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沙特打也门这个非洲国家最卖力?伤亡六千人换几百亿美元

自2015年沙特宣布組建聯軍進攻也門以來, 先后有阿聯酋、巴林、科威特、卡塔爾(后來與沙特交惡退出)、約旦、摩洛哥、埃及、塞內加爾、蘇丹等國“報名參加”, 但最終大規模派兵開赴前線并一直“忠心耿耿”追隨沙特作戰(阿聯酋與前者貌合神離)的只剩下非洲國家蘇丹。 那么, 蘇丹到底派出多少人員和裝備參戰, 其發揮了哪些作用, 又有哪些得失呢?本文解讀。


蘇丹飛行員在沙特逛街

雖然建交已經70多年, 但歷史上沙特與蘇丹的關系并不好, 蘇丹還曾聯手伊朗跟以色列、沙特等國長期為仇作對。 直到2011年盛產石油的南蘇丹獨立后,

蘇丹財政收入銳減四分之三, 國民經濟陷入衰退, 其才迫于形勢改善與沙特的關系, 雙方一拍即合。

據統計從2014至2016年, 沙特先后向蘇丹累計投資達110億美元, 并容許數十萬蘇丹人到包括沙特在內的海灣地區打工掙錢, 從而有效緩解了這個非洲國家的經濟危機。 但沙特的錢也不是白拿的, 在得到前者“繼續加大投資并協助解除西方制裁”的承諾后, 蘇丹于2015年9月宣布出兵也門

1個多月后, 首批數百名蘇丹軍人搭乘阿聯酋運輸船從厄立特里亞阿薩布港(與也門隔紅海相望)出發, 在也門南部的亞丁港登陸。 起初, 蘇丹計劃向也門派遣6000名士兵, 但后來逐漸增至1萬人并保持在這一規模

考慮到蘇丹軍人通常在戰區服役6個月,

據估算迄今該國累計向也門輪換派駐官兵超過3.6萬人次, 也就是說三分之一蘇丹現役官兵(該國武裝部隊總兵力約11萬人)都踏上過也門或沙特的土地。

據悉, 蘇丹在也門和沙特境內共部署有3個摩步旅(文中方便起見稱作第1旅、第2旅和第3旅), 其中第1旅在也門紅海沿岸的塔伊茲省、哈杰省、荷臺達省參與沙特聯軍作戰行動, 第2、3旅則主要擔負把守沙特南部邊防線的任務。

先說第1旅。 該部抵達也門后, 起初只是干一些訓練親哈迪武裝、維修軍用裝備、協助防守也門南部地區重要政府和工業設施等“雜務”, 曾開赴阿比揚省打擊“基地”組織阿拉伯半島分支(AQAP), 還圍繞爭奪亞丁機場控制權與分離主義武裝爆發過激烈沖突

從2017年初開始, 蘇丹第1旅將主力調往也門紅海沿岸作戰, 旨在配合沙特聯軍奪取胡塞武裝出海口, 徹底封死前者獲取外部軍事援助的海上通道

綜合公開報道來看, 從2017年1月初至5月, 蘇丹軍隊由塔伊茲省出發, 采取摩托化機動方式沿干線公路向西攻打紅海沿岸港口城市穆哈、向北進擊交通樞紐海斯(3條公路交匯處)。

2017年4月初第1旅主力又被調往也門西北部毗鄰沙特的哈杰省, 參加奪取聯結胡塞武裝大本營薩達省的戰略要地——阿爾納山的戰斗, 目前這座長12公里的山脈已被沙特支持的親哈迪武裝控制。 與此同時, 還有不少蘇丹軍人留在塔伊茲省執行公路巡查、清障排雷等次要任務。

2017年12月, 第1旅協同沙特聯軍及仆從武裝繼續北上,

兵鋒直指胡塞武裝最重要港口荷臺達, 目前沙特聯軍已攻至距荷臺達僅10公里處。

再說另外2個旅, 其組建時間較晚(2017年4月才成立), 經歷的主要戰斗也都集中在沙特南部邊境地區, 除了一些規模較小的武裝沖突外, 其遭遇的最慘烈惡戰當屬發生在哈拉德西邊約30公里處的也門邊境小城米迪(位置見上圖)爭奪戰

別看該城方圓僅幾平方公里, 卻因位置顯要(也門紅海沿岸干線公路的北方起點)而被沙特聯軍視作兵家必爭之地。

但是, 盡管沙特聯軍狂轟濫炸, 又抽調了駐守邊境的蘇丹軍人與親哈迪武裝的第5軍區部隊聯手發起地面進攻, 但花費了很長時間、付出了巨大傷亡也沒能拿下這座早已變成瓦礫的小城。

直到2018年4月中旬, 蘇丹軍隊才最終奪取米迪及其以北地區, 結束了這場持續近30個月的“噩夢”。

相比裝備精良的沙特、阿聯酋等國軍隊, 蘇丹參戰部隊的主戰武器不算先進, 但官兵訓練有素、實戰經驗也更豐富(拜長達50年的內戰所賜)。

據悉, 蘇丹派出4架戰機和大批坦克(至少4輛T-72)、裝甲車(至少10輛BTR-70MB1和數目不詳的BRDM-2)、武裝皮卡(豐田底盤)赴也門參戰或協助沙特保衛南部邊境。 此外, 沙特和阿聯酋也為其提供了大量不同型號的防雷反伏擊車

不過, 蘇丹軍隊碰上的對手——胡塞武裝同樣是“狠角色”, 后者尤其擅長游擊戰、破襲戰、山地戰, 多次給蘇丹軍隊以重創。 2016年1月29日, 一個名叫海塞姆·哈米德的中士在亞丁喪生(死因不詳), 這被認為是蘇丹軍隊在也門戰場遭遇的首例傷亡事件。

雖然沒有太多公開消息披露, 但據推測第1旅在紅海沿岸戰斗中損失就不小。 比如2017年1月下旬有人拍攝到載有蘇丹軍人的6輛BTR-70MB1和1輛卡車停在通往穆哈的公路旁, 但之后這些輪式裝甲車再未出現, 估計都在戰斗中被毀。 還有一個旁證則是2個多月后, 蘇丹軍隊已改用沙特援助的防雷反伏擊車。


無人機航拍發現的陣亡蘇丹士兵(白圈處)

而米迪之戰更是成了蘇丹軍隊的“滑鐵盧”。 僅2017年5月22日就有爆料稱蘇丹軍隊在當地陣亡17名士兵, 另有4名軍官負傷, 還損失了至少1輛T-72坦克和多輛武裝皮卡。

2017年9月25日, 駐也門蘇丹軍隊指揮官哈姆丹·海米達提將軍公開承認已有包括4名軍官在內的412名蘇丹軍人陣亡, 其中大部分死在米迪前線。

外媒分析稱,近年來發生在也門北部(包括沙特邊境地帶和邊防哨所)的很多小規模戰斗中,被胡塞武裝擊毀的裝甲車、皮卡和打死打傷的敵方士兵,其實有很多都屬于蘇丹軍隊。

比如2018年1月20日胡塞武裝伏擊一支敵方車隊,殲敵37人(包括1名軍官),擊毀和繳獲至少2輛薩爾薩-1型裝甲巡邏車和1輛配備12.7毫米重機槍的武裝皮卡——而薩爾薩-1裝甲車正是沙特送給蘇丹軍隊的標志性裝備之一

截至2018年5月,據官方數據顯示蘇丹軍隊已陣亡1200人,再算上受傷、失蹤、被俘者,最終傷亡人數可能超過6000之眾,也就是說赴也門、沙特邊境輪戰的蘇丹軍人傷亡率(總數按3.6萬計算)不會低于16%。外媒稱,這些蘇丹陣亡官兵的遺體大多不會被送回本土,而是就地埋葬在沙特境內。

重型裝備方面,蘇丹軍隊同樣損失巨大——4輛T-72坦克至少有3輛損毀,剩下1輛不知所終。此外,還損失了起碼3輛防雷反伏擊車、5輛BTR-70MB1裝甲運兵車、12輛武裝皮卡、20至30輛薩爾薩-1裝甲巡邏車。胡塞武裝曾聲稱擊落1架蘇丹空軍的蘇-24M戰機,但這一消息尚未得到證實。


駐也門的蘇丹空軍蘇-24M戰斗轟炸機

盡管人員、裝備損失巨大,但蘇丹從中受益也不小。為酬謝蘇丹出兵“義舉”,2016年8月沙特一次性在蘇丹中央銀行存入10億美元(據說卡塔爾和阿聯酋也分別存入12億和5億美元),以填充該國日益枯竭的外匯儲備


蘇丹軍人席地而坐吃“手抓飯”

由于國內經濟狀況不佳,蘇丹軍人更是普遍將赴也門和沙特參戰視作“賺外快”的美差。據消息人士稱,蘇丹高層要求沙特為每1000名蘇丹軍人支付20億美元,也就是說(按常駐兵力1萬計算)沙特為此已至少花費200億美元!即便這些錢里只有一小部分劃撥給參戰軍人,也足以讓其發筆橫財。

外媒稱,相比第1旅,另外2個蘇丹旅官兵更喜歡往社交媒體上傳照片,其中有很多都是“曬”他們在沙特休假時參覲圣地、踢足球、聚餐、逛商店購物(好像在買華為手機)的“歡樂時光”,還有不少人把沙特發給的鈔票(貨幣單位里亞爾)、獎狀等照片貼在“朋友圈”里炫耀,可見他們對于這段“雇傭兵生涯”還是很滿意的

其中大部分死在米迪前線。

外媒分析稱,近年來發生在也門北部(包括沙特邊境地帶和邊防哨所)的很多小規模戰斗中,被胡塞武裝擊毀的裝甲車、皮卡和打死打傷的敵方士兵,其實有很多都屬于蘇丹軍隊。

比如2018年1月20日胡塞武裝伏擊一支敵方車隊,殲敵37人(包括1名軍官),擊毀和繳獲至少2輛薩爾薩-1型裝甲巡邏車和1輛配備12.7毫米重機槍的武裝皮卡——而薩爾薩-1裝甲車正是沙特送給蘇丹軍隊的標志性裝備之一

截至2018年5月,據官方數據顯示蘇丹軍隊已陣亡1200人,再算上受傷、失蹤、被俘者,最終傷亡人數可能超過6000之眾,也就是說赴也門、沙特邊境輪戰的蘇丹軍人傷亡率(總數按3.6萬計算)不會低于16%。外媒稱,這些蘇丹陣亡官兵的遺體大多不會被送回本土,而是就地埋葬在沙特境內。

重型裝備方面,蘇丹軍隊同樣損失巨大——4輛T-72坦克至少有3輛損毀,剩下1輛不知所終。此外,還損失了起碼3輛防雷反伏擊車、5輛BTR-70MB1裝甲運兵車、12輛武裝皮卡、20至30輛薩爾薩-1裝甲巡邏車。胡塞武裝曾聲稱擊落1架蘇丹空軍的蘇-24M戰機,但這一消息尚未得到證實。


駐也門的蘇丹空軍蘇-24M戰斗轟炸機

盡管人員、裝備損失巨大,但蘇丹從中受益也不小。為酬謝蘇丹出兵“義舉”,2016年8月沙特一次性在蘇丹中央銀行存入10億美元(據說卡塔爾和阿聯酋也分別存入12億和5億美元),以填充該國日益枯竭的外匯儲備


蘇丹軍人席地而坐吃“手抓飯”

由于國內經濟狀況不佳,蘇丹軍人更是普遍將赴也門和沙特參戰視作“賺外快”的美差。據消息人士稱,蘇丹高層要求沙特為每1000名蘇丹軍人支付20億美元,也就是說(按常駐兵力1萬計算)沙特為此已至少花費200億美元!即便這些錢里只有一小部分劃撥給參戰軍人,也足以讓其發筆橫財。

外媒稱,相比第1旅,另外2個蘇丹旅官兵更喜歡往社交媒體上傳照片,其中有很多都是“曬”他們在沙特休假時參覲圣地、踢足球、聚餐、逛商店購物(好像在買華為手機)的“歡樂時光”,還有不少人把沙特發給的鈔票(貨幣單位里亞爾)、獎狀等照片貼在“朋友圈”里炫耀,可見他們對于這段“雇傭兵生涯”還是很滿意的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