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我,帕特-莱利,宁教我坑闪电侠,韦德却从不负我


【本盒飯全文萊利第一人稱視角】

時至如今, 我仍能回憶起2003年的那個夏天。

“選誰好呢?”手握第5順位的我, 在阿King、米利西奇、東尼桑與道長紛紛花落各家后, 一度陷入到了沉思。

正當我托著下巴思索時, 卻猛然間與一道眼神交匯。 那道眼神清澈, 明亮, 充滿真誠, 于是我當即便做出了決定。

“德維恩-韋德, 就是你啦。 ”

2003年的第5順位, 身高1米93的得分后衛, 21歲, 在年齡=潛力的認知體系里, 這小子其實已經不年輕了。 然而不知為何, 我與這小子一見如故, 并且當我剛決定選中他時, 我便信心十足的認為, 他就是這支球隊最合適的人選。

“小子, 我會讓你成為冠軍球員的。 當然啦, 要付出什么代價, 你懂的。 ”我曖昧的朝他看了一眼, 眼神意味深長。

“只要能成為冠軍球員, 我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他這樣回復道, 清澈的眼神里, 寫著堅定。

“那你就得聽我的, 放心, 不會坑你的。 ”我笑意盈盈, 對他說道。


很多人都知道, 我帕特-萊利是一位智者;但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 我帕特-萊利, 還是一位魔鬼教練。 我痛恨那些不著邊際, 虛無縹緲的雞湯, 我只是執拗的認為, 只有日復一日的玩命苦練, 才是通往總冠軍的堅實道路。 昔日在湖人, 我通過這套方法, 享受到無上的成功。 奈何以魔術師、沃西為首的反賊們很快就受不了了, 他們公然逼宮, 直言我的訓練方式慘無人道, 并集體要求我下課。 哎, 他們怎么就不明白,

生于憂患, 死于安樂呢?

NBA雖說恪守叢林法則, 遵循弱肉強食的優勝劣汰, 但聯盟里有的是那些意志松垮的家伙, 這群家伙但凡拿到大合同, 便會偷奸耍滑, 鬼混度日。 錢得了, 怕甚事嘛, 待到合同年時再沖刺也不遲。 屆時刷出一份好數據, 拍在總經理的桌面上, 理直氣壯的要一份大合同, 還不是美滋滋?

但韋德不同。


這孩子簡直太實誠了, 我說一便是一, 我說二便是二。

我要他加練, 他便120%, 毫無折扣的完成。 至今我還記得那段往事。 2006年總決賽, 達拉斯氣勢如虹, 主場連下兩城, 帶著0-2的總比分返回南海岸, 令我異常不爽。 于是我便指著美航中心球館飄揚著的23號, 一字一句的說道。

“如果我現在擁有喬丹, 那么便一定能反敗為勝。 ”

我又意味深長的看了韋德一眼, 沒想到他也正注視著我。 當然事后我才知道, 正是在那一天, 韋德玩命加練, 一直練到凌晨兩點, 方才罷休。

說實話, 他的表現確實令我驚喜, 后四戰場均39.3分8.3籃板3.5助攻2.8搶斷, 簡直猶如天神下凡。 熱火做到了, 做到了反敗為勝, 做到了絕地逆襲。 當那座金光燦燦的奧布萊恩金杯被高高捧起后, 我突然感到有點兒暈眩。 當年執教湖人奪冠, 并不難, 守成而已;可如今執教熱火奪冠,

那就難了, 因為這是隊史首座金杯。 當然透過這座金杯的光芒, 我仿佛看到了未來的金光大道, 于是我走到韋德面前, 拍了拍他的肩膀, 說道。

“別滿足, 你還得為球隊, 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榮耀, 加把勁, 別喊累。 ”

“好。 ”他的答復簡短, 卻有力。


如先前所說的那樣, 韋德確實是個實誠孩子。 我給予的訓練任務, 無論有多高強度, 無論有多不人道, 他都能咬著牙的完成。

當然我也注意到, 他撫摸膝蓋的次數變多了, 興許是高強度的訓練令他那抽掉半月板的膝蓋不堪重負?嗨, 誰管得了那么多呢。

2010年, 阿King來了、道長也來了, 南海岸一時之間成了所有輿論關注的焦點。 三巨頭聯手四個賽季, 球隊的榮譽館內又添了兩座金杯, 而我的名聲, 也由此扶搖直上, 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神算子。 望著我一手締造的帝國, 已然大權在握, 志得意滿的我, 笑了。

這會是一個偉大的王朝!2014年的夏天, 我的腦海里編織著這樣的夢想。 不料阿King率先發表了聲明……靠, 他居然溜了。

隨后道長那混球也與肥仔眉來眼去, 并有意無意把肥仔許諾他的合同, 擺放在我面前……靠, 不就是想要頂薪嘛?這點小伎倆, 算了算了, 給吧給吧。

一瞬之間,王朝碎成殘垣斷壁,令我有點兒懵逼。而更令我感到懵逼的是,球隊的工資空間已所剩無幾。望著還未續約的韋德,我咬了咬牙,走到他面前。

“降薪吧,球隊有點兒困難。”

“好。”

2年3400萬,簽字畫押,相較先前的那份合同,損失了近1000萬。


韋德可能并不在意,他保持平靜,希望能在這支球隊里終老。只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他撫摸膝蓋的次數越來越多,這不由令人感到無比擔憂,尤其是隨著道長的報銷,韋德的壓力越來越大了。興許……是時候把權杖交到其他人的手里?懷揣著這樣的想法,我開始著手球隊的重建工作。于是德拉季奇來了,懷王來了,泰勒-約翰遜也來了。

我慷慨的送出一份又一份的大合同,讓許多身披熱火戰袍的角色球員變成千萬富翁。卻又一次忽視了韋德。于是2016年夏天,當他詢問我何時才能坐下來談談時,猛然之間才發現,發現原來他的合同又到期了。我瞅了眼工資空間,又一次所剩無幾。望著還未續約的韋德,我咬了咬牙,走到他面前。

“降薪吧,球隊有點兒困難,每年1000萬可好?”

韋德認真的盯著我,許久,進而眼神黯淡下來,凄然一笑。

“也許,是時候結束了。”


望著他離去的那道背影,我有點兒發懵,平靜下來后似乎也有點兒后悔,心想是不是把韋德坑的太慘了。從當年的魔鬼訓練,過度壓榨他的肉體,導致競技狀態無限透支;到續約時的冷酷無情,錙銖必較。只是回過頭再琢磨琢磨,從阿King離去到道長生涯報銷,再到那些拿到高薪便迅速淪為累贅的家伙。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不是坑與被坑之間,達成了一種生態平衡呢?

既然我會被坑,那也總得設法去坑人,對不對?這樣去想,好像就釋然了。

今年2月,韋德重返邁阿密,重返南海岸,并受到了熱烈歡迎。在常規賽里,他扮演導師的角色;而在季后賽里,他打出了萬夫莫當,老當益壯級的表現。于是大多數輿論都認為,是時候給韋德一份體面的合同予以補償了。只是瞅了瞅所剩無幾的工資空間,我第三次咬了咬牙,走到他面前。

“要不,底薪?”

“……”

“底薪吧。”

“……”

“底薪好嗎?”

“……”

從七月到九月的幾乎每一天,我都會重復這樣的話題。其實我很清楚,無論他多沉默,都不會選擇再度離去。畢竟兩年前的那次出走,是賭氣,是憤懣;而如今,倦鳥思潮,渴望終老。韋德嘛,03年是啥樣,現在還是啥樣。這小子的性格,我還不了解?

吃定他了。

“底薪如何?”當我第101次,不厭其煩的送出同樣的報價時,韋德終于點頭。

“好吧,但這是last dance了。”

寧教我坑閃電俠,韋德卻從不負我。望著戴著棒球帽,已經有抬頭紋,略顯蒼老的閃電俠正式在合同上簽字畫押時,我突然有了種莫名的感慨,又有幾分慚愧,剎那而已,轉瞬之間便恢復了平靜。


良心這玩意兒,能吃嗎?

如果不能,又值幾個錢呢?

我是狂言君,如果覺得文章還不錯,可以關注盒飯首發平臺公眾號【狂言Doggy】,每天我會在這里擼2-3條,拿出來其中1-2條在這里與大家分享。想看到更多內容的鄉親們可以來公眾號找我。

一瞬之間,王朝碎成殘垣斷壁,令我有點兒懵逼。而更令我感到懵逼的是,球隊的工資空間已所剩無幾。望著還未續約的韋德,我咬了咬牙,走到他面前。

“降薪吧,球隊有點兒困難。”

“好。”

2年3400萬,簽字畫押,相較先前的那份合同,損失了近1000萬。


韋德可能并不在意,他保持平靜,希望能在這支球隊里終老。只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他撫摸膝蓋的次數越來越多,這不由令人感到無比擔憂,尤其是隨著道長的報銷,韋德的壓力越來越大了。興許……是時候把權杖交到其他人的手里?懷揣著這樣的想法,我開始著手球隊的重建工作。于是德拉季奇來了,懷王來了,泰勒-約翰遜也來了。

我慷慨的送出一份又一份的大合同,讓許多身披熱火戰袍的角色球員變成千萬富翁。卻又一次忽視了韋德。于是2016年夏天,當他詢問我何時才能坐下來談談時,猛然之間才發現,發現原來他的合同又到期了。我瞅了眼工資空間,又一次所剩無幾。望著還未續約的韋德,我咬了咬牙,走到他面前。

“降薪吧,球隊有點兒困難,每年1000萬可好?”

韋德認真的盯著我,許久,進而眼神黯淡下來,凄然一笑。

“也許,是時候結束了。”


望著他離去的那道背影,我有點兒發懵,平靜下來后似乎也有點兒后悔,心想是不是把韋德坑的太慘了。從當年的魔鬼訓練,過度壓榨他的肉體,導致競技狀態無限透支;到續約時的冷酷無情,錙銖必較。只是回過頭再琢磨琢磨,從阿King離去到道長生涯報銷,再到那些拿到高薪便迅速淪為累贅的家伙。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不是坑與被坑之間,達成了一種生態平衡呢?

既然我會被坑,那也總得設法去坑人,對不對?這樣去想,好像就釋然了。

今年2月,韋德重返邁阿密,重返南海岸,并受到了熱烈歡迎。在常規賽里,他扮演導師的角色;而在季后賽里,他打出了萬夫莫當,老當益壯級的表現。于是大多數輿論都認為,是時候給韋德一份體面的合同予以補償了。只是瞅了瞅所剩無幾的工資空間,我第三次咬了咬牙,走到他面前。

“要不,底薪?”

“……”

“底薪吧。”

“……”

“底薪好嗎?”

“……”

從七月到九月的幾乎每一天,我都會重復這樣的話題。其實我很清楚,無論他多沉默,都不會選擇再度離去。畢竟兩年前的那次出走,是賭氣,是憤懣;而如今,倦鳥思潮,渴望終老。韋德嘛,03年是啥樣,現在還是啥樣。這小子的性格,我還不了解?

吃定他了。

“底薪如何?”當我第101次,不厭其煩的送出同樣的報價時,韋德終于點頭。

“好吧,但這是last dance了。”

寧教我坑閃電俠,韋德卻從不負我。望著戴著棒球帽,已經有抬頭紋,略顯蒼老的閃電俠正式在合同上簽字畫押時,我突然有了種莫名的感慨,又有幾分慚愧,剎那而已,轉瞬之間便恢復了平靜。


良心這玩意兒,能吃嗎?

如果不能,又值幾個錢呢?

我是狂言君,如果覺得文章還不錯,可以關注盒飯首發平臺公眾號【狂言Doggy】,每天我會在這里擼2-3條,拿出來其中1-2條在這里與大家分享。想看到更多內容的鄉親們可以來公眾號找我。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