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患病离世前希望妹妹永远健康 不想6年后妹妹却遭遇死亡缠绕


這個面對鏡頭微笑的女孩叫張彤, 今年14歲, 一年前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 就在上個月, 張彤同病房的小女孩因器官衰竭沒能搶救回來, 被殯儀車拉走。

張彤知道后, 整整一夜沒睡, 第二天一早就問媽媽向小玲, 自己是否也會被殯儀車拉回家。 對面女兒的追問, 向小玲的心在滴血。


張彤的父親張克俊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村人, 有兩個女兒, 大女兒已經出嫁, 小女兒身患血癌。 為了給小女兒治病, 張克俊曾借過高利貸, 因還不上被暴打。 張克俊早年前就患有靜脈曲張, 腿伸不直, 一到晚上就疼的要命。 最近醫生告訴他, 必須要近期手術,

但面對女兒高額的治療費用, 他放棄了手術。

張彤家住湖南懷化一個偏遠的山區, 家里有五口人, 生病前雖然不富裕, 但也是幸福的五口之家。 年邁的奶奶拖著78歲體弱多病的身體, 一年四季都在吃藥。 媽媽患有甲亢每年藥也不能斷, 爸爸每個月靠打工收入3000元左右維持家里的花銷。 不幸的是, 張彤在2017年10月份因高燒不退, 臉色發白, 貧血癥狀, 在附近醫院確診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 治療一段時間, 病情越來越嚴重, 父母帶著張彤北上求醫。


張彤曾經有一個只比她大六個月的表哥, 兄妹倆從小一起長大, 但哥哥在六歲的時候不幸患上混合型白血病, 移植后沒有造出新的血, 生命永遠停留在了六歲。 哥哥的離開曾經給張彤很大的打擊, 哥哥曾經和張彤有過約定, 希望她每天都能開開心心的, 張彤決定帶著哥哥那份遺憾好好活著。 誰曾想到六年后, 張彤也患上了白血病。


最初生病的時候, 張彤父母聽信中醫可以治療, 貪圖便宜帶著孩子去吃藥。 2個月后, 孩子的身體情況一天比一天糟糕。 不得已, 張彤的父母又東拼西湊了幾萬元帶著孩子來到了北京兒童醫院。 兒童醫院沒有床位, 費用較高, 他們拿不出來。 張彤的父母又帶著孩子輾轉了北京多家醫院, 最終決定移植手術。 醫生告訴他們, 移植前還要做三到四個化療。 (圖為張彤因用激素原因腿被撐裂)


向小玲說:自己身邊就有朋友的孩子在移植倉內就走了, 因為回輸的造血干細胞沒有造出新的血。 自從女兒患病后, 她沒睡過一次安穩覺。 她怕女兒也會離她而去。 就在上個月某天的中午, 同病房的病友因器官衰竭很突然的就走了, 孩子臨走的前一天問她媽媽什么時候能回家, 第二天卻被殯儀車拉走。 向小玲說:張彤一夜沒睡, 眼睛都哭腫了, 第二天早上問她:是不是自己最后也要被車子拉走。


張彤說:看到同病房相處很久的病友去世, 自己很難過, 也很害怕。 生病這么久, 張彤最想回家看看, 但她怕自己最終回家是搭乘殯儀車。


生病前的張彤是一個特別漂亮的小女孩, 長頭發, 體重很輕。 自從生病后, 化療把長發都剃了, 由于激素藥的原因, 臉腫了起來。 張彤經常會面對這個鏡子坐著, 一坐就是一天。 生病一年多,她經歷了很多病友的離開,對面死亡她已經有些麻木。


前幾天,張彤的父親又回家湊錢去了,但家里的人誰都不愿意借給他們一分。后期的醫藥費,醫生說大概還需要至少50萬元,但貧困的家庭實在是拿不出這筆費用來給孩子治病。曾經有很多同學給張彤捐錢,可她卻拒絕了,她認為比她困難的人還有很多,希望能幫助更困難的人,可看著父母真的拿不出錢給自己治病的時候,張彤也默默的接受了來自陌生人的捐助和愛。企鵝號夢龍影像在騰訊公益發起項目【】,為張彤籌集治療費用。您可以點擊括號內的項目名稱,獻出愛心。


長按二維碼可以進入項目

生病一年多,她經歷了很多病友的離開,對面死亡她已經有些麻木。


前幾天,張彤的父親又回家湊錢去了,但家里的人誰都不愿意借給他們一分。后期的醫藥費,醫生說大概還需要至少50萬元,但貧困的家庭實在是拿不出這筆費用來給孩子治病。曾經有很多同學給張彤捐錢,可她卻拒絕了,她認為比她困難的人還有很多,希望能幫助更困難的人,可看著父母真的拿不出錢給自己治病的時候,張彤也默默的接受了來自陌生人的捐助和愛。企鵝號夢龍影像在騰訊公益發起項目【】,為張彤籌集治療費用。您可以點擊括號內的項目名稱,獻出愛心。


長按二維碼可以進入項目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