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储秀宫前的铜鹿,见证着世界上最早人工饲养梅花鹿的历史


儲秀宮是明清兩代后妃居住的地方, 為內廷西六宮之一, 位于咸福宮之東、翊坤宮之北。 明永樂十八年(公元1420年)建成, 初名壽昌宮, 嘉靖十四年(1535年)更名儲秀宮。

清沿明朝舊稱, 清順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重修。 東西配殿為養和殿、緩福殿, 均為面闊3間的硬山頂建筑。

咸豐二年(公元1852年)慈禧剛進宮被封為蘭貴人時, 曾在這里居住。 咸豐六年三月升為懿嬪的慈禧, 在這里生下同治皇帝。 光緒十年(公元1884年)已居長春宮的慈禧太后, 為慶祝五十歲生日, 移居此宮, 并重修宮室, 使儲秀宮成為西六宮中最考究的一座宮殿。 耗費白銀六十三萬兩。 院內游廊墻壁上的題詞, 即當時大臣為慈禧祝壽的萬壽無疆賦。 現在儲秀宮內外的陳設, 還是慶賀西太后五十壽辰時的原狀。


前殿懸掛有乾隆皇帝御筆匾為“茂修內治”。 庭院中, 有兩棵蒼勁的古柏;臺基下東西分設一對銅龍和一對銅梅花鹿。 銅龍形作游走之狀, 銅鹿形作靜立, 一派安詳。 這是清朝晚期才有的陳設, 整個故宮里, 除了儲秀宮之外, 其他正殿前均無此設置。 儲秀宮的內部裝修精巧華麗, 門窗都是以質地優良的楠木雕刻的“萬福萬壽”和“五福捧壽”花紋。

連皇帝大婚也少不了銅雕梅花鹿的身影, 梅花鹿群也是承德“乾隆三十六景”中的第七景。 乾隆皇帝更有“鹿知無害向人親‘的詩句。 這里單講一講梅花鹿與慈禧的掌故。


鹿在中國歷史的天幕下活動頻繁。 鹿為鹿科動物的通稱, 世界上共有17屬、38種, 中國占10屬、18種, 如麋鹿、梅花鹿、馬鹿、白唇鹿、麝等, 是園林中著名的人文動物和傳統的祥瑞動物。 早在仰韶文化時期, 鹿紋便與鳥紋、魚紋和蛙紋合稱為四大圖騰之象。 公元前14世紀, 設立酒池肉林的殷紂王花了7年時間, 建筑了“大三里、高千尺, 臨望云雨”的鹿臺, 兵敗后登臺自焚而死。 這是中國最早的有關馴養鹿的記載。

那時養鹿主要是食肉、衣皮、觀賞和祭祀。 古代詩歌總集《詩經》也記載了周文王到鹿囿賞鹿的故事。 漢朝林苑中也大量養鹿,用以祭祀和招待賓客。 宋徽宗也馴養過大批梅花鹿供食用和觀賞。 就連以鹿為地名的也隨處可見:豚鹿、束鹿、巨鹿、鹿邑、鹿泉、鹿塞、鹿頭關、鹿門山……


古人許多觀念總是充滿了悖論:在大快朵頤之際, 鹿還作為軍事演習的活靶子, 但他們一轉身又把鹿視為神物,

因為梅花鹿總是壽星的坐騎, “鹿”自然通“祿”了。 商代鹿骨已用作占卜, 殷墟還發現鹿角刻辭。 東周時期, 楚墓中流行使用本雕鎮墓鳥獸神怪, 它們的頭上都安裝真實的鹿角, 形成楚文化的特點。

在口腹之欲與道德神性如此“指鹿為馬”的混淆之下, 清朝專門設立了“歷年應捕圍場”, 以供兵士演習之用。


光緒三年(公元1877年), 慈禧太后的妹妹婉貞來到位于吉林中南部的東豐(舊名“大肚川”)圍場游獵。

清太宗皇太極就曾三次到東豐一帶狩獵。 到了嘉慶、道光年間, 八旗武備松弛, 皇帝光顧圍場次數漸少。 婉貞返京后將東豐風景的秀麗、梅花鹿的美麗繪聲繪色告訴慈禧, 引起了喜歡新奇事物的慈禧太后極大興趣。 她命恭親王奕到東豐勘查狩獵梅花鹿的情況。 奕在東豐勘查時發現, 從河南、河北、山東、熱河等省流浪到此的人相當多, 許多荒蕪之地經過墾殖, 已是阡陌縱橫、地壟相接的人間美景。 奕回京后向慈禧太后建議, 在東豐境內, 將較有影響的48家“鹿趟”組織起來, 由官府協助捕鹿為朝廷進貢。 慈禧太后認為有理, 便命人將“鹿趟”戶召集到伏力哈色欽(今小四平鎮), 宣讀懿旨, 進行冊封。 獵戶史慶云因狩獵經驗豐富,威望較高,被封為皇家鹿韃官(正七品),專門負責梅花鹿的飼養與管理,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鹿官”。從光緒四年(公元1878年)起,這些“鹿趟”就正式接受了為清廷捕鹿、貢鹿的任務。


據崇厚輯錄的《盛京典制備考》記載:盛京圍場南北長四百九十里、東西寬一百八十余里。封禁時間長達300多年。“每二年一次捕鹿羔六十只,每年進貢都有皇帝朱批數列。以鹿計,有干鮮鹿肉、鹿舌、鹿尾、鹿肚、鹿筋、鹿肺、鹿肝等十幾種之多。”這些東西對后宮的駐顏術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經過不斷捕獵,野生梅花鹿越來越少。到1895年,“鹿趟”的獵戶感到僅依靠“窖鹿來捕捉野生梅花鹿,已經難以完成向皇家進貢的指標。于是,48家獵戶推舉趙允吉去北京當面奏請慈禧太后,以求恩準人工繁殖梅花鹿。慈禧太后立即批準。獵戶隨即大興土木建造“皇家鹿苑”養鹿,這是中國也可以說是世界人工飼養梅花鹿的肇始。


記得是2005年,筆者在故宮寶物展覽館里,看到的一個座鐘。座鐘左右是兩只做工精致的梅花鹿,互相凝望對方。在梅花鹿兩邊是四棵小樹。在梅花鹿的上面是一個大大的表盤,這樣的時間固然是“不辨冷暖”的皇家時間,好像與紅墻外的時間無關。

大吃鹿肉、鹿胎膏和鹿茸、狂喝鹿血的皇室腸胃,既沒有成仙,也沒有因為梅花鹿的純良神性而受到感化,皇室只是因此變得進一步兇惡——精神百倍地兇惡!這難道是梅花鹿之幸嗎?


獵戶史慶云因狩獵經驗豐富,威望較高,被封為皇家鹿韃官(正七品),專門負責梅花鹿的飼養與管理,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鹿官”。從光緒四年(公元1878年)起,這些“鹿趟”就正式接受了為清廷捕鹿、貢鹿的任務。


據崇厚輯錄的《盛京典制備考》記載:盛京圍場南北長四百九十里、東西寬一百八十余里。封禁時間長達300多年。“每二年一次捕鹿羔六十只,每年進貢都有皇帝朱批數列。以鹿計,有干鮮鹿肉、鹿舌、鹿尾、鹿肚、鹿筋、鹿肺、鹿肝等十幾種之多。”這些東西對后宮的駐顏術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經過不斷捕獵,野生梅花鹿越來越少。到1895年,“鹿趟”的獵戶感到僅依靠“窖鹿來捕捉野生梅花鹿,已經難以完成向皇家進貢的指標。于是,48家獵戶推舉趙允吉去北京當面奏請慈禧太后,以求恩準人工繁殖梅花鹿。慈禧太后立即批準。獵戶隨即大興土木建造“皇家鹿苑”養鹿,這是中國也可以說是世界人工飼養梅花鹿的肇始。


記得是2005年,筆者在故宮寶物展覽館里,看到的一個座鐘。座鐘左右是兩只做工精致的梅花鹿,互相凝望對方。在梅花鹿兩邊是四棵小樹。在梅花鹿的上面是一個大大的表盤,這樣的時間固然是“不辨冷暖”的皇家時間,好像與紅墻外的時間無關。

大吃鹿肉、鹿胎膏和鹿茸、狂喝鹿血的皇室腸胃,既沒有成仙,也沒有因為梅花鹿的純良神性而受到感化,皇室只是因此變得進一步兇惡——精神百倍地兇惡!這難道是梅花鹿之幸嗎?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