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捡废品被硬塞个“傻媳妇” 生子后遭遇晴天霹雳


“這老頭這么大年紀, 都70多歲了, 就這一個孩子, 現在還患上白血病, 這不是想讓這老頭絕后嗎?這家人真可憐。 ”“是啊, 命運總是對善良老實的人不公平。

”在河南省腫瘤醫院住院部的25層血液科的病房外, 一群病友邊討論邊看著醫院走廊的一角處, 時不時的還用手比劃著, 有些病友聽著聽著就紅著眼眶擦起了眼淚。


攝影師忍不住上前詢問, 經了解得知病友們討論的對象叫巴云全,

周口人, 今年70歲, 和40歲的妻子育有一個兒子叫巴浩文, 今年16歲, 上初三, 但因為今年5月份的一次確診, 浩文現在河南省腫瘤醫院進行治療, 目前做了4個療程, 后期還有8個療程, 花去了近10萬的費用, 已經山窮水盡, 后期費用無力支付。


來自河南周口鄲城縣巴集鄉的巴浩文身高172,

長的也甚是清秀, 在校學習成績優異, 深受老師和同學喜愛。 浩文想著初中上完找個離家近的技校學好一技之長, 早點出社會打工掙錢養育這么多年辛苦照顧他的父母, 然而這次確診卻讓他被迫終止這個簡單的夢想。


今年5月份,

浩文還在學校上課, 突發身體不舒服, 以為是感冒, 在村里門診打了幾天針卻總也不見好轉, 后來父親巴云全趕緊帶著他又去了縣城醫院檢查, 這一檢查, 發現情況不對, 縣醫院說治不了, 就又讓他們去鄭州看看。 離開縣醫院他們直接去的河南省腫瘤醫院, 結果做完檢查醫生就直接讓住院了, 說孩子是白血病, 得馬上住院化療。


巴云全聽到這消息一下子就不會動了, 站在原地想了半天, 直到被兒子問道:爸爸, 白血病是什么病。 他這才反應過來, 本就滄桑的臉上更顯傷感, 生活已經給了他無盡的磨難, 好不容易苦盡甘來, 但現在卻又把他打回原形。


今年已經是古稀之年的巴云全自小就沒有父母,靠吃百家飯長大,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因不小心摔跤沒有錢治療,而導致股骨頭壞死,造成三級殘疾,直到現在都走路跛行,不能做重力活。只有150的他站在身高172的兒子旁邊,顯得更為瘦小。


巴云全這么多年一直都是靠撿廢品為生,因家窮也一直沒有姑娘愿意上門,直到在他50多歲的時候。那會他在山西晉城收廢品,一個江西的同行看他可憐,那么大年紀還沒有娶妻生子,就把自己的親戚介紹給他,當對方把姑娘帶來才知道,女孩才24歲,很年輕,但是腦子有些問題。對方就把這個姑娘托付給巴云全,當時巴云全覺得自己年紀太大了又窮,雖然姑娘有些問題,但這樣對姑娘不公平,就拒絕了。


可沒想到同行不死心,索性把人帶到巴云全的河南老家,巴云全給女孩的家里人打電話,家里人連電話都不接,再后來連電話也打不通了。對此老漢也只能無奈接受,表示:再怎么說,她也是一條命,丟下不管不顧總是不可能的。就這樣女孩留下了,成為了這個家的一份子,對于苦了半輩子的巴云全來說,他終于有了一個家,像所有人一樣,他對生活也又有了新的期待,在第二年,兒子巴浩文出生了。


兒子巴浩文的出生更是讓巴云全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因為媳婦不會養孩子,巴云全就在浩文出生后6天起,一直用奶粉一口一口的喂,這一喂就喂了兩年半。那些年,兩口子日子過得也是緊巴巴,什么東西都緊著孩子,就這樣,巴云全一邊照顧傻媳婦一邊把浩文帶大。


兒子巴浩文的出生更是讓巴云全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因為媳婦不會養孩子,巴云全就在浩文出生后6天起,一直用奶粉一口一口的喂,這一喂就喂了兩年半。那些年,兩口子日子過得也是緊巴巴,什么東西都緊著孩子,就這樣,巴云全一邊照顧傻媳婦一邊把浩文帶大。


浩文在學校成績也算可以,家里的獎狀也幾乎是每年都有。浩文知道自己家里的特殊情況,也更加知道父親為了這個家庭付出的很多,他本想著等初中上完,想去技校學汽修專業,然后好好工作讓養育他長大的父母過上好日子,不再為他操心,然而這一切卻在今年的5月份成為奢望。


上個月的31號,本來化療完可以出院幾天的浩文在醫院突然發燒,為此在醫院又多待一周,可去醫院帶的2萬元錢全部花光,巴云全實在沒有辦法找外甥女借了2千元 ,才帶浩文回了老家。為了給孩子看病,家里種的4畝地玉米大面積減產,甚至要絕收。原來在7月份的時候周口突遭強降水,巴云全家里的玉米地全部被水淹沒,并被大風吹倒,而他卻在百公里外的鄭州,帶兒子看病,玉米地沒有能及時的排澇,造成極大損失。


每個人都有幸福的權利,而有一些人的艱苦是你想象不到,也是他自己沒有辦法去解決和改變的。病友們看父子倆可憐,平時都給孩子拿點香蕉、牛奶等之類的讓孩子充饑補充營養。病友們說,老漢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家里兩畝薄田和一個傻媳婦兒要是沒有大家幫,這個孩子,這一家子,可咋過呀。


聽巴云全說,因為媳婦腦子有些問題,外出怕不知道回家的路,就在他帶著孩子去鄭州看病的這段時間,把媳婦鎖在家里,每天讓嫁到隔壁村的妹妹去給媳婦送飯。而妹妹告訴他,去送飯的時候,遠遠的都聽到嫂子在拍叫著大門,一直在喊叫著,嗓子都啞了,應該是想巴云全和孩子了。巴云全說,他心里也一直記掛著媳婦兒,但兒子在醫院需要照顧,他知道媳婦看不見他們父子倆,肯定會著急,但目前孩子的病情自己也沒辦法。


眼下浩文還有8個療程需要治療,一個療程2萬元,醫生說等療程過后,如果身體穩定,就可以進行骨髓移植,費用在50萬左右。數十萬元的治療費用,對這個極貧的家里無疑是天文數字。而巴云全現在年紀大了且股骨頭增生嚴重,行動不便,他穿的衣服都是村里好心人送的。他說,自己生活怎樣都過得去,可以他現在的能力,給孩子看病真的是無能為了。

如果您愿意幫助這家人走出困境就請您點擊捐款鏈接:【】進入騰訊公益樂捐頁面。或者打開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16歲小白望重生”。(圖文/ 周波 二顏)


今年已經是古稀之年的巴云全自小就沒有父母,靠吃百家飯長大,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因不小心摔跤沒有錢治療,而導致股骨頭壞死,造成三級殘疾,直到現在都走路跛行,不能做重力活。只有150的他站在身高172的兒子旁邊,顯得更為瘦小。


巴云全這么多年一直都是靠撿廢品為生,因家窮也一直沒有姑娘愿意上門,直到在他50多歲的時候。那會他在山西晉城收廢品,一個江西的同行看他可憐,那么大年紀還沒有娶妻生子,就把自己的親戚介紹給他,當對方把姑娘帶來才知道,女孩才24歲,很年輕,但是腦子有些問題。對方就把這個姑娘托付給巴云全,當時巴云全覺得自己年紀太大了又窮,雖然姑娘有些問題,但這樣對姑娘不公平,就拒絕了。


可沒想到同行不死心,索性把人帶到巴云全的河南老家,巴云全給女孩的家里人打電話,家里人連電話都不接,再后來連電話也打不通了。對此老漢也只能無奈接受,表示:再怎么說,她也是一條命,丟下不管不顧總是不可能的。就這樣女孩留下了,成為了這個家的一份子,對于苦了半輩子的巴云全來說,他終于有了一個家,像所有人一樣,他對生活也又有了新的期待,在第二年,兒子巴浩文出生了。


兒子巴浩文的出生更是讓巴云全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因為媳婦不會養孩子,巴云全就在浩文出生后6天起,一直用奶粉一口一口的喂,這一喂就喂了兩年半。那些年,兩口子日子過得也是緊巴巴,什么東西都緊著孩子,就這樣,巴云全一邊照顧傻媳婦一邊把浩文帶大。


兒子巴浩文的出生更是讓巴云全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因為媳婦不會養孩子,巴云全就在浩文出生后6天起,一直用奶粉一口一口的喂,這一喂就喂了兩年半。那些年,兩口子日子過得也是緊巴巴,什么東西都緊著孩子,就這樣,巴云全一邊照顧傻媳婦一邊把浩文帶大。


浩文在學校成績也算可以,家里的獎狀也幾乎是每年都有。浩文知道自己家里的特殊情況,也更加知道父親為了這個家庭付出的很多,他本想著等初中上完,想去技校學汽修專業,然后好好工作讓養育他長大的父母過上好日子,不再為他操心,然而這一切卻在今年的5月份成為奢望。


上個月的31號,本來化療完可以出院幾天的浩文在醫院突然發燒,為此在醫院又多待一周,可去醫院帶的2萬元錢全部花光,巴云全實在沒有辦法找外甥女借了2千元 ,才帶浩文回了老家。為了給孩子看病,家里種的4畝地玉米大面積減產,甚至要絕收。原來在7月份的時候周口突遭強降水,巴云全家里的玉米地全部被水淹沒,并被大風吹倒,而他卻在百公里外的鄭州,帶兒子看病,玉米地沒有能及時的排澇,造成極大損失。


每個人都有幸福的權利,而有一些人的艱苦是你想象不到,也是他自己沒有辦法去解決和改變的。病友們看父子倆可憐,平時都給孩子拿點香蕉、牛奶等之類的讓孩子充饑補充營養。病友們說,老漢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家里兩畝薄田和一個傻媳婦兒要是沒有大家幫,這個孩子,這一家子,可咋過呀。


聽巴云全說,因為媳婦腦子有些問題,外出怕不知道回家的路,就在他帶著孩子去鄭州看病的這段時間,把媳婦鎖在家里,每天讓嫁到隔壁村的妹妹去給媳婦送飯。而妹妹告訴他,去送飯的時候,遠遠的都聽到嫂子在拍叫著大門,一直在喊叫著,嗓子都啞了,應該是想巴云全和孩子了。巴云全說,他心里也一直記掛著媳婦兒,但兒子在醫院需要照顧,他知道媳婦看不見他們父子倆,肯定會著急,但目前孩子的病情自己也沒辦法。


眼下浩文還有8個療程需要治療,一個療程2萬元,醫生說等療程過后,如果身體穩定,就可以進行骨髓移植,費用在50萬左右。數十萬元的治療費用,對這個極貧的家里無疑是天文數字。而巴云全現在年紀大了且股骨頭增生嚴重,行動不便,他穿的衣服都是村里好心人送的。他說,自己生活怎樣都過得去,可以他現在的能力,給孩子看病真的是無能為了。

如果您愿意幫助這家人走出困境就請您點擊捐款鏈接:【】進入騰訊公益樂捐頁面。或者打開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16歲小白望重生”。(圖文/ 周波 二顏)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