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涨4百,支持“纳粹”间谍头子加薪!这一大国药丸,报应来了


在我們印象中, 德國是一個經濟和科技都極為發達的歐洲大國, 默克爾政權更是以人權、民主斗士自居。 由于德國是二戰策源地,

并出現了納粹大屠殺等駭人聽聞的暴行, 因此一貫倡導言論自由的德國, 卻一直對納粹言論和符號, 實施高壓打擊的政策, 甚至像中國人在德國旅行時行納粹禮, 外國出現納粹符號, 德國當局都要進行懲罰和抗議, 似乎德國上下已經純潔的像白蓮花一樣?事實真的如此嗎?


顯然不是, 最近德國政府高層出現的一次人事變化, 表明德國的政治斗爭和族群撕裂, 早就非常的激烈, 默克爾所謂的“引進難民”的策略, 正在受到空前的挑戰。 事件的起因德國東部城市開姆尼茨日前爆發極右翼抗議活動, 然后社交媒體上就出現了一段“極右翼在當地追打外國人”的視頻(上圖), 隨后德國總理默克爾對此表示譴責, 但是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局長馬森卻表示:這個視頻可能是假的。


馬森可不是一般人, 他算是負責德國國內的安全情報工作的間諜頭子。 在今年4月, 這位馬森先生還警告中國越來越多的對德國高科技公司進行投資和收購會使德國失去關鍵科學技術, 傷害德國經濟。 因此這位馬森先生的發言, 馬上就在德國媒體上引發軒然大波。 一些德國左翼媒體和政界人士, 紛紛譴責馬森包庇右翼, 堅持要求馬森下臺。


其實按理來說, 一位情報界高官, 表示對一段網絡視頻的疑惑, 實際上是專業素質的體現, 因為現在偽造視頻遍地都是。 如果要說錯誤, 就是作為情報官員, 嘴有點大, 太愛在媒體上表達觀點。 但要說這就是包庇右翼, 有些說不過去。 但更勁爆的是, 德國媒體還捅出了馬森和右翼團體的更多內幕, 稱馬森屢次拒絕上級命令, 不愿意將極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列入監控目標,

而且馬森還屢次和該政黨頭目會面, 制導他如何躲避政府監控。 當然這些說法遭到馬森的否認。


馬森的表態是一方面, 關鍵看怎么處理馬森才是關鍵。 最后德國總理默克爾宣布馬森將不再負責德國國內的安全情報工作, 轉任內政部國務秘書。這一職位意味著馬森在內政部最高級官員,工資還上漲到每月1.46萬歐元,比以前的1.42萬歐元還高400歐元。外媒認為這是默克爾圍為了安撫堅持趕走馬森的社會民主黨領袖納勒斯和堅決支持馬森、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基民盟主席澤霍費爾的無奈之舉。


當然國內媒體報道了很多德國左翼政黨對這一決定的抨擊,許多德國人也通過社交網絡批評默克爾和社民黨“軟弱”,正讓德國繼續“向右轉”。似乎德國人民還是善良的。但實際上,支持馬森、反對難民政策的人在德國大有人在,另外極右翼和新納粹在德國從來就不是新名詞,在兩德統一后,新納粹在原東德地區一直陰魂不散,而開姆尼茨恰恰就是前東德地區,當時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馬克思城。


無論是極右翼還是新納粹、老納粹,都是我們反對的對象,但我們也要看到,這些新納粹的產生,也是有著豐厚的土壤,關鍵就是德國東西部貧富差距大。統一28年后,德國東部和西部在社會經濟發展上仍存在顯著的差距,德國東部人均GDP僅達到西部的73%,人均可支配收入東部比西部少了3700歐元。盡管德國高高在上的政客可以高喊“歡迎文化對待難民”“如果今天在我們的街頭再度出現納粹禮,那就是我們國家的恥辱”,但每天生活的普通民眾,絕對不會對難民的沖擊淡然處之。


默克爾難民政策的核心,就是利用難民為新低端勞動力。但她忘記的是,這些難民,可于30年前東歐劇變后出現的前社會主義國家“低端勞動力”截然不同,后者受過系統工業化培訓,與德國宗教文化相近,而前者知識水平低很多是文盲,而與德國宗教文化相距甚遠。在德國產業創新升級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如何吸納這些難民,是一個空前復雜的問題。默克爾想省事既當圣母又拯救經濟,但省事就是費事,現在面臨焦頭爛額的局面。


德國戰后的崛起,在反省二戰歷史上的突出成績,是一個重要因素,但不是決定因素,歸根結底是靠勤奮富于創新精神的德意志民族。如果現在的德國政府只是片面將“反納粹”“自由”“人權”“博愛”“歡迎”等口號作為動力,利用開閘放水式倒灌“難民”而不是依靠提升本民族民生福祉,那么經濟絕不會走長遠,因為這種空前激化社會矛盾的做法,只能給德國埋下殺傷力更大的“定時”核彈!


從根本上來說,德國應該早就不摻和美國掀起“阿拉伯之春”運動,因為只有穩定周邊局勢,德國才能夠有選擇有目的的吸納中東“新人口”,但德國卻選擇了“亂中取勝”的策略,妄圖美國做惡人,德國做圣母還能占便宜,現在只能說是報應來了。不但難民處理不好,納粹遺毒卻快要泛濫成災!

轉任內政部國務秘書。這一職位意味著馬森在內政部最高級官員,工資還上漲到每月1.46萬歐元,比以前的1.42萬歐元還高400歐元。外媒認為這是默克爾圍為了安撫堅持趕走馬森的社會民主黨領袖納勒斯和堅決支持馬森、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基民盟主席澤霍費爾的無奈之舉。


當然國內媒體報道了很多德國左翼政黨對這一決定的抨擊,許多德國人也通過社交網絡批評默克爾和社民黨“軟弱”,正讓德國繼續“向右轉”。似乎德國人民還是善良的。但實際上,支持馬森、反對難民政策的人在德國大有人在,另外極右翼和新納粹在德國從來就不是新名詞,在兩德統一后,新納粹在原東德地區一直陰魂不散,而開姆尼茨恰恰就是前東德地區,當時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馬克思城。


無論是極右翼還是新納粹、老納粹,都是我們反對的對象,但我們也要看到,這些新納粹的產生,也是有著豐厚的土壤,關鍵就是德國東西部貧富差距大。統一28年后,德國東部和西部在社會經濟發展上仍存在顯著的差距,德國東部人均GDP僅達到西部的73%,人均可支配收入東部比西部少了3700歐元。盡管德國高高在上的政客可以高喊“歡迎文化對待難民”“如果今天在我們的街頭再度出現納粹禮,那就是我們國家的恥辱”,但每天生活的普通民眾,絕對不會對難民的沖擊淡然處之。


默克爾難民政策的核心,就是利用難民為新低端勞動力。但她忘記的是,這些難民,可于30年前東歐劇變后出現的前社會主義國家“低端勞動力”截然不同,后者受過系統工業化培訓,與德國宗教文化相近,而前者知識水平低很多是文盲,而與德國宗教文化相距甚遠。在德國產業創新升級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如何吸納這些難民,是一個空前復雜的問題。默克爾想省事既當圣母又拯救經濟,但省事就是費事,現在面臨焦頭爛額的局面。


德國戰后的崛起,在反省二戰歷史上的突出成績,是一個重要因素,但不是決定因素,歸根結底是靠勤奮富于創新精神的德意志民族。如果現在的德國政府只是片面將“反納粹”“自由”“人權”“博愛”“歡迎”等口號作為動力,利用開閘放水式倒灌“難民”而不是依靠提升本民族民生福祉,那么經濟絕不會走長遠,因為這種空前激化社會矛盾的做法,只能給德國埋下殺傷力更大的“定時”核彈!


從根本上來說,德國應該早就不摻和美國掀起“阿拉伯之春”運動,因為只有穩定周邊局勢,德國才能夠有選擇有目的的吸納中東“新人口”,但德國卻選擇了“亂中取勝”的策略,妄圖美國做惡人,德國做圣母還能占便宜,現在只能說是報應來了。不但難民處理不好,納粹遺毒卻快要泛濫成災!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