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还有这样的民族?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


羅布人村寨, 位于尉犁縣城西南35公里處, 距庫爾勒市南85公里處。 村寨方圓72平方公里, 有二十余戶人家, 是中國西部地域面積最大的村莊之一。


羅布人村寨屬瓊庫勒牧場, 是一處羅布人居住的世外桃源, 寨區涵蓋塔克拉瑪干沙漠、游移湖泊、塔里木河、原始胡楊林、草原和羅布人 。 最大沙漠、最長的內陸河、最大的綠色走廊和絲綢之路在這里交匯, 形成了黃金品質的天然景觀。


羅布人是新疆最古老的民族之一, 他們生活在塔里木河畔的小海子邊, “不種五谷, 不牧牲畜, 唯以小舟捕魚為食。 ”其方言也是新疆三大方言之一, 其民俗、民歌、故事都具有獨特的藝術價值。 千百年來他們與世隔絕, 如今, 沙漠中只剩下了為數不多的“最后的羅布人”。

他們在沙漠中的海子邊打魚狩獵, 種莊稼, 保持著原始的風俗習慣, 其生活充滿了神秘色彩。


羅布人, 又叫羅布淖爾人。 據北魏:“吐谷渾北有乙弗勿敵國, 俗風與吐谷渾同。 不識五谷, 唯食魚及蘇子”。 吐谷渾當時居青海北部和新疆若羌、且末一帶,

為鮮卑族的一支。 羅布人的風俗與其相同。


羅布人和蒙古族等其他游牧民族一樣, 逐水草而居。 有所不同的是, 他們的生活方式不是以游牧為生, 而是以捕魚和狩獵為生。


羅布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與外界隔絕的海子群之間, 封閉的生活環境, 造就了與之相適應的生活方式。 他們不種五谷, 不牧牲畜, 唯小舟捕魚為食, 或采野麻, 或捕哈什鳥剝皮為衣, 或以水獺之皮并哈什鳥之翎, 持往城市貨賣, 易布以代衣。


羅布人沒有貨幣概念,只是物物交換。羅布人的物質生活條件極差,但是他們的適應能力極強,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們靠羅布泊水域和周圍的濕地及其原始胡楊林繁衍生息。


唐朝時期“絲綢之路”中道衰落,羅布人仍生活在喀喇庫勒和卓兩大海子之間。羅布人居地荒涼閉塞,歷經疫病和自然災害,紛紛遷至別處定居、游牧,兼事農耕,只有喀爾曲尕村的居民還較多地保留了羅布人在物質文化方面的許多遺俗。至解放初期,居民也僅剩幾十戶。


喀爾曲尕村的羅布人熱愛勞動,年近七八十,仍耕作不息,經常聚集五六人帶著用野麻編織的網和魚叉、大頭棒,劃著卡盆下湖。捕漁回來,一任全村各家隨意取食,食盡再捕,不分彼此。


長壽是羅布人的一大特點,由于他們世居于較為偏僻的羅布泊地區,遠離環境污染,百歲老人甚多。雖然老態,但是耳不聾,眼不花,思維清楚,性情樂觀、豁達、豪放,仍可聞樂起舞,縱情歌唱。


羅布人村寨正門形如一個戴著帽子的人的頭部,兩側是魚的圖騰。在小小的羅布人村寨里游客可同時看到四樣有趣的人和物,那就是羅布人、海子、胡楊和沙漠。


其實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人文景觀,都是請研究考古的教授設計近幾年建造,過去真正的羅布人村寨生活景象是看不到的,聽說這里原來只有幾戶人家在這里生活,并且每家相距好遠,現在都被遷移走了。現在這里只能說是復原的羅布人村寨原始村落公園更為恰當。可以從導游那里了解些原始村落知識,還能玩玩沙山。


羅布人沒有貨幣概念,只是物物交換。羅布人的物質生活條件極差,但是他們的適應能力極強,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們靠羅布泊水域和周圍的濕地及其原始胡楊林繁衍生息。


唐朝時期“絲綢之路”中道衰落,羅布人仍生活在喀喇庫勒和卓兩大海子之間。羅布人居地荒涼閉塞,歷經疫病和自然災害,紛紛遷至別處定居、游牧,兼事農耕,只有喀爾曲尕村的居民還較多地保留了羅布人在物質文化方面的許多遺俗。至解放初期,居民也僅剩幾十戶。


喀爾曲尕村的羅布人熱愛勞動,年近七八十,仍耕作不息,經常聚集五六人帶著用野麻編織的網和魚叉、大頭棒,劃著卡盆下湖。捕漁回來,一任全村各家隨意取食,食盡再捕,不分彼此。


長壽是羅布人的一大特點,由于他們世居于較為偏僻的羅布泊地區,遠離環境污染,百歲老人甚多。雖然老態,但是耳不聾,眼不花,思維清楚,性情樂觀、豁達、豪放,仍可聞樂起舞,縱情歌唱。


羅布人村寨正門形如一個戴著帽子的人的頭部,兩側是魚的圖騰。在小小的羅布人村寨里游客可同時看到四樣有趣的人和物,那就是羅布人、海子、胡楊和沙漠。


其實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人文景觀,都是請研究考古的教授設計近幾年建造,過去真正的羅布人村寨生活景象是看不到的,聽說這里原來只有幾戶人家在這里生活,并且每家相距好遠,現在都被遷移走了。現在這里只能說是復原的羅布人村寨原始村落公園更為恰當。可以從導游那里了解些原始村落知識,還能玩玩沙山。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