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叙事:最美的一瞬,是在黑暗的旷野里点燃柴堆


錢鐘書先生說過, 黃昏是最容易讓人傷感的時刻。 置身于沱茶色的黃昏, 總會被一種敗興而溫暖的氣氛所籠罩。 我回頭, 看見了一柱靜立的火!火就像探入黃昏的錨,

用最深的根須, 不讓黃昏漂走。

我不需要太多的光。 太多的光是有害處的, 它把那些徘徊在曖昧地帶的東西驅趕到了黑暗的深處。 所以, 失名大于失色。


我預感到有某種危機在高處搖晃——

它是否跌落, 它還會停多久, 一直困擾著我。 當我為避災而遠遠站開時, 才發現, 不過是一朵奇怪的花, 翻著古怪的葉瓣。 從豹子的雙瞳, 游弋到了尾巴。

火焰用它的刃剖開木柴, 將那些來自土壤的液汁逼出,

白中帶黃的霧氣, 火收回了它的利刃, 使得木柴停在那里, 找不到寄托。


有些事情之所以完美得如同善行, 就在于它完全不為人知。 就像一罐滾燙的爐灰, 不冒出一絲熱氣。

透明并不是靜止下來就能發現的, 而多半是在徹底放棄之時。 猶如王國維在宋詞的小橋流水邊“驀然回首”時的看見。

最美的一瞬, 是在黑暗的曠野里點燃柴堆。 火邊有水, 火苗從水面升起,

剛剛抵達齊腰深的黑暗……

而最美的生, 在火的灰燼里, 那睜開的眼睛。


在燭火熄滅的時刻, 火的絲綢被揉亂, 火突然驚慌失措。 它往四周尋找可以支撐身體的東西。 這就意味著, 當我的脈搏慢下來時, 我還是要做最后的火。

有些感覺, 在我的身體里長期處于懸滯狀態。 它們宛如懸空的麥粒, 一直將根須收斂著。 直到某一天, 這些麥粒蟬蛻一樣跌落下來, 連聲音也沒有——沒有奇跡發生!所謂空心的火,

莫非是火遁走之后的夢境?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