题。柳冠中说,我们思考的不是中国的煤气灶,而是中国的厨房。不是中国的马桶,而是中国的厕所。不是一张床,而是整个卧室。这和我们的建筑、装饰设计是一致的。床再怎么符合人体学,只是睡着了才能享受,那么在睡觉之前呢?所以它不是一张床的问题。

他最后强调说:“我一直提倡,我们设计的不是一间房子,一个装饰,而是一个相夫教子的空间,一个家。家不是房子。房子是为生命的。广厦万间,睡处只有几平方。良田千顷,一日只须三餐。设计我们的房子,不是堆砌,不是所谓的用最新的材……我们要反思,这就是我们中国传统的精神,这就是我们中国讲的品。真正继承中国的传统精神,需要我们去创造,创造我们今后的文化自信。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