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孩患白血病掉光头发 妈妈剃光头陪伴抗癌

來自遼寧各地的三位白血病孩子, 目前都在沈陽同一家醫院治療, 因沒有錢進行骨髓移植手術, 孩子們只能靠化療來維持生命。 為了保住孩子們的生命, 三個家庭分別講述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圖為:三位患兒爸爸裝扮成猴哥、二師兄、三師弟為了鼓勵患者積極配合治療, 給圍觀患者及家屬表演著“猴趣。

鬼門關徘徊的孩子是誰?邢秋雨, 女, 出生于2003年8月24日, 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城郊鄉;徐英奇, 男, 出生于2009年1月6日, 遼寧省葫蘆島市龍港區雙樹鄉興北村人;溫榮華, 男, 出生于2002年2月12日, 遼寧省遼陽縣唐馬寨鎮翟家村人。

漂亮女孩患白血病掉光頭發 媽媽剃光頭陪伴抗癌

“媽媽沒了長發, 我看著心里難受。 ”提起媽媽的光頭, 16歲女孩邢秋雨費力地趴在病床上, “嗚嗚”地哭。 秋雨心里明白, 媽媽不會放棄她, 為鼓勵自己與病魔斗爭的勇氣, 毫不猶豫剃了光頭陪伴著她一起抵抗白血病。 從17年7月份確診白血病至今, 小秋雨瘦了26斤, 光頭媽媽撫摸著小秋雨枯柴一樣的身體, 心如刀割。

吃藥、化療、輸液、輸血、骨穿, 小秋雨受盡了無法想象的痛苦和折磨。 小秋雨媽媽介紹, 孩子經歷7次化療, 結果第一個化療沒結束小秋雨的屁股就感染了, 化療藥已經不能上了, 找來外科大夫給會診, 大夫說孩子是白血病這個膿腫做不了引流, 然后又輾轉肛腸醫院治療,

大夫知道是白血病后根本不收, 最后又來到這里, 等小秋雨血項上來就能做手術, 沒想到已經變成肛瘺了, 由于恢復得需要20多天, 在不化療有可能危及生命, 在病情緊急情況下又繼續接受化療, 因小秋雨肛瘺沒有治好, 每次上化療都特別痛苦, “孩子疼的時候渾身哆嗦。 ”

小秋雨每次化療以后都會出現肛瘺出膿, 早、中、晚都要清理肛瘺里的膿, 如果不清理會感染對生命有危險, 這時候是小秋雨特別痛苦的階段, “特別的疼, 疼的直哆嗦。 ”小秋雨媽媽每次含著眼淚給孩子清理, 用棉簽粘碘伏, 清理肛瘺里面的膿水, 碘伏有消毒的作用, 而且特別的刺激患處, 每次小秋雨都疼的受不了, 嘴里就開始喊著:疼啊!疼啊!媽媽別弄了,

真的受不了了。 “如果有一點辦法也不能叫孩子受這罪啊, 疼在孩子身, 痛在父母心啊!而且每次大便的時候是最痛苦的時候, 疼的不敢拉, 不拉又憋的難受, 真是進退兩難啊!”小秋雨媽媽說道。

小秋雨經歷7個化療之后, 又一次骨穿發現了殘留, 當醫院通知化療已經不管用了, 必須進行骨髓移植的消息傳到小秋雨父母的耳朵, 又一次將夫妻兩人打入了深淵。 7次化療已經花了42萬, 小秋雨父親平時工地打工, 母親帶著兩個孩子在家種地, 一年積攢下來的收入也就4萬多, 夫妻兩人求爺爺告奶奶地借了20萬, 把家里車賣了, 把土地轉包出去了, 農村房子沒人買, 親戚朋友湊錢才維持到現在。 提起過往, 小秋雨媽媽坐在床邊,

傻呆呆地背對著女兒流著眼淚, 恍如隔世。

小秋雨媽媽曾經問過她怕死嗎, 小秋雨說自己不怕死, 她想努力做個堅強勇敢的孩子, 唯一的遺憾就是父母恩情覺得自己還沒有報答, 如果真沒錢治療了, 小秋雨告訴過她父母, 別在為她而拖累家庭了, 她還有個弟弟, 攢點積蓄留給他7歲的小弟弟讀書用。

擺在小秋雨爸爸面前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條是去北京移植, 第二條路就是回家待上兩個月給孩子選擇墓地, 其實這兩條路都比較難走, 小秋雨爸爸選擇了第一條路, 可是移植需要100萬, 后期的排異費用不可估量, 這多錢怎么能拿出來呢, 最后求醫院先幫著孩子繼續維持治療著, 走投無路的他裝扮成西游記里的三師弟和另外兩位患者爸爸一起在大街通過“猴趣”表演募捐。

為了節省開支, 醫院成了小秋雨一家三口臨時的“出租屋”, 小秋雨爸爸媽媽在醫院打地鋪快一年了, 對他們來說, 只要孩子保住命, 無論睡在哪里都可以。 小秋雨爸爸說道, “白血病對于一個普通農村的家庭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讓本來就不富裕的生活變得雪上加霜, 但無論如何, 我們就算砸鍋賣鐵也要治好孩子, 這是我們唯一能堅持到底的選擇。 ”

為救10歲患兒媽媽生二胎 求醫路被騙5萬元

如今, 很多家庭都生了二胎, 但有一些家庭, 卻是因為另外一個原因, 冒著高齡產婦身懷二胎。 遼寧省葫蘆島市龍港區雙樹鄉興北村就有這樣一個“四口”之家。 10歲的徐英奇坐在病床上, 不哭不鬧安安靜靜地聽著媽媽肚子里寶寶的“動靜”,小小的他已經懂得了父母為他付出的一切,小英奇已經懂得即將降生的寶寶和他有個共同的使命,是為了拯救他當哥哥的生命。

“媽媽,快期末考試了,我又不能參加。”“媽媽,快放暑假了,等我出院后我也想找同學去玩。”每次他稚氣的聲音在病房內響起,媽媽都會暫時放下手里的活兒,摸摸孩子的頭,忍著眼中的淚,輕輕地告訴他,再過一段時間他會開心地玩耍、也會回到課堂,他會活蹦亂跳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小英奇已經懂事,他知道,這次生病不同于以往的感冒發燒,他得了一種十分可怕的病,這種病讓無數家庭傾家蕩產,讓多少個生命游走在生死邊緣!

2016年7月份的一天,一張診斷書,遞到了小英奇媽媽聶麗丹的手中。那一刻,“白血病”這幾個字,像子彈一樣,瞬間擊潰了他們的心。16年7月9日小英奇高燒不退,在村衛生所打吊瓶,以為是普通的感冒,打了兩天吊瓶,強忍著難受參加了期末考試,答完題的時候出現肚子疼,老師給聶麗丹打電話說孩子肚子疼站不起來還高燒了,立即送往醫院檢查結果為淋巴細胞白血病l2型,由于前三個化療做完殘留沒緩解,開始換方案治療,又上了四個大化療,用的是各種進口的化療藥,一次比一次計量大,把小英奇嘴打的像爛香腸,七天一口飯吃不下去,只能煎熬地躺在床上。

小英奇經過一年的化療病情得到完全緩解,這讓英奇媽媽看到了希望,可是命運弄人,2017年11月出院服用了三個月藥后,癌細胞又出來了,大夫建議進行骨髓移植,大概費用八九十萬,面對已經傾家蕩產的小英奇家庭來說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之前費用都是親戚朋友和愛心人士幫忙湊的,由于實在無力承擔巨額費用,只能選擇在沈陽化療,經過幾次化療還是有殘留,期間各種感染,骨髓穿刺、打鞘、發燒、輸血輸板,小英奇飽受煎熬。

小英奇在治療過程中,由于化療的藥物除了能殺死癌細胞外,還存在不能識別正常細胞與癌細胞,因此它在殺傷癌細胞的同時,也會損害小英奇的正常細胞,其中主導毛發生長的毛囊細胞當受到損壞后,導致小英奇掉光頭發。圖為:小英奇媽媽正在用膠帶沾取小英奇脫落的頭發。

為了得到足夠的骨髓配型,聶麗丹和丈夫毅然決定再生一個孩子。“大夫告訴我們,如果想要堅持挽救奇奇,最好再要一個孩子,用出生孩子的骨髓移植到奇奇身體里去。”小英奇媽媽說道,肚子里的孩子已經快38周期了,本身就貧病交加,再生一個孩子負擔會更重,而且孩子從一降生,唯一的使命就是給哥哥治病,這讓她感覺愧疚不已。

17年9月份,小英奇爸爸徐龍海聽病友介紹北京有個配捐,五萬配三萬,也就是先給北京這位男子轉五萬,五十天后給患者轉八萬,當時許多人已經用配捐都拿到了錢,由于小英奇已經進行了十多個化療,正處在急用錢階段,于是徐龍海回老家跟親戚朋友四處籌了五萬打了過去,就等著過五十天后八萬元打回來給孩子治病,可是過了五十天一等再等也不見動靜,徐龍海給北京男子打電話對方一拖再拖,拖了半個月得知這名男子卷款潛逃被抓了,當時急等用錢辦住院,可是四處借的錢都給北京男子打了過去,最終耽誤了小英奇最佳治療時期。

最近徐龍海隔三差五給檢察院打電話,檢察院回復案件一直在辦理當中,詐騙不一定涉及到賠償,除非那名騙子自愿賠償,徐龍海瞬間感覺快一年了何時開庭也不一確定,估計是一分錢都要不回來了。

為了給孩子攢足醫療費,徐龍海和妻子在醫院走廊里睡了一年多時間。小英奇在醫院不化療時,徐龍海就在沈陽市街頭裝扮成孫悟空上街發傳單,有時候和另外兩名患者孩子爸爸在街頭靠“猴趣”表演募捐,邊籌錢邊陪小英奇看病。然而,一天靠發傳單掙100元的速度,離預估八九十萬元費用還有很久。點開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騰訊公益樂捐獻出愛心:

為讓患兒重返校園 男子街頭扮丑演豬八戒美男形象全毀

溫榮華,今年16歲,家住遼寧省遼陽縣唐馬寨鎮。2017年11月3日,被確診為白血病,更加不幸的是在化療過程中被診斷出基因異常,需要兩到三年的長期治療,同時還要服用價格昂貴的國外藥品。躺在病床上的他無時無刻不期待著重返校園,為了讓患兒早日重返校園,溫榮華爸爸經常街頭扮丑演豬八戒為孩子募捐善款。

2017年,溫榮華以優異的成績剛考上遼陽第二高級中學,溫榮華爸爸剛為孩子中考緊繃的弦放松不久,11月2日下午噩夢降臨了,學校老師給溫榮華爸爸溫景洋打電話通知孩子感冒嚴重得去醫院檢查一下,經過檢查孩子得了急性淋巴型白血病。入院8個月時間,溫榮華的父母已經用光了所有積蓄,懂事的他每天都在積極接受治療,“用藥化療期間孩子起不來床,只能我看護,孩子媽媽在外面打點零工,維持基本醫療費用。孩子有時候打針會過敏,身體很癢,輸液打到身體里想吐,吐也吐不出來,孩子都強忍著不對我們大人說。”溫榮華爸爸說道。

溫榮華爸爸回憶道,18年5月12日溫榮華做了一個脊髓穿刺,用的藥物兩小時之后結果中毒了,飯吃不進去,水喝不了。溫榮華從吐的那天胃一直不好,用完這些藥就給打了培門冬酶注射液又開始忌口,含脂肪、糖、辛辣食品都不能吃,少鹽忌口飲食,吃的飯菜沒油少鹽,孩子一直忍受著咽下去,什么也沒說。12天時間就瘦了7公斤,路都走不動了,每天都在承受病痛的煎熬。

溫榮華每次打針血管都找不到,同時化療藥對血管有嚴重傷害,經常出現靜脈炎,醫生給溫榮華做了經外周置入的中心靜脈導管手術,導管留置于體內長度49厘米,直接抵達心臟動脈血管,只是為了能夠減少溫榮華靜脈炎的痛苦。每次化療,由于血小板低,在靜脈導管入口處經常出血。溫榮華血小板最低的時候只有2個,跟正常的相比少了70倍,更不能做劇烈運動,原因擔心導致體內出血。

遼寧省遼陽縣唐馬寨鎮翟家村的溫榮華老家,雖然家庭條件不算富裕,但也能夠生活。溫榮華自幼沒見過奶奶,爺爺身體不好,前幾年得了腦出血現在不能干活,為持自己都挺困難,溫榮華媽媽在老家附近打零工賺點錢供他在醫院治療。

今年41歲的溫榮華爸爸,雖已過中年,但在外面這么多年打工練就一身肌肉十足的好身板,孩子沒生病前,精神相貌也算得上村里的美男子,如今為了孩子,在街頭表演又丑又肥的豬八戒,他這一大改變讓同醫院的病友患者吃驚的同時也表示理解。“我們都這把年齡了,不是為了我們的孩子,誰會在街頭扮丑不顧老臉的表演。”溫榮華爸爸說道。

溫榮華爸爸說,在街頭表演技藝如果沒有看點,很難吸引圍觀群眾的眼球,他們每天從街頭表演回來,會通過觀看網絡上一些有關《西游記》網絡達人創作的唱歌跳舞視頻進行學習提升演技。

溫榮華、邢秋雨、徐英奇三位患者家長因共同的遭遇聚集在醫院這個大家庭里,他們的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一場大病動輒上百萬,治療順利的話也得六七十萬,這兩年為了照顧孩子,他們都失去了經濟來源,其中大部分都是親戚朋友幫忙湊的錢,他們為了節省開支,每天吃著饅頭和大白菜,看著令人感到心酸。

意外總是那么的突如其來,打破了幸福家庭原有的寧靜。來自遼寧各地的三位白血病孩子,目前都在沈陽同一家醫院治療,因沒有錢進行骨髓移植手術,孩子們只能靠化療來維持生命。他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生活雖然拮據,條件雖不富裕,但是為了保住孩子們的生命,他們愿意付出一切。(如果您想和這個家庭一起幫助孩子,讓孩子們安心度過人生以后的道路,請進入騰訊公益樂捐:也可進入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用愛來圓他們的夢”或者掃上面二維碼完成捐贈。)(攝影/康彭柏 圖文編輯/康彭柏),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不哭不鬧安安靜靜地聽著媽媽肚子里寶寶的“動靜”,小小的他已經懂得了父母為他付出的一切,小英奇已經懂得即將降生的寶寶和他有個共同的使命,是為了拯救他當哥哥的生命。

“媽媽,快期末考試了,我又不能參加。”“媽媽,快放暑假了,等我出院后我也想找同學去玩。”每次他稚氣的聲音在病房內響起,媽媽都會暫時放下手里的活兒,摸摸孩子的頭,忍著眼中的淚,輕輕地告訴他,再過一段時間他會開心地玩耍、也會回到課堂,他會活蹦亂跳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小英奇已經懂事,他知道,這次生病不同于以往的感冒發燒,他得了一種十分可怕的病,這種病讓無數家庭傾家蕩產,讓多少個生命游走在生死邊緣!

2016年7月份的一天,一張診斷書,遞到了小英奇媽媽聶麗丹的手中。那一刻,“白血病”這幾個字,像子彈一樣,瞬間擊潰了他們的心。16年7月9日小英奇高燒不退,在村衛生所打吊瓶,以為是普通的感冒,打了兩天吊瓶,強忍著難受參加了期末考試,答完題的時候出現肚子疼,老師給聶麗丹打電話說孩子肚子疼站不起來還高燒了,立即送往醫院檢查結果為淋巴細胞白血病l2型,由于前三個化療做完殘留沒緩解,開始換方案治療,又上了四個大化療,用的是各種進口的化療藥,一次比一次計量大,把小英奇嘴打的像爛香腸,七天一口飯吃不下去,只能煎熬地躺在床上。

小英奇經過一年的化療病情得到完全緩解,這讓英奇媽媽看到了希望,可是命運弄人,2017年11月出院服用了三個月藥后,癌細胞又出來了,大夫建議進行骨髓移植,大概費用八九十萬,面對已經傾家蕩產的小英奇家庭來說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之前費用都是親戚朋友和愛心人士幫忙湊的,由于實在無力承擔巨額費用,只能選擇在沈陽化療,經過幾次化療還是有殘留,期間各種感染,骨髓穿刺、打鞘、發燒、輸血輸板,小英奇飽受煎熬。

小英奇在治療過程中,由于化療的藥物除了能殺死癌細胞外,還存在不能識別正常細胞與癌細胞,因此它在殺傷癌細胞的同時,也會損害小英奇的正常細胞,其中主導毛發生長的毛囊細胞當受到損壞后,導致小英奇掉光頭發。圖為:小英奇媽媽正在用膠帶沾取小英奇脫落的頭發。

為了得到足夠的骨髓配型,聶麗丹和丈夫毅然決定再生一個孩子。“大夫告訴我們,如果想要堅持挽救奇奇,最好再要一個孩子,用出生孩子的骨髓移植到奇奇身體里去。”小英奇媽媽說道,肚子里的孩子已經快38周期了,本身就貧病交加,再生一個孩子負擔會更重,而且孩子從一降生,唯一的使命就是給哥哥治病,這讓她感覺愧疚不已。

17年9月份,小英奇爸爸徐龍海聽病友介紹北京有個配捐,五萬配三萬,也就是先給北京這位男子轉五萬,五十天后給患者轉八萬,當時許多人已經用配捐都拿到了錢,由于小英奇已經進行了十多個化療,正處在急用錢階段,于是徐龍海回老家跟親戚朋友四處籌了五萬打了過去,就等著過五十天后八萬元打回來給孩子治病,可是過了五十天一等再等也不見動靜,徐龍海給北京男子打電話對方一拖再拖,拖了半個月得知這名男子卷款潛逃被抓了,當時急等用錢辦住院,可是四處借的錢都給北京男子打了過去,最終耽誤了小英奇最佳治療時期。

最近徐龍海隔三差五給檢察院打電話,檢察院回復案件一直在辦理當中,詐騙不一定涉及到賠償,除非那名騙子自愿賠償,徐龍海瞬間感覺快一年了何時開庭也不一確定,估計是一分錢都要不回來了。

為了給孩子攢足醫療費,徐龍海和妻子在醫院走廊里睡了一年多時間。小英奇在醫院不化療時,徐龍海就在沈陽市街頭裝扮成孫悟空上街發傳單,有時候和另外兩名患者孩子爸爸在街頭靠“猴趣”表演募捐,邊籌錢邊陪小英奇看病。然而,一天靠發傳單掙100元的速度,離預估八九十萬元費用還有很久。點開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騰訊公益樂捐獻出愛心:

為讓患兒重返校園 男子街頭扮丑演豬八戒美男形象全毀

溫榮華,今年16歲,家住遼寧省遼陽縣唐馬寨鎮。2017年11月3日,被確診為白血病,更加不幸的是在化療過程中被診斷出基因異常,需要兩到三年的長期治療,同時還要服用價格昂貴的國外藥品。躺在病床上的他無時無刻不期待著重返校園,為了讓患兒早日重返校園,溫榮華爸爸經常街頭扮丑演豬八戒為孩子募捐善款。

2017年,溫榮華以優異的成績剛考上遼陽第二高級中學,溫榮華爸爸剛為孩子中考緊繃的弦放松不久,11月2日下午噩夢降臨了,學校老師給溫榮華爸爸溫景洋打電話通知孩子感冒嚴重得去醫院檢查一下,經過檢查孩子得了急性淋巴型白血病。入院8個月時間,溫榮華的父母已經用光了所有積蓄,懂事的他每天都在積極接受治療,“用藥化療期間孩子起不來床,只能我看護,孩子媽媽在外面打點零工,維持基本醫療費用。孩子有時候打針會過敏,身體很癢,輸液打到身體里想吐,吐也吐不出來,孩子都強忍著不對我們大人說。”溫榮華爸爸說道。

溫榮華爸爸回憶道,18年5月12日溫榮華做了一個脊髓穿刺,用的藥物兩小時之后結果中毒了,飯吃不進去,水喝不了。溫榮華從吐的那天胃一直不好,用完這些藥就給打了培門冬酶注射液又開始忌口,含脂肪、糖、辛辣食品都不能吃,少鹽忌口飲食,吃的飯菜沒油少鹽,孩子一直忍受著咽下去,什么也沒說。12天時間就瘦了7公斤,路都走不動了,每天都在承受病痛的煎熬。

溫榮華每次打針血管都找不到,同時化療藥對血管有嚴重傷害,經常出現靜脈炎,醫生給溫榮華做了經外周置入的中心靜脈導管手術,導管留置于體內長度49厘米,直接抵達心臟動脈血管,只是為了能夠減少溫榮華靜脈炎的痛苦。每次化療,由于血小板低,在靜脈導管入口處經常出血。溫榮華血小板最低的時候只有2個,跟正常的相比少了70倍,更不能做劇烈運動,原因擔心導致體內出血。

遼寧省遼陽縣唐馬寨鎮翟家村的溫榮華老家,雖然家庭條件不算富裕,但也能夠生活。溫榮華自幼沒見過奶奶,爺爺身體不好,前幾年得了腦出血現在不能干活,為持自己都挺困難,溫榮華媽媽在老家附近打零工賺點錢供他在醫院治療。

今年41歲的溫榮華爸爸,雖已過中年,但在外面這么多年打工練就一身肌肉十足的好身板,孩子沒生病前,精神相貌也算得上村里的美男子,如今為了孩子,在街頭表演又丑又肥的豬八戒,他這一大改變讓同醫院的病友患者吃驚的同時也表示理解。“我們都這把年齡了,不是為了我們的孩子,誰會在街頭扮丑不顧老臉的表演。”溫榮華爸爸說道。

溫榮華爸爸說,在街頭表演技藝如果沒有看點,很難吸引圍觀群眾的眼球,他們每天從街頭表演回來,會通過觀看網絡上一些有關《西游記》網絡達人創作的唱歌跳舞視頻進行學習提升演技。

溫榮華、邢秋雨、徐英奇三位患者家長因共同的遭遇聚集在醫院這個大家庭里,他們的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一場大病動輒上百萬,治療順利的話也得六七十萬,這兩年為了照顧孩子,他們都失去了經濟來源,其中大部分都是親戚朋友幫忙湊的錢,他們為了節省開支,每天吃著饅頭和大白菜,看著令人感到心酸。

意外總是那么的突如其來,打破了幸福家庭原有的寧靜。來自遼寧各地的三位白血病孩子,目前都在沈陽同一家醫院治療,因沒有錢進行骨髓移植手術,孩子們只能靠化療來維持生命。他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生活雖然拮據,條件雖不富裕,但是為了保住孩子們的生命,他們愿意付出一切。(如果您想和這個家庭一起幫助孩子,讓孩子們安心度過人生以后的道路,請進入騰訊公益樂捐:也可進入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用愛來圓他們的夢”或者掃上面二維碼完成捐贈。)(攝影/康彭柏 圖文編輯/康彭柏),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