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座女VS高铁霸座男:你无耻的样子很有他当时的神韵


8月21日, 韓國一大學在讀博士孫赫半死不活地癱在高鐵別人的座位上, 死賴著就是不讓——“誰規定一定要按號入座?現在你有三個選擇:要么你自己站著,

要么你坐在我那個座位上, 要么你自己去餐車上坐著去。 ”“站不起來, 我也不知道原因, 你給我弄個輪椅吧……”

看視頻中這貨不陰不陽、皮笑肉不笑、細聲細氣的耍無賴, 嚇一激靈, 這尼瑪就是活生生的“穿越”啊!這就是個“公公”啊!

碰到這樣的貨, 你能怎么辦?

堅持讓他起來?看他那臭無賴的嘴臉, 他就不起, 真沒轍;直接薅著領子拎起來?看他那半死不活的勁兒, 真不敢。

在這件事情上, 乘務長和乘警的處理沒啥大問題, 有人說應該強制把他弄起來。 這招對正常人可以, 可你看看視頻, 碰到個這樣半死不活的貨, 誰知道他是不是真有啥問題?換成誰也不敢直接弄他。

再說了, 就這貨那無賴勁, 你敢拉他, 他就敢直接給你躺地板上,

吐白沫啊翻白眼啊渾身抽抽啊啥的, 一起打包演給你看。 這事瑞典女警不怕, 國人不成啊。


最終, 孫赫贏了, 霸座成功, 另一位乘客被列車工作人員安排去了別的地兒。





9月19日, 永州至深圳北的列車上, 一周姓女子的座位是靠過道的10D, 卻一屁股坐在靠窗的10F位子不起身。

面對列車安全員的溝通, 孫赫是半死不活的賴著, 這女的則是生猛海鮮般的怒聲狡辯——“我買票了, 誰說這個座位不是我的?位置上寫了我不能坐嗎?”“誰說我不講道理?”

當安全員指著過道處的位置標識告訴她坐錯位置時, 被這位怒喝——“標識為啥標在那?為啥不標在座位上?!”

一句一句把安全員懟得一愣一愣的, 換成誰, 你也不知道該咋跟這樣的貨講理。

最終,周某人也贏了,霸座成功,另一位乘客被列車工作人員安排去了別的地兒。


一個跟死半截似地陰陽怪氣“誰規定一定要按號入座”,一個無比彪悍地叫囂“我買票了,誰說這個座位不是我的?位置上寫了我不能坐嗎”,真真的是一家人的口吻。

有人把孫赫和周某某的照片P到了一塊兒,那小眼神兒,那副嘴臉,還真是很登對,讓人發自嘆心的感嘆,這位霸座女VS高鐵霸座男:你無恥的樣子真是很有他當時的神韻!


相關部門對這二位的處罰結果都差不多,罰200元,180天禁乘火車。

類似的事頻出,這回鐵路各方反應很快,這是個進步,不過人們更期待,以后遇到類似的事不只是事后處罰,更希望現場解決問題。

這件事的關鍵就在鐵路部門,乘客花了錢買了票,在你們的車上受了氣,你有這個責任和義務。處置不能總在下車后,其實鐵路部門不妨趁此立個規矩,分兩類處理:犯了錯,接受現場管理和調解的,立刻改的,處罰從輕或不處罰;完全無視規則和法律法規,性質惡劣拒不改正的,要么現場強制,要么明白告知,下車處罰那就不一樣了,會從重從嚴到你哭都找不到地兒。

自個兒選!

既然性質惡劣到無恥之極,那就不妨 “罰到怕”,這才是正道兒。


“霸座男”孫赫和“霸座女”周某某是兩個社會產注度比較大的,類似的事還有不少。

8月22號,T398列車濟寧段,一購買無座車票的女子,強占了一位女孩的座位,無論女孩以及列車員如何溝通,就是不肯起身。導致被占座的女孩從凌晨四點到六點,在車廂里整整站了兩個小時。

9月1日的東方航空MU2036次航班上,一名中年男子脫掉了鞋子,光著腳翹著二郎腿不斷的抖動。乘務人員告誡完全沒用,此人不但不收斂,反而把雙腳放在前方的座位扶手上。

社會發展到現在,有太多人,還有太多部門,需要補上“規則”這一課。相關部門不能總是這么拿臭無賴沒轍,那就讓守規矩的太委屈了。

人民日報說得挺好:“捍衛規則,讓人敬畏規則,執法者任重道遠。”多數人知道“敬畏”,但有的,他可能一輩子也不懂什么是“敬”,那就必須讓他先知道什么是“畏”。

(圖片來自網絡)

最終,周某人也贏了,霸座成功,另一位乘客被列車工作人員安排去了別的地兒。


一個跟死半截似地陰陽怪氣“誰規定一定要按號入座”,一個無比彪悍地叫囂“我買票了,誰說這個座位不是我的?位置上寫了我不能坐嗎”,真真的是一家人的口吻。

有人把孫赫和周某某的照片P到了一塊兒,那小眼神兒,那副嘴臉,還真是很登對,讓人發自嘆心的感嘆,這位霸座女VS高鐵霸座男:你無恥的樣子真是很有他當時的神韻!


相關部門對這二位的處罰結果都差不多,罰200元,180天禁乘火車。

類似的事頻出,這回鐵路各方反應很快,這是個進步,不過人們更期待,以后遇到類似的事不只是事后處罰,更希望現場解決問題。

這件事的關鍵就在鐵路部門,乘客花了錢買了票,在你們的車上受了氣,你有這個責任和義務。處置不能總在下車后,其實鐵路部門不妨趁此立個規矩,分兩類處理:犯了錯,接受現場管理和調解的,立刻改的,處罰從輕或不處罰;完全無視規則和法律法規,性質惡劣拒不改正的,要么現場強制,要么明白告知,下車處罰那就不一樣了,會從重從嚴到你哭都找不到地兒。

自個兒選!

既然性質惡劣到無恥之極,那就不妨 “罰到怕”,這才是正道兒。


“霸座男”孫赫和“霸座女”周某某是兩個社會產注度比較大的,類似的事還有不少。

8月22號,T398列車濟寧段,一購買無座車票的女子,強占了一位女孩的座位,無論女孩以及列車員如何溝通,就是不肯起身。導致被占座的女孩從凌晨四點到六點,在車廂里整整站了兩個小時。

9月1日的東方航空MU2036次航班上,一名中年男子脫掉了鞋子,光著腳翹著二郎腿不斷的抖動。乘務人員告誡完全沒用,此人不但不收斂,反而把雙腳放在前方的座位扶手上。

社會發展到現在,有太多人,還有太多部門,需要補上“規則”這一課。相關部門不能總是這么拿臭無賴沒轍,那就讓守規矩的太委屈了。

人民日報說得挺好:“捍衛規則,讓人敬畏規則,執法者任重道遠。”多數人知道“敬畏”,但有的,他可能一輩子也不懂什么是“敬”,那就必須讓他先知道什么是“畏”。

(圖片來自網絡)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