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及發展

道說| 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及發展

邋遢道人

昨天發了篇討論馬克思主義核心價值的文章, 排版沒檢查, 讓大家讀起來吃力, 不好意思。 今天拓展討論一下所謂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問題, 就把昨天的文章稍微修改一下放在前面

看到很多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的文章, 這些文章把馬克思學說的歷史地位抬得很高,

指出是馬克思創建了唯物史觀和剩餘價值學說, 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和資本主義發展規律。 還指出“馬克思主義理論不是教條, 而是行動指南, 並在行動中不斷豐富完善。 ”(工商銀行鞏為)

說得都很好, 不過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記得2012年貧道與家裡領導專門拜謁了馬克思在倫敦的墓。 領導問墓碑上那些英文字寫的是什麼, 貧道說是“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領導說這大概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總結。 貧道說應該不是。 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內容和馬克思對世界最大的貢獻是毛主席總結的,

接著給領導介紹了(大意)一九三九年毛主席在延安一次大會上的講話:

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緒, 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 ”幾千年來總是說壓迫有理, 剝削有理, 造反無理。 自從馬克思主義出來, 就把這個舊案翻過來了, 這是個大功勞, 這個道理是無產階級從鬥爭中得來的, 而馬克思作了結論。 根據這個道理, 於是就反抗, 就鬥爭, 就幹社會主義。

文革期間的毛主席語錄有這方面內容。 但也許是“形勢需要”?引用時把中間一大部分內容給去掉了(從“幾千年來——做了結論”), 突出了“造反有理”。 說馬克思主義只是講“造反有理”,

有些無政府主義的嫌疑。 貧道以為, 去掉的那一段才是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價值——幾千年都說壓迫有理剝削有理, 是馬克思第一次從理論上論證了剝削無理壓迫無理——“於是”才造反。 至於馬克思的其他 “貢獻”, 包括“創立”唯物主義和唯物史觀, “揭示”資本主義規律的論述, 堅持人民立場, 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不是“第一個”、“第一次”——很多內容馬克思自己都多次指出不是他開創的。

大家都承認, “剩餘價值”的存在完全是馬克思獨立完成的。 馬克思是用西方經濟學的概念體系和邏輯系統完成了對剩餘價值存在以及被資本家無償佔有的論證,

因此, 沒有人能用西方經濟學邏輯體系推翻馬克思的論證——雖然百多年來西方學者不斷有人試圖這樣做。 記得前些年強國論壇上有好幾個生瓜蛋兒正兒八經地質疑剩餘價值的存在, 還大言不慚聲稱有什麼新發現, 但他們連西方經濟學的話語體系都還沒有搞清楚。

剩餘價值的存在以及被資本家無償佔有, 意味著市場經濟中存在資本家剝削勞動者的狀況。 這種剝削是不合理的, 屬於“偷竊”或者“搶劫”別人財富的行為, 應該被改變。

這種論證讓勞動者幾千年來對剝削的持續反抗第一次被論證為“合理”的, 應該的。 而幾千年來所有人都認為窮人的這種反抗是無理的, 是“偷竊”或“搶劫”行為——連窮人自己也這樣想。 共產黨工作隊發動貧苦農民鬥地主, 但大部分貧雇農在開始都不認為地主對自己有什麼剝削:

扛長工打短工主家都按商定給了報酬。 農忙時甚至還有扛活的吃白麵, 主家老小吃雜糧的。 租人家的地就得交租, 多少租子也是事先說好的, 嫌高你可以不租——當時還不是都爭著租, 現在說剝削不是不講理了嗎?

很多回憶錄都顯示,

發動群眾鬥地主是困難的, 工作組甚至經常不得不鼓勵一些“遊手好閒”的二流子打衝鋒來開創局面。 實際上也是, 歷史上的農民起義從來沒有因為造反者認識到雇傭勞動和佃租關係裡有剝削, 發現地主偷取了他們的財富, 於是組織起來分田地分浮財。 中國歷史上所有農民起義幹的都是土匪的活——占山為王打家劫舍(並不分田地), 區別是隊伍壯大了開始攻城掠地, 甚至由小土匪變成新官家。 土地分配結構的改變是因連年戰火所致:地主們死的死亡的亡, 窮人更是如此, 最終形成大量無主土地, 新王朝財富佔有的基尼係數和土地佔有的基尼係數都大幅降低。

——這個過程與造反者認識到原有經濟制度中存在剝削和壓迫於是主動去改變沒有一點關係。

對於這一點,從馮小剛到馬雲看法都一致(都有講話):地主的財富都是自己掙來的,窮棒子們鬥地主分浮財是強盜行為,搶了也富不起來。

由此看來,馬克思對人類文明史的貢獻確實是巨大的。同時也說明,馬克思理論最有價值的部分不是別的,就是論證了在生產資料私有制情況下,存在一部分剝削另一部分人的情況。這個論證讓人們第一次從理論上認識到剝削無理,壓迫無理;認識到:不是人的本性造成了這個結果,是生產資料私有制帶來了這些問題。這讓社會制度的變革更有理性——知道只有改變那些東西才能解決尖銳的社會矛盾非常關鍵。雖然指出剝削的存在有鼓動窮人造反的作用(他們不知道這個道理也造反),但假如有錢有權的人懂得並贊同這個道理,也許最後的決鬥不是用刀槍而是用協商了——雖然希望渺茫。

貧道覺得,這次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的讚美詞中,好像偏偏忽視了這一點。說“馬克思是對的”的論述,並未說清楚對在哪裡,沒有說“馬克思論證剝削無理是對的,要消滅私有制是對的”。

1937年王明從蘇聯回到延安,給大家講馬克思主義,引經據典頭頭是道,一下就把台下沒見過世面的大老粗們給鎮住了——彭老總後來回憶說他都打心眼裡服氣。搞得毛澤東說他的話離開楊家嶺的窯洞就失去作用。於是讀了大量馬列原著。《資本論》關於剩餘價值的論述不是好懂的,就算毛主席看懂了,把剩餘價值的道理給手下那批認字沒幾年的泥腿子講清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於是毛主席在1939年的一次大會上講了上面那段話。

馬克思主義是要發展的,貧道以為,發展要從馬克思理論的核心價值作為起點,在這上面進行發展和延伸,另起爐灶肯定不正宗。無論是馬克思主義的本土化還是與時俱進地發展馬克思主義,都要從新時期的經濟現象裡辨認出剝削的存在形式入手,揭示出為什麼這種經濟關係是“偷竊了”勞動者的財富,以及怎樣著手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不從這個角度討論就說自己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或者說是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就像做出一桌一點辣椒和花椒也沒放的菜,非要對客人說這是“2.0版川菜” 。人家一嘗就知道不正宗——也許吃起來也還對口味,但別說是川菜!

馬克思關於剩餘價值、剝削的論述一直受到資產階級學者的挑戰。

剩餘價值學說建立在“勞動創造價值”學說的基礎上。長久以來,資產階級學者試圖通過否定勞動創造價值和模糊價值和價格的關係來否定馬克思的剩餘價值學說。在學術研究中,有效的批判只來自這樣的途徑:一是指出對方引用的事實有問題,一是指出對方的敘述和推演中違反了形式邏輯。簡單用不承認對方的立場和價值觀(政治不正確)來完成批判是徒勞和無效的。雖然社會主義實踐在1990年前後就失敗了,但當2011年數千群眾佔領華爾街,說1%的人佔有的99%財富是剝削了99%的人的時候,說明他們的這個結論還是用勞動價值論和剩餘價值論來推演出來的——其他理論都說不清楚這個道理。於是《資本論》在社會主義山窮水盡的時候脫銷了。

那麼,是不是馬克思這個理論足以解決當下問題,不需要再發展了呢?恐怕也有問題,起碼以下一些質疑是值得思考的:

只認勞動創造價值,剩餘價值大約等於新增價值(銷售)減去成本(材料及消耗)和工資後的剩餘部分。假如認為資本也創造價值,無非再減去折舊和資本利息(資本也有市場價)。

1985年11月,比爾蓋茨雇傭的55人開發隊伍經過一年的開發向市場推出了視窗0.1版,每個售價100美元。4個月後(1986年3月),淨資產只有100萬美元的微軟上市募股(IPO)。股票迅速躥升至每股29.25美元的頂點,停盤時達到了每股27.75美元。此時蓋茨擁有公司45%的股份(公司上市時只有100萬美元的資產),股票的躥紅使得微軟市值達到52000萬,蓋茨身價也由此上升到23400萬。也就是比爾蓋茨個人資產突然增加了1556倍,淨增加23355萬美元。這就使問題變得複雜起來:

假如蓋茨新增的這23355萬美元是剝削這55個開發員工(就算再加45個銷售、後勤等員工總計100人),那蓋茨就從每個員工身上剝削了234萬美元。這樣微軟的員工也太牛逼了,他們每個人每年僅被剝削的財富就達到360多萬美元(加上另一老闆艾倫每人剝削的130萬美元)。這百十員工要真是意識到自己竟然有360萬美元被兩個老闆搶走了,不拿槍崩了他們不會算拉倒(這可是八十年代的美元!)

蓋茨增加的財富如果全是資本創造的,那麼這45萬美元的資本也太神奇了,竟然能一年讓自己價值膨脹一千多倍,投資回報率高的沒法算——搶劫和賣毒品也沒法比。

到1999年,微軟市值一度突破6000億美元(增長1153倍),蓋茨個人財富超過1000億美元(增加427倍)。但微軟至今才11萬多的員工,20年前遠低於這個數。從財務角度分析,無論是勞動創造了價值還是資本創造了價值,都讓人無法把微軟與普通經濟體放在一個邏輯體系裡觀察。

這還沒說巴菲特。巴菲特炒股票總計雇傭了幾個員工?這些員工為巴老闆創造剩餘價值的能力更魔幻!

還有,有人坐在家裡炒股票炒外匯炒期貨炒樓花炒成億萬富翁,一個員工也沒雇傭。他的財富是勞動還是資本創造的?本錢是他的,炒作是他獨立完成的,裡面有木有剩餘價值?有了是偷誰的?

還有就是在華爾街鬧事的那些人的困惑:上世紀30年代大危機以後,無論西方還是全球,由於最低工資制、累進所得稅和財產稅、福利制度和擺脫殖民統治國家的現代化努力,都展現一種限制資本的趨勢,因此貧富分化速度在放慢。但進入九十年代,科技、經濟都高速發展,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工業化速度和人均收入增長迅速,但貧富分化卻越來越嚴重。2017年達到了頂峰:樂施會2017年報告裡說,世界新增財富的82%流向1%的群體,其餘18%被49%的群體拿走,50%的群體沒有增加一分錢財富(平均,有的肯定是負數)。明明節制資本的手段在增加,力度在加大,我們也找不到資本家在攫取剩餘價值方面有什麼新的招數和管道,為什麼財富卻加速向他們手裡流呢?世界上最富的42個人的財富等於世界一半人口——37億人財富的總和。這不奇了怪麼!!

這些恐怕才是“新時代馬克思主義”需要研究的物件。

剝削這個詞是個貶義詞,是指通過某種經濟手段剝奪了其他人的財富。甲的財富被乙無償拿走了,但是:

二話不說直接拿走叫搶劫(包括奴隸勞動);

說點好聽話拿走了叫騙財;

用霸道規則強買強賣巧取豪奪;

在市場裡充分協商公平交易拿走的才叫剝削。

因此,發現和論證出剝削來,也就是說出乙拿走的財富為什麼實際是甲的道理並不那麼簡單!

不服氣論證一下“為什麼說馬雲的幾百億資產是剝削來的”這個題目來試試。

無論中外理論家,籠統說“這個世界存在剝削而且越來越嚴重”是不行的,必須能以當今經濟系統為物件,分析出“剝削藏在哪裡”,才敢稱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桂冠不好戴的)。中國人也有這方面問題,弄點什麼發展經濟學的成果充數更不合適,因為這與馬克思研究的政治經濟學不是一個領域。好好努力吧同學們!

是不是有點想看第三部分?

新王朝財富佔有的基尼係數和土地佔有的基尼係數都大幅降低。

——這個過程與造反者認識到原有經濟制度中存在剝削和壓迫於是主動去改變沒有一點關係。

對於這一點,從馮小剛到馬雲看法都一致(都有講話):地主的財富都是自己掙來的,窮棒子們鬥地主分浮財是強盜行為,搶了也富不起來。

由此看來,馬克思對人類文明史的貢獻確實是巨大的。同時也說明,馬克思理論最有價值的部分不是別的,就是論證了在生產資料私有制情況下,存在一部分剝削另一部分人的情況。這個論證讓人們第一次從理論上認識到剝削無理,壓迫無理;認識到:不是人的本性造成了這個結果,是生產資料私有制帶來了這些問題。這讓社會制度的變革更有理性——知道只有改變那些東西才能解決尖銳的社會矛盾非常關鍵。雖然指出剝削的存在有鼓動窮人造反的作用(他們不知道這個道理也造反),但假如有錢有權的人懂得並贊同這個道理,也許最後的決鬥不是用刀槍而是用協商了——雖然希望渺茫。

貧道覺得,這次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的讚美詞中,好像偏偏忽視了這一點。說“馬克思是對的”的論述,並未說清楚對在哪裡,沒有說“馬克思論證剝削無理是對的,要消滅私有制是對的”。

1937年王明從蘇聯回到延安,給大家講馬克思主義,引經據典頭頭是道,一下就把台下沒見過世面的大老粗們給鎮住了——彭老總後來回憶說他都打心眼裡服氣。搞得毛澤東說他的話離開楊家嶺的窯洞就失去作用。於是讀了大量馬列原著。《資本論》關於剩餘價值的論述不是好懂的,就算毛主席看懂了,把剩餘價值的道理給手下那批認字沒幾年的泥腿子講清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於是毛主席在1939年的一次大會上講了上面那段話。

馬克思主義是要發展的,貧道以為,發展要從馬克思理論的核心價值作為起點,在這上面進行發展和延伸,另起爐灶肯定不正宗。無論是馬克思主義的本土化還是與時俱進地發展馬克思主義,都要從新時期的經濟現象裡辨認出剝削的存在形式入手,揭示出為什麼這種經濟關係是“偷竊了”勞動者的財富,以及怎樣著手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不從這個角度討論就說自己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或者說是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就像做出一桌一點辣椒和花椒也沒放的菜,非要對客人說這是“2.0版川菜” 。人家一嘗就知道不正宗——也許吃起來也還對口味,但別說是川菜!

馬克思關於剩餘價值、剝削的論述一直受到資產階級學者的挑戰。

剩餘價值學說建立在“勞動創造價值”學說的基礎上。長久以來,資產階級學者試圖通過否定勞動創造價值和模糊價值和價格的關係來否定馬克思的剩餘價值學說。在學術研究中,有效的批判只來自這樣的途徑:一是指出對方引用的事實有問題,一是指出對方的敘述和推演中違反了形式邏輯。簡單用不承認對方的立場和價值觀(政治不正確)來完成批判是徒勞和無效的。雖然社會主義實踐在1990年前後就失敗了,但當2011年數千群眾佔領華爾街,說1%的人佔有的99%財富是剝削了99%的人的時候,說明他們的這個結論還是用勞動價值論和剩餘價值論來推演出來的——其他理論都說不清楚這個道理。於是《資本論》在社會主義山窮水盡的時候脫銷了。

那麼,是不是馬克思這個理論足以解決當下問題,不需要再發展了呢?恐怕也有問題,起碼以下一些質疑是值得思考的:

只認勞動創造價值,剩餘價值大約等於新增價值(銷售)減去成本(材料及消耗)和工資後的剩餘部分。假如認為資本也創造價值,無非再減去折舊和資本利息(資本也有市場價)。

1985年11月,比爾蓋茨雇傭的55人開發隊伍經過一年的開發向市場推出了視窗0.1版,每個售價100美元。4個月後(1986年3月),淨資產只有100萬美元的微軟上市募股(IPO)。股票迅速躥升至每股29.25美元的頂點,停盤時達到了每股27.75美元。此時蓋茨擁有公司45%的股份(公司上市時只有100萬美元的資產),股票的躥紅使得微軟市值達到52000萬,蓋茨身價也由此上升到23400萬。也就是比爾蓋茨個人資產突然增加了1556倍,淨增加23355萬美元。這就使問題變得複雜起來:

假如蓋茨新增的這23355萬美元是剝削這55個開發員工(就算再加45個銷售、後勤等員工總計100人),那蓋茨就從每個員工身上剝削了234萬美元。這樣微軟的員工也太牛逼了,他們每個人每年僅被剝削的財富就達到360多萬美元(加上另一老闆艾倫每人剝削的130萬美元)。這百十員工要真是意識到自己竟然有360萬美元被兩個老闆搶走了,不拿槍崩了他們不會算拉倒(這可是八十年代的美元!)

蓋茨增加的財富如果全是資本創造的,那麼這45萬美元的資本也太神奇了,竟然能一年讓自己價值膨脹一千多倍,投資回報率高的沒法算——搶劫和賣毒品也沒法比。

到1999年,微軟市值一度突破6000億美元(增長1153倍),蓋茨個人財富超過1000億美元(增加427倍)。但微軟至今才11萬多的員工,20年前遠低於這個數。從財務角度分析,無論是勞動創造了價值還是資本創造了價值,都讓人無法把微軟與普通經濟體放在一個邏輯體系裡觀察。

這還沒說巴菲特。巴菲特炒股票總計雇傭了幾個員工?這些員工為巴老闆創造剩餘價值的能力更魔幻!

還有,有人坐在家裡炒股票炒外匯炒期貨炒樓花炒成億萬富翁,一個員工也沒雇傭。他的財富是勞動還是資本創造的?本錢是他的,炒作是他獨立完成的,裡面有木有剩餘價值?有了是偷誰的?

還有就是在華爾街鬧事的那些人的困惑:上世紀30年代大危機以後,無論西方還是全球,由於最低工資制、累進所得稅和財產稅、福利制度和擺脫殖民統治國家的現代化努力,都展現一種限制資本的趨勢,因此貧富分化速度在放慢。但進入九十年代,科技、經濟都高速發展,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工業化速度和人均收入增長迅速,但貧富分化卻越來越嚴重。2017年達到了頂峰:樂施會2017年報告裡說,世界新增財富的82%流向1%的群體,其餘18%被49%的群體拿走,50%的群體沒有增加一分錢財富(平均,有的肯定是負數)。明明節制資本的手段在增加,力度在加大,我們也找不到資本家在攫取剩餘價值方面有什麼新的招數和管道,為什麼財富卻加速向他們手裡流呢?世界上最富的42個人的財富等於世界一半人口——37億人財富的總和。這不奇了怪麼!!

這些恐怕才是“新時代馬克思主義”需要研究的物件。

剝削這個詞是個貶義詞,是指通過某種經濟手段剝奪了其他人的財富。甲的財富被乙無償拿走了,但是:

二話不說直接拿走叫搶劫(包括奴隸勞動);

說點好聽話拿走了叫騙財;

用霸道規則強買強賣巧取豪奪;

在市場裡充分協商公平交易拿走的才叫剝削。

因此,發現和論證出剝削來,也就是說出乙拿走的財富為什麼實際是甲的道理並不那麼簡單!

不服氣論證一下“為什麼說馬雲的幾百億資產是剝削來的”這個題目來試試。

無論中外理論家,籠統說“這個世界存在剝削而且越來越嚴重”是不行的,必須能以當今經濟系統為物件,分析出“剝削藏在哪裡”,才敢稱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桂冠不好戴的)。中國人也有這方面問題,弄點什麼發展經濟學的成果充數更不合適,因為這與馬克思研究的政治經濟學不是一個領域。好好努力吧同學們!

是不是有點想看第三部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