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瘫妈妈忍着剧痛,每天把女儿和自己绑在一起,坐轮椅接送上学


“媽媽你死了會變成星星嗎?你可不可以變成一顆形狀不一樣的星星呢?那樣我想你的時候, 我就知道哪一顆是你了。 ”年幼的女兒不知生離死別的意義,

說出的這童言卻讓王文珞幾欲淚下。 王文珞是一位單親媽媽, 從小因腦癱在輪椅上度過了幾十年時光, 如今又被查出腹腔內有囊性腫瘤, 醫生說腫瘤破裂的話, 隨時可能會去世。 經歷過許多坎坷的王文珞并不懼怕死亡, 可如面對可愛的女兒, 她卻不知道自己走后, 女兒該何去何從。

視頻:殘疾媽媽每天忍著劇痛, 把女兒綁在輪椅上接送上學


身患重病的王文珞, 忍著劇痛,

把女兒和自己都綁在輪椅上, 每天坐著輪椅接送著讀幼兒園的女兒, 王文珞說“我并不畏懼死亡, 因為我已經殘疾成了這樣, 有一只眼睛也已是失明, 如果不是為了女兒, 我真的不愿意去做手術。 ”“可想到我死后我的女兒不知該何去何從, 或許會淪為孤兒。 ”在大家的鼓勵下, 她想再搏一次。


家住四川省自貢市學院街的王文珞今年43歲, 家有年過百歲的外婆和重病癱瘓在床的母親,

膝下還有年僅五歲的女兒羅雨辰。 王文珞出生的時候, 母親難產使她成了腦癱。 因為害怕別人奇異的目光, 王文珞在自貢同興路一個不到七平米的小房間里, 整整二十年沒有出過門。 她沒有上過一天課, 卻通過母親買的一本新華字典練習拼音, 學習漢字, 并閱讀完了大量中外文學名著, 坎坷的命運塑造了她堅強不屈的性格。


幸運的是, 2006年自貢市《今日晚報》的一篇報道,

讓她被世人認識, 也讓她有勇氣第一次走出小屋。 圖為報道王文珞故事的報紙。


希望更多人珍惜美好生命的王文珞, 開辦了免費的“曉文熱線”以親身經歷鼓勵、開導了無數需要幫助、甚至準備輕生的人。 她靠賣氣球資助孤兒高中生、她為汶川地震捐款, 她還是自貢市道德模范(提名)、全國首屆“輪椅天使”候選人……身體殘疾的她, 精神上卻是如此高大和完整。


2011年, 王文珞與來自他鄉的丈夫相遇相知, 兩人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 2013年, 原本被醫生預言幾乎無法生育的她, 竟然奇跡地懷孕了。 不幸地是, 由于王文珞常年坐輪椅, 導致脊椎變形, 醫生無法為她注射麻藥。 令人所有人感到敬佩的是, 王文珞毅然決定不打麻藥, 在清醒的狀態下, 讓醫生切開自己的肚子, 用盡全力將女兒雨辰帶到了這個世界。


然而命運卻總是在刻意與王文珞作對, 生下孩子后, 丈夫染上賭博完全像變了一個人。 為了女兒的未來, 向來獨立的王文珞選擇了與丈夫離婚。 2016年, 因為長期精神壓力過大及用眼過度, 她的右眼失明。 2017年, 家中唯一行動自如, 支撐著整個家運行的母親突發腦梗, 臥病在床。 母親55天的住院治療, 讓王文珞花光了所有的積蓄。 面對女兒和年過百歲的外婆, 輪椅上的王文珞成為了這個家唯一的頂梁柱。


然而,最大困境還在后面,2018年3月26日,王文珞在自貢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出,腹腔內有囊性腫瘤,腫瘤壓迫了腹腔三分之二的器官,讓她看起來像懷孕五個月的孕婦。醫生告訴王文珞,她肚子里面的包塊隨時都會破裂,破裂以后不到三分鐘就會死亡,讓王文珞趕緊去大醫院做手術,可這樣舉步維艱的一個家庭,連去大醫院檢查的費用都沒有,何談做手術啊?


因為醫生的一席話,王文珞整日夜不能寐。她最擔心的還是女兒,如果自己哪天忽然不在了,女兒該何去何從啊?她問女兒:“有一個漂亮的阿姨,想要找一個公主回她的家去陪小弟弟,那個阿姨選中了小雨辰,小雨辰愿意去嗎?” “阿姨家什么都有,還不會打你不會罵你。” 雨辰想了想說:“媽媽我不去,我要跟媽媽一起,我只喜歡牽著媽媽的鉤子手,我不要玩具,我也不要好吃的,媽媽你每天給我吃一個饅頭就好了。”


2年前,在王文珞右眼失明前,她曾為女兒寫下一封信:有時候,媽媽是個悲觀論者。我害怕任何的不好,病痛、意外,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看去聽。雖然,到媽媽這個年齡,已經大到足以必須面對這些悲傷的時刻。但是,我害怕的一切也都是因為你啊!我不想因為某個意外,某種疾病而離開你!媽媽害怕再也看不到你,再也摸不到你,更害怕錯過你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


死亡對于王文珞來說她并不畏懼,因為她從小經歷的苦難,早已使她練就成鋼筋鐵骨。可想起女兒的以后,她卻憂愁無比。女兒的無忌童言,讓她感覺心如刀割一般的痛到無法呼吸。(攝影:周靖 ?文字整理:歌歌 ? 編輯:孫文珩)

如果你想幫助這個堅強的母親,請點擊:【】。也可以在微信錢包中,選擇騰訊公益,搜索:【輪椅天使絕地求生】。或者掃描二維碼完成捐助。如還有問題,請關注公眾號“微言薄語”。


掃描二維碼完成捐助。


然而,最大困境還在后面,2018年3月26日,王文珞在自貢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出,腹腔內有囊性腫瘤,腫瘤壓迫了腹腔三分之二的器官,讓她看起來像懷孕五個月的孕婦。醫生告訴王文珞,她肚子里面的包塊隨時都會破裂,破裂以后不到三分鐘就會死亡,讓王文珞趕緊去大醫院做手術,可這樣舉步維艱的一個家庭,連去大醫院檢查的費用都沒有,何談做手術啊?


因為醫生的一席話,王文珞整日夜不能寐。她最擔心的還是女兒,如果自己哪天忽然不在了,女兒該何去何從啊?她問女兒:“有一個漂亮的阿姨,想要找一個公主回她的家去陪小弟弟,那個阿姨選中了小雨辰,小雨辰愿意去嗎?” “阿姨家什么都有,還不會打你不會罵你。” 雨辰想了想說:“媽媽我不去,我要跟媽媽一起,我只喜歡牽著媽媽的鉤子手,我不要玩具,我也不要好吃的,媽媽你每天給我吃一個饅頭就好了。”


2年前,在王文珞右眼失明前,她曾為女兒寫下一封信:有時候,媽媽是個悲觀論者。我害怕任何的不好,病痛、意外,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看去聽。雖然,到媽媽這個年齡,已經大到足以必須面對這些悲傷的時刻。但是,我害怕的一切也都是因為你啊!我不想因為某個意外,某種疾病而離開你!媽媽害怕再也看不到你,再也摸不到你,更害怕錯過你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


死亡對于王文珞來說她并不畏懼,因為她從小經歷的苦難,早已使她練就成鋼筋鐵骨。可想起女兒的以后,她卻憂愁無比。女兒的無忌童言,讓她感覺心如刀割一般的痛到無法呼吸。(攝影:周靖 ?文字整理:歌歌 ? 編輯:孫文珩)

如果你想幫助這個堅強的母親,請點擊:【】。也可以在微信錢包中,選擇騰訊公益,搜索:【輪椅天使絕地求生】。或者掃描二維碼完成捐助。如還有問題,請關注公眾號“微言薄語”。


掃描二維碼完成捐助。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