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百里与蔡锷将军曾以年级前两名的成绩从日本军校毕业?


蔣百里與夫人

大概是因為近代以來我們遭受了許多屈辱的緣故, 因此, 大家都特別喜歡“威震洋夷”的故事。

從霍元甲痛打外國大力士到中國留學生包攬日本軍校前三名, 讓日本人顏面無關等等。

這實在是一種文化上的不自信, 其實大可不必;我們的文明幾千年來源遠流長, 有過許多光輝燦爛的時刻, 近代以來的屈辱對于一個流傳了幾千年的文明來說不過是一個小小插曲, 更別說這些年我們奮起直追, 已經取得了許多舉世矚目的成就, 捍衛了悠久文明的尊嚴。

我們應該把那些虛假的故事從文化上剔除出去,

因為這些假的段子對于我們來說有百害而無一利。

所以今天, 我們先來證偽“中國留學生包攬日本軍校前三名”這故事, 因為牽扯到近代兩位名人蔣百里和蔡鍔, 所以這個故事流傳特別廣。

但事實上這故事100%是假的。

我們先來看這個故事是這么回事, 這是我從互聯網一個著名門戶網站上摘錄的:

“1906年7月的一天, 陸軍士官學校的畢業典禮正在舉行。 按照慣例, 畢業典禮上要隆重表彰前三名的優等生。 日本人開始宣布第一名:蔣方震。 念完了日本人才回過神來, 這是一個中國名字!這個搶了日本人頭彩的蔣方震是誰呢?他還有一個更響亮的名字——蔣百里。 蔣百里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 把代表第一名的日本天皇佩劍帶走了,

狠狠地甩了日本人一記耳光。 校方接著宣布第二名, 結果還是個中國人:蔡鍔。 。 日本人為保險起見, 在宣讀第三名前先看了看名單, 發現第三名還是個中國名字——張孝淮。 前三名怎能讓中國人包圓?這個素以誠實為教條的學校的校方決定改成績, 連續插入兩個日本人作為第三名第四名。 而原來的探花——張孝淮, 就生生被擠到了第五。 從這以后,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又追加了一條規定:中國留學生必須和日本學生分開授課。 ”

我們先說一下這個故事中最假的地方:蔣百里和蔡鍔根本不是一屆, 怎么可能同時畢業?


蔡鍔將軍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官方校史上面顯示, 蔣百里將軍是1902年7月以自費生的名義申請就讀日本陸士的,

而蔡鍔將軍在1903年11月遞交入學申請的, 兩者幾乎晚了一年半, 怎么可能是同期畢業?

早在1901年, 也就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13期畢業生開始, 學校日本學生和留學生已經分開授課了, 所謂“日本人因為被中國人包攬前兩名, 丟了面子, 所以決定分開授課”完全是無稽之談了。

而且根據日方史料《陸軍士官學校一覽》記載,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生名錄一貫只記錄日本畢業生, 海外留學生根本都不被這本畢業名錄收錄。

李宗仁回憶錄也證實了這一情況, 李宗仁在回憶錄里稱蔣介石為了擠入“陸士中國留學生”小圈子, 專門派人找到當時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6期中國留學生同學會總會負責人劉宗紀, 請他將蔣介石說成是日本士官學校第6期畢業的,

并捐款5萬大洋。

從李宗仁這段回憶可以看出, 當時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是沒有出一本包含中國留學生的畢業生名錄的, 只有中國留學生自己編纂的同學會名錄。 假設日本有官方名錄, 那么蔣介石肯定是派人去日本花錢運作了。

還有一點, 蔣介石“假冒”日本陸士畢業生被拆穿的鐵證是1929年日本興亞院編纂出版的《日本留學中華民國人名調》發現陸士第6期和第10期中國畢業生名單里均無蔣介石的名字。

這也能證實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官方畢業生名錄沒有收錄留學生, 不然直接拿畢業生名錄好了, 何必靠《日本留學中華民國人名調》呢?

另外, 根據日方資料記載,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日本學生和留學生即使同屬一個學科,

在課程設置上也有很多不同, 比如留學生就沒有日本軍事地理這門課, 連課程都不一樣, 考試內容也不盡相同, 蔣百里和蔡鍔將軍是怎么拿到年級兩名的呢?

講道理, 多了一門地理課的日本學生怎么樣也會在總分上比留學生高幾十分, 就算不合理的非要日本學生和留學生統一按照考試分數排名, 那吃虧的也是留學生啊。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其次,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沒有所謂的“年級第一”這個說法, 只有各兵種首席的說法。 這是最好想明白的, 高中文理分科以后, 文科理科都不會統一排座次, 堂堂軍校那么多學科, 怎么可能排得出所謂的“年級第一”?炮兵科和騎兵科第一, 誰在誰前面?

還有一種說法是因為蔣百里先生就讀的是“步兵科”,因此,蔣百里先生拿的是“步兵科第一”;然而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之前說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里的日本學生和留學生是分開授課,而且學習的內容也不盡相同,又怎么可能統一考試呢?

還是根據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官方校史《士官學校生徒卒業優等者へ賞品下賜の件》檔案顯示,1905年第17、18期步首席分別為篠塚義男與安井藤治。順便說一句,日本侵華時期,這兩位都做到師團長這個級別,篠塚義男當時是日本第十師團師團長,我們今天許多抗戰劇里都出現過篠塚義男這位侵華日軍師團長。

最后,還有一個決定性證據是只有日本陸軍大學優秀畢業生才有天皇御賜軍刀,而日本陸士的優秀畢業生一般授予望遠鏡或者銀懷表;就算蔣百里真的在陸士留學生步兵科考試考了第一名,那么他得到的獎品也應該是懷表,而不是軍刀;事實上之前和之后兩三屆陸士優秀畢業生獲得的獎品都是懷表。

這在日本陸士官方校史資料《士官學校生徒卒業優等者へ賞品下賜の件》(明治38年3月2日、明治38年11月12日)里記載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綜上所述,蔣百里和蔡鍔將軍分別包攬“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生前兩名”的故事是不折不扣的段子,并不是真實的歷史。在當時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這種可以提振民族自豪感的段子也許有它存在的價值,但是在中國已經舉世矚目的今天,這種假故事實在沒有任何傳播的必要了。

誰在誰前面?

還有一種說法是因為蔣百里先生就讀的是“步兵科”,因此,蔣百里先生拿的是“步兵科第一”;然而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之前說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里的日本學生和留學生是分開授課,而且學習的內容也不盡相同,又怎么可能統一考試呢?

還是根據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官方校史《士官學校生徒卒業優等者へ賞品下賜の件》檔案顯示,1905年第17、18期步首席分別為篠塚義男與安井藤治。順便說一句,日本侵華時期,這兩位都做到師團長這個級別,篠塚義男當時是日本第十師團師團長,我們今天許多抗戰劇里都出現過篠塚義男這位侵華日軍師團長。

最后,還有一個決定性證據是只有日本陸軍大學優秀畢業生才有天皇御賜軍刀,而日本陸士的優秀畢業生一般授予望遠鏡或者銀懷表;就算蔣百里真的在陸士留學生步兵科考試考了第一名,那么他得到的獎品也應該是懷表,而不是軍刀;事實上之前和之后兩三屆陸士優秀畢業生獲得的獎品都是懷表。

這在日本陸士官方校史資料《士官學校生徒卒業優等者へ賞品下賜の件》(明治38年3月2日、明治38年11月12日)里記載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綜上所述,蔣百里和蔡鍔將軍分別包攬“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生前兩名”的故事是不折不扣的段子,并不是真實的歷史。在當時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這種可以提振民族自豪感的段子也許有它存在的價值,但是在中國已經舉世矚目的今天,這種假故事實在沒有任何傳播的必要了。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