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業設計之父柳冠中:我們設計的不是房子,而是家

“我是上世紀60年代大學畢業的, 當時住的是北京大雜院, 上班是不用鎖門的, 下雨了, 會有鄰居幫著收衣服。 70年代, 生活住筒子樓裡, 有時候走在樓道裡, 聞到燉肉味, 到了晚上, 往往家裡就給送來一晚。 新世紀裡, 我在清華的教授社區住了15年了, 卻對鄰居情況一無所知。 這難道就是中國的房地產, 這難道就是中國人未來的居住, 這難道就是未來中國的生活嗎?

“十年前, 我們請了英國設計委員會主席David Kaster來做報告。

他在設計界的地位很高。 柴契爾夫人講過, 英國可以沒有政府, 但不能沒有工業設計。 當時, 在座的大都是中國設計界的精英。 做完報告後, 席間有人問, ‘Mr Kaster, 您認為中國的設計應該怎麼做?’這個老外很厲害, 點著他的鼻子回答, ‘那是你的事!你們中國的設計把中國的問題解決了, 你們就是世界第一。

……

5月10日, 2018中國設計品牌大會暨全國建築裝飾行業戰略發展論壇在京舉行。 在嘉賓發言環節, 被譽為“中國工業設計之父”、“中國設計界的靈魂”的清華大學教授柳冠中先生在發言中不是用枯燥的理念和說教, 而是用大量的親身感受和業界故事來描述、解釋中國的設計以及中國設計的未來。


大會現場

未來四十年, 中國設計路在何方?他說, 改革開放四十年, 成果巨大, 但在這個時候, 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下一步, 認識到下個四十年要做什麼, 怎麼做。 現在大家談轉型升級, 我們是僅僅做室內設計, 還是應該跟建築、環境、傢俱和其他家用產品要有互相的關聯呢, 這就是我們經常所說的跨界。 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的業務發展方向。 大家知道速食麵是被外賣打倒了, 在當今整合、跨界的時代, 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今後四十年中國的室內設計和建築裝飾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我們要事先做好準備。

品牌這個概念, 近年在國內很流行, 但什麼是品牌, 怎麼做品牌?柳冠中說, 品牌的確對當前中國非常重要, 但要想想中國的品牌的品是什麼意思。 品字為什麼有三個口?漢字是象形會意文字, 有非常深邃的含義。 三個口意味著什麼?第一口是肚子餓了, 吃不上飯, 吃相狼吞虎嚥, 這有品位嗎?第二口是發家了, 成為爆發戶, 土豪金, 於是一揮千金, 結婚的宴席擺了100桌……這些有品位嗎?第三口才是中國文化講的品, 也就是品德、品味, 是節制、是適可而止。


柳冠中

近些年, 柳冠中接觸過很多品牌專家, 他覺得他們介紹品牌概念時大部分都是講的是“牌”, 而沒有更多地講到“品”, 而品到底是什麼, 柳教授並不給出明確答案。 他繼續舉例解說, “我們知道, 中國一年在餐桌上浪費的糧食夠2000萬人吃一年。 我國有13億人, 發展不平衡, 地大物不博, 資源並不豐厚。 我們GDP現在是世界第二。 但有個數字你們也許不知道, 五年前有這樣一個統計, 我國每一美元的國民生產總值耗費能源是日本的11倍、歐洲的7倍。 所以什麼東西一乘上13億人,

這個數字就讓人非常振奮, 但一被13億人所除, 感覺立即捉襟見肘了。 ”

他認為從工業設計的角度看, 設計就是找問題, 解決問題。 他希望大家好好思考問題, 比如時尚這個風潮, 設計界該怎麼理解?用個腦筋急轉彎的說法, 時尚就是短命鬼啊。 難道設計應該是短命鬼嗎?如果我們設計界都沉浸在時尚的喜悅裡, 中國的設計會有什麼希望。 大家無論做規劃設計、工業設計, 還是做裝飾設計, 都要認真思考, 中國的方案是什麼, 我們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 拿出的方案是什麼呢。 中國的設計該怎麼走, 我們要思考中國的方案, 不能跟著外國人後面走。


柳冠中

柳冠中語重心長地說, 我們現在思考下一個四十年該做什麼, 中國的設計應該往哪個方向引導, 是不是要更加強調行業品牌, 而不是強調每一個企業的品牌呢。 否則, 我們浪費的資源仍會很大。 我們看到太多通篇的廣告、新品發佈會等等。 但有一個企業讓我非常感動, 他們從創業到現在, 十八年了, 沒做一分錢廣告, 他們的概念是什麼?他們認為每一分錢廣告都最終要轉嫁消費者身上的。 我並不是反對做廣告, 而是贊成做品牌更重要的是做品質、品位, 而不是做牌子。品對中國人是什麼概念,它不是宣傳啊。

這些年來,在工業設計這個學科裡面,他們一直強調,中國到底走那條路,中國的工業設計、產品設計往哪裡走,怎麼解決中國的問題。柳冠中說,我們思考的不是中國的煤氣灶,而是中國的廚房。不是中國的馬桶,而是中國的廁所。不是一張床,而是整個臥室。這和我們的建築、裝飾設計是一致的。床再怎麼符合人體學,只是睡著了才能享受,那麼在睡覺之前呢?所以它不是一張床的問題。

他最後強調說:“我一直提倡,我們設計的不是一間房子,一個裝飾,而是一個相夫教子的空間,一個家。家不是房子。房子是為生命的。廣廈萬間,睡處只有幾平方。良田千頃,一日只須三餐。設計我們的房子,不是堆砌,不是所謂的用最新的材……我們要反思,這就是我們中國傳統的精神,這就是我們中國講的品。真正繼承中國的傳統精神,需要我們去創造,創造我們今後的文化自信。

而不是做牌子。品對中國人是什麼概念,它不是宣傳啊。

這些年來,在工業設計這個學科裡面,他們一直強調,中國到底走那條路,中國的工業設計、產品設計往哪裡走,怎麼解決中國的問題。柳冠中說,我們思考的不是中國的煤氣灶,而是中國的廚房。不是中國的馬桶,而是中國的廁所。不是一張床,而是整個臥室。這和我們的建築、裝飾設計是一致的。床再怎麼符合人體學,只是睡著了才能享受,那麼在睡覺之前呢?所以它不是一張床的問題。

他最後強調說:“我一直提倡,我們設計的不是一間房子,一個裝飾,而是一個相夫教子的空間,一個家。家不是房子。房子是為生命的。廣廈萬間,睡處只有幾平方。良田千頃,一日只須三餐。設計我們的房子,不是堆砌,不是所謂的用最新的材……我們要反思,這就是我們中國傳統的精神,這就是我們中國講的品。真正繼承中國的傳統精神,需要我們去創造,創造我們今後的文化自信。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