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孙中山明知袁世凯不可信怎还让总统位

袁世凱做了民國第一任正式大總統后, 馬上干了三件事。

首先, 廢除《臨時約法》。 其次, 通過《總統選舉法》修正案。 最后, 搞個具有大清特色的繼承制——“金匱石室”。

所謂“金匱石室”, 就是規定大總統的繼承人由大總統推薦。 為了保密起見, 推薦時由總統密寫推薦者的姓名, 然后裝在一個金盒內, 置于中南海的某一假山里, 在內鑿一石室, 將金盒放入石室, 再加封固, 總統日后身故, 由國務大臣會同其他要員, 共同開啟石室, 找開金盒。 如果推薦書上不止一人, 則由參政院就中選舉出一人作為總統。

“金匱石室”的創意,

顯然是受了清世宗雍正的啟迪。 為了鞏固家天下, 穩定皇室內部繼承最高權力, 清朝第五任皇帝雍正于雍正元年即公元1723年)創建“秘密建儲”制度。 方法是:由皇帝宣布太子人選已定, 但不公開其名, 只將其名寫于密詔;密詔一式兩份, 一份帶在身邊, 一份封存在建儲匣內, 置于乾清宮正間寶座上方的“正大光明”匾后;皇帝死后, 顧命大臣會同廷臣核看兩份密詔, 并擁戴密詔內所定皇子為皇帝。 “秘密建儲”是皇位繼承制度上的一個有特色的制度, 被清朝統治者奉為“建儲家法”。 200年后, 又被袁世凱繼承發揮了。 他金匱石室中的名單與雍正正當光明牌匾后的傳位詔書有什么區別?

袁世凱做了上述三件事, 是沒遇到多大阻力的,

反對的聲音是有, 但卻被他輕易消滅。

為什么會這樣呢?說到這里, 我們還要把話頭往前追。 孫中山為什么讓位袁世凱?既然日本學者當時都看出袁的本質——舊人, 久經沙場的孫中山黃興就看不出來嗎?當時孫黃為何把中國命運交給這樣一個人?

我以為這里既有高風亮節的成份, 更是不得不妥協的結果。

為什么要妥協呢?

因為打不過。

孫下袁上, 給“革命中國”精英留下沉痛的歷史教訓, 那就是他們再次嘗到了中國士人的苦果——無兵文化。

袁世凱在正統史書中, 被冠以“竊國大盜”, 竊者偷也, 靠的是伎倆。 但準確地說法, 不是竊是搶。 因為他靠的是硬實力:武力。

不妨回顧一下他的“搶國”過程。 為什么革命黨人不是他對手——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

10月14日, 清廷下旨授袁世凱為湖廣總督, 袁稱疾不出。

10月20日, 袁提出了包括組閣的六大上位條件。

10月27日, 清廷任命袁世凱為欽差大臣接替蔭昌去湖北前線督戰。

10月29日, 袁致書黎元洪, 首提和議。

11月16日, 袁內閣成立, 軍政大權獨攬。

12月1日, 武漢停戰。

12月7日, 派唐紹儀去武漢、上海與革命軍議和。

1912年元旦, 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當日電袁:雖暫代, 然虛位以待。

1月9日, 清廷任命袁世凱為內閣總理大臣。

1月17日, 袁密奏太后勸其贊成共和。

2月12日, 清帝下詔退位。 第二天, 孫中山辭職。

15日, 袁當選為第二任臨時大總統。

僅用了百日, 新生民國就到了袁某人手里。 憑什么?

憑他手里掌握著那只當時中國最具戰斗力的軍隊——北洋新軍。

世所共知, 北洋新軍是近代中國最早的現代化陸軍,

是1894年年底甲午戰爭清軍堪堪就敗時的急就章, 原名定武軍, 駐天津小站練兵, 聘當時世界最強陸軍德軍軍官為教練, 1901年, 出任北洋大臣兼直隸總督的袁世凱接手此軍, 改名新建陸軍, 兵力達到七千余人。 后進一步擴大, 編為北洋常備軍, 六鎮(師)七萬余人。 這七鎮中, 一鎮為皇家親軍, 其余五鎮五萬多人盡歸袁世凱掌控, 依靠這五萬來人的軍隊, 袁世凱即成為清末民初橫掃全國的政治強人。 可見持兵者對中國命運的影響有多大。

那么, 袁世凱是怎么通過武力向天下大秀肌肉的?

就拿辛亥革命的發祥地——武漢三鎮攻防戰來說吧。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成功后的第八天, 即10月18日, 清廷即派北洋軍第四、第五鎮的25000人反攻漢陽。

革命黨方面, 占據武昌之后, 革命黨立即擴軍, 擁有民軍兩萬人, 都是武漢當地人, 但是沒有經過正規軍事訓練, 充其量是民兵的戰斗力水平。

戰斗打響后, 北洋軍集中炮火, 先于革命軍發起進攻。 革命軍由于部署不到位, 只打了一會, 部隊彈藥告罄, 加之新兵不善于利用地形, 部隊傷亡過大, 不得不逐步后撤, 當日革命軍再次傷亡逾2000人。

革命軍與敵反復爭奪, 因后援不繼, 被迫后撤。 北洋軍的重炮運抵戰爭, 架起大炮猛轟革命軍炮兵陣地。 由于革命軍的炮兵目標暴露, 火炮和人員損失很大。 北洋軍在優勢炮火支援下, 不斷向前推進, 相繼攻占要地。 革命軍分別退守城里。 此后, 雙方展開了激烈的巷戰,

但由于北洋軍炮火優勢, 革命軍節節敗退。 最終北洋軍全部占領漢口。

隨后北洋軍向漢陽發起進攻。 未遭多大抵抗, 即將漢陽的門戶蔡甸占領, 并迅速推進至漢陽以西的三眼橋附近。 為了減輕漢陽的壓力, 革命軍在海軍支援下, 從武昌青山渡江, 襲擊北洋軍后方。 北洋援軍乘車趕到, 以機關槍猛烈掃射, 革命軍遭受重大傷亡, 被迫退回。

在炮兵支援下, 北洋很快攻占了戰略要地。 革命軍指揮官黃興感到他們對漢陽威脅甚大, 遂令預備隊陸續投入戰斗, 進行反擊。 因有的部隊不聽指揮, 以致未能奏效。 不久, 北洋軍集中炮火向革命軍射擊, 革命軍部隊相繼潰散, 漢陽周圍的制高點已大部為清軍控制。 革命軍在爭奪上述各山過程中, 傷亡較大,已無力進行反攻。在各路清軍進逼下,革命軍的防線很快被突破。隨后腹背受敵的革命軍,遂不聽黃興指揮,紛紛撤退。黃興見敗局已定,遂下令將兵工廠的武器彈藥運往武昌。陽夏之戰以北洋軍全勝而告終。

八旗打不過革命黨,革命黨打不過北洋軍,作為北洋的老大,他當然不是偷,而是奪,強取豪奪,順走了新生政權。孫文雖有新武精神,但手下只有死士,并無真正的兵,故不得不與袁做了妥協。

所以應該說,這是中國無兵文化結出的又一苦果。

無兵的文化人,屈從了沒文化的兵,這樣的虧中國士人吃過不止一次了。

縱觀中國歷史,獨裁的政治必以武力為最后的基礎。能否改朝換代,最后總要看打的結果。誰是最強軍閥,誰就要做最大官僚——皇帝。盛世是皇帝一人的武力專政,最高的軍權操于一手,皇帝的實力超過任何人可能調動的武力。換句話說,皇帝是大軍閥,實力雄厚,各地的小軍閥不敢不從命。所謂治世文勝于武,只是一般的講;歸結到最后,仍是強力操持一切。這個道理很明顯,歷史上的事實也很清楚,無需多贅。

亂世中央的大武力消滅,離心力必然產生許多各地的小武力。中央的軍隊衰弱,甚至消滅;有力的都是各地軍閥的私軍。此時地方的文官仍然存在,但都成為各地軍閥的傀儡,正如盛世的文官都為大軍閥(皇帝)的工具一樣。名義上文官或仍與武官并列,甚或高于武官;但實情則另為一事。例如民國初年各省有省長,有督軍,名義上省長高于督軍;但省長的傀儡地位在當時是公開的秘密。并且省長常由督軍兼任,更見得省長的不值錢了。

只因督軍兵權在握,才無形中變成地方官的上司。這種局面一經成立,各地的強豪,土匪以及外族都可趁火打劫而成軍閥。成為自立獨霸一方的土皇。

這里,當然有中國歷史方面的特殊成因。先秦時代,兵與士是不分家的。春秋時期的軍隊可以說是貴族階級的軍隊,仍為傳統封建貴族的俠義精神支配,為榮譽為樂趣而作戰,不能當兵對于士人階層是極大的恥辱。但從戰國尤其是秦朝統一了中國之后,兵開始與士分離。當兵是流氓的事,士大夫到了兵荒馬亂之際,只能跟著掌兵的流氓混了。

這種變化的背景在于政治革命,國君成為專制君主,國成為家天下,國家軍隊的概念不復存在。封建貴族開始沒落。文武開始分化,良家子弟漸漸不愿當兵,此后各國的軍隊都是個人的軍隊。到了宋明,隨著君主專制的加劇,這種局面越發嚴重,從而造成了中國一次次被外族征服。

因為手中無兵,天下一亂,士大夫們就失去自立自主的能力,大權就移到流氓的手中。士大夫最多只能守成,并無應付變局的能力。每次天下亂時士大夫無能為力的情形就暴露無遺。

雖然孫黃及革命精英在一定程度打破了這一切,但畢竟不是系統性的,所以在爭天下的初級階段,就敗給了袁世凱北洋軍閥,從而不得不拱手出讓民國政權。這無兵文化與沒文化兵造成的歷史痼疾,不幸地又在開天辟地時代輪回。

傷亡較大,已無力進行反攻。在各路清軍進逼下,革命軍的防線很快被突破。隨后腹背受敵的革命軍,遂不聽黃興指揮,紛紛撤退。黃興見敗局已定,遂下令將兵工廠的武器彈藥運往武昌。陽夏之戰以北洋軍全勝而告終。

八旗打不過革命黨,革命黨打不過北洋軍,作為北洋的老大,他當然不是偷,而是奪,強取豪奪,順走了新生政權。孫文雖有新武精神,但手下只有死士,并無真正的兵,故不得不與袁做了妥協。

所以應該說,這是中國無兵文化結出的又一苦果。

無兵的文化人,屈從了沒文化的兵,這樣的虧中國士人吃過不止一次了。

縱觀中國歷史,獨裁的政治必以武力為最后的基礎。能否改朝換代,最后總要看打的結果。誰是最強軍閥,誰就要做最大官僚——皇帝。盛世是皇帝一人的武力專政,最高的軍權操于一手,皇帝的實力超過任何人可能調動的武力。換句話說,皇帝是大軍閥,實力雄厚,各地的小軍閥不敢不從命。所謂治世文勝于武,只是一般的講;歸結到最后,仍是強力操持一切。這個道理很明顯,歷史上的事實也很清楚,無需多贅。

亂世中央的大武力消滅,離心力必然產生許多各地的小武力。中央的軍隊衰弱,甚至消滅;有力的都是各地軍閥的私軍。此時地方的文官仍然存在,但都成為各地軍閥的傀儡,正如盛世的文官都為大軍閥(皇帝)的工具一樣。名義上文官或仍與武官并列,甚或高于武官;但實情則另為一事。例如民國初年各省有省長,有督軍,名義上省長高于督軍;但省長的傀儡地位在當時是公開的秘密。并且省長常由督軍兼任,更見得省長的不值錢了。

只因督軍兵權在握,才無形中變成地方官的上司。這種局面一經成立,各地的強豪,土匪以及外族都可趁火打劫而成軍閥。成為自立獨霸一方的土皇。

這里,當然有中國歷史方面的特殊成因。先秦時代,兵與士是不分家的。春秋時期的軍隊可以說是貴族階級的軍隊,仍為傳統封建貴族的俠義精神支配,為榮譽為樂趣而作戰,不能當兵對于士人階層是極大的恥辱。但從戰國尤其是秦朝統一了中國之后,兵開始與士分離。當兵是流氓的事,士大夫到了兵荒馬亂之際,只能跟著掌兵的流氓混了。

這種變化的背景在于政治革命,國君成為專制君主,國成為家天下,國家軍隊的概念不復存在。封建貴族開始沒落。文武開始分化,良家子弟漸漸不愿當兵,此后各國的軍隊都是個人的軍隊。到了宋明,隨著君主專制的加劇,這種局面越發嚴重,從而造成了中國一次次被外族征服。

因為手中無兵,天下一亂,士大夫們就失去自立自主的能力,大權就移到流氓的手中。士大夫最多只能守成,并無應付變局的能力。每次天下亂時士大夫無能為力的情形就暴露無遺。

雖然孫黃及革命精英在一定程度打破了這一切,但畢竟不是系統性的,所以在爭天下的初級階段,就敗給了袁世凱北洋軍閥,從而不得不拱手出讓民國政權。這無兵文化與沒文化兵造成的歷史痼疾,不幸地又在開天辟地時代輪回。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