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困境下苏丹重新组阁,“分家”后的苏丹路在何方?

據蘇丹財政和國民經濟部發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經濟狀況報告, 蘇丹通貨膨脹率達54%, 蘇丹鎊對美元匯率達到1美元/38蘇丹鎊, 第一季度貿易逆差達9.34億美元。 面包、燃料供應越發不足, 已經嚴重影響到民眾生活, 引發多次民眾抗議。


蘇丹總統巴希爾

9月9日, 蘇丹總統巴希爾召集執政黨官員在總統府舉行緊急會議。 會后巴希爾宣布解散政府, 任命灌溉與電力部長莫塔茲·穆薩(Motazz Moussa)為新任內閣總理, 著力解決生活物資短缺問題;同時還宣布將內閣人數從31人減少到21人, 以削減政府開支。 總統聲明說, 以上措施對于解決“上一階段國家面臨的痛苦和挫折狀況”是必要的。

仍未走出的“上一階段”

由于本身處于阿拉伯伊斯蘭文明與基督教努比亞文明的交界地帶, 蘇丹的確具有十分復雜的民族和宗教關系。 從民族上看, 阿拉伯人、西非人是主體民族, 富爾人、札加瓦人分布于西部地區,

努巴人分布于南科爾多凡地區;從信仰上看, 北方人大多數信奉伊斯蘭教, 南方人則主要信奉基督教或非洲土著宗教。

1953年, 英國和埃及達成協議允許蘇丹獨立, 在殖民地時期還能得到抑制的南北沖突迅速爆發, 引起了第一次蘇丹內戰。 1972年簽訂的《亞的斯亞貝巴協定》雖然暫時結束了戰爭, 并賦予了南部地區一定的自治權, 卻并未從根本上消除南北矛盾, 北方勢力的擴張和南部地區的被邊緣化又導致了1983年的第二次蘇丹內戰。

殘酷血腥的第二次內戰于2005年結束, 南北雙方在國際社會的斡旋下達成《全面和平協議》。 2011年7月9日, 南蘇丹經過獨立公投宣布獨立, 延續四十余年的內部矛盾最終以“以分裂換和平”落下帷幕。


作為以石油出口為經濟支柱的國家, 南蘇丹的獨立首先使蘇丹喪失了75%的石油收益, 陷入了有基礎設施卻沒有石油資源的困境, 經濟發展模式亟待轉型。 在南蘇丹獨立之前, 蘇丹運用石油資源優勢實現了經濟的快速增長, GDP增長在2006年、2007年超過10%,

但是2011年南蘇丹獨立以及后續的石油爭奪使得蘇丹經濟驟然陷入停滯甚至負增長。

雖然蘇丹政府不斷采取措施降低通脹、維持匯率, 但是諸如限制銀行提取現金、打擊黑市交易、限制進口等措施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經濟發展問題。 蘇丹經濟仍然缺乏新的支柱型產業, 過分依賴進口和外國援助, 也沒有營造出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 經濟前景堪憂。

此外, 繼南方“鬧分家”并成功“分家”之后, 達爾富爾地區“鬧分家”繼續困擾著蘇丹政府。 達爾富爾危機最初導火索是部族之間爭奪土地資源。 自蘇丹獨立后, 部族斗爭甚至深入政府內部, 使得政府能力被大大削弱, 達爾富爾危機變得更加嚴峻, 阿拉伯人和富爾人之間的流血沖突不降反升,

以至于總統巴希爾被國際刑事法院指控犯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2014年2月開始, 一個因達爾富爾暴力事件而流離失所的家庭在卡爾馬營地收集干凈的飲用水。 來源:Oxfam America

達爾富爾危機仍然是資源爭奪與種族矛盾引起的政治危機, 反映的是北方與其他地區發展的極度不平衡, 與以前的南北沖突十分相似。可以說,南蘇丹的獨立也對達爾富爾地區造成了示范效應,蘇丹政府若處理不當可能會重蹈覆轍。

巴希爾時代何以為繼

2018年8月,蘇丹執政黨全國大會黨宣布批準巴希爾作為該黨候選人,再度參加2020年的總統競選。雖然憲法規定總統只能連任兩屆(10年),但是國民議會的舒拉委員會表示將采取必要措施修改憲法,以保證巴希爾的選舉資格。

由此看來,巴希爾對于2020年大選似乎依然勝券在握。但是,既然巴希爾深知國家還未走出“上一階段”的陰霾,那么就必須重新審視民族國家的建構問題,正視并妥善處理與南蘇丹的關系。

明確國家定位,凝聚國家認同

南蘇丹的獨立實際上反映出半個多世紀以來,蘇丹政府構建民族國家的失敗。南北方形成了剝削-被剝削的關系,這在政府政策上體現地非常明顯:北方精英長期對南方實行歧視性同化政策,政治上大權獨攬,經濟上重北輕南,文化上推廣阿語,宗教上推廣伊斯蘭教。

這種歧視性的政策取向使得蘇丹的國家認同難以凝聚,并給南北沖突火上澆油。多民族、多宗教的國家的確很容易出現這種“集體忠誠的沖突”,要處理好這一問題,首先應當正確定位國家屬性。

獨立后的蘇丹之所以一直處于一盤散沙的狀態,主要原因還是在于北方精英的自我中心主義,在以宗教和民族劃線的基礎上強行確定了伊斯蘭教和阿拉伯民族的主體性,忽視、打壓、剝削少數族裔。這種一國內部的“中心-邊緣”模式一旦固化,對于經濟政治的發展以及國家安全與穩定都會造成深刻的負面影響,使國家陷入“失敗”的泥潭。

因此,蘇丹政府在達爾富爾危機上必須吸取教訓。當然,口頭上說“多元主義”是很簡單的,但多元的群體自然會導致多元的利益和多元的價值。如何做到在“蛋糕”不大的前提下平衡多元化的利益訴求,在集權體制的前提下保障多元化的權利訴求,在教族矛盾的前提下包容多元化的價值理念,對于蘇丹政府來說,無疑是個很大的挑戰。

擯棄敵我思維,強調互利共存

南北蘇丹以分裂換和平的和解路徑并沒有完全彌合兩國關系中的政治矛盾,同時又使雙方都不得不承認在經濟上的高度依賴性。2012年,南北蘇丹就阿卜耶伊地區歸屬、石油關稅、石油收入分配等問題進行協商,達成了九項協議,但并未被嚴格執行,也沒有化解沖突。蘇丹政府對南蘇丹的態度仍舊處于“開火-談判-拖延-達成一致-違反協議-開火”的惡性循環之中,缺乏政治信任和政治誠信。

僅憑客觀的資源和經濟紐帶迫使兩國回到和平合作的軌道上來并不現實,主要的問題還是當前的巴希爾政府仍然采用分裂主義手段挑撥南蘇丹各族群的關系,將分裂削弱南蘇丹看作是維護和促進蘇丹利益的手段,這是幾十年矛盾積累導致的敵我觀念。

但是,經過兩次內戰的蘇丹應該能夠深刻認識到與南蘇丹的糾葛不是用拳頭就能解決的。巴希爾政府不應再只著眼于短期利益和絕對利益,執著于劃清界限、互爭高下,甚至不惜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合理分配石油資源和石油收益是解決阿卜耶伊歸屬問題的關鍵,也是重啟兩國關系的關鍵,要處理好這一問題,既需要雙方捐棄前嫌、務實理性,也有賴于更廣泛的國際斡旋。

總體而言,雖然巴希爾政府在經濟、政治和外交方面都有一定建樹,但這對于“分家”后的蘇丹來說還遠遠不夠。國內經濟民生問題與對外關系問題,尤其是與南蘇丹關系問題高度相關,內外問題的癥結都在于沒有形成正確的國家認同觀,沒有給民族國家建構打下必要的精神基礎。如果這一問題仍未得到解決,再多的石油資源,再多的外部援助,都無法使蘇丹獲得真正的安全與繁榮。

參考資料:

1.https://www.middleeasteye.net/news/sudan-s-bashir-dissolves-government-move-help-battered-economy-940040281

2.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8/11/c_1123254156.htm?baike

3.http://k.sina.com.cn/article_6326594971_179182d9b00100bcf9.html

4.Jack Vahram Kalpakian, “Peace agreements in a near-permanent civil war: Learning from Sudan and South Sudan”,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24, No.1, 2017

5.王猛:《蘇丹民族國家建構失敗的原因解析》,載《西亞非洲》,2012年第1期

6.劉輝:《達爾富爾危機:蘇丹內戰的繼續》,載《世界民族》,2011年第2期

主筆 \ 李佳欣

與以前的南北沖突十分相似。可以說,南蘇丹的獨立也對達爾富爾地區造成了示范效應,蘇丹政府若處理不當可能會重蹈覆轍。

巴希爾時代何以為繼

2018年8月,蘇丹執政黨全國大會黨宣布批準巴希爾作為該黨候選人,再度參加2020年的總統競選。雖然憲法規定總統只能連任兩屆(10年),但是國民議會的舒拉委員會表示將采取必要措施修改憲法,以保證巴希爾的選舉資格。

由此看來,巴希爾對于2020年大選似乎依然勝券在握。但是,既然巴希爾深知國家還未走出“上一階段”的陰霾,那么就必須重新審視民族國家的建構問題,正視并妥善處理與南蘇丹的關系。

明確國家定位,凝聚國家認同

南蘇丹的獨立實際上反映出半個多世紀以來,蘇丹政府構建民族國家的失敗。南北方形成了剝削-被剝削的關系,這在政府政策上體現地非常明顯:北方精英長期對南方實行歧視性同化政策,政治上大權獨攬,經濟上重北輕南,文化上推廣阿語,宗教上推廣伊斯蘭教。

這種歧視性的政策取向使得蘇丹的國家認同難以凝聚,并給南北沖突火上澆油。多民族、多宗教的國家的確很容易出現這種“集體忠誠的沖突”,要處理好這一問題,首先應當正確定位國家屬性。

獨立后的蘇丹之所以一直處于一盤散沙的狀態,主要原因還是在于北方精英的自我中心主義,在以宗教和民族劃線的基礎上強行確定了伊斯蘭教和阿拉伯民族的主體性,忽視、打壓、剝削少數族裔。這種一國內部的“中心-邊緣”模式一旦固化,對于經濟政治的發展以及國家安全與穩定都會造成深刻的負面影響,使國家陷入“失敗”的泥潭。

因此,蘇丹政府在達爾富爾危機上必須吸取教訓。當然,口頭上說“多元主義”是很簡單的,但多元的群體自然會導致多元的利益和多元的價值。如何做到在“蛋糕”不大的前提下平衡多元化的利益訴求,在集權體制的前提下保障多元化的權利訴求,在教族矛盾的前提下包容多元化的價值理念,對于蘇丹政府來說,無疑是個很大的挑戰。

擯棄敵我思維,強調互利共存

南北蘇丹以分裂換和平的和解路徑并沒有完全彌合兩國關系中的政治矛盾,同時又使雙方都不得不承認在經濟上的高度依賴性。2012年,南北蘇丹就阿卜耶伊地區歸屬、石油關稅、石油收入分配等問題進行協商,達成了九項協議,但并未被嚴格執行,也沒有化解沖突。蘇丹政府對南蘇丹的態度仍舊處于“開火-談判-拖延-達成一致-違反協議-開火”的惡性循環之中,缺乏政治信任和政治誠信。

僅憑客觀的資源和經濟紐帶迫使兩國回到和平合作的軌道上來并不現實,主要的問題還是當前的巴希爾政府仍然采用分裂主義手段挑撥南蘇丹各族群的關系,將分裂削弱南蘇丹看作是維護和促進蘇丹利益的手段,這是幾十年矛盾積累導致的敵我觀念。

但是,經過兩次內戰的蘇丹應該能夠深刻認識到與南蘇丹的糾葛不是用拳頭就能解決的。巴希爾政府不應再只著眼于短期利益和絕對利益,執著于劃清界限、互爭高下,甚至不惜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合理分配石油資源和石油收益是解決阿卜耶伊歸屬問題的關鍵,也是重啟兩國關系的關鍵,要處理好這一問題,既需要雙方捐棄前嫌、務實理性,也有賴于更廣泛的國際斡旋。

總體而言,雖然巴希爾政府在經濟、政治和外交方面都有一定建樹,但這對于“分家”后的蘇丹來說還遠遠不夠。國內經濟民生問題與對外關系問題,尤其是與南蘇丹關系問題高度相關,內外問題的癥結都在于沒有形成正確的國家認同觀,沒有給民族國家建構打下必要的精神基礎。如果這一問題仍未得到解決,再多的石油資源,再多的外部援助,都無法使蘇丹獲得真正的安全與繁榮。

參考資料:

1.https://www.middleeasteye.net/news/sudan-s-bashir-dissolves-government-move-help-battered-economy-940040281

2.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8/11/c_1123254156.htm?baike

3.http://k.sina.com.cn/article_6326594971_179182d9b00100bcf9.html

4.Jack Vahram Kalpakian, “Peace agreements in a near-permanent civil war: Learning from Sudan and South Sudan”,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24, No.1, 2017

5.王猛:《蘇丹民族國家建構失敗的原因解析》,載《西亞非洲》,2012年第1期

6.劉輝:《達爾富爾危機:蘇丹內戰的繼續》,載《世界民族》,2011年第2期

主筆 \ 李佳欣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