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俄达成伊德利卜停战协议,倒霉的反而是伊朗!

近日, 就在伊德利卜局勢持續緊張、敘政府軍士氣高昂之時, 土俄領導人卻在17日舉行的會談中達成暫時停戰的妥協, 這無疑給收復心切的敘政府潑了一盆冷水。

協議規定將在10月15日前在敘伊德利卜省建立長15公里至20公里的非軍事區, 以隔離敘內戰交戰雙方。 普京宣稱, 作為解決僵局的一部分, 包括坦克、大炮在內的所有重型武器將在10月10日前撤出該地區, 非軍事區將由俄土軍隊一同巡邏監督, 并表示該協議已經得到敘政府的“普遍支持”。 而身為敘政府重要盟友的伊朗也于18日宣稱對俄土達成一致表示歡迎。


那么, 敘政府是否將止步伊德利卜?伊朗在敘利亞的特殊利益又能否在俄土新一輪的利益置換中得到特別關照?

見好就收還是無奈之舉?

根據媒體報道的協議內容, 顯然這是俄土激烈博弈和互相妥協的結果, 作為暫停進攻伊德利卜的交換條件,

俄敘一方得到叛軍在10月10日前將重型武器撤出伊德利卜的保證。 但相比收復全國的長期夙愿來說, 這很顯然只是蠅頭小利。

推遲收復很有可能養虎為患:一方面, 給予反對派武裝休養生息的機會將使其有時間去休整武裝力量、整合內部軍心, 而外部勢力的軍事援助也極有可能會擴大規模。 更重要的是, 政府軍當前旺盛的士氣也將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 推遲收復也將給美國等西方勢力更多機會去制造事端。


2018年9月11日在伊德利卜新成立的民族解放陣線的敘利亞叛軍。 來源:法新社

但俄羅斯從地區整體戰略的角度選擇吞下苦果。 首先, 暫時維持伊德利卜反對派大本營的存在意味著俄軍繼續駐扎敘利亞的合法性的加強, 并且隨時可以拿伊德利卜反對派作為籌碼來威脅美國。

其次, 俄羅斯也要充分考慮土耳其的特殊利益關切。 土耳其將庫爾德分裂勢力一直看作心腹大患, 敘政府的軍事行動必然導致大量難民和武裝分子逃入土耳其, 加劇其國內混亂,

更重要的是一旦敘政府乘勝進攻阿夫林地區, 土耳其將失去遏制和監視庫爾德人的前沿陣地, 這是土耳其所不能容忍的。


有近330萬人生活在反叛分子控制的伊德利卜地區, 其中許多人多次流離失所。 來源:路透社

另外, 難民問題的產生也將影響俄歐關系。

大量難民逃入歐洲必然使歐洲各國遷怒伊德利卜的軍事行動, 這對于本已緊張的俄歐關系只能是“雪上加霜”。 在俄羅斯看來, 將難民留在敘利亞國內將是兼顧各方利益的最佳選項, 未來也希望歐洲和海灣國家能夠在敘利亞戰后重建中施以援手。

總之, 俄敘止步伊德利卜完全是無奈之舉, 土耳其的態度讓俄羅斯明白, 此時軍事進攻并非最佳時機。 而伊朗在敘利益實際上因為此次俄土協調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

即將勝利還是危險重重?

俄土協調下的暫時停火延長了敘利亞危機的時間, 時間的延長也將意味著伊朗在敘利亞的處境將更為不利, 伊朗在敘利亞的活動正受到以色列、美國越來越嚴格的監視和導彈回應。 長久以來,美國、以色列和海灣國家都致力于消滅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并迫使伊朗徹底退出,認為這是解決地區沖突的先決條件。

實際上,美國一直在敘利亞保持軍事存在,一個重要目的就是阻止伊朗通過敘利亞領土建立從伊拉克到黎巴嫩的陸地走廊。過去的一年里,以美國為首的反伊聯盟成功地阻止了伊朗支持的民兵在伊拉克邊境附近的幼發拉底河東岸建立立足點。另外,美國還阻止這些民兵向敘利亞和伊拉克之間的坦夫地區靠近,并在那里維持軍事存在,監視伊朗在巴格達和大馬士革之間主干道上的行動。


伊朗巴斯基民兵隊成員游行,來源:法新社

以色列的敘利亞政策也發生了變化。從2011年敘內戰開始到2017年年中,以色列實行了不干涉政策,這對伊朗有利。在此期間,以色列容忍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認為伊朗主要目的是幫助維持敘利亞政權并防止反對派獲勝。以色列也并未認為敘利亞沖突是一種威脅,而是一種機遇,因為它削弱了土耳其、伊朗、沙特等敘利亞“兩岸的敵人”。

然而,2017年下半年,敘政府越來越持久的軍事勝利讓以色列認為,伊朗開始在敘利亞建立永久的軍事存在,其最終目標是建立獨立于敘政府并忠于德黑蘭的準軍事部隊-類似于黎巴嫩的真主黨,這對以色列的安全利益構成直接威脅。

2017年7月,以色列試圖在美國、約旦和俄羅斯之間的沖突降級協議中插入條款,以使伊朗部隊與被占領的戈蘭高地保持至少40公里的距離,但失敗了。于是,它決定將問題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自2018年初以來,以色列空軍加強了對敘利亞伊朗基地和前哨的空中打擊。

而俄羅斯認為,以色列和伊朗斗爭的升級是一個機會。莫斯科可以利用以色列的壓力來對抗德黑蘭,以迫使其與俄敘利亞政策保持一致。敘政府取得德拉戰役的勝利表明,俄羅斯人和以色列人已經確定了敘利亞西南部的一些共同利益。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俄以已達成協議,以伊朗遠離戈蘭高地的條件,換取敘利亞政權重新控制敘西南部反對派控制的領土。


俄羅斯和敘利亞軍隊在伊德利卜省阿薩德和普京總統的海報附近。來源:法新社

俄羅斯更希望與特朗普政府達成協議,將美國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與伊朗的軍事存在進行交易。這將包括美國將其部隊撤出幼發拉底河以東的庫爾德人控制的敘利亞領土,以及該國東南部的美國坦夫軍事基地。如果達成這樣的協議,那除了伊朗之外,幾乎每個人都會感到高興,它會取悅以色列、海灣國家、阿薩德政權、美國以及俄羅斯,它們已成為敘利亞內戰中的贏家。

而伊朗將成為唯一輸家,在過去七年中,伊朗為敘政府提供了大量資金與軍事支持,數百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在敘利亞犧牲。據聯合國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圖拉的說法,伊朗每年花費60億美元來支援阿薩德。為了得到對等的回報,伊朗希望在敘利亞的戰后重建中占據相當大的一部分。而所有這些投資現在都有丟失的風險。

伊朗將盡其所能抵制任何被迫離開敘利亞的企圖,這是其地緣政治游戲中非常重要的資產。如果失去在敘的軍事存在,伊朗對伊拉克的控制也將被削弱,它直接通往真主黨的唯一陸路將被封鎖,最終導致伊朗整個中東戰略的崩潰。據一位伊朗官員稱,敘利亞對伊朗的重要性高于其富含石油的南部省份胡齊斯坦省。然而,伊朗的選擇很有限,它會發現很難抵抗美國-俄羅斯-阿拉伯-以色列就將其部隊撤出敘利亞、以穩定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所達成的共識。

結語

總之,俄土協調下的暫時停火延長了敘利亞危機的時間,也為未來局勢的發展增添了更多不確定性。顯然,俄羅斯對掌控全局的興趣遠遠大于支持巴沙爾政府和伊朗,土耳其在敘局勢中的政治分量也越來越重。美國則在這場地緣角力中喪失主導權,這也是奉行“亂中取利、始亂終棄”生意信條的特朗普政府的中東政策的必然宿命。

參考資料:

1.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iran-syria-predicament-180703134308836.html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iddle_east/russia-turkey-deal-may-delay-but-not-prevent-a-battle-for-syrias-idlib-province/2018/09/18/9e9050d0-bb4b-11e8-adb8-01125416c102_story.html?noredirect=on&utm_term=.e19a298af68d

3.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syria/2017-06-03/scramble-eastern-syria

4.https://www.middleeasteye.net/news/syria-welcomes-idlib-deal-still-plans-liberate-last-inch-land-1196324955

主筆\ 申浪

長久以來,美國、以色列和海灣國家都致力于消滅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并迫使伊朗徹底退出,認為這是解決地區沖突的先決條件。

實際上,美國一直在敘利亞保持軍事存在,一個重要目的就是阻止伊朗通過敘利亞領土建立從伊拉克到黎巴嫩的陸地走廊。過去的一年里,以美國為首的反伊聯盟成功地阻止了伊朗支持的民兵在伊拉克邊境附近的幼發拉底河東岸建立立足點。另外,美國還阻止這些民兵向敘利亞和伊拉克之間的坦夫地區靠近,并在那里維持軍事存在,監視伊朗在巴格達和大馬士革之間主干道上的行動。


伊朗巴斯基民兵隊成員游行,來源:法新社

以色列的敘利亞政策也發生了變化。從2011年敘內戰開始到2017年年中,以色列實行了不干涉政策,這對伊朗有利。在此期間,以色列容忍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認為伊朗主要目的是幫助維持敘利亞政權并防止反對派獲勝。以色列也并未認為敘利亞沖突是一種威脅,而是一種機遇,因為它削弱了土耳其、伊朗、沙特等敘利亞“兩岸的敵人”。

然而,2017年下半年,敘政府越來越持久的軍事勝利讓以色列認為,伊朗開始在敘利亞建立永久的軍事存在,其最終目標是建立獨立于敘政府并忠于德黑蘭的準軍事部隊-類似于黎巴嫩的真主黨,這對以色列的安全利益構成直接威脅。

2017年7月,以色列試圖在美國、約旦和俄羅斯之間的沖突降級協議中插入條款,以使伊朗部隊與被占領的戈蘭高地保持至少40公里的距離,但失敗了。于是,它決定將問題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自2018年初以來,以色列空軍加強了對敘利亞伊朗基地和前哨的空中打擊。

而俄羅斯認為,以色列和伊朗斗爭的升級是一個機會。莫斯科可以利用以色列的壓力來對抗德黑蘭,以迫使其與俄敘利亞政策保持一致。敘政府取得德拉戰役的勝利表明,俄羅斯人和以色列人已經確定了敘利亞西南部的一些共同利益。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俄以已達成協議,以伊朗遠離戈蘭高地的條件,換取敘利亞政權重新控制敘西南部反對派控制的領土。


俄羅斯和敘利亞軍隊在伊德利卜省阿薩德和普京總統的海報附近。來源:法新社

俄羅斯更希望與特朗普政府達成協議,將美國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與伊朗的軍事存在進行交易。這將包括美國將其部隊撤出幼發拉底河以東的庫爾德人控制的敘利亞領土,以及該國東南部的美國坦夫軍事基地。如果達成這樣的協議,那除了伊朗之外,幾乎每個人都會感到高興,它會取悅以色列、海灣國家、阿薩德政權、美國以及俄羅斯,它們已成為敘利亞內戰中的贏家。

而伊朗將成為唯一輸家,在過去七年中,伊朗為敘政府提供了大量資金與軍事支持,數百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在敘利亞犧牲。據聯合國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圖拉的說法,伊朗每年花費60億美元來支援阿薩德。為了得到對等的回報,伊朗希望在敘利亞的戰后重建中占據相當大的一部分。而所有這些投資現在都有丟失的風險。

伊朗將盡其所能抵制任何被迫離開敘利亞的企圖,這是其地緣政治游戲中非常重要的資產。如果失去在敘的軍事存在,伊朗對伊拉克的控制也將被削弱,它直接通往真主黨的唯一陸路將被封鎖,最終導致伊朗整個中東戰略的崩潰。據一位伊朗官員稱,敘利亞對伊朗的重要性高于其富含石油的南部省份胡齊斯坦省。然而,伊朗的選擇很有限,它會發現很難抵抗美國-俄羅斯-阿拉伯-以色列就將其部隊撤出敘利亞、以穩定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所達成的共識。

結語

總之,俄土協調下的暫時停火延長了敘利亞危機的時間,也為未來局勢的發展增添了更多不確定性。顯然,俄羅斯對掌控全局的興趣遠遠大于支持巴沙爾政府和伊朗,土耳其在敘局勢中的政治分量也越來越重。美國則在這場地緣角力中喪失主導權,這也是奉行“亂中取利、始亂終棄”生意信條的特朗普政府的中東政策的必然宿命。

參考資料:

1.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iran-syria-predicament-180703134308836.html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iddle_east/russia-turkey-deal-may-delay-but-not-prevent-a-battle-for-syrias-idlib-province/2018/09/18/9e9050d0-bb4b-11e8-adb8-01125416c102_story.html?noredirect=on&utm_term=.e19a298af68d

3.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syria/2017-06-03/scramble-eastern-syria

4.https://www.middleeasteye.net/news/syria-welcomes-idlib-deal-still-plans-liberate-last-inch-land-1196324955

主筆\ 申浪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